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八章第一波战争红利
    第四十波战争红利

    政治选择其实很简单,他没有对错之分,只有对自己是否有利这么一个评判标准。≥

    铁心源就是在严格的恪守这一准则进行做事的。

    一片云现在很可怜,真的很可怜,如果按照道义上的原则去选择的话,铁心源应该放走一片云让他去为拯救自己的儿子,并且为自己伸张正义。

    只可惜放走一片云的变数太多,万一这个家伙在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再想去拉拢一下自己的旧部,那时候可怜的就不再是一片云了,而是清香谷。

    那枚玉印实在是一个好东西,自带储墨功能,真是太神奇了,铁心源在一张很大的纸上一连拓印了三百多个狼图腾,玉印才逐渐恢复了近乎透明的白色。

    尉迟雷对这枚玉印几乎是垂涎三尺啊。

    他非常的希望能重新雕刻一下这枚玉印,对玉印上那枚咆哮的巨狼嗤之以鼻到了极点。

    他认为那根本就是在浪费宝物!

    这枚玉印现在自然不能交给尉迟雷进行第二次艺术创作,除非能把西域大地上的马贼都收归旗下之后,才有可能交给他制作成铁心源的私章。

    哈密最近生了一件大事情,大雪封山的日子里,连羚羊都无法翻越的天山路,竟然有商队过来了。

    铁心源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派铁六带着人去了天山路哨所,

    他自己和孟元直也在第一时间抵达了哈密,准备亲自询问一下那支商队的领他们到底是怎么翻过白雪皑皑的天山的,更何况那个商队的领一再的要求能够见到哈密城主本人,说有重要的事情禀告。

    铁心源看到商队之后,心情就好了很多。

    眼前这十四个人,已经基本上没有人的样子了,他们不但被严重冻伤,更是一头牲畜都没有,也没有看到任何一件货物。

    对于人的潜力,铁心源是不怀疑的,后世的时候人们已经把攀登世界最高峰当成一件休闲活动,这些人翻越不算很高的天山,却是算不得什么。

    有志者事竟成,说的就是这样的人。

    铁心源进来的时候,一个满脸乌青的大胡子商贾,连忙爬起来施礼。

    看他扣在心口的手,铁心源都不忍心再看。

    五根胡萝卜一般粗细的手指乌青亮,指缝里还往下留着黄色的体液。

    这样的五根手指,无论如何都是保不住的。

    “你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冒险翻越天山来到哈密?现在并不是一个好的做生意的时节。”

    大胡子商贾恭敬地道:“伟大仁慈的城主陛下,卑微的达尔巴向您致意,天山的那一边正在生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无数的城邦在战火中化为灰烬,无数的人被战火吞噬。

    我的族人没有粮食,没有衣衫,我们甚至什么都没有,他们正在饥寒中等待我们带粮食和物资回去。”

    铁心源愣了一下,笑道:“伟大的回鹘可汗难道不能保护他的子民吗?

    他是如此的强大,所有的敌人都会被他的强大的武士撕成碎片的。”

    大胡子商贾痛苦的摇摇头道:“我们都以为喀喇汗的大军会在春天里起进攻。

    没有人想到,喀喇汗在寒冷的冬天,就悍然出兵,如今已经席卷了大半个回鹘,而我们的回鹘可汗,依旧躲在温暖的龙城里面躲避冬日的严寒。”

    听商贾这样说,铁心源立刻就明白了回鹘可汗打得什么算盘。

    他在故意的让喀喇汗的大军长驱直入。

    现在是冬天,大地上什么都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远道而来,他的补给就会成为最致命的问题。

    丢失一些城邦对于回鹘可汗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他的王帐军依旧存在,在哪里都能重新获得一片国土。

    让那些为了保护自己食物的百姓先去和武装到牙齿的喀喇汗作战,拖住喀喇汗大军的步伐。

    等到这支军队的锐气耗尽,粮草不济的时候,他再出击,做到一战而竟全功!

    这样的安排很常见,只是——倒霉的是百姓!

    很早以前,回鹘国的建立,也不过是一群流寇聚拢成群之后形成的。

    流寇建国最大的麻烦和弊端其实就是他们骨子里的流寇本性。

    他们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更不在乎百姓的生死存亡,保存实力等待时机是他们常用的招数。

    这样的招数在很多的时候确实能起到拖垮敌人的目的,只不过代价有些大而已。

    百姓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收税的目标,死掉一批还会有另一批收税的目标出现。

    他们自认为自己高高在上,拥有武力就拥有一切,只希望从百姓身上获取一些东西,绝对没有回报这些百姓的任何想法。

    难怪有一句古话叫做——胡人无百年的国运。

    这样的国家难怪会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一旦他们的军队遭遇了败仗之后,国家也会随即消亡。

    转瞬间想通这些道理的铁心源笑着对那个商贾头领道:“你们要的粮食,布帛,盐巴,干肉,牛羊我们都有,可是啊,你们拿什么来交换呢?

    即便是你们交换成功,你们又怎么翻过天山回到你们的族群里去呢?

    毕竟,你们过来的时候已经如此的艰难了。”

    达尔巴一把扯开自己身上破烂的皮裘,铁心源赫然看到了一身精美的玉衣。

    这是一件由白玉片编织而成的玉衣,中间由金丝相连,只看那些莹莹的白玉片,就知道这东西绝对价值连城。

    金缕玉衣对铁心源来说就是一个遥远的传说,当初参观徐州汉墓的时候就隔着玻璃罩子看过,只是不知道那件东西的真假而已。

    如今见到了真正的金缕玉衣,铁心源才明白这东西的豪奢之处,既然上衣穿在这个人的身上,那枚,其余的位置的玉衣,应该在其余几个人的身上。

    果然,其余的几个从人,纷纷的从自己身上解下玉衣的其余部件,不一会,就在那张大炕上组成了一件精美绝伦的金缕玉衣。

    当这件金缕玉衣全部摆好之后,原本快要死掉的达尔巴那张死灰色的面庞似乎都有了光彩,指着土炕上的金缕玉衣道:“尊敬的城主陛下,这就是金缕玉衣,当年汉国的皇帝想要一件这样的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得的。

    如今,我们把这件由四千四百二十八片,最精美的昆仑白玉打造出来的金缕玉衣献给您,只求您能赏赐我们一些粮食和盐巴,好让我们回去之后能喂饱我的族人。”

    这东西虽然只是一个死人用的东西,但是,他精美的造型,极其珍贵的价值依旧让铁心源生不起拒绝之心。

    “达尔巴,我接受你们的礼物,我赏赐你们五十匹骆驼,每匹骆驼上都会有你们急需的粮食和盐巴。

    做为奖赏,我会另外赏赐你们一百匹棉布,如果你们能够拿走的话。”

    达尔巴和他的族人们大喜,再一次躬身道:“我仁慈的城主陛下,达尔巴代表我玉昆族再一次感谢您的仁慈和慷慨,从今往后,玉昆族将会是您清香族最忠实的朋友。”

    铁心源笑道:“友谊从来都是相互的,戈壁上风沙太多,我们确实需要相互帮扶才能抵达天边的绿洲。

    我会珍惜这份来自玉昆族的友谊的。

    我听说玉昆族都是非常有名的玉石匠人,可惜你达尔巴今后再也进行你最热爱的玉石雕刻了。

    你的手指需要尽快的切除掉,否则会影响你的生命。”

    “感谢您的仁慈,这些天我会处理这些伤患的,只要天山路可以行走,我会尽快的离开。”

    铁心源只是笑笑,指派尉迟灼灼留下来给达尔巴安排赏赐的事情,并且要求尉迟灼灼必须完整的记录下达尔巴知道的天山另一边的战况。

    嘎嘎和尉迟文小心的把金缕玉衣装进一个木头箱子里,就跟着铁心源和孟元直离开了。

    回清香城的路上孟元直一直盯着木箱子看。

    铁心源笑道:“你要是喜欢就拿走,我不喜欢这东西,劝你也不要喜欢这东西。

    将来一旦战死了,马革裹尸最好,一旦穿着这东西下葬,天知道会不会被盗墓人偷走,那时候你想要一个完整的尸骨都不可能。”

    孟元直摇头道:“去契丹的时候,你应该带上这东西,你我不喜欢,可是那些王侯对这东西却看得是无比的重要,大宋的贵族如是,想必契丹的贵族也是如此。”

    “山那边打起来了,正是我们财的好时候,今年的形式比我预料的要好的太多了。

    如果不是因为去契丹和大宋的事情实在是太重要,我都想留下来,亲眼看一下这里的事态到底会向那一个方向走动。”

    孟元直认真的对铁心源道:“对我们威胁最大的依旧是契丹人,你只有结好契丹人,才有可能肆无忌惮的在戈壁上拓展我们的帝国。”

    铁心源笑道:“对我来说去大宋解救我那个心上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契丹,了不起狠狠地打一仗也就是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