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五章耶律重元的干儿子
    第四十五章耶律重元的干儿子

    悲愤的许东升握着拳头站在铁心源的面前,恨不得冲上去生撕了他。网

    短短的一柱香时间,他就经历了污蔑,嘲笑,讽刺,羞辱,白眼,以及让他根本就无法接受的妒忌!

    “老许,喝茶,这是去年的雨前,虽然应该喝今年的,只可惜在西域,能有去年的雨前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等一会走的时候包上一包,多喝茶对你肩膀上的洞有好处,要不然铁链子来回摩擦痛的厉害。

    这种罪我以前受过,没想到如今轮到你了。”

    “你要是再羞辱我,我就和你拼了,茶叶一会多包点,可怜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茶了。”

    被人羞辱了,该有的表情必须有,至于该怎么说,该怎么做,那就见仁见智了。

    “黑风暴来的时候你跑什么啊?不知道这是我们最好的机会吗?啧啧啧,现在弄成这幅鬼样子我看是活该啊。”

    “我说我当时迷路了,不小心就跑到鬼王堆那里去了你信不信?”

    “无耻!

    不过我还是为你高兴,商人的本色没丢,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在,有这一招就够你嚼谷的,干嘛会瘦成现在这副模样?本事失灵了?”

    许东升抱着茶壶一口气把茶水喝个干净,然后怒吼道:“要是没这本事,哥哥我的骨头早就被野人拿去当鼓槌了,现在说正事。

    那个乎鲁努尔的仓库里堆满了金子和宝石,我们兄弟两把它弄回来,二一添作五怎么样?

    算了,你七我三总成了吧?”

    许东升见铁心源似笑非笑的瞅着自己,遂痛苦的道:“算了,哥哥我如今本钱不足,你九我一总成了吧?

    你看看哥哥我如今潦倒成什么样子了,就在两天前,我还在山洞里依仗蛮力抢奴隶吃剩下的干饼……

    现在您是大官人,总要赏哥哥一碗饭吃吧?”

    铁心源瞅瞅旁边一头雾水的卖伊斯也用京兆府的土话回答道:“既然见到我了,你还愁什么没饭吃?

    最早的时候,西域就我们三个人相依为命的熬过那么多的苦难,财对我们来说算得了什么。

    你先告诉我,那个乎鲁努尔真的准备去东京汴梁城去享福?没有骗我们?”

    许东升认真的想了一下道:“我觉得这是真的,你没见那家伙听我说起东京繁盛的时候,那一脸向往的模样,不应该有假。”

    “如果那家伙是你儿子,这样糟蹋你的心血,你会不会弄死他?”

    许东升叹口气道:“不会……”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真不明白你们这群当老子的人,努力干一辈子,自己舍不得享受,却舍得送给儿子糟蹋。”

    许东升怒道:“你懂个屁,等你生儿子之后再和老子说这些话。

    小王八羔子是我们生出来的,眼看他从一个小肉团长成大人,老子幸苦一辈子弄到的东西不留给他留给谁?

    难道说要老子留给你,你算老几?

    不对,我们刚才不是在谈分赃的事情吗?扯到我儿子身上干什么?

    九一,你答应不答应。”

    铁心源摇摇头道:“这笔钱我们可能拿不到那么多了,你回去告诉乎鲁努尔,我要他手上一半的钱财,另外,他必须把怎么联系那些马贼的方式交出来。

    如果他答应,我就放他离开西海。”

    许东升惊讶的跳了起来,怒吼道:“你真的打算在哈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扎根了?”

    铁心源苦笑道:“我把老娘都接来了,你说我打算干什么?等你回到清香城看过之后就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想法了。”

    许东升沮丧的道:‘我还要陪乎鲁努尔走一遭东京呢。”

    铁心源嗤嗤的笑道:“你这人只要不牵扯到黄金一类的东西总可以清晰地看清楚所有的事情。

    如果你的眼睛被黄金遮住,人就活的跟瞎子似的。

    到现在你还没有看清楚吗?

    人家乎鲁努尔打算去东京汴梁城是早有预谋的,我就不信人家手里没有一个比你可靠的领路人。

    那么多的钱财,那么多的人要走上万里路,没有一点准备,难道真的去找死?

    你算算,这一路上的国家那一个是省油的灯,即便是到了大宋,带着那么多的钱财,也会被那些官员们给侵吞的干干净净。

    依靠你?乎鲁努尔如果不是白痴的话,就不会这样干,我觉得人家就是看在你是宋人的份上,才找你来和我谈判,找一条生路。

    是不是啊,卖伊斯?”

    铁心源的京兆府土话忽然变成标准的官话之后,就把脑袋转向那个一言不的老马贼卖伊斯。

    卖伊斯脸上的表情很精彩,过了良久才看着铁心源的眼睛道:“领要长居哈密,雄心壮志令人佩服,卖伊斯的主人只想去繁华的世界去看看,如果那里适合居住,就留在那里不回来了。

    只希望领的胃口不要太大,我们即便是身处劣势,也不是没有反扑的余力。

    让我们平安的离开哈密,你获得哈密,是我们能做的最大的让步。”

    卖伊斯一口标准的东京官话,让许东升目瞪口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个和自己锁在一起的老马贼竟然是一个中国通。

    铁心源烦躁的对许东升道:“连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有脸和我谈论分赃的事情。

    什么叫做你勾起了乎鲁努尔对东京城的向往,你也不想想,那家伙是马贼的儿子,即便是再不堪,也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给骗住的人。

    你看看人家卖伊斯,从小就骗乎鲁努尔,几十年下来才有今天的成就。

    我甚至怀疑卖伊斯就是乎鲁努尔常说的那个故事中的旅人吧?

    如果不是故事中的女子在跟旅人走的时候已经怀孕了,我都会认为乎鲁努尔就是那个旅人的儿子。

    是不是啊卖伊斯?”

    卖伊斯忽然笑了,看着面前的两个宋人,继续用标准的大宋官话道:“乎鲁努尔的母亲长得很美。”

    铁心源一脸黑线的道:“喜欢你就带走她这没错,是男人都会这么干,问题是你得手之后就把人家给卖掉,就差点意思啦。

    尤其是你现在还要卖人家的儿子,天啊,一片云到底亏欠了你什么东西,让你这样持之以恒的祸害人家?”

    “他抢了我的羊……”

    铁心源:“……”

    卖伊斯解开锁在手腕子上的锁链,丢在地上,认真的对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的铁心源道:“就按照你说的条件,乎鲁努尔会答应的,只要你们能够保证让我们平安的离开哈密,我们一定会信守诺言的。”

    铁心源点点头道:“能够不费一兵一卒达到目的,我也不是一个贪心的人。

    你辛苦几十年,那一半金子是你应得的。”

    卖伊斯笑道:“为了表明我的诚意,今天下午,就会送第一批金子过来,三千两。”

    “我会在今天下午放开一条道路,等你们走出五十里之后,会有人等着接收这三千两金子。”

    卖伊斯躬身抚胸施礼,然后就跨上自己骑来的骆驼,扬长而去。

    “唉,唉,我的金子必须还给我!”

    许东升在一边大声的吼叫。

    卖伊斯回头大笑一声道:“你应该去问乎鲁努尔要属于你的金子!”

    许东升立刻把目光盯在铁心源的身上,哀怨的如同一个受尽委屈的怨妇。

    铁心源拍着老许的后背道:“能捡条命回来你已经赚大了,金子吗,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那就是我的命……”

    “放心,你以后有的是机会赚金子,现在跟我回去,把肩膀上的链子去掉,然后跟我走一趟辽国西京……”

    “我去辽国西京做什么?”

    “给辽国的皇太弟耶律重元当干儿子,原本这家伙没有收干儿子的习惯,现在不知怎么的,好像又有了,如此一来呢,这个活计我就干不了了,现在你回来了,这种事情你来干实在是最好不过了……”

    “你为什么不去?”

    “太丢人了。”

    “我就不怕丢人?”

    “你能给穆辛当奴仆,如今再给耶律重元当干儿子那是进步,另外还能赚钱……最多我把属于你的金子给你找卖伊斯要回来。”

    “这还差不多!”

    许东升被一片云折磨了足足大半年,身体非常的虚弱,回到帐篷里狼吞虎咽的吃了两碗美味的汤饼之后,就一头栽倒在铁心源的床上,鼾声如雷。

    这是他大半年来睡得最踏实的一觉,在奴隶群里的时候,因为抢别人面饼的缘故,即便是睡觉也要睁开一只眼睛,免得被那些仇恨他的奴隶给活活的杀死。

    如今,身边有铁心源,他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一个好觉了,他知道,铁心源可能会骗他,会利用他,唯独不会杀死他,这一点,他能清楚的感受到。

    铁心源看到鼾声如雷的许东升,叹一口气,把裘皮盖在他的身上,拨旺了火盆,然后就走了出去。

    当初来到西域的上百人,如今就剩下自己和他两个人,不论这家伙多么的自私,依旧还算是自己的兄弟。

    来西域路上逐渐加深的情义,不是一两次挫折就能冰消瓦解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