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章伟大的坎儿井
    第四十章伟大的坎儿井

    清晨到来了。

    铁心源从土洞里钻出来之后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土洞虽然简陋,里面依旧比外面温暖了一百倍。

    看着自己尿在黄土地上的尿水在瞬间变成寒冰之后,铁心源就一心想要再钻回土洞里,继续睡觉。

    见焦渴的黄羊凑过来****着被冻成寒冰的尿水,铁心源就只好喷出一口长长的雾气,开始今天的任务。

    孟元直就像是刚从蒸笼里出来的一般,全身都缭绕着白色的雾气,豆大的汗珠子还挂在连上,咕咚咕咚和冰水的模样,让铁心源觉得更冷了。

    “这样的天气里,筋骨要是不拉开,很容易受伤,我喊了你三遍,你不肯出来。”

    孟元直喝完水之后就进土洞里换了一身干爽的衣衫,一边系腰带一边埋怨铁心源的懒惰。

    “我是什么摸样,我清楚,不用你提醒,你要是再不去阻止你那些二百五部下,他们今天可能会生病。”

    铁心源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指责自己,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孟元直把那些站在寒风中显摆肌肉的二百五撵进土洞换衣服,然后才对铁心源道:“今天如果找不到马贼,我们就要回去了,这样的天气里行军作战不可太久,否则真的会有人病倒。”

    铁心源笑着指指被绳子拴住的黄羊道:“我其实也是突奇想,要是不能成功,我们就回去,了不起守在在家里等马贼上门就是。”

    出门在外,自然是没有什么好吃的,能有一大碗滚烫的米粥可以用来泡干饼子就已经是奢侈了。

    西海这个鬼地方,想找一把烧火的干柴似乎都是一种奢望。

    已经两天没有喝水的黄羊咩咩的叫唤着,不断的用蹄子和头上的尖角去刨脚下的黄土。

    如今,黄羊已经是清香城最主要的食物来源,一头成年公黄羊足足有一百四十斤重,个头大一点的头羊,甚至有一百八十斤重,即便是比较小点的母羊,体重也过了一百斤,肉质鲜美,没有膻味,这也是王柔花在西域唯一能吃下去的羊肉。

    这东西繁育快,给点草就长肉,去年抓到的第一批黄羊,已经在山谷里繁衍了一代。

    孩子们在封闭的草场放牧黄羊的时候,总会找一头最肥硕的黄羊当做自己的坐骑,在草场里纵掠如飞,勇不可挡。

    黄洋又被称为戈壁上的精灵,不论是在炎热的可以把人烤熟的夏日,还是在寒风刺骨,滴水成冰的严冬,生存对它们来说永远都不是问题。

    “只要跟随着黄羊群,你就能活下去!”

    这是西域一句非常有名的谚语,这句话非常的有道理,因为只有黄羊才知道在某些时刻,某些地点能找到水源,或者传说中的绿洲。

    行走在戈壁上迷路的旅人,只要看到了黄羊,就等于看到了活着的希望。

    吃过早饭之后,孟元直就牵着焦渴的黄羊下了土沟,走了不到半里地,军卒手里牵着的黄羊就疯一般的那角去顶身边的黄土堆。

    铁心源站在顶上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现这个土沟的草基本上都长在黄羊拿角去顶的那面土崖。

    这非常的诡异,长草的这一面,并不是土沟多少有点湿气的阴面。

    在铁心源的示意下,牵着羊的武士松开了自己手里的绳子,任由那些黄羊在土沟里面咩咩叫。

    开始只是一只黄羊在顶,在挖,不一会,七八只黄羊都开始凶猛地向土崖起进攻。

    孟元直一声令下,所有的军卒都开始用铲子挖土崖,不一会就挖出好大一个洞。

    一头凶猛的黄羊高高的跃起,重重的将脑袋顶在土崖上,只听轰隆一声,黄羊立刻就钻进了土地。

    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洞里传来淙淙的流水声,以及黄羊愉快的叫声。

    不等众人进入土洞,那些焦渴到了极点的黄羊接二连三的冲进土洞里,那个洞口也变得越的大。

    军卒们用铲子把洞口向外扩展一下,阳光照进土洞,里面的场景一览无余。

    即便是匆匆跑下来的铁心源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暗暗心折,西海的表面上伤痕累累,谁能想到地下还有这样一处洞天。

    铁心源和孟元直走进坎儿井的时候,一股湿润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这里不但湿润,还温暖。

    水的流动同样把新鲜的空气从远处带进来,再把污浊的空气再从出口排出去,整座坎儿井,奇妙的就像是一件艺术珍品。

    对于坎儿井,铁心源并不陌生,在来到大宋以前,他曾经喝了近三年的坎儿井井水。

    这里的水甘甜,纯净,远不是河流里的水可以比拟的。

    坎儿井是开利用地下水的一种很古老式的水平集水建筑物,适用于山麓、冲积扇缘地带,主要是用于截取地下潜水来进行农田灌溉和居民引用。

    春夏时节有大量积雪和雨水流下山谷,潜入戈壁滩下。人们利用山的坡度,巧妙地创造了坎儿井,引地下潜流灌溉农田。坎儿井不因炎热、狂风而使水分大量蒸,因而流量稳定,保证了自流灌溉。

    以前铁心源见到的坎儿井里非常的干净,里面不但有明亮的灯光,还有精致的椅子供人休息。

    可是这里的坎儿井黝黑而恐怖。

    从水渠宽阔的积水潭角落里散落的尸骨来看,这条渠恐怕是奴隶们用生命完成的。

    以前就听说,融化的雪水冰冷刺骨,奴隶们需要跪在冰冷的水里挖凿坎儿井,干这活的人没人能活到三十岁以上。

    而这里的尸骨,大多矮小,应该都是些未成年人在干这活,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活过十五岁。

    一队斥候打着火把沿着坎儿井向水流的下方搜索而去,铁心源坐在坎儿井的边上,对孟元直道:“算计错误,这里的马贼人数远比我们预料的多。

    《马贼图》上标注的人数应该是正确的,这里至少会有四五千马贼,人数少了,就对不起这条不知道耗费了多少人命的坎儿井。”

    孟元直掬起一捧水喝了一口道:“这里到底有什么?值得那个老马贼耗费这么大的心力?”

    铁心源苦笑道:“马贼的心思我们弄不懂。”

    孟元直撇撇嘴道:“我们也是马贼啊”

    “等我们像一片云那么老了,或许就能弄明白他为什么要在这里修建一座极度浪费的坎儿井了。”

    “怎么能是浪费?有这样一条坎儿井,养活几万人都不成问题啊。”

    铁心源冷笑一声道:“你看看这里的地势,黄土层,沙土层,最是容易渗漏。

    我敢说,这条渠源头的水源一定非常的充沛,唯有这样,才会经过几十里的黄土层,沙土层后在这里依旧保持充沛的水量。

    再者说,西海土地贫瘠,根本就不适合种植庄稼,也就是说,这条渠里的水仅仅是供马贼们饮用的。

    对西域这个极度缺水的地方来说,这是一种致命的浪费。”

    孟元直叹息道:“真如你所说,也不知道老马贼是怎么想的。”

    铁心源冷哼一声道:“这里的人命太廉价,让他可以所欲的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不用考虑成本。

    他只需要提供一点食物就成,就在刚才,我看了那些尸骨,尸骨上面还有刀子刮过的痕迹,你因该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坎儿井深处火光摇动,斥候气喘吁吁的从远处奔跑过来,不等气喘均匀就道:“坎儿井的尽头是一座城池!”

    铁心源的手一抖,杯子里的水都洒了出来,城池?这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

    他决定亲自去看看。

    和孟元直一起走了不到十里地,就看到了一座依山而建的城池,这座城池至今都未曾修筑完毕,很多地方都乱石林立,高大的城墙也不过才修筑了一小半。

    正对面的山岩上有无数个洞窟,蜂巢一般的镌刻在山崖上,有一种最原始的美。

    孟元直仅仅看了一眼就对铁心源道:“这里的人很多,我们的人数太少,不足以占领这里。”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里不过是马贼的一座比较隐秘的老巢而已,除了自保之外毫无用处。毁掉就是了。”

    “火油弹和火药也不够用……”

    “毁掉这座城池很容易,只要毁掉坎儿井就成,西海左面还有大片的荒原,只要我们把坎儿井里的水引到那里去,那里很快就会变成绿洲的。”

    “可是西海……”

    “放弃,完全放弃,这里根本就不适合人居住!”

    “这样也好,没了水的西海没人能在这里活下去,逼迫那些马贼从西海出来和我们作战,要比在这里作战强的太多了,我就担心你离开的日期太近……”

    铁心源冷笑道:“毁掉水源之后,他们比我还要召集,这世上从来都只有老子把人逼疯,没人可以威胁我。”

    孟元直深深地看了铁心源一眼道:“我现在开始理解一片云为什么会说他遭报应之后,就会轮到你遭报应了,你们两个人实在是太像了。

    只不过一人是疯狂的疯子,另一个是有理智的疯子。”(未完待续。)8</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