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七章马贼
    第三十七章马贼图

    看了一片云的供述,铁心源才知道自己真的小看了这个大盗。≯>≥ ╭

    如果不是这个大盗轻敌,自以为一千人就能攻破清香城,让自己在城下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如果让一片云来到戈壁上,以他出神入化的骑术,想要在一望无垠的戈壁上捉到他,比登天还难。

    老马贼在三十几年间,一直在做积累。

    当一个人把积累这种事情坚持不懈的干了三十五年,无论如何都会有一个丰硕的成果。

    他的成果就是遍布西域的大大小小的马贼。

    他有力量能够聚拢起一支数万人的马贼大军,却没有能力把这数万人的肚皮全部都喂饱。

    因此,每当他的马贼群大到一定程度,他就会将自己的队伍肢解,只留下最强悍的马贼,然后把那些相对较弱的马贼分到别的地方去。

    同样都是因为资源问题,一个地区不可能聚居太多的马贼,到时候要是出现一个地方全是马贼,而没有商贾和百姓的时候,对马贼来说也是一场灾难。

    当一片云供述出西域马贼分布的详细状况的时候,铁心源才知道自己能够在哈密附近站稳脚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如果不是阿萨兰这个好人,自己很可能会在来到哈密的第一时间,就和一片云死磕。

    那样的话,活命都来不及呢,哪来时间建设?

    就在自己的身边,就埋伏着六支之多的秘密盗匪,如果在人数上一片云没有吹牛的话,四千多人的盗匪群,在戈壁上应该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如今马上就要到各处商贾云集哈密的重要时刻,身边还有这么多的马贼,这让铁心源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到记录上面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铁心源心头一凛。

    不对,自己已经是好记性的典范,可是看了这么长时间的供述,依旧觉得一头雾水。

    以一片云这个粗通文字的老粗,没有可能在心里装这么多的事情。

    而且他的记忆力也不是很群,每一次问讯结果对比就能看出来无数的马脚和错误,这绝对不是一个记忆力群的人干出来的事情。

    既然如此,他是如何来记住这些东西的呢?

    东起契丹,南到西夏,北到嘎斯,西到大食,上百支马贼团他万万没有理由能够记住。

    不要说地域特征,以及人数,仅仅是每只马贼团领和主要头领的名字,就是一个大问题。

    清香城仅仅是一个不算大的城池,铁心源想要记住都需要尉迟灼灼的文书来帮助,他不信,一片云这个糟老头会有过目不忘的本事。

    他腾地一下就从椅子上坐起来,来到一片云的头顶,死死的看着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奄奄一息的老家伙,目光灼灼。

    一片云艰难的转过头去,闭上了眼睛。

    这种需要经常用的东西一片云不可能藏在别的地方,而这个家伙在进入狼穴之后,已经被武士们搜索过无数遍了,即便是如此,还是让他把绳锯和刀片带进了狼穴。

    老马贼生性多疑,见识了太多的人与人之间生的污秽事,即便是亲儿子,他也会防范几分,留有自己的心理底线,应该是老马贼这种人的生存之道。

    铁心源一声令下,从门外进来四位武士,他们开始重新搜检一片云的随身物品,而铁心源依旧盯着一片云。

    武士们用刀子将一片云的随身物品切的粉碎,连刀鞘都破开看了,依旧一无所获。

    一片云的不由自主的握起了拳头,铁心源瞅着他青筋暴跳的手背冷冷的道:“剥除他身上所有的衣物,继续搜检。”

    一片云猛地睁开眼睛,看着铁心源嘶声道:“老夫也是一方豪雄,你怎可如此羞辱与我。”

    铁心源一声不吭,武士们上前,很快就把一片云身上的肮脏衣衫扒的干干净净。

    没了衣衫的一片云不过是一个瘦弱的老人而已,瘦骨嶙峋的胸膛上满是横七竖八的刀疤,

    左肋处甚至还有一个很深的凹坑。

    一片云努力的挺起胸膛道:“羞辱一个老去的豪杰,你感到快意吗?”

    铁心源避开一片云的眼睛道:“你不是豪杰,也不是英雄,你不过是一个老马贼而已。

    你不来都没有对这个人间释放过善意,因此,这个世界也不会对你有什么善意。”

    一片云并不认可铁心源这些话,依旧恶狠狠的瞪着他,这让铁心源忽然想起自己还是太学生的时候,和同窗一起去宫门口用目光向那些大臣们抗议的场景来。

    “这是什么?”一个武士从污秽的衣物中抽出一张薄薄的白色绢帛来……

    铁心源愉快的离开了狼穴,这张《马贼图》的出现,改变了铁心源对整个西域的认知。

    清香城想要愉快的修整到元夕的计划不得不立即取消,铁心源第一次彻底知道了祸福之间是如何转换的。

    成功与失败之间,唯有一线而已。

    嘎嘎和尉迟文的审讯效果很好,就没有必要换人,他们必须进行第三遍审讯,保证做到一片云的口供全部都能对上,一片云的审讯不难,只要多问,勤问,有埋伏的地方总会露出马脚的,现在的事情反而是如何在自己离开之前,把这些马贼全部都清剿干净。

    天山山麓有无数条深谷,这些马贼就盘踞在天山里,冬天的时候分散开来躲避寒冬,开春之后再啸聚成群为祸西域。

    “马贼是开拓西域商道最大的一个毒瘤,尤其是我们哈密,随着契丹人的放任自流,多年以来,这里堪称盗贼如麻,即便是用遍地烽烟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我们要建立一个国家,而国家最重要的一条就是秩序,没有秩序国家就不可能建成。

    因此,在剩下的十天时间里,我们要尽可能多的剿灭身边的盗匪,最重要的是要清剿掉距离我们最近的狼山和西海这两个地方的盗匪。

    他们正好卡在南北两条重要商道的咽喉部位,不清除掉他们,我们哈密就没有办法繁荣起来。”

    铁心源把一片云交代的事情给众人讲述了之后,就给这场会议定下来了要做的工作。

    孟元直道:“我现我们现在做的所有事情,都对商贾有利,而农桑,在你的眼中似乎微不足道。”

    尉迟雷道:“在西域只有商人才能让那个一个地方真正的繁荣起来,农桑在西域的地位并不高,甚至比畜牧还要低,这里的气候反复无常。

    有时候辛苦一年耕种的庄稼,会被一场莫名其妙的灾害毁掉。

    不论是干旱,水灾,大风,沙暴,冰雹只要生一种,对农家就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就是因为这种不确定性,让西域人选择了商业和畜牧,而后才是农桑。”

    孟元直得到了解释就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对铁心源道:“西海这个地方我去过,那里有着无数的沟、壑、塬、峁、梁、壕、川,放眼望去,满眼尘土,不见一丝绿色。

    地形极为复杂,大军进入西海,人数不宜过多,再多连饮水都会成问题。

    给我三百铁甲,我去踏平西海!”

    李巧听孟元直这样说,遂笑道:“既然孟将军选了西海,那么,狼山就交给我。”

    铁心源笑道:“战决为第一要素,有一片云提供的地图,和那些奴隶的口供,你们找到他们老巢应该不难,正月十八,我就必须离开清香城走一遭辽国西京,再顺便走一遭大宋东京。

    泽玛和铁三百,拉赫曼在二月初启程赶往东京,我们争取在三月于东京汇合。

    最晚不过八月,我们就必须赶回清香城,到了那个时候,回鹘王和喀喇汗之间的战争也应该有一个定论了,我们明年要干什么,就看这场战争的胜负了。”

    阿大笑道:“清香城谁主事?”

    “铁一!”

    “哈密谁主事?”

    “你!”

    “大雪山城呢?”

    “铁四”

    “谁来统领军队?”

    “还是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阿大摇摇头道:“没有了。”

    “没有了就去办事,我回去睡一会。”

    李巧就当没听见铁心源这句不负责任的话,孟元直瞅了铁心源一眼,停下外出的脚步道:“下回说话注意些,你总是这样说话,会让我觉得我们才是马贼,而不是什么官军。”

    铁心源回笑道:“老孟,不要太认真了,你如果把这一场大功业看作一场游戏,我们成功的可能性会更高。”

    孟元直楞了一下,然后大笑着出门去了,就在一瞬间,来到戈壁上经历的那些场面走马灯一般的在他眼前浮现,他现,自己真的没有必要把国家,权位看的过重,经历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两个狼狈的宋人,来到荒凉的戈壁上,从一无所有,到如今拥有三座城池,控制五百里之地,即便是不能建国,这一样是一个大功业。

    既然能心无旁骛的建成清香城,那么,也就能够心无杂念的建一个伟大的国家。

    回到房间的时候,铁心源感到疲惫极了,看了一夜的一片云的供述,是一件非常劳心的事情。

    如果不是从一片云的内衣里衬中找到一张写满字,画满图的绢帛,铁心源根本就无法记住那么多的强盗,到底分布在什么地方。

    他很怀念从一片云衣衫里面搜出绢帛时,一片云那张青灰色的面孔,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绝望!

    绢帛被搜出来之后,一片云基本上就崩溃了,在吃了一顿饱饭,洗了一个澡之后,他就彻底的做到了有问必答。

    他的眼中没有任何的生气,只有一片清冷的死寂。(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