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六章我想吃了你
    第三十六章我想吃了你

    孟元直同样仰头看着烟花,身边簇拥着很多人,老妻儿子在欢笑,他却感到无比的孤独。>  网

    王柔花接受了几乎所有人的膜拜,唯独对自己非常的客气,在这样的场景下,客气,就表示着疏离。

    一杯加了冰块的葡萄酿送到了孟元直的手中,铁心源笑道:“你的本事,和你的身份注定了你成不了我们家的人,所以,没什么好遗憾的。”

    孟元直向外走了两步同样压低了声音道:“只有我是外人!”

    “现在只有你一个,等到王家把人送来之后,你就不会是唯一的外臣了。”

    “你的意思是要壮大外臣队伍?”孟元直皱眉问道,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我读书无数,现家天下最后的结果都不太好,也做不大。”

    “这么说,我是被故意疏离的?”

    “没错,诺大的清香城需要一个众矢之的的目标而已,如果全是自家人,我到时候拿什么来整肃纪律?”

    “也就是说我是你竖立起来的娃样子,到时候背黑锅的最佳人选?”

    “不是,你是我整肃家人的理由!”

    “听不懂……”

    “听不懂就对了,老孟,陪我走一遭吧。”

    孟元直嘿嘿笑道:“去辽国西京自然没问题,去大宋东京问题就大了,那座城里有一半的人认识我。”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一枚乌漆墨黑的狰狞面具递给孟元直道:“戴上昆仑奴面具就没人能认出来了。”

    “这不是儿戏……”

    “我也会戴上昆仑奴面具,我也没打算在东京露面,在那座城里,认识我的人更多。”

    “我能戴着面具去揍铁狮子吗?当日就是被铁狮子的锤子砸断了铁枪,才不得已接受人家要挟的。”

    “铁狮子说是他放走了你。”

    “放屁,当初捉拿老子的时候,他最卖力!”

    “那就没问题了,我也鄙视这种人。”

    孟元直斜着眼睛瞅了铁心源一眼道:“你和他根本就是一路货色,落井下石从不人后!”

    两人正说着话,一脸乌黑的火儿从外面走了进来,浑身都是非常浓重的硝烟味道。

    咣当一声把怀里抱着的铁管子丢在地上,对铁心源抱怨道:“这都是些什么破东西啊,只射个烟花,就能从中间炸开,要不是老子跑的快,就会变烤猪。”

    李巧捡起铁管子挠挠头道:“卯的不结实,焊锡也会被高温融掉。”

    火儿鄙夷的道:“还四处漏气,原本可以打十五丈高的烟花,现在只能飞到十一二丈,还有两枚大烟花,甚至就是在十丈高的地方炸开的,你看看我的脸就知道当时有多凶险了。”

    铁心源在一边很不讲道理的道:“在清香城出麻烦不要紧,在东京城里可不能出麻烦。

    我答应婉婉,在她过生日的时候要给她看烟火的,到时候烟火要是被你们弄的乱七八糟的,你们小心婉婉来到清香城之后找你们的麻烦。”

    火儿冷哼了一声道:“你现在满肚子都是婉婉,我已经看到婉婉从你的喉咙里冒头了。

    看在你马上要娶亲的份上不和你计较,去东京还有几天,我和巧哥会弄好的。

    不过啊,你最好还是出去看看,城里的那些没见过烟花的野人们已经疯了,捶着大门要求继续放烟花,萨迦上师还问我能不能弄出一尊普贤菩萨骑白象的烟花,他愿意出高价购买。”

    烟花是昂贵的,除夕夜那群野人不喜欢留家里守岁,全部挤在街市上跳舞。

    烟花绽放之后,他们就疯了,却不知道一枚烟花就值一枚金币,还是成色最好的那种金币。

    一晚上放了九十九颗,这些人还不满意。

    铁心源叹口气,这时候谁出去和野人说烟花没了,谁就会倒霉,这些一根筋的家伙只要遇到自己钟爱的事物,不弄到呕吐是不会结束的。

    就好像跳舞这回事,从小年跳到现在,依旧看不到有任何停息的迹象。

    城主府的大门很厚,他们砸不开,但是城主府的围墙一点都不高,他们不敢翻墙进来,只会骑在墙头眼巴巴的瞅着城主府灯火辉煌的大厅。

    铁心源瞅瞅汹涌的人潮,回头问火儿:“你说萨迦大师愿意承担费用?”

    火儿嘿嘿笑道:“人家只愿意承担有普贤菩萨坐像的烟花费用。”

    就在铁心源左右为难的时候,除夕夜的钟声响起来了,新年的子时将要来临。

    钟声平息了喧闹的人群,人们开始缓缓地散去,向钟声响起的地方前进。

    上师们今年会为所有留在清香城的人祈福,为他们诵念平安经。

    最重要的是,寺庙里的上师们今年施舍的粥饭里面,可能会有金币和银币,在谁的碗里,就归谁。

    有金银币可以拿,人们立刻就舍弃了吝啬的城主府,全部涌向狼穴边上的小山谷。

    萨迦上师,仁宝上师将在这里开启自己的**会。

    人群散去了,城主府里迎新年的饺子就端了上来,羊肉馅的,个头很大,铁心源吃了三个就饱了。

    四处张望,看不见嘎嘎和尉迟文。

    平日里这两个孩子最喜欢吃的东西就是饺子,这个时候还没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一片云开始说话了。

    食盒里面装了两大碗饺子,铁心源准备去看看他们,狐狸跟在他的身后,一前一后的出了初具规模的城主府。

    道路两边的水沟里倒着很多人,铁心源上前探查一下,现全是醉鬼。

    好在他们都穿着厚厚的老羊皮袄,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鼾声如雷。

    从未有过这样开心时刻的野人们,高兴过头实在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劳累了一年,这是他们应得的快乐。

    城头传来军卒报号的吼声,铁一正在城头巡逻,给王柔花拜年之后,他就来到了城墙上,重新担负起自己清香城守将的职责。

    走进狼穴,卫兵们一个个蹑手蹑脚的,探头看看小屋子里的铁二,铁心源才明白卫兵们为何是这幅模样了。

    向来严谨的铁二正在屋子里自斟自饮,他以前因为教规的缘故,从来都不喝酒,现在,能够这样自得其乐,估计是他最喜欢的一种休闲方式。

    这种休闲方式最可贵之处,就在于一个人,铁心源没有打搅,学着卫兵的样子,也蹑手蹑脚的路过铁二的小房子,沿着螺旋状的楼梯,下到了第二层。

    “白马族的哈利买就是我留在天山南边最大的马贼领,咳,咳,给我一碗水。”

    一片云沙哑的声音在地牢里回荡。

    “说完了再给你水,快说,影响老子吃饺子。”嘎嘎故作凶狠的训斥一片云。

    “休息一会吧,不急于一时。”铁心源推开门走了进去,将食盒递给了尉迟文。

    地牢里的气味非常的难闻,遍地都是羊粪,而一片云的身上也污秽不堪,这些天以来,嘎嘎和尉迟文根本就没有把他从台子上解下来过。

    见嘎嘎掀开食盒就要拿脏手去抓饺子,铁心源一巴掌打掉嘎嘎的脏手道:“去外面吃,记得洗手。”

    嘎嘎和尉迟文出去了,铁心源就用木勺舀了一勺子清水给一片云喂了下去。

    然后就静静的坐在油灯下仔细地看尉迟文的记录。

    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一片云粗重的喘息声,满是污秽的白从案子上垂下来,滴答,滴答的向下滴着水。

    “你会杀了我是吗?”一片云想要抬起头又颓然倒下,他已经没有力气这样做了,连日来的大笑,已经抽干了他所有的精力。

    “是的!”铁心源小心的翻着记录,轻声回答。

    “我投降,认输!”

    “你已经投降认输了,没必要说第二次!”

    “我该说的全说了,对你没有威胁了,如今,我就是一个老人,你就不能放过我?”

    铁心源摇摇头道:“老人如果都是你这样子,这世上哪里还会有活人啊。

    看看你干的事情,吃人这种事情在短短的三年里,你干了六次,男人,妇人,孩子,你都吃过,告诉我,味道怎么样?”

    “吃人只是一种手段,人肉不如牛羊肉好吃,甚至连骆驼肉都比不上,这是一种让别人恐惧的方式。”

    铁心源点点头道:“这样的话倒是能够理解,不过,原谅你是天神的事情,惩罚你才是我要干的事情。

    另外,你的儿子已经被我的部将烧成了灰烬,他没有可能来救你了。”

    一片云歪过头,死鱼一样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铁心源看,没有任何的情感。

    “你看,你儿子死了你就会伤心难过,别人家的儿子被你给吃了,别人就不伤心难过?他们是木头吗?

    别这样看着我,我承认,我也杀人,杀了很多人,和你一样都是屠夫一样人物。

    我杀人是有目的的杀人,就像狼群盯上羊群一样,而你杀人,纯粹是为了杀人而杀人。

    不过,我们同样身为屠夫,如果我落到你这样的境地,就不会有半点的怨言,能逃则逃,不能逃就认命,你到现在为什么还不认命呢?”

    “我想吃了你!”一片云用最后一丝力气怒吼道。(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