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五章第一个树立起威信的人
    第三十五章第一个树立起威信的人

    王道就等于冷漠,心狠加欺骗?

    岂不是说自古以来的帝王领袖们全部都是罪恶滔天的骗子?

    因为这事铁心源特意去问了修习王道之术的大先生。≯≯

    得到的回答是肯定的,他一句帝王术唯“厚黑”二字而已,让铁心源感到非常的震惊,他看的很准啊!

    说起这位大先生也是可怜,空有一身屠龙术却因为长了两颗脑袋从而被世人抛弃,只能孤零零的和弟弟在旷野中流浪。

    铁心源觉得这是大先生的师傅在报复他们,如果不是不是报复的话,就应该是在坑他们兄弟。

    好好的双头人学什么王霸之术?

    除了自己这个见多识广的人之外,谁敢用他们?话说回来,自己在大先生之前见到的双头人,也不过是来自电脑图片,活生生的双头人也是第一次见。

    当一个长着两颗脑袋的人坐在昏黄的油灯下琢磨怎么欺骗别人的时候,想想都遍体生寒。

    说他不是阴谋家别人都不会相信。

    王柔花对这事有着不同的见解,她老人家理所当然的认为大先生的师傅就该是大先生的爹爹才对。

    只有孩子的父亲才不会嫌弃自己孩子的长相,也只有孩子的父亲才会为了避开人群,独自在旷野里教导自己长相怪异的孩子十几年,直到去世。

    这个解释简单粗暴至极,却是最接近真相也最合情合理的一种猜测。

    想想自己以前遇到的老师,铁心源更觉得母亲的猜测是非常正确的。

    明天就是除夕,天山上自然是看不到月亮的,山谷里人声鼎沸的不成样子了,好像整个戈壁上的人都来到了清香城,走在大街上想要挪动脚步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自从放开城关以来,每日进入清香城的人络绎不绝,数量最多的则是那些富的流油的商贾们。

    伊赛特人少女已经忙的昏过去一次了,只要醒过来,她们依旧不要命的招揽那些喜欢被美女伺候的富人。

    唱唱歌,拉拉手,占点无伤大雅的小便宜可以,想要更进一步交流的话,会被凶恶的铁三百把人挂在树上吹一夜的寒风。

    如今,树上已经挂上两个了。

    即便如此,那些好奇的商贾们依旧对伊赛特少男少女们充满了好奇,谁都想试一下泡温泉,接受捏骨,然后和美丽绝伦的伊赛特少女亲近一下。

    每天营业结束的时候,很多人都能看到柔弱的伊赛特少男少女们拖着一个沉重的箱子回自己的房间。

    那里面可全是各种各样的银币,金币偶尔也会有,至于红铜钱只有寥寥的几枚。

    即便这些钱中的八成要交给铁二,留下的两成,也足够让这四个美人过上最富足的生活,至少在清香谷是这样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拥有自己的财富,而在以前,他们自己就是别人的财富!

    铁妞妞的脑袋枕在王柔花的腿上,铁心源的脑袋枕在铁妞妞的肚子上,铁狐狸则把下巴舒坦的搁在铁心源的脚背上眯缝着眼睛。

    很好的气氛下,唯有铁妞妞想要把哥哥的脑袋推开,她想把脑袋枕在哥哥的肚皮上,免得吃亏。

    王柔花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兄妹玩闹,跟铁狐狸一样眯缝着眼睛笑道:“明年你要是把婉婉接回来,我们全家就算是团圆了。”

    铁心源愁道:“婉婉不好接啊,孩儿为此头痛死了,大先生的办法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效,赵祯这个皇帝看似懦弱,其实太有主见了,您只要看他每隔几年就换一位宰相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允许权臣出现,把赵家的江山维护的如同铁桶一般。

    真正是针扎不进,水泼不湿。”

    王柔花笑道:“那不见得,如果婉婉不想嫁给你,我们自然是没有办法的,如今,婉婉铁了心要跟你,这是其实不难。”

    王柔花说完话就拎着儿子的耳朵,在他耳边了一长串子的话,而铁心源的眼睛却越绷越大,最后惊讶的合不拢嘴巴。

    “谁家还没有一点后手?老娘好歹是出自国公府的大小姐,不是一般的愚夫愚妇们可以比拟的。”

    铁心源就差对母亲顶礼膜拜了,这还真不是一句老谋深算就能概括的。

    “算不上什么高瞻远瞩,只是这些年胆子越活越小,总想着给我们娘两留条后路。

    咱们家在东京的铺子越开越大,你以为就没有人惦记?因为咱家的铺子,包拯往监牢里面关的泼皮不下十个,这份恩情你记得要还人家。

    这些事情为娘都没有对你说,你下手太狠,一出手就想要人命,为那点钱财招惹人命官司不合适。”

    “铜板一家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办?他家的印书坊要扩大,城墙根上没地方向外扩,也不敢扩,再加上那里禁卫森严,没人愿意接手他家的老宅子,娘就在甜水井巷子给他家换了一处房子。

    估计铜子现在已经当上掌柜的了,他爹早年就有咳嗽的毛病,我们走的时候似乎更加的严重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个冬天。

    你去东京的时候,莫要去打扰人家,人家清清白白的人家经不起你这种叛逆折腾。

    乖乖的给老娘把婉婉接回来,早点成亲,娘也就了了一桩心事,你看看你周围,除了灼灼算是好的,还有一个正经女人吗?”

    “您又收拾卓玛了?”

    “嗯,下午才收拾一顿,抱个孩子都不会抱,孩子大头朝下的出溜到地上,她竟然都没现,被我吼了一嗓子,还没皮没脸的冲着我笑,任由两个光屁股孩子坐在地上哼唧,气死老娘了。”

    铁心源重重的点点头道:“该,应该狠狠的处罚……”

    王柔花把儿子的脑袋搬过来冲着自己恶狠狠的道:“娘最恨的就是薄情寡义之徒,你最好给老娘持身要正,身边那个泽玛整天打扮的跟妖精似的,人也是妖里妖气的,走起路来只能看见磨盘大小的屁股看不见人。

    这样的女人要是进了我铁家的门,老娘保证她活不过一年!”

    铁心源连连点头……老娘这人享受过富贵日子,也经历过贫苦的生活,所以,她不但继承了富贵人家当家主母的威严,也同样继承了农家婆婆的彪悍,就婆婆这个恐怖的职业等级来看,她老人家无疑是无敌的存在!

    铁心源觉得赵婉过来好像没什么好日子过。

    “婉婉自然是不同的,在我身边长大的好闺女,就算是皇宫里面污秽了一点,这孩子却能独善其身,没有沾染半点皇家的恶习。

    你把婉婉接回来,老娘把她当亲闺女养。”

    母子连心,王柔花瞅一眼儿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屑的在小心眼的儿子脑袋上抽一把。

    从横山到哈密,上万里路的奔波,急剧的地域气候变化,让王柔花的腰受到了损伤,不耐久坐。

    见母亲皱起了眉头,铁心源就立刻拿来厚厚的褥子给母亲铺上,自己小心的按摩着母亲的腰。

    铁妞妞年纪小,不知道母亲身体不舒服,还以为是哥哥在和母亲玩耍,她也凑过来用小拳头敲母亲的肩膀,然后就是狐狸跳上来,在王柔花的身体上乱踩。

    王柔花嘴角的弧度咧的很高,她非常享受这样的时光,为了这些,受再多的苦也不在乎。

    “轰”

    一朵烟花在高高的夜空中炸开,一朵巨大的花朵就猛的炸开,立刻就点亮了夜空!

    喧闹的清香城在第一时间就变得安静了下来,直到那朵巨大的烟花逐渐消散,人们依旧急切的仰望着夜空,似乎在回忆刚才生的奇迹。

    “轰,轰”

    又是两声闷响,两道小小的亮光直溜溜的窜上夜空,再两声巨响之后,一朵金黄,一朵碧绿的花朵在漆黑除夕夜的天空上突然绽放,美轮美奂。

    看着欢笑的母亲,铁心源提起酒杯单膝跪地道:“孩儿恭祝母亲寿比南山,青春永驻!”

    王柔花接过儿子手里的酒杯,喝光了杯中酒笑道:“青春不过是一朵烟花,绽放之后就消失了,望我儿趁着青春还在,壮志未消,一展胸中雄才,在这西域之地,为我汉家再造一片乐土。”

    铁心源笑着叩道:“谨遵母命!”

    王柔花看着眼前跪倒的大一片人,眼睛有些****,探手摸着最前面的李巧的脑袋道:“你们虽然不是我所出,多年母子恩义,与亲子无异。

    母亲愿你们各个能够长命百岁,幸福安康,只愿你们个个壮志得酬,不负此生!”

    李巧接话道:“孩儿等人生有大好头颅,如何能够空活一世,母亲尽管放心,孩儿等一定尽心竭力的协助源哥儿成就万世伟业!”

    王柔花眼中泛着泪花,重重的点点头,站起来抚摸着阿大阿二的脑袋叹息一声道:“苦了你了,我只愿你从今往后可以快意的生活在众目睽睽之下,再也不用戴那个劳什子!”

    阿大,阿二叩道:“孩儿遵命。”

    王柔花又转过头看着铁一六人道:“从今往后,只要有我母子的一口吃食,定不会教你们挨饿!”

    铁一笑的很是开心,在沙盘上快的写了一个大大的汉字——家!

    王柔花抹掉眼泪,笑着对孟元直道:“老妇一时不能自抑,让孟先生见笑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