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二章野马也是马
    第三十二章野马也是马

    道理怎么说都行,唯独伤害已经造成,想要弥补很困难,被劝说的那个人一般都会是吃亏的一方。

    占便宜的一方当然有资格大度,反正抽耳光的时候手不痛,痛的是脸。

    刘靖是一个宋人,而且是一个非常标准的宋人士大夫,如果他活在崖山那个时刻,抱着孩子跳海这种事他一定能够干的出来。

    他认为大宋是父母,父母责怪了孩子,孩子就要忍着。

    铁心源觉得自己的父母只会是铁阿七和王柔花,除掉这两个给了自己身体的人可以责备自己之外,别人没资格。

    即便是从大义上来说,大宋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历史名词,想要他对这个历史名词奉献一切,就像他很小的时候站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标语面前发誓一样无聊。

    华夏这两个字就不一样了,这两个字从铁心源的组群开始就背负上了这两个字,分量也不是大宋二字能够比拟的。

    论起亲切程度,大汉都比大宋来的亲切的太多了。

    铁心源现在虽然不至于恨不得弄死赵祯,但是对这个君王的好感已经基本上没有了,如果他肯把赵婉光明正大的嫁给自己的话,说不定好感就会再长出来一【∮长【∮风【∮文【∮学,ww≈w.c∧fwx.n◆et点。

    赵祯说铁心源是他家邻居不过是一句笑话,铁心源可从来没有认为是笑话,他就是在吧赵祯当邻居对待。

    刘靖的洞箫吹奏一曲叫做什么《光明咒》的曲子,很是难听,呜呜呀呀的像是在哭。

    小花已经沉醉其中不可自拔,铁心源低下头凶猛地吃刚刚端上来的手抓羊肉。

    一般情况下,刘靖在遇到铁心源这样的听众之后绝对会把旁边的琵琶砸在他的脑袋上。

    这一次,他好像没看见,坚持把一曲《光明咒》吹奏完毕才叹着气道:“不喜欢你也好歹装一下啊。”

    铁心源摇头道:“没法子装,我总是能从你的曲子里闻到一股子拜火教的臭味!

    如果你要是高唱自由女神圣洁美丽,你的光芒照大地,这样的曲子,我一定会感动的流下泪水。”

    “这是我在回鹘国见到拜火教教众膜拜火焰光明神的时候感悟,当时场面宏大,气氛肃然,赞美真神之音可达天际,有圣女自天而降,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让人从心底膜拜,拜火教流传千年,自有其过人之处!”

    铁心源吐掉一块羊骨头面无表情的道:“你当时没有偷窥圣女的裙底,是你的一大损失。”

    “这就是你不对了,说话总是带着气,吾辈正人君子岂有偷看妇人裙底的龌龊事,就是想想也是大罪过。

    喔,我忘了你如今正是血气方刚之时,慕少艾的心思正浓……”

    铁心源笑道:“和那是无关,我就是要告诉你,在西域,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这里的勤快人没人喜欢神,只有懒人才会想着通过崇拜神灵来获得一些好处。”

    刘靖道:“不对,我听小花说你这里也有很多长着头发的僧人。

    是你供奉的?”

    “不是,是他们在供养我,清香城里面有闲人,更没有吃白饭的人,除非你失去了劳动能力,否则都是要干活的,这一点不可更改。

    长风兄,你回到东京城其实也很尴尬,不如留在清香城算了。”

    刘靖摇摇头道:“不成的,我已人到中年,不宜漂泊在外,老家的祖坟里已经为我留下了一块地,生有家,死有地,这是头等大事,马虎不得。”

    铁心源点点头道:“你千辛万苦的来到了龟兹乐曲学成,自当回到东京城一展手脚,繁华之地才配谈论音乐,我这荒僻小城确实留你不住。”

    刘靖也不说假话点点头道:“我潦倒半生,如今自然是要见识一下繁华的滋味,纵不能名扬天下,也要学柳三变忍把功名换的低吟浅唱。”

    “老柳已经淹死在稻田里了,还差点被鱼给吃了……”

    “胡说八道,是老柳醉死在稻田里,那些胭脂鱼想要托他起来……”

    昔日同窗见面,不谈那些恼人的事情,谈起别的事情来,总是让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间,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了,小花趴在刘靖的身边依偎着狐狸睡着了。

    刘靖摸索着解下身上的皮袍,熟练的给小花盖上,方位什么的都丝毫不差,看样子他已经这样的非常熟练了。

    铁心源叹一口气道:“好好的待她吧,她从小就吃尽了人间苦楚,跟着你其实是最好的。”

    刘靖笑道:“我也这么认为,你和她青梅竹马,只可惜你的竹马上骑的青梅太多,最可怕的是还有一位公主,有公主在,她即便是委身与你,也没有好果子吃,还是跟着我平安喜乐一生也罢。”

    铁心源瞅着自我感觉极好的刘靖揶揄道:“你就这么确定我对小花无情?

    以前她长得丑,现在变漂亮了,很难说啊。”

    刘靖压低声音笑道:“当然确定,如果你对小花有情,见我第一面的时候,就会对我饱以老拳,哪里还会和我有一场温泉叙话?

    好好的娶你的公主去吧,别打小花的主意,这孩子要是再被伤害一次,唯死而已。”

    铁心源懒散的躺在毛毡上,支着脑袋幽幽的道:“公主不好娶啊。”

    刘靖不假思索的道:“我觉得对你来说不太难,就看你用不用心。”

    “此话怎讲?”

    “你很厉害!”

    “此言大善,道尽人间真理!干一杯!”

    清晨的时候,铁心源从一堆皮裘里面钻了出来,舒展了一下筋骨,昨夜一场大醉,让他现在神清气爽。

    多日以来淤积的郁闷心情,此刻似乎全都消散了。

    坏心情没了,清香谷的天气也就变得晴朗了,一大早一群穿着簇新皮衣的小家伙们就在温泉附近大呼小叫的,非常兴奋。

    小花不见踪影,刘靖依旧在酣睡,铁心源从酒坛子里空出一点酒水倒嘴里漱漱口,然后就一路伸展着胳膊去自己的屋子里听尉迟灼灼说昨日发生的事情,以及今天一定要办的事情。

    “你说,我们过节,没有别的族群前来祝贺?”铁心源瞅了一眼宾客名单,发现那里只有萨迦上师,仁宝上师,再剩下的就是马希姆!

    尉迟灼灼从文书堆里找出一份文书道:“十月初六,孟元直灭山马族,阵斩山马族族长莫乎尔以下一十六人,迁山马族降俘三百二十三人于大雪山城。

    十月初八,李巧灭胡狼族,斩杀胡狼族族长鬼狼于哈密河畔,迁胡狼族降俘一百七十六人于大雪山城。

    十月十二日,铁三百招揽呼兰族于天山北麓,呼兰族全族不从,铁三百屠尽呼兰族,鸡犬不留,而后收拢附近三部族五百八十一人迁往大雪山城。

    十一月初一,孟元直……”

    铁心源听尉迟灼灼念了很久,才吧嗒一下嘴巴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邻居了是吧?”

    “还是有一些的,比如三百里外的大屯城,还有蒲昌海的……”

    铁心源摆摆手道:“算了,那些人过了年之后也就会不见的,现在邀请他们过来,他们也不敢来,我们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新年吧。

    商道现在应该已经打通了,有没有商队过来?”

    “有,现在商队都挤在哈密,铁四先生在那里收税,不过啊,只有短途的商贾,草原上的最多,他们过来用乳酪,皮张,过来换盐巴和茶叶。

    铁二先生说盐巴可以随便交换,可是茶叶不行,我们现在和宋地的商道还没有打通。

    茶叶在宗哥城都是紧俏的东西,您又下令不许抢截从辽国过来的大食商人,所以我们的茶叶也剩不多了。”

    铁心源皱眉道:“交易的品种太单一了,数量也不够,如果哈密不能成为一个大的交易中转站,就是我们的失败。

    这世上物资最丰富的地方依旧是大宋,我们无论如何要把这条商道打通,唯有如此,我们的哈密城才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变得繁荣起来。”

    尉迟灼灼有些犯难,低着头道:“这很难,我们和大宋之间隔着西夏,辽国,以及青塘部。

    这三个国家部族都是大宋严厉控制的交易对象,尤其是茶叶和铁器,他们控制的更是严厉,只有丝绸,瓷器这些东西他们倒是一点都不禁止。”

    “是我的话,我也不会禁止,丝绸瓷器这些东西对这些国家来说都是奢侈品,大宋卖出去对国家没威胁,是一桩赚钱的好买卖,铁器,茶叶,一个可以打造兵刃,一个是生活必需品,都是可以用来卡别人脖子的好东西。

    大宋在控制这三个地方的交易,同样的,人家也在控制交易,你只要看看大宋缺马缺到了什么程度就知道这个世上没有傻子。

    要交易其实也不难,阿大先生在横山曾经发现过一个庞大的野马群,如果,我们能够用那些野马跟宋人做一场大交易,应该能得到非常充足的物资。”

    尉迟灼灼瞪大了眼睛道:“那是野马!”

    铁心源抬头看一眼尉迟灼灼道:“那也是马!”(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