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八章人人都喜欢过年
    第二十八章人人都喜欢过年

    李巧一点都不担心去清香谷偷袭的一片云。∝八∝八∝读∝书,.◆.o+

    他比铁心源更加清楚清香谷的防御有多么完美,那里的防卫布置的后期调整就是他一手完成的。

    一片云带着一千人就想攻占没有内忧的清香谷,纯粹是白日做梦。

    在青塘有过领军经验的李巧,不是铁心源这个战场白丁可以比拟的,因此,他对自己布置的清香谷防御非常的有信心。

    天亮之后,山火依旧在燃烧,山谷口浓烟滚滚,却不再有人从那里出来。

    过了不久,山谷里冰封的溪流忽然开始有浑浊的水流出来,开始并不大,很快,就变成了一股洪流,裹挟着灰烬和枯焦的树干汹涌而下,几乎成了一条黑色的河流。

    山谷里的大火在迅速的变小,等到李巧他们开始吃午饭的时候,山谷中已经看不到多少明火了,只有一些高大的雪松依旧如同蜡烛一般在燃烧。

    李巧踩着滚烫的地面进了这条黑色的山谷,所有人在看了一眼山谷里的惨状之后,就原路退回来了。

    山谷中间因为没有多少可燃物的原因,烧毁的并不是很严重,只是因为周围大火的缘故,山谷里的空气都被火焰拿去助燃了,自然就没有多余的空气来供人呼吸。

    诺大的一个山谷在那一刻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烤箱……

    李巧闻着烤肉的焦臭味,决定不要山谷里的任何东西了,今年的狩猎已经结束,除夕将要到来,这是清香谷今年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必须全部回去参与庆祝。

    天神的节日,在清香谷中已经逐渐被遗忘了,或许说,那些西域野人们常年流浪在戈壁滩上,生活的苦楚也让他们很多年都没有余力去庆祝天神的节日了。

    人都吃不饱,哪来的精力敬神!

    源哥儿早就下定了决心要给所有清香谷的族人过一个终生难忘的除夕。

    为此他不惜血本的派人从遥远的龟兹请来了最好的歌舞伎团,来为节日助兴。

    每一个在外面作战,或者劳作的人这时候都一心想着要回清香谷,去参加自己一生中最难得的一场大欢聚。

    唯有把除夕的欢乐永远的烙进族人的心里,他们以后才会对除夕有一个盼头。

    汉族的节日大部分都是以欢乐为主题的,即便是清明这个祭奠祖宗的日子,也大多时候演变成了一场全家出动的春游活动。

    这个规划进行的很早,大食人马希姆带着自己的商队在秋天的时候就去了龟兹,他会带着龟兹最好的歌舞伎直接穿过大漠向西路过楼兰,经过蒲昌海最后来到哈密。

    这样的好处就是不用翻越白雪皑皑的天山,不好的地方就是路途足足远了两倍还多,而且经过的地方大多数都是渺无人烟的荒蛮之地。

    马希姆不在乎路途的遥远,他只在乎铁心源能把玛瑙的利润分他几成。

    龟兹的歌舞伎非常的出名,那座城邦甚至就是依靠歌舞伎支撑起来。

    就是因为那里有最热烈的舞蹈,最优美的音乐,最娇美的舞娘,才让这个没有多少武力的城邦在战火一日都不曾停歇的西域顽强的生存了下来。

    即便是最凶恶的占领者他们也希望能够看到热烈的舞蹈,听到优美的音乐,搂着最美的舞娘纵酒高歌。

    那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没人在意城主府里住的是谁,想要那里的百姓交税很容易,只要干掉上一任城主就好。

    因此,在那座载歌载舞的城市里,人们很容易一边享受美食,音乐,一边看城主府那里正在进行的惨烈战争。

    他们甚至有一句著名的谚语只要龟兹的小伙子们还能在桌子上起舞,龟兹的姑娘们还有美妙的歌喉,龟兹就永远不死。

    其实啊,西域人说的这种谚语都有很强的时效性,就像楼兰被称为永远的明珠一样,孔雀河突兀的改道之后,这个西域明珠就被沙子给埋掉了。

    现在除了蒲昌海上的打渔人,几乎没有人再去楼兰古国去看那里的断壁残垣。

    铁心源也没有兴致去看,虽然理论上那里还是自己的势力范围,他依旧提不起半点的兴致,虽然很久以前,他对那里出土的楼兰女尸很感兴趣,很想去看看。

    到了大宋之后,就什么兴致都没有了,满眼望去全是古董的世界,古董也就不再是古董了。

    虽然如今楼兰女尸还安静的躺在棺木里面,他大可据为己有,可是看到满山谷的西域婆娘,后世电脑还原出来的楼兰美女图样,让他极度的怀疑还原楼兰美女的人是不是把自己的幻想也加进去了。

    精绝人现在找不到了,莎车人也找不到了,大宛天马早就杂交的不成样子了。

    这些美丽的传说中的国度,一旦没有了想象的空间,就毫无魅力可言。

    小年的时候李巧回到了清香谷,清香谷所有的人都回来之后,铁心源就下令关闭了清香谷的大门。

    从现在起直到正月十五,所有的工程全部停止,所有的劳作也全部停止。

    已经到年底了,即便是骡马也需要休憩,更不要说已经劳作了整整一年的人了。

    清香谷后山里的苯教寺庙停止了工作,萨迦,仁宝上师以及上百名从吐蕃各地赶来的尊者们也停下手里的活计。

    开始用各种五颜六色的颜料来装扮作为主会场的清香谷谷场。

    刚刚回来的李巧,在第一时间就投入到这项工作中去了,烧好的一尺粗的陶管被浅浅的埋在地下,滚烫的温泉从陶管里流过之后,诺大的谷场就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热炕。

    在这里即便是不穿皮裘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

    男人们开始在小年这一天开始宰杀牛羊,刚刚洗剥好牛羊挂在风口上顿饭的功夫,就被冻得硬邦邦的,到时候只需要用砍刀砍开,丢进大锅里煮就是一顿美味。

    妇人们拿出珍稀的新粮食,在水磨上磨成面粉,细筛子细细的筛过之后,洁白的面粉就被妇人们装进布口袋,开始馕饼。

    至于炸油饼这种极度专业的事情还需要王柔花自己来做,只会拿手揉捏糌粑团子的卓玛,和泽玛只能站在一边看王柔花跟张嬷嬷两个人配合熟练的弄油条和油饼,以及那些漂亮的小麻花。

    吃过王柔花炸的麻花之后,她们就对王柔花妇人最高领袖的地位完全没了意见。

    于阗皇族的女人们大多是心灵手巧之辈,跟着王柔花学了一阵子之后,就已经干的非常熟练了,她们甚至能把发面抻成一团乱麻一样的细面条,然后丢进油锅里,等细面条出来之后,她们美其名曰馓子。

    面饼上镶满红枣和蜜饯之后,一出锅,浓郁的甜香气就笼罩在山谷上久久不去。

    男人们干活路过的时候会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带着满足的神情继续去搭建台子。

    孩子们则眼巴巴的守在冒着蒸汽的美味蒸饼跟前不愿意离开,流着口水死死的盯着周围的麻雀,不让它们偷一点属于自己的美食。

    男人们清理干净了牛圈,羊圈,马圈,把干净的黄土细细的填在牲口棚里,再把大牲口细细的刷一遍毛,石板路上清扫的干净,雪堆在路边,路上撒一层黄沙。

    数千只红色的灯笼就挂在树上,只等着除夕夜到来之后全部点燃。

    这样做虽然非常的损耗炼制轻油的副产品煤油,铁心源一咬牙一跺脚还是同意了。

    在西域用粮食酿酒纯粹就是蠢货才会干的事情,因此,这里只有马奶酒和各种各样数都得数不清的果酒,其中以山葡萄酿制的果酒味道最好。

    秋天的时候,山谷里的妇人们捡拾了非常多的野果子,狼穴里专门有一间仓库专门用来存放野果子酿造的果酒。

    还没到除夕,整个山谷里的人都已经知道再过三天,就会到山谷最热闹的时刻除夕!

    宋人自然是知道除夕的含义的,西域人现在也知道除夕是一年的开始,在这个晚上需要整夜不眠守岁,同时还要看好自家的孩子免得被年兽给叼了去。

    今年的汉人新年和吐蕃的藏历新年相差了足足八天,至于信奉天神的那群清香谷族人,在斋月的时候都没有遵守白日不食的传统,如今到了清香谷的开斋节,更是做好了准备,预备大吃一场。

    萨迦上师想用藏历新年来代替汉家历法的事情,被铁心源严词拒绝,没有给他们任何可以钻的缝隙。

    于是,善于通变的苯教,很快就打算在除夕夜的时候,一百多尊者一起诵经,为死难者超度,为生者祈福。

    铁心源去看过,那些尊者们已经事先在狼穴里演练了好多遍,他们一个个穿着极度华丽的法衣,法度庄严肃穆的令人发指。

    看样子萨迦是铁了心要在除夕夜弘法了。

    清香谷的人都在为庆典忙碌,真正在工作的人似乎只有铁心源和嘎嘎以及尉迟文三个人。

    狼穴的地下,有一道巨大的缝隙,铁二因陋就简的在这个缝隙里挖凿了十几个黑暗的房间充作清香谷的监牢。

    如今,第一个有幸住进黑牢的人就是一片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