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六章铁木真,你算不得英雄
    站着城墙上看着孟元直的盾墙把彪悍的马贼逐渐逼迫回来的场面,铁心源长叹了一口气。

    很久以前,当汉文明的光辉笼罩西域的时候,这里的战争不但残酷而且充满了艺术般的美感。

    无数的云梯搭在城头,蚂蚁一般的战士沿着云梯向上攀爬,城头前,高大的攻城楼车几乎与城池平行,羽箭如同飞蝗,箭雨密集到了可以在空中相互碰撞的地步。

    投石机在军人的怒吼声中不断的将庞大的石块抛上城墙,撞毁箭楼和垛墙。

    城门口,护城河上铺满了简易的桥梁,简单却结实的撞车一次又一次的将巨大的木头撞在城门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

    地下,无数的猛士正在挖掘地道,城上的武士正在挖一道横向的壕沟来抵御可能发生的地道攻击……

    这就是铁心源心中的西域战争!

    如今,随着汉文明退出西域之地,这里的战争又一次回归到了远古时期的作战方式。

    牙齿,爪子,蛮力,唯一多出来的就是铠甲和弯刀。

    很早以前,铁心源对铁木真的八个万人队就长驱万里,攻城陷阵无数而未尝一败的功绩顶礼膜拜。

    如今,真正见识了西域的作战方式之后,铁心源有一种深深的失望感。

    自己为了防止想象中的惨烈战争建造了高高的城墙,为了防止敌人的攻城楼车准备了大量的火油弹,为了可以大规模的杀伤攻城的敌人,他在城头安置了灰瓶,滚木,礌石,金汁,铅水。

    为了防止敌人占领城墙,会对城里造成居高临下的攻击态势,他甚至在城墙下的藏兵洞里放置了大量的火药。

    为了防止敌人从山根部位发起进攻,他甚至修建了两条交叉的滑道,好让铁滑车可以带着万钧之力碾压敌人的战阵,铁滑车的数量甚至达到了惊人的十八辆。

    只可惜,这些都没有用上……

    一片云甚至连病死的牛羊都没有往城池里丢……古人唯一掌握的生化攻击方式也没有出现。

    铁木真不过掌握了狼群攻击式的骑射和投石机技术而已,面对蒙昧期的西域人他确实有着远超他们的战争技术。

    不是铁木真太强大,而是西域的武装力量太弱小,当他们的骑兵占不到任何优势的时候,铁木真的所向无敌也就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看着马贼如同没头的苍蝇一般乱扑乱撞的场景,看到一个个瞎了眼睛的壮汉坐在最高处扯开衣衫,哀求自己昔日的兄弟给自己一刀的场景。

    铁心源愤怒的一拳砸在箭垛上怒吼道;“铁木真,你算不得英雄!”

    战争胜利了,阿大却发现铁心源变得暴躁起来了,想不明白这家伙的想法,就重新把目光投注在战场上,目光一刻都不离开人群中间那个一身金色铁甲的人。

    城墙上的清香族人齐声欢呼,嘎嘎,尉迟文甚至带着一群孩子趁人不备上了城墙,他们的神情更是癫狂,这一场胜利会深深的烙进他们的骨子里,一辈子都忘不掉。

    传说中能吃孩子肉的大魔王一片云,在自己平日里就能轻易看到的父兄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对他们的自信心的提升有非常大的好处,会让他们即便是处在绝境之中,依旧会骄傲的告诉自己,我们才是最强大的。

    沉重的狼牙棒敲击在塔盾上,持盾的清香谷武士只是向后倒退两步,架在塔盾上的长矛,却会突兀的刺出去,刺进敌人的胸膛。

    战争终于进行到了最后时刻,两侧都是高耸入云的峭壁,无路可逃的马贼们拥挤在狭小的山道上,后退就会被城头的羽箭所覆盖,前进就会被冰冷的盾墙所阻挡。

    除非攻破眼前的盾墙,否则绝无活路。

    在剧烈的厮杀声里,一头绿色皮肤的山魈悄无声息的攀上了旁边的峭壁,至始至终没有挥出一刀的一片云,脱掉身上的金色甲胄,探手握住一条细细的绳子,在峭壁阴影的掩护下,如同猿猴一般的向峭壁上爬升。

    峭壁下的战争似乎已经结束了,厮杀声若有如无,只有零星的惨叫声从峭壁下传来。

    一片云并不在乎自己的部下是不是都死光了,一千人的伤亡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只要能够回去,自己就能带着一万,甚至两万人再一次来到这里。

    他对这里的好奇之心愈发的浓重了,经过自己切身的体验,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获得这里,自己就算是在哈密有了一个真正的立足地点。

    多年以来,自己一直在寻找这样的好地方。没想到这个地方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如果早些年发现这里,自己的国家都已经建立了。

    翻身上了峭壁,山顶的寒风吹在身上,一身热汗立刻就化作了彻骨的寒意。

    “到底还是老了!”一片云叹了口气,准备起身带着山魈离开这里。

    山下的战斗已经结束,那些人在尸体堆里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四处追索的,需要尽快的离开。

    “你休息好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身边有人!

    一片云吃了一惊,一矮身就重新滚进月光照不到的地方,握着短刀朝声音的来源处瞅去。

    一个穿着深色宋国衣衫的少年人就站在一颗大石头边上,他的爱宠山魈被一根绳子捆的结结实实的丢在地上,一只类似狐狸一般的小兽,欢快的在山魈身上蹦来蹦去。

    一道山一般雄壮的身体挡在了那个少年人的前面,这具身体是如此的雄壮,以至于需要两颗脑袋才能指挥得动这具身体。

    “你是谁?”一片云四处看看,发现小小的山顶上,站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人,除了那位两颗头的巨人之外,其中两位头戴精钢打造的头盔,身披锁子甲,背着一张强弓,手持一支长矛,腰插一柄大马士革弯刀的马木留克重骑兵让他心生忌惮。

    “汉,征西大将军铁心源!天兵已到,你这蟊贼速速跪地受死!”

    原以为来找自己麻烦的是一个巨人,结果,自己做好了所有准备,来的却是一个婴孩,这让心情郁闷的快要吐血的铁心源此时脾气很坏。

    “这里是西域,是我们的地方,不是你们汉人可以称雄的所在。”一片云尽管很焦急,眼珠子四处乱瞅,身为巨寇嘴上并不准备示弱。

    铁心源从阿大的身后探出脑袋朝一片云道:“我脚踩的地方就是我的国土,你有什么不满吗?”

    “汉人霸道,我听过这个传说,可是你们的荣光……”

    “二先生,干掉他!”

    一脸虬须的二先生哈哈大笑,抡着巨大的斩马刀就砍向一片云,平日里都是大哥主事,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控制身体了,心情极为畅快。

    阿二冲上去之后,铁一和铁三就来到铁心源前面,继续护卫铁心源,免得他被一片云给挟持了。

    一片云皮球一般的跳起来,避开斩马刀,落地一个翻滚竟然已经来到了阿二的背后,正准备趁阿二看不见准备挥刀砍杀的时候,却发现阿大一双铜铃一般的眼睛正冷冷的看着他,手上一滞,阿二后踢的大脚就重重的印在他的胸口上,将他瘦弱的身体踹的飞了起来。

    铁心源看到阿二的腿上在飙血,遂张嘴道:“二先生,不要和他硬拼,不划算!”

    阿二哼了一声,重重的在地上跺了一脚,庞大的身体乌云一般的盖向刚刚吐着血爬起来的一片云。

    人没到一丈多长的斩马刀先到了,避无可避的一片云嚎叫一声用两尺长的短刀挡在胸前。

    刀刃交集,声音并不大,一片云的弯刀硬生生的切进斩马刀刀刃一寸多深,而短刀上传来的巨大力道将短刀狠狠地撞在他的胸口,一片云再一次被撞得飞了出去。

    单打独斗是孟元直喜欢的事情,其余的清香谷族人并没有这个习惯,早点结束战斗大家好回去睡觉,明天还有很多活计等着要干呢,谁有心情陪他们在山顶喝冷风,这山顶上寒风呼啸实在是太冷了。

    吐着血的一片云还在挣扎着准备爬起来,十几只大脚已经乱七八糟的踩在他身上,踩在口鼻上的那只大脚甚至让一片云连血都吐不成。

    匕首刺穿了一片云的琵琶骨,也刺穿了他脚后跟上的距骨,粗糙的皮绳穿过血洞,将他倒攒四蹄捆绑起来,一根枪杆子穿在绳子上,两个壮汉抬着他就走。

    阿大提起地上的山魈瞅着铁心源道:“汉征西大将军?好官职,好名字。这才是汉家在西域的正朔!”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那枚铜印笑道:“我有官印!”

    阿大点点头道:“我知道,要收好了,以后我们的文书上必须加盖这枚印章才算是正式公文,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为自己的国家寻找一个法理基础,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才能号令西域所有对前汉有憧憬的人。”

    “有道理!”铁心源很喜欢阿大的这个建议,至今,西域诸国的所有传说中依旧有汉人的故事,汉人在他们的故事中无一例外的都是最顶级的存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