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五章轻敌是一个坏毛病
    一片云已经非常的苍老了。

    苍老的让人们几乎忘记了他的名字,只记得他当年在龟兹城中杀了一个著名的富商一家,连人家里的豢养的狗都没有放过。

    富商远在于阗的弟弟出了很高的赏格悬赏捉拿一片云,那些流浪武士追杀了一片云整整两年都未曾得手。

    一片云杀掉了最后一个来追杀他的武士之后,就远赴于阗,将悬赏捉拿他的富商弟弟一家也给杀了一个干净。

    从此,西域的武士群一旦谈到一片云,就纷纷色变。

    一片云在经历了那场生死角逐之后终于认定,一个人想要办点事情非常的难,于是,他从三十年前就开始招兵买马,聚拢人手。

    到了现在,天山以北的地方,只要是马贼都唯他马首是瞻。

    当铁心源带着自己的部下第一次充当戈壁强盗的时候,一片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

    对于铁心源不守规矩的未曾向他报备上供一事非常的愤怒。

    只是当时哈密的局面实在是太混乱,而且大军云集,这让他一直隐忍到了现在。

    他万万没有想到清香谷如今可以强大到如此地步,尤其是面前这座可以和两边峭壁比肩的城墙,让他想获取这里成为自己基业起点的想法更加的炽烈了。

    他非常的想知道这道高墙的后面还有什么东西。

    多年的巨盗生涯仅仅凭借感觉,就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走运了。

    被清香谷的人发现了踪迹,这非常的出乎一片云的预料,好在身边都是精挑细选的悍匪,一千人足够打破哈密附近所有的寨子了。

    “红魔,这里的城墙很高,你最善于攻城,现在,你开始攀城进攻吧,城里的女人你们可以先挑选。”

    高大的红魔小心的看了一眼全身缩在皮裘里的一片云小声的道:“首领,我希望能够获得城里的一部分粮食。”

    一片云扫视了一眼城墙前面倒伏了一地的尸体,知道红魔有些担心伤亡过重,削弱自己部族的力量。

    平日里红魔是没有胆子和自己提条件的,如今直说了,就说明红魔以为拿下城池之后,他的部族会损伤惨重。

    “拿下城池之后,女人给你,粮食你分一半。”

    红魔长出了一口气,召集了自己的族人,顶着盾牌快速的向城墙接近。

    铁心源站在塔盾的后面,亲眼看见一群穿着铁甲的西域人顶着盾牌,冒着箭雨向城墙冲杀过来。

    不明白他们想干什么,就疑惑的看着身边的铁一,等他给自己答案。

    “他们想从城墙上爬上来。”铁一比划的言简意赅。

    “我知道我们的城墙是有坡面的,岩石和岩石之间也有很多的缝隙,可是他们这样就想杀上五丈高的城墙,他们当我们都是死人吗?”

    孟元直松开了弓弦,一支拇指粗的羽箭射翻了跑在最前面的一个马贼,听铁心源这样说,不由得笑了。

    “西域根本就没有什么高大的城池,我攻取过三座城池,人家的城墙最高不过两丈,一丈高的就有两座,这已经是大城了,路上见到用夯土围起来的城墙,我就是顺着城墙爬上去最后夺取城池的。”

    铁心源回头看看孟元直道:“你确定没有见过楼车,攻城槌,攻城车,投石机这些东西吗?”

    孟元直摇摇头道:“没见过!”

    铁心源精神大振,哈哈笑着对孟元直道:“既然如此,你还留在这里玩什么,还不快从后山绕出去,堵住他们的出路,老子要在这里玩打老鼠!”

    孟元直哈哈一笑,就带着自己的副将铁火和大儿子孟虎走下了城墙。

    全副武装的阿大看了铁心源一眼道:“即便是狮子博兔也要用尽全力。”

    铁心源尴尬的咳嗽一声朝城头上的武士吼道:“丢灰瓶!不得轻敌。”

    红魔确实是一个攻城的好手,他粗大的身体敏捷地如同猿猴,嘴里叼着刀子,十指抠在城墙的缝隙里,转瞬间就已经爬了一丈多高。

    无数的陶罐从城头上掉了下来,落下一丈高之后就砸在城墙上碎裂开来。

    城下白烟弥漫。

    红魔只觉得自己的眼睛猛地疼痛难忍,不由得探出手用手背去揉搓眼睛,他忘记了自己的身上,手上早就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生石灰。

    剧痛难忍之下,不由得嚎叫一声,就从城墙上跌落掉在人堆里。

    噗噗噗,双眼什么都看不见,而羽箭入肉的声音让红魔惊恐万分,探手摸到了城墙,然后就举着盾牌跌跌撞撞的向城墙相反的方向狂奔……

    城头上的弓箭手,非常的有组织,三队人滚动着向城下所有能动弹的物体射击。

    直到城下连惨叫声都没有了,弓箭手才放下手里的长弓,休憩自己酸痛的胳膊。

    后背上插着两支羽箭的红魔在马贼的搀扶下来到一片云的身边吼道:“我的族群完了!”

    一片云还没说话,感受到红魔怨气的山魈从一片云的身后跳出来,“奥哈,奥哈”的冲着全身都是白灰的红魔怒吼不停。

    一片云慈祥的拍拍山魈的脑袋,对红魔道:“你先休息去吧,这一次我亲自进攻,拿下城池之后,这里的人你率先挑选,重组一个族群不是难事。”

    红魔得到了一片云的许诺,终于放下心来,双眼疼痛难忍,朝扶着他的马贼怒吼道:“快给老子拿水来,老子要洗眼睛。”

    已经走出去的一片云听红魔这样喊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见马贼已经把水囊递给了红魔,也不阻止,就抬腿离开了山壁。

    走不过三步,就听见红魔凄厉的惨叫声传来,摇摇头,下令自己的副手重新整顿可用的人手,他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自己攻不下来的城池。

    站在箭矢的射程之外,一片云才明白红魔为何会落到那样一个凄惨的境地。

    城墙本身就修建在山谷的最高处,再加上五丈高的墙体,想要看到城头,非仰望而不可得。

    城下堆满了尸体,周边的空地上布满了射空的箭矢,在寒风的吹拂下,白色的箭羽微微拂动,如同一片密集的芦苇丛。

    城头上的敌人并未被自己一片云的名声吓倒,高谈阔论,嬉笑怒骂的声音不断的传进耳朵。

    一片云摇摇头对自己的副手青狼道:“小看了他们,我们离开吧,这不是我们一千人能够攻下的城池。我们需要更多的人。”

    青狼如蒙大赦,赶紧把一片云的命令传达了下去,于是,不到五百人的队伍立刻乱哄哄的向山谷口涌去。

    “要不要派兵追杀?”

    铁心源见一片云要跑了,就问阿大。

    “孟元直带着两千人去堵截这些马贼去了,手里还握着弩弓,马贼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铁心源指着城外的峭壁道:“那些峭壁还是不够陡峭,有些可以借力的地方应该用火药炸掉。”

    阿大摇头道:“没有必要,现在已经极度险峻了,这一次这所以会被人家悄悄的摸到城边上,完全是因为你手下的军卒不够精锐,更不够负责,如果他们再警觉一点,一片云到第一道哨所,就该被他们发现了。”

    铁心源奇怪的看着阿大道:“训练军卒是你的工作,你推到我身上做什么?

    即便是有错,也是你的错,我又不会训练军卒。”

    阿大的瞳孔猛地一缩,难以置信的道:“你真的打算把训练军卒的重任全部委托给我?”

    铁心源的表情更加的奇怪了,指着那些军卒对阿大道:“难道说你以前就没有尽心?”

    “我以前认为……”

    “你可拉倒吧,孟元直这样的外人我都对他非常放心把三成军队交给他,你是我的兄弟,难道我还会猜忌不成?”

    阿大长吸了一口气躬身道:“这是我的错,以后不会再有了。”

    说完就离开铁心源去重新整顿军卒去了。

    铁心源担忧的瞅着阿大离去的背影对铁一道:“我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吗?”

    铁一立刻点头,顺带着铁三也连连点头,至于尉迟雷干脆扭过头去。

    一片云带着剩余的马贼跌跌撞撞的抹黑走了十里地,突然看见前面火光大盛。

    由一面面塔盾组成的矮墙挡在自己的去路上。

    就在塔盾的前面,一个全身铁甲的高大武士坐在一把椅子上,脚下还放着一个火盆,一个年轻的武士正在火盆上烤着一根羊腿。

    一片云连话都懒得说,青狼嚎叫一声就挥舞着狼牙棒带着人杀向孟元直。

    塔盾上的突然出现了很多缺口,一枝枝弩箭无声无息的从缺口平射出来,因为没有箭羽,飞行的速度更快,直到贯穿了甲胄之后青狼才发现自己受到了狙击。 ,o

    青狼冲杀的很快,后退的速度更快,只是地面上已经留下了几十具尸体。

    孟元直叹息一声对正在给自己烤肉的儿子道:“虎儿,把这些东西收了吧,铁心源嘴里说出来的话,能听的实在是不多。

    想要敌人胆寒,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杀!”

    孟元直一个杀字刚出口,身后的武士擎着塔盾,就齐齐的向前跨出一步,跟着大吼了一声“杀!”

    盾墙立刻起了变化,第二排的武士很自然地将长矛架在塔盾上,随着擎着盾牌武士的脚步向前跨出一大步。

    整座盾墙如同一座可以移动的刺球。

    一片云脸上镇定的神情终于消失了,他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一次恐怕真的是轻敌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