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二十一章误会来自不了解
    第二十一章误会来自不了解

    对别人有新看法这种说法其实是非常要命的一件事。¤,

    这表示你以前所有的表现和努力全部都化作了东流水,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从头再来。

    这也表示上位者承认对你以前的认知都是错误的。

    能重新发现自己部下的优点,并且自认看错人的上位者实在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因此,推倒对一个人固有的认知,最大的可能性是上位者发现了部下身上拥有出乎他预料之外的缺陷。

    这样一来,这位部下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上位者拥有一颗大心胸其实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一个大笑话。

    只要是人,就会受到情绪的影响,最终会左右他的判断,不论上位者标榜自己是多么的无私,事实上处罚的结果就已经很明白的说明了他的态度。

    从皇家国子监中读过的一些书,这些书非常明确的说明了一些帝王的**。

    从那里的典籍中才能看到对历朝历代君王,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客观的评价。

    铁心源当初看完那些典籍之后,对古代那些英明帝王的崇拜之心轰然碎裂成了七八瓣。

    在铁心源心中走下神坛的帝王们,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东京集市上的张三李四以及王二麻子。

    在这个芸芸世界上,谁又能比谁圣洁呢?

    王柔花是圣洁的!

    她如同从天而降的圣母,用自己的柔和的光辉笼罩着清香谷里的所有妇人。

    凡是王柔花所到之处,都会有妇人停下手里的活计向她问好,且不论西域人还是宋人。

    她会手把手的教那些西域妇人制作汤饼,也能和宋人妇人在温泉边上围成一个小圈子,笑吟吟的听那些长舌妇们东家长李家短的嚼舌根。

    西域人从工地回家的时候,经常看到王柔花手持树枝子,把那些赖在温泉里不肯上来的光屁股孩子们轰上来。

    温泉的水温很高,小孩子泡温泉没有任何的好处。

    一个个都笑嘻嘻的毫不在意。

    对王柔花最为依恋的人竟然是卓玛。

    这个女人的屁股前几天才被王柔花下令揍得紫了吧唧的,刚刚可以下地了,就围在王柔花面前,叽叽咕咕的说个不停。

    看到那些妇人热络的围着母亲说话,铁心源就有一种非常失败的感觉。

    自己踢了嘎嘎几脚,这混蛋就会计算自己最高的承受值在哪里。

    给孟元直的脸色难看了一点,这家伙就会马上回自己的房间装死狗,千呼万唤都不肯出来。

    草头鞑靼的人现在是不宜触碰的,在四面都是敌人的情况下,给自己保留一条顺畅的道路,是非常必要的。

    瞎毡这人的野心全在吐蕃故地,他和他的舅舅们一心想要统一吐蕃,结束吐蕃两百多年以来的割据场面。

    吐蕃其实很大,所以,瞎毡的野心也同样很大。

    想要把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吐蕃族群都归拢在自己旗下,瞎毡面对的困难不比当年松赞干布小多少,甚至更加的复杂。

    青塘武士能征善战,高原上的那些吐蕃族群也同样能征善战,至于大雪山的吐蕃人不过是一个算不得代表的特例而已。

    高水平的武士和同样勇猛的武士作战,最后不一定会一起毁灭,而是有很高几率产生一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冷兵器军队出来。

    清香谷兵力不足这是事实,如果能从青塘源源不断的得到雇佣兵,这对清香谷的好处是非常巨大的。

    为了一些战马就和青塘瞎毡翻脸是非常不明智的一件事,仅仅是这一件事,就能看出来孟元直的本质。

    这个家伙只看重眼前的利益,对长远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或许说,这个家伙自视甚高,认为自己如今可以和任何人作战并且能够战而胜之。

    好在,他还知道毁尸灭迹,将一个族群完全从大地上抹杀掉,没有留下什么后患。否则,他这一辈子永远都只能被铁心源当作一个人形攻城槌使用。

    侯氏见铁心源过来了,就很有眼色的离开了房间,留下铁心源和自己黑着脸的丈夫谈话。

    “三千一百二十匹战马,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数字。”

    铁心源坐在孟元直的身边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道。

    “你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我能看的出来,你不喜欢我自作主张的去攻伐草头鞑靼。

    干这事之前我不是没有想过,只是环顾我们四周之后,草头鞑靼是我们唯一能够攻伐的对象。

    周围的敌人每一个都比我们强大。

    如今,大雪封闭了天山路,我们清香谷这才有了一个平安的冬天可以利用。

    一旦天山路上的大雪消融,马上就会有无数的商队从哈密经过,我们在哈密立足的事情就再也无法保密了,很快就会有人对我们的存在产生疑问。

    回鹘可汗会不会因为这事联想到我们之前做的事情?

    而你似乎并不担忧,反而派了五千多人在哈密大肆的修建房屋,修整河道,甚至趁着河面结冰,在哈密河上修建了一条吊桥。

    我亲眼看过,那里的房子建的又大又结实,一旦建成之后定是美轮美奂,整个哈密被你当作大宋东京来修建的,钟楼,鼓楼,坊市,街道应有尽有,只是,我早就想问你了,城墙在哪里?

    我们如果不能在明年开春冰河解冻之时,拥有足够多的骑兵,如何应对蜂拥而来的敌人?”

    孟元直说到激动处,一拳头就把面前的桌子给砸塌了,幸好铁心源手疾,这才保住了茶壶和一个茶杯。

    桌子碎了,孟元直的眼珠子都有点发红,两只拳头握的咯吱吱作响,如果这家伙现在一拳砸在铁心源的脑袋上,他的脑袋一定和桌子是一个下场。

    铁心源听了孟元直的这番话之后,阴郁的心情立刻就变得非常好了。

    对一个一心一意为族群好的人,你不能粗暴的去对待,虽然他现在做的不太好,甚至做错了,积极性绝对不能伤害,一旦积极性受到了伤害,麻木不仁的将军才是清香谷的一个大灾难。

    错误来自孟元直对山谷里的事情的不了解,在铁心源制定哈密发展计划的时候,孟元直为了躲避李巧和卓玛自己去了草头鞑靼那里。

    回来之后,又因为家里的事情,让他有点焦头烂额,匆匆的开始征伐四方的时候,他自然第一个想到的目标就是自己最熟悉的草头鞑靼。

    如果说孟元直这一次做错了,这个错误也有铁心源的份,沟通不够是最大的问题。

    当山谷中充满了铁家的人,孟元直身为外人,自然而然的就把自己革除在核心之外,铁心源不说的,他下意识的会认为那是自己不该知道的。

    铁心源把手里的茶杯倒满茶水递给孟元直道:“冬季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连续开了两次会议,你为什么不参加?”

    孟元直皱眉道:“我能参加吗?”

    “有谁禁止你参加吗?我以为你还在为卓玛的事情难堪,想要避开李巧。”

    “我避开李巧做什么?我认识卓玛还在李巧之前,是李巧不厚道的抢走了我的女人,不是我抢他的。

    真正论起来,应该是李巧对我心怀愧疚才对。”

    “听说你和李巧经常一起喝酒?那家伙就没谈我们对山谷正在进行的改造?

    不会是两个人在一起光谈论卓玛的妙处了吧?”

    孟元直瞅着铁心源一字一句的道:“你才是咱们山谷中最恶心的一个人。”

    铁心源耸耸肩膀道:“一会我走了,你去尉迟灼灼那里拿会议纪要看。

    另外,你今年的玛瑙分红减少两成,作为你不参与会议的惩罚。”

    孟元直很显然不是很在乎两成的玛瑙分红,瞪大了眼睛对铁心源道:“为什么你还不走?”

    铁心源哼了一声,将茶壶丢在孟元直的木床榻上,然后就背着手走了出去。

    紧接着,孟元直也跟着出门,越过铁心源直奔尉迟灼灼的房间,他对山谷经后的计划非常的关心。

    孟元直带回来的战马很多,足足有三千多匹。

    铁心源以前对于三千多匹战马是没有一个很清醒的认知的,如今,那些战马都被关进马厩里面,他才发现,三千多匹战马对后勤的要求是多么的恐怖了。

    草头鞑靼人很会养马,他们甚至能够分辨出每一种牧草对马匹有什么好处,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在哪里放牧,什么时候战马应该吃哪种草。

    养马,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专性的工作。

    唯有专业养马的草头鞑靼人,才知道怎么样用最少的代价来养出最好的战马。

    清香谷里的宋人养耕作用的骡马没有问题,西域的野人们以前都是穷鬼,根本就没资格拥有一匹马,更不知道该如何养出一群最好的战马来。

    至于铁心源自己,他只知道马是用来骑的。

    好在阿大,阿二对战马还有一些认知,他从三千匹战马中间跳出一百六十匹最上等的战马单独饲养。

    不过,当铁心源看到阿大在给母马喂炒好的小麻籽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阵的揪疼,这东西是用来榨油的,麻籽油炸油饼最好了,炸出来的油饼发绿,最是好吃不过。

    现在这些珍贵的麻籽被炒熟之后压扁,全部喂给了那些带着马驹子的母马,香喷喷的味道让铁心源自己都想扑上上去吃两口。(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