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十一章清香族的第一位使节
    第十一章清香族的第一位使节

    只要是老婆多的,都会有这样的麻烦,一个再强大的男人在生殖问题上也不是女人的对手,尤其是老婆多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自古以来没有被人戴过绿帽的皇帝恐怕很少,像赵祯这种早就习以为常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

    瞎毡的老婆是不是穿穷袴铁心源不想管,就算是戴上贞操带也是瞎毡的个人爱好。

    既然女人对瞎毡没有什么吸引力就好了,至少泽玛这个女人不会被人家抢走。

    晚饭的时候,铁心源特意做了一道红烧羊肉邀请泽玛共进晚餐。

    这是清香谷中的人行远路的标准福利。

    泽玛不是一个客气的人,坐下之后就一个人抱着那盘子羊肉吃的很舒坦,一口气吃完了肉,又喝了一碗酒,然后就看着铁心源等他发话。

    “咱们族群有很多的小东西,堆积在狼穴都快要发霉了,如果不尽快处理掉,会非常的麻烦。

    因此我们想组织一支商队去一趟宗哥城,换一些我们非常需要的皮毛回来。

    冬天就要来临了,如果没有皮货,这个冬天山谷里的人日子就非常的难过。”

    “全是破烂……”泽玛怯生生的对铁心源道。

    “这东西啊,就没有破烂这一说,咱们这里的破烂,换一个地方说不定就成了宝贝,吐蕃人傻……不对,青塘那里的吐蕃人非常的淳朴,他们会喜欢这些我们用不上的宝贝的。”

    “我看了,里面竟然还有好多破烂泥哨……”

    “你懂什么,青塘的吐蕃人都是依靠放牧为生,你想啊,一个人在牧场放牧牛羊的时候多寂寞啊,嘴里如果有个泥哨,就能吹出百灵鸟的叫声,就像有一只百灵鸟围绕着他飞舞鸣叫。

    蓝天下,青草上,牛羊成群,再加上一个自娱自乐的牧人,这该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面啊。

    一个泥哨换一张羊皮不难吧?”

    “噗通!”泽玛丰满的屁股就掉在地上了,看的出来,她正在竭力的控制发抖的自己,不要让自己的手掌落在铁心源的面孔上。

    铁心源知道自己有些过分,咳嗽一声道:“当然一个泥哨换人家一张羊皮确实有些过份,如果再搭上我们泽玛美丽的容颜呢?”

    面对铁心源那张极度无耻的面孔,泽玛抱着自己的****怒吼道:“你为了一张羊皮要我去陪那些肮脏的牧人?”

    “胡说八道,能让他们看一眼你美丽的容颜已经是他们祖上庇佑了,谁敢让你去陪?

    泽玛想想啊,当你从一头白骆驼上下来,纱衣飘飘,尊贵的如同一个仙女,嘴里吹着一个泥哨……”

    忍无可忍的泽玛怒吼道:“我帮你去宗哥城骗人,可是,怎么骗需要我泽玛说了算,用不着你这样糟蹋我!

    对了,你为什么不让那个叫做卓玛的女人去?那座城是他哥哥的领地,她去更方便!”

    铁心源正容道:“这不成,我绝对不会让卓玛去欺骗自己的族人,这样做是不道德的。

    就像我根本就不会派你去欺骗你大雪山的族人一样。”

    泽玛沉默了下来,叹息一声道:“你如果想欺骗大雪山的人话,还是让我来吧……”

    铁心源笑道:“可以,其实大雪山和宗哥城里的吐蕃人是不一样的,一个是我领地里面的子民,另一个是外人。

    我即便是想要欺骗大雪山人,也只是希望用欺骗的手段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更好而已。

    都是我的子民,欺骗他们让他们受到了损失,这和欺骗我自己有什么区别?”

    泽玛艰难的点点头,她发现自己在铁心源面前,脑子总是不太够用。

    “宗哥城里的吐蕃人骁勇善战,我们得罪不起,所以,一切的买卖都必须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进行。

    另外,我告诉你一件事,这可是一件机密,不可告诉别人。”

    泽玛连连点头。

    “宗哥城的首领瞎毡,其实不是一个男人,准确的说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成为男人的资格,你去,要比男人去更好说话。”

    泽玛的脑子有些混乱连忙问道:“他连男人都不是了,我身为女人就很难让他意乱情迷。”

    铁心源呵呵笑道:“残缺的男人更容易受到女人的蛊惑,尤其是你这样美丽的女人。

    要知道完整的男人即便是有**,也只是流于表面,而残缺的男人他们的**都被身体压制在内心的最深处,一旦爆发会烧死他们自己的。

    你一定要把握一个度,既要让瞎毡对你产生好感,又不能把他心中的那头恶魔放出来。”

    “为什么要教我这些?”泽玛问道。

    铁心源叹口气就坐会自己的位置痛苦的道:“我以前以为只要人多了,总会有我需要的人才自己从人群里跳出来,结果,什么都没发生,老子身边现在充满了能打能杀的大棒槌!

    内政需要人手,外交需要人手,我却从三万人里面找不出来一个可以用的人。

    内政,老子了不起少睡觉,咬咬牙自己来,外交,老子就没有一点办法了,矮子里面找高个,你的外形至少非常符合搞外交,我只好手把手的教你,要不然我们连一个合格的使节都找不到啊,这次买卖与其说是买卖,不如说是一场训练你成为使节的课堂。

    宗哥城回来之后,你就要去回鹘,要去喀喇汗国,要去契丹,要去西夏,要去大宋,要去所有和我们有关系的国家,你将代表我们清香族向世界上的每一个国家宣读我们的意志,你一生都休想清闲!”

    泽玛很想发笑,她觉得铁心源这时候已经疯了,向那些庞大的国家宣读清香族的意志?

    一个只有三万人的国家?

    铁心源笑道:“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我只有四百个奴隶,事隔一个月之后你再见我的时候,我手下已经有了三千人,并且控制了诺大的哈密。

    又过了快两个月之后你从沙漠里狼狈归来,我的麾下已经有了两千真正的武士。

    当你在清香谷里休养身体的时候,高高在上的阿萨兰和耶律敬正在我的安排下厮杀的昏天黑地。

    当你事隔五天之后再见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吞并了你的大雪山,拥有了大雪山下十万亩的良田。

    当你在清香谷里无忧无虑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的时候,我已经拥有在西域教化程度最高的三万名忠心耿耿的族人。

    泽玛,三年后,当我兵出天山路的时候,你觉得回鹘那个腐朽的王朝能够阻拦住我前进的脚步吗?

    泽玛,你是大雪山的女儿,甚至说你是大雪山的精灵也不为过,大雪山把自己所有的钟秀都倾注在你一个人的身上,你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为大雪山的安危奔走,甚至不惜赔上自己的身体。

    是你保佑了大雪山一族十年的安稳,不是什么大雪山之神。

    放开你的心胸,你现在不但要为大雪山奔走,更要为清香族奔走,当你年迈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这一生过得是何等的精彩。

    西域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大事都会出现你的影子,你将成为戈壁上最传奇的女人!”

    铁心源说完那个排比句的时候,泽玛的身子就变得僵硬了,当铁心源说到对她的期望的时候,她的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高耸的胸脯上下起伏,拳头也握的紧紧地。

    “我会去宗哥城把你的那一堆破烂换成你急需的皮毛,我也会和瞎毡成为最好的朋友,至少在你准备砍死他之前,我们一定会成为好友的。”

    泽玛说完就走了,铁心源呼喊了很久才把这个头脑已经发昏的女人喊回来。

    看着泽玛非常不满的面孔,铁心源再次叹息一声道:“你如今代表着清香族,不再是代表你那个无人可用的大雪山城,你出行难道不带武士吗?

    铁三百勇猛无双,而且有潜行的本事,拉赫曼手里铁胎弓堪比射雕手,有他们两个带着五十个武士随行,我才会放心的让你去宗哥城。

    如果遇到了危险,孟元直就在草头鞑靼的地盘里,可以直接向他求援。”

    泽玛猛地扑上来,抱着铁心源的脑袋狠狠地按在自己丰满的胸膛上道:“直到现在,我才确认,你真的想让我做一些重要的事情,把我当成自己人,而不是像阿萨兰一样只是利用我,摧残我。

    狡狐狸啊,谢谢你!”

    在铁心源被丰胸闷死之前,泽玛松开了手,走的非常干脆,她准备再去看看那些堆在狼穴无人问津的破烂,想办法把那些破烂变成可以御寒的皮毛。

    天气很热,铁心源的面孔红的像猴屁股,他发誓这不是因为害羞,因为从五岁起他就不知害羞为何物。

    进屋子找水喝的李巧诡异的瞅瞅铁心源,喝完水之后就出去了,不一会,火儿过来找水喝,也诡异的瞅瞅一言不发的铁心源出去了。

    然后就是水儿,玲儿……他们抱着早就没有水的茶壶喝水,一边诡异的看着铁心源。

    心知肚明的铁心源暗暗叹息一声,他发现理智根本就管束不住**,这具年轻的身体如今正是需求最猛烈的时候。

    他忽然想起乳山那个有大月亮的晚上,赵婉白玉一般的身体就蜷伏在自己身边,饱满的胸膛蹭在自己胳膊上的感觉很好。

    “源哥儿,你的鼻子流血了!”铁蛋惊恐的喊道!(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