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章得过且过
    第九章得过且过

    想在短时间里改变一个人的信仰很难,可是在短时间里在**标注上印记很容易。

    昨夜大家都喝了很多的酒,白日里精神依旧处在一种亢奋状态。

    这个时候最容易让大家做一些不太理智的行为。

    萨迦上师在听说铁心源准备创建清香族的时候,立刻就给出了这个建议。

    对于萨迦上师的话,铁心源是很乐意听的,创建一个种族和创建一个教派其实没什么区别。

    烙铁印在人身上,自然是非常疼痛的,即便是铁心源自己对自己下手的时候,也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做到这一点。

    宋人历来有在身上雕龙画凤的习惯,如今多一个小东西他们并不在乎。

    对他们来说,只要在身上烙上一个小小的印记,就能获得两担粮食,这样的好事,自古以来就没听说过。

    农夫自然有农夫的狡狯,一家人父亲烙了,在得到粮食之后,就会连踢带打的让自己的孩子和老婆也去。

    只有小孩子是最聪慧,最有远见的,他们哭嚎着,躲闪着就是不愿意让人把烧红的烙铁放在自己的胳膊上……

    西域人之所以会抢着干这事,主要是看到王柔花和铁心源都对自己下手了,堂堂的武士如何能够落后于人?

    以至于还有傻子希望能在两只胳膊上都印上图案,这样看起来据说比较美观。

    铁心源自然是对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的。

    只不过在安排宋人住处的时候总要有一个过程。

    凡是胳膊上有烙印的人,总是会被优先安排到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里。

    至于那些抱着身体肤受之父母不可轻毁观念的人,则会在分配住处的事情上不断的被加塞,眼看着房子已经分配的差不多了,还没有轮到他们。

    于是,剩下的这些人只好露出胳膊老老实实的接受这个烙印。

    烙印对每个人来说是一个极为恶毒的存在,只要烙印在一天,他们就没有了任何选择的机会。

    这和契丹人胸口纹上青狼,西夏人古怪的式,吐蕃人脸上的黄赭是同样的东西……

    三天,整整三天之后,不论山谷里的人愿意不愿意,他们的胳膊上都有了一棵清香树图案。

    王柔花躺在青石板砌成的温泉池子里,侧过头看着自己胳膊上的图案叹口气对张嬷嬷道:“好好的皮肉就成了这个样子。”

    张嬷嬷从水里抬起自己的胳膊,指着露在水面上胳膊笑道:“有了这个东西,才算是一家人。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只有成了一家人,源哥儿才会把泼天般的钱粮拿出来,让所有人在这里安家落户,给所有人一个真正清净的地方。”

    王柔花只是笑笑,探出指头在胳膊上的依旧红肿的地方轻轻地按了两下,这里已经不太痛了。

    就小心的把胳膊放在石板上,眯缝着眼睛看着刚刚升起的太阳嘴里轻微的嘟囔两声,然后就放松身心,享受这一刻难得的清闲。

    一万三千人走了一万多里路,如今,需要好好的修整一段时间,因此,当西域人已经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之后,山谷里剩下的就全是宋人了,大家都好奇的在山谷里游荡,乍一看,仿佛来到了宋地。

    捏一把泥土查看一下大地是否肥沃,撩一口清泉,感受一下这里的水是否清甜,钻进黄羊圈里瞅瞅这里的羊到底够不够多。

    有些人打算在山谷里开饭馆,有些人打算在山谷里开铁匠铺,有些人觉得这里的红柳非常适合编织,更有些人在山谷里竟然现了红泥,决定在这里烧窑制作陶器。

    这里有三万多人,已经可以支持一些小小的作坊了,他们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这里的官府会收多少税。

    铁心源也在为这些问题烦恼。

    他知道宋人的特性,他们就像是一颗随风飘动的蒲公英,落在哪里,就能在那里扎根芽。

    如果自己要立规矩,现在自然是最好的时候,一旦约定成俗的乡规民约出现,自己布的政令就会受到很大的阻碍。

    乡规民约只是最简单,最利己的一种规矩,这种规矩在很多时候是和国法是相悖的。

    抬头瞅瞅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各种形状的都有,他不由得再次叹了一口气。

    李巧正在和水儿,火儿商量要不要在瀑布上挂一架飞轮,好带动水磨,夯锤一类的东西,加快清香谷的功业步伐。

    阿大阿二来到山谷之后就成了闭嘴葫芦,一个身子带着两颗脑袋四只眼睛,三天来走遍了清香谷,看了很多,听了很多,就是不说话。

    至于包子,到现在还不停的往嘴里塞酸涩的杏子,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吃下去的。

    而泽玛好奇的站在包子面前,只要包子吃完一颗杏子,她就往包子的手里再放一颗,估计是在研究包子到底能吃多少的酸杏……

    尉迟雷看着远山,似乎在酝酿一幅新的画作,至于尉迟灼灼则握着一支笔不停的打着瞌睡,也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铁一带着他的三个兄弟,标枪一般的站在窗户边上,这种时候他们更是一言不。

    于是,铁心源决定散会。

    “族长,天气转凉了,又到了商队频繁出没的时候了,我们这个月还没有出去抢劫过一次。

    虽然我们的粮食很多,可是,这样下去,终究会坐吃山空的,不如,就让我和拉赫曼出去为山谷筹粮吧!”

    铁三百终于开口说话了。

    铁心源正要阻止他们在这个时候除去抢粮,毕竟山谷里面如今千头万绪的还没有安稳,不宜树敌太多。

    李巧,和火儿,水儿以及玲儿这群人先跳了起来,争先恐后的向铁心源请命准备出去抢劫……

    还说这是他们从小就有的志向!

    他们一开抢,整间屋子就乱了。

    铁心源已经懒得去维持什么秩序,既然他们想要去抢劫,那就去吧,在西域,抢劫才是生活的主旋律。

    一群人乱哄哄的跑出去之后,阿大才笑眯眯的道:“我们没人懂得内政之道,我学的是帝王术,屠龙术,师父没教过我们兄弟如何管理内政!”

    尉迟雷跟着笑道:“以前这些事都是我大哥在处理,我大哥战死之后,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内政需要处理了,所以我也不会。”

    泽玛现屋子里气氛怪异,在铁心源阴冷的目光中战战兢兢的贴着墙根溜走了。

    至于尉迟灼灼,则在一张纸上奋笔疾书,似乎一副才思泉涌的模样。

    “奶奶的,到头来,老子身边全是一群棒槌啊!”

    铁心源双拳砸在桌子上愤怒的吼道!

    真正算起来,整个清香谷唯有自己一个人曾经经受过大宋官场最正统的教育。

    他也直到此刻才现自己当年进户部当实习生员的时候实在是没有用一点点的心啊。

    会写一手漂亮的公文有个屁用!

    现在需要的是能制定规章制度的人,而不是做官样文章的蠢货!

    孟元直以前总是左一个大头巾,右一个大头巾的称呼那些文官,如今,铁心源这里最缺的就是一个大头巾,哪怕有一个经年老吏也成。

    中午的时候,铁心源和母亲坐在一起吃饭,喝了一碗粥之后,铁心源就丢下饭碗,不想再吃了。

    听说儿子早上开了一个非常不成功的会议之后,王柔花就停下筷子道:“随着孟元直家眷一起过来的还有王家的几个旁枝,不知他们合不合用。”

    铁心源摇摇头道:“舅爷不会把真正的王家子弟派来西域的,估计过来的人,最多是几个不得志的远房子弟,好儿在三槐堂上学的时候见过一些,不算什么人才。”

    王柔花又给铁心源装了一碗粥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顺其自然好了。

    宋人和西域人总要磨合的,就像两只刺猬在寒冷的日子里总能找到一个既不会刺伤对方,又能相互温暖的法子。

    我们只要给他们提供一些必要的保护,引导他们逐渐变得富裕就足够了。

    至于其余的事情,还不是你这个族长一言而决?合你胃口的就赞成,就保留,不合你胃口的就反对,就禁止,娘听你祖爷爷说,开国太祖就是这么干的。”

    铁心源放下饭碗皱眉道:“家天下?”

    王柔花吃了一口咸菜笑道:“这个山谷本来就是咱家的,我儿言出法随,有什么不成的?”

    “家天下一般都不会太长久!”

    王柔花笑道:“你才十七岁,怎么就开始考虑子孙了?娘当年可没有你现在想的那么远。

    做生意嘛,合适的生意就做,不合适的就不做,那些人想要在山谷里开铺子,那就让他们去开,能养活自己也是好事,他们能赚几个钱?

    得过且过没有什么不好,将来再慢慢的补足就是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说了算!”

    铁心源没有想到母亲竟然会说出一长串这么睿智的话来,想想也是,自己的事业才刚刚起步,天知道中间会有什么风云突变,这时候想的太远还真的没有多大的作用。(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