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章三个清香族人
    第八章三个清香族人

    母亲毫不出意外的喝醉了。>

    西域葡萄酿的味道虽然还有一点甜味,口感很好,这是因为在酿造的时候没有充分抽干糖份所致。

    就是这样带着淡淡酒味的葡萄酿,还是把王柔花喝了一个烂醉。

    没人嘲笑走路都歪歪扭扭的王柔花,反而出更大的欢呼声,这些愚蠢的野人单纯的认为,王柔花喝了他们的酒,就算是接纳了他们。

    听着母亲在房间里痛苦的呕吐,铁心源站在门外走来走去的如同一头拉磨的老驴。

    好不容易等到张嬷嬷从母亲房间里出来,铁心源连忙问道:“母亲可好?”

    张嬷嬷笑道:“喝了多少全吐出来了,刚刚喝了一碗醒酒汤子,也吐出来了半碗,拿清水给她擦了身子,现在总算是睡着了。

    其实啊,夫人大醉一场也是好的,少郎君您不知道,这一路上夫人的心总是提在嗓子眼上,老身一路上总是担心她会病倒。

    这场大醉虽然会伤身子,却能安神。”

    “这就好,这就好。”铁心源搓着手,总算是有点放心了。

    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趴在门边上怯生生的看着自己。

    就笑了起来,三两步走到门边,一把抄起铁妞妞抗在脖子上,打了一个呼哨,狐狸就丢掉嘴里的鸡腿,欢快的跟在铁心源的身后,随着他耀武扬威的视察山谷。

    巨大的酒桶里面已经没有酒流出来。

    山谷里最多的就是横七竖八的醉汉,有汉人,也有胡人,乱七起睡的很香。

    诺大的山谷被无数支火把照耀的如同白日,铁心源和狐狸就在横七竖八的人堆里找到一条路,走上了城墙。

    铁一还是那样警惕,披着铠甲坐在城头拿着一只羊腿烤熟一层就用手叉子削掉一层塞嘴里。

    守城的武士依旧站立的笔直,他们是这个日子里,唯一没有喝酒的一群人。

    铁妞妞骑在铁心源的脖子上之后,脸上就有了笑容,虽然哥哥没有和自己说话,能把自己扛在肩膀上就说明哥哥是喜欢自己的。

    铁心源来到铁一的面前,指指骑在脖子上的铁妞妞道:“我妹子!”

    又指指狐狸道:“我兄弟!”

    铁一看看铁妞妞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这家伙笑起来其实很好看,虽然还是显得阴柔一些,可是啊,美男子就是美男子,铁妞妞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大叔。

    铁心源见铁一指指自己又捶捶胸膛,知道他想说什么,摇摇头道:“一切才真正的开始,万事千头万绪的理不出一个道理来,来城头陪陪你也不错。”

    刚刚烤熟一层的羊腿到了铁妞妞手里,小姑娘不会用手叉子,就拿嘴咬,她吃熟的,给铁狐狸吃生的。

    “我心里真的没有谱,能把大家带到现在的地步,我觉得运气占了很大的比例。”

    铁一听铁心源这么说,只是笑笑,取出自己的小沙盘,在上面飞快的写道:“因为你母亲来了,你就不敢冒险了,我们现在只有不到三万人,在这个戈壁上只能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族群。

    按照戈壁上的规矩,我们至少可以组建起一只近万人的骑兵队伍。

    可是,我今天仔细的看了,你母亲带来的人中间有可能成为武士的,最多只有一千。

    一万三千人中间只能遴选出一千武士出来,你们宋人还真是一个不善于战斗的种族。”

    “这里没有什么宋人或者突厥族,吐蕃族的区分,如果有,也只有一个清香族!

    我是清香族人,你也是清香族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清香族人!”

    铁心源非常不满的打断了铁一的话。

    “我母亲的到来,确实让我产生了那么一点柔弱,可是,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我刚才告诉你那句话的意思不是说我变得软弱了,不知道能把大家带到什么方向去。

    我不是迷惘,而是要告诉你,我准备要按照我的意思来创造一个新的国度了。

    我希望你能在我试验的时候,不要打断我,要给我帮助,哪怕我做的全是错的。

    在所有人都迷惘的时候,哪怕是一个错误的决定,也比没有决定要好一千倍!”

    “你要干什么?”铁一吃惊的在沙盘上写道。

    “清香族!”

    “这会死人的,野人也不是没有族群观念的。”

    铁心源冷冷的道:“我给他们提供食物,提供衣服,提供保护,既然他们是依附在我的身边才能获得这一切,那么,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成为清香族人?

    为什么还要怀念以往那个抛弃了他们,不管他们死活的种族?

    如果不愿意成为清香族人,那么,我会剥夺我曾经给他的一切,然后让他离开。

    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大让步!”

    “慢慢来,慢慢来……”铁一在沙盘上写了很多个慢慢来。

    铁心源摇头道:“慢不得,你没有见识过我们宋人创造财富的度。

    如果我们不能把所有人在我们富裕之前拧成一股绳,那么,不会战斗的宋人就无法在族群中获得应有的地位,只有把所有人归纳成一个种族,才有可能像一家人一般和平的生活下去。

    会战斗,喜欢战斗的就去当武士,会种地的就去种地,会做工的就去做工,会做生意的就去经营商队,当然,有头脑的人就会成为官员!

    很久以前,我曾经问过我的先生天下四民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告诉我,在一个大一统的国度里,给子民选择生活的方式非常的重要,唯有武士,农民,工人,商人齐头并进的展,这个国家才会有壮大的希望。

    这四种人不能分出贵贱,至于官员,我希望将他们单独分列出来,最后将他们混入到四民之中。

    这样一来,有头脑的武士可以做官,有头脑的农夫可以做官,有头脑的工匠也能做官,当然,有头脑的商人也是可以做官的。”

    “这样会产生混乱的。”

    “没关系,就我们现在这点人,即便是闹出点笑话出来都不要紧,我只希望三年之后,我们能有一个有用的扎根在本身职业中的官员群。

    为我们的扩张做准备!”

    “你打算怎们扩张?向哪里扩张?我们的军队人数不够,也不够勇猛,技艺不够精湛……”

    “我说的扩张是人口扩张,清香族的扩张,不是地域上的扩张。

    你以前游走西域的时候,应该早就现了,现在的西域按照我们宋人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盗贼遍地,民不聊生的世界。

    强盗们拥有一切,弱者一无所有,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拢一切从心底愿意成为清香族的弱者,给他们可以果腹的粮食,给他们能够蔽体的衣衫,更重要的是,给他们一个重新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

    “你想要整个西域?”铁一惊骇的跳了起来,他以为铁心源的志向不过是在哈密建立一个自己的小国家,就像很多强盗干的事情一样。

    现在他才现,铁心源根本目的就在推翻西域的所有王朝,因为,西域几乎所有的王朝起源都是强盗!

    弱者一旦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接受别人的压榨,唯一的出路就是干掉那些昔日的强者。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不趁着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干点大事,死亡来临的时候会追悔莫及的。”

    铁一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用左手压着剧烈跳动的心脏,在沙盘上写道:“有意思!”

    “清香族,你加入吗?”铁心源直勾勾的看着铁一。

    “你是什么族人,我就是什么族人,我的命已经给你了,欠天神的,我已经用无数次战斗偿还过了。”

    铁心源笑着探出手道:“欢迎你,第二个清香族人!”

    铁一重重的握住铁心源的手用力的摇了一下。

    一只白皙的小手搭在他们的手上,就听一个清脆的童音说到:“我是第三个清香族人!”

    狐狸见三人玩的有趣,也把前爪想搭在上面,被铁心源一脚踢远……

    第二天,太阳升起老高的时候,躺在野外熟睡的人们才算是醒过来。

    一个个跌跌撞撞的来到瀑布前面喝水,趴在水池边上的样子如同饮水的绵羊。

    很快他们就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山谷里但凡是有头有脸的人都围在铁心源的边上,看着族长大人用一个小小的烙铁在每个人的肩膀上烙下一个深深地痕迹。

    痕迹看起来似乎很漂亮,是一颗长在石头上的清香树,很是枝繁叶茂的样子。

    “他们在干什么?”一个汉人悄悄的问同伴。

    “不知道,就听见他们在欢呼什么清香族,对了,被那块烙铁烙过之后就会成为清香族人。”

    “和贼配军脸上的金印是一样的吗?”

    “不清楚,不过啊,我打算去烙一个,你没见咱们的双头将军都烙上了吗?

    这必定是好事,烂事可以没有我,好事怎么能少了老子?”

    “我也去……”

    很快,排队烙印子的宋人就多了起来,每个人都看见铁心源的肩膀上也有一个烙印。

    铁三百和拉赫曼问了好多人才弄明白,烙印子其实是加入一个叫做清香族的一个仪式。

    又过了好久才弄明白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族群,竟然是族长想要重新建立一个新的族群。

    他和拉赫曼弄清楚原因之后,就蛮横的推开那些挡路的人,从铁一的手上抢过烙铁,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就把烧红的烙铁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大清早就醒过来的王柔花,非常不好意思的在众人面前露出自己白皙的胳膊,亲自拿着烙铁在自己的肩膀烙上一个显眼的印记。

    母子俩在路上的时候就讨论过建立族群的事情,这时候,以身作则的时刻来临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