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章重逢
    第六章重逢

    孟元直和巧哥之间有同胞之谊。≧ ≯≯

    这个关系说起来非常的混乱。

    都是因为一个女人把两个素无关联的男人给联系到了一起。

    铁心源不知道和古人怎么讨论这种尴尬的事情,可是母亲已经到了家门口,卓玛这个祸水女人也到了家门口,要是再不把事情说清楚,见了面掐起来之后,铁心源只有帮着巧哥弄死孟元直这一条路了。

    和稀泥永远都是是最蠢的法子,把矛盾搁置更是不可取,那会在不久的将来彻底的爆,那时候两个带着兵的将领打起来,就不是死一个两个的事情了。

    砍死卓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在历史上,很多君王就是这么处理事情的。

    两个人没了矛盾的焦点,虽然依旧会互不理会,这已经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事情不能再拖了,铁心源把孟元直找过来,打算一次性的把这事处理掉。

    为此他还特意给孟元直准备了一桌子菜,这些菜都是他亲手下厨准备的。

    虽然菜色不算多,这已经是哈密这个地方能找到的最丰富的吃食了。

    孟元直来了之后,看到一桌子从未在哈密见到的菜肴愣了一下就大吃起来。

    铁心源陪着吃,两人推杯换盏,连吃带喝进行的非常热闹,就是谁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话。

    菜不算多,对于孟元直这个大肚汉来说,不一会就全部进了肚子,再一口气喝干面前的一坛子葡萄酿,抹一把嘴巴终于开口了。

    “小女恐怕还要劳动老夫人亲自教养了。”

    铁心源愣了一下,没想到孟元直先提起的是铁妞妞,这是一个意外,他决定先闭嘴听孟元直说完再说话。

    “这些年我宦游东京,家眷却一直留在济南府老家,如今他们又被我所牵累,差点被配岭南遇赦不赦,想来也是我对不住他们。

    拙荆出身枪棒教头之家,虽然在我面前低头顺目的,却是一个性情刚烈的女子。

    此次孟某丢失了官职,成为人人尽知的叛匪逆贼,拙荆心中一定怨气重重……

    我在东京偶尔风流一下她不在乎,可是给她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儿,恐怕不是小女的福气。”

    铁心源把盘子里一颗油炸的蚕豆塞嘴里慢慢地咬着,见孟元直的神情已经有些忐忑了,这才道:“卓玛……”

    铁心源话未出口,孟元直就打断他的话:“此事再勿提起,那卓玛如今已经是李巧兄弟的妻室,某如何还能念念不忘。”

    铁心源吃惊的看着孟元直道:“我现你好像有点兴奋?”

    “李巧兄弟与卓玛乃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孟某在这里只有恭喜之意,毫无其它想法。”孟元直说的斩钉截铁至极。

    “既然如此,妞妞就是我的妹子,从此姓铁,与你毫无干系如何?”

    “甚好!”

    孟元直话出口才现自己好像回答的太快了,老脸一红,端起已经没有一滴酒的酒坛子猛喝。

    铁心源对孟元直暴露出来的薄情本性并不在意,这是大宋士大夫们的通病。

    一个类似姬妾一般的女子而已,今天你用,明天我用的在士大夫中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

    苏轼这样的人物还把自己已经怀孕的姬妾跟别人换了一匹马骑来着。

    像孟元直这样的行为,堪称士大夫的典范!

    这家伙身长腿长,孔武有力,毛光鲜,双目炯炯有神,具备种马的所有特质,这个山谷中老族长的那个小老婆,已经和他睡在一起很久了。

    看样子,这家伙不但对吐蕃女人感兴趣,如今更是连西域野人都不放过。

    “按照时间计算,你的家眷这时候应该已经到了青塘,仁宝上师正在青塘,他们应该一起回来才是。”

    孟元直自是闻弦歌而知雅意,连忙拱手道:“不如我去草头鞑靼那里接应一下仁宝上师他们,这一次他从青塘应该能带回很多好东西回来才是。”

    “什么时候出?”

    “傍晚天气凉爽的时候就走,我只打算带着我属下的一百精骑,从山谷后面的盘陀路小道经峪口出,老夫人那里就容孟元直失礼了。”

    “迎接家眷的时候不妨隆重一些,从大宋那个花花世界来到西域本身就和配差不多,如果不能给她们最隆重的礼遇,恐怕她们会不开心。”

    “武士之家,快马,钢刀就是最好的礼物,这两样东西我都收拢了不少,他们会喜欢的。”

    坐起而行是孟元直的特点,和铁心源谈好了事情,出门就大吼着找自己的亲兵,要他传令下去,准备干粮,补给马上出。

    铁心源自己也洗漱了一遍,穿上母亲亲手缝制的澜衫,准备带上铁一一起去三十里外迎接母亲的到来。

    山谷里从清晨开始,就非常的忙碌,杀羊宰牛,准备饭食,几乎全山谷的人都出动了,泽玛和尉迟灼灼带领着山谷里的妇人们已经做出来山一样高的一堆馕饼。

    空气中洋溢着煮肉,炸鱼的香味。

    每一个人在看到堆积如山的食物的时候,都露出极为满足的神情。

    小孩子站在油锅边上流着口水,帮着干活的男人们用木槌用力的把肉干砸松,眼看着松软的肉干配着甜蜜的葡萄干和果脯混合白米进了巨大的笼屉,抹着汗水哈哈大笑。

    铁心源长吸一口气,这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戈壁上水气蒸腾,扭曲了视线,一条黑色的细线在戈壁上蜿蜒而来。

    铁心源猛地抽一下胯下的骏马,率先扑向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车队。

    拉赫曼哈哈一笑,紧紧地随在铁心源的身边,他如今对成为族长亲卫这件事,非常的满意。

    虽然只是和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族长只是相处了短短几天,这个年轻族长表现出来的睿智和大度,让他觉得自己这一次来到哈密并没有来错。

    如果可能,他希望能够追随这个年轻而又雄心勃勃的族长见识一下戈壁上的所有英豪。

    距离清香谷越近,王柔花就越是安心,趴在她脚下睡觉的狐狸突然直起身子,然后鸣叫一声,就飞快的窜下马车,拼命的迈着自己的小短腿向前狂奔,全身的肥肉上下乱窜,银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亮。

    王柔花见狐狸跑了,微微一笑,对张嬷嬷道:“源儿来了。”

    “许久未见小郎君,也不知他如今变成怎样英武的一个少年人。”

    “对我而言,只要他身体健康就好,至于英武不英武的其实无所谓。”

    “夫人,我们也下车吧,老身已经等不及要见小郎君了。”

    张嬷嬷的话音刚落,就听马车外面的欢呼声雷鸣一般的响起,李巧,火儿,水儿,玲儿,铁蛋这些人全部丢下手头的职责,嘴里出各种各样的怪叫,跨上战马向前面狂奔。

    阿大坐在马上,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全身都变得轻松起来,压在肩头的重担,第一时间就化作飞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狐狸欢快的在戈壁上高高的跃起,然后落地,一边奔跑,一面做着这个奇怪的动作。

    铁心源远远地就看见了狐狸,鼻子猛地一酸,眼泪顿时就夺眶而出。

    再次抽了战马一鞭子,战马嘶鸣一声,耳边顿时生风。

    担心战马踩到狐狸,铁心源等不到狐狸跑近,就跳下了战马。

    狐狸欢快的跑过来,一个纵身就跳进了张开双臂的铁心源的怀里。

    狐狸嘴里喷吐着热气,探出舌头****铁心源的面颊,铁心源搂紧了狐狸只知道哈哈大笑。

    “源哥儿,我当父亲了!母亲说卓玛生的孩子是我的。”

    “源哥儿,我成亲了,娶的是柔儿,这一次他也来了,我也要当父亲了。”

    “源哥儿,你当年说错了,说什么被女孩子从身上跨过就长不大的话是一句傻话,看看我多高!”

    “源哥儿,我已经能用琉璃吹出极薄的好东西,这东西应该能卖一个好价钱。

    “源哥儿……”

    这些话钻进铁心源的耳朵里,然后就住在心里不走了,铁心源仔细认真的听着每一个兄弟说的话,拥抱了这个,又狠狠的拥抱了那个,最后紧紧地抱着巧哥酸涩的道:“你还是回来了!”

    巧哥脸上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淌,带着笑意道:“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回来?

    你两个小侄女个个长得顶呱呱的好,就等着你这个做叔父的给起名字呢。

    见面礼轻了可不成……”

    用抱过了所有兄弟,铁心源来到阿大的面前,探手掀掉他肩头的黑色布囊露出阿二的脑袋。

    他探出双臂紧紧地拥抱了一下阿大阿二两兄弟,哽咽着道:“从现在起,你们再也不用戴这个烂东西了,是我的兄弟,就正大光明的见人。

    好兄弟用不着藏头露尾,有谁敢侮辱你,我必杀之!”

    阿二流泪,阿大狂啸一声道:“万里行军路,修心,炼心,锻造我无上意志,得大于失!

    旁人毁誉,与我何干!

    从今往后,我们兄弟自当图强,在这片瀚海上,成就前人从未有过的功业,定教张骞,卫霍,班在我兄弟面前汗颜无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