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章拉赫曼的老狼皮
    第三章拉赫曼的老狼皮

    清香谷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无数惊惧的野人在招揽他们过来的武士陪同下,缓缓地进入了清香谷。

    “别害怕,这里没人抢你的那点粮食,拉赫曼,你也不要把你的皮子都穿在身上,两件狼皮罢了,再说一遍,族长不会要的。”

    一个年轻的武士用不屑的口吻对自己昔日的邻居吼叫。

    拉赫曼低下头不作声,看到自己昔日连裤子都只有一条的邻居满身铠甲的模样,他不由得把自己身上的狼皮裹得更紧一些。

    在他的认知里面,一个贫苦的戈壁人突然变得衣着光鲜,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这个家伙抢劫成功了!

    他根本就不相信卡瑟尔在戈壁上说的一切,一个字都不信。

    什么叫做所有人都能有吃不光的饭,穿不尽的衣?

    什么叫做族长不用给族长献礼就能加入一个庞大的族群?族长还会主动给你分配居住的房子?

    一旦有了功劳,族长就会赏赐给一个老婆?

    拉赫曼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在过去漫长的年头里,身为戈壁猎人的他见识要比别的野人强大太多了。

    他曾经加入过很多族群,最后还是宁愿一个人和野兽搏斗,也不愿意加入那些族群。

    贪婪的族长什么都要,猎获一匹狼,自己能留下一条狼腿肉就算不错了。

    至于狼皮这种可以和商队交换物资的东西,根本就是族长的专有权力。

    他相信卡瑟尔抢劫成功,他也相信卡瑟尔获得了族长的赏赐。

    卡瑟尔这样的家伙都能获得族长的赏赐这一条,才是支撑他来到清香谷最重要的原因。

    老于世故的人早就没了一步踏进天堂的憧憬,好在,这里的武士似乎都非常的富裕,没人对自己身上的狼皮多看一眼,这让拉赫曼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充满了希望,至少,这里的穷人很少,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强大的部族。

    走过高墙之后拉赫曼就觉得自己的眼睛似乎不太够用了,他甚至以为自己来到了天国。

    绿油油的胡麻摇曳着紫色的小花,有清香袭来,努力分辨清楚了这是清香木的味道,而紫色的胡麻花朵让他的心里暖和。

    一些妇人蹲在瀑布前面洗涮着什么东西,一些小孩子抱着饼子一边吃一边朝他们笑,能看的出来,这些光屁股的小孩子不是没有衣衫,而是天热不愿意穿。

    很多人认为有七十二个处女,有流淌着花蜜的小溪,有无尽美食的地方才是天堂。

    在戈壁上,人们的**很低。

    农田,妇人,孩子对拉赫曼来说就是天堂。

    “拉赫曼,先要和你说清楚,等一会你们要去温泉洗澡之后才能进入山谷。

    至于你们从山谷外面带进来的东西一般都要烧掉的,包括你带来的两张老狼皮。”

    卡瑟尔认真的对拉赫曼说。

    在这些新进来的野人中间拉赫曼是最富裕的一个,他知道拉赫曼把这两张老狼皮看的比命还要重要,可是,族群中早就有规定,外来的人不但要天天在满是硫磺的温泉里洗澡,还要和别人隔离半个月。

    卡瑟尔知道这是为了预防疫病,拉赫曼他们却不知道,卡瑟尔还知道,外面来的这些人身上的衣衫很可能是从腐尸上面扒下来……

    “卡瑟尔,我可以把狼皮献给族长,只求族长能允许我在下一次抢劫的时候首先冲锋。”

    拉赫曼对卡瑟尔说的话并不感到惊奇,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狼皮是保不住的。

    男人分成一堆,女人和孩子们分成一堆,认命的拉赫曼混在男人群里来到了温泉边上。

    当他跳进滚烫的温泉之后,眼看着自己放在地上的狼皮被人拿走,心痛如刀割。

    这两张狼皮是自己拿命换来的,而这两张狼皮也成功的帮助自己度过了去年那个最寒冷的冬天。

    所有人的衣衫都被堆积在一起,那个该死的卡瑟尔竟然一把火就把衣衫给点燃了……

    见到自己的狼皮马上就要被大火吞噬,拉赫曼大叫一声赤条条的从温泉里跳出来,飞快的从火堆里抢救出自己也经被烧掉毛的狼皮,不顾火苗三两下就扑灭了狼皮上的火焰,眼见狼皮已经被烧的七零八落,就抖着焦黑的狼皮冲着卡瑟尔大吼道:“你在干什么?”

    卡瑟尔瞅着拉赫曼手臂上烧起来的燎泡,再瞅瞅自己同伴们幸灾乐祸的样子,无奈的道:“拉赫曼,你是我们猎人群里最好的一个猎人。

    你光着脚也能追上黄羊,把自己埋在沙子里装尸体也能捕捉到野狼。

    我们都知道,只要给你一张弓,即便是天上的兀鹫也难逃你手。

    你现在需要的不是一身衣裳,也不是两张老狼皮,你需要一张弓,一张真正的好弓,再加上精铁打造的箭,一匹比风还要快的战马,一柄永远都不卷刃的弯刀,一个精钢枪头,如果再给你一身铁甲,你就会成为一个好战士。

    拉赫曼……”

    瞅着拉赫曼冰冷的眼睛,卡瑟尔身后一个年长一些的武士拍了卡瑟尔一巴掌道:“你这个野驴生的家伙,现在多少有点吃食了,就忘记了以前的穷日子?

    你敢说你以前没有羡慕过拉赫曼的两张老狼皮?

    你现在要做的是把衣服拿过来,让拉赫曼洗干净之后穿上,然后再把队长找来给他弄一身皮甲,再去找校尉给他配上马匹,如果他真的是一个好汉,自然能从铁三将军那里得到最锋利的弯刀和一柄好弓。

    当他把这些东西都装备好之后,他自然不会和你纠缠两张狼皮的事情了。”

    卡瑟尔重重的在自己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对拉赫曼道:“我现在就给你去拿合身的衣裳,然后我们就去见队长。”

    拉赫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从那个年长的武士口中再一次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两张老狼皮才从手中滑落。

    他家里以前是有一张弓的,虽然只能射狼牙箭,只可惜,在自己二十岁的时候,那张父亲传给他的弓还是断裂了,从那个时候起,他就不再是骄傲的武士了。

    这些年他拼命的去狩猎,去赚钱,就想重新拥有一张弓,恢复自己武士的荣耀。

    只可惜,戈壁上不产弓箭,这两样东西只有商队才能从远方带来,他所有的钱财都给了商队之后,却没有人给他弓箭,那些商队里的人还试图捉到他当做奴隶卖给遥远的巴依老爷。

    年长的武士把拉赫曼被烧毁的老狼皮丢进了火堆,拍着拉赫曼的肩膀道:“拉赫曼兄弟,快些去洗澡吧,族长大人就要回来了,不要让他看到你肮脏的模样。

    我们的族长大人什么都好,就是无法容忍我们身体上散发的臭味。

    这是族长大人唯一多事的地方,不过你要理解,你不能指望一位真正的贵族老爷会喜欢肮脏的人。”

    “我真的可以得到一张弓?”拉赫曼握紧了拳头紧张的问道。

    年长的武士大笑道:“如果你的箭术真的像卡瑟尔说的那样好,你一定会得到一张弓的,我保证。

    当然,如果你的箭术并不出众的话,就只能和我们一样拿一柄弯刀,再配一根长矛,一匹战马而已,至于皮甲,那是每一个人都有的。”

    拉赫曼欢喜的浑身发抖,噗通一声就跳进了热水池子大吼道:“我的箭术会让贵族老爷惊奇的,我一定会让贵族老爷知道给我一张弓,是他做过的最明智的一件事情。”

    卡瑟尔抱了好大一堆衣裳来到了水池边上,就那样丢在岸边对那些正在努力洗澡的野人道:“这就是你们的衣衫,你们这群巴郎子(小伙子)马上就有新衣服穿了,你们瞧瞧,这可都是最好的棉布啊。”

    因为大水泡的缘故,拉赫曼把自己洗澡洗的烂糊糊的,他从卡瑟尔手里接过特意给自己挑的新衣裳,准备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这些衣衫该怎么穿。

    卡瑟尔大笑着帮他穿好汉家衣衫,最后帮他束好腰带道:“大胡子的拉赫曼,你以后要学会穿这种漂亮的衣服,可不能再把两张老狼皮披在身上当衣裳了,给,这是你的鞋子,你的那双大脚想找到合适的鞋子可真难啊。”

    拉赫曼穿上鞋子,对自己有一双真正的鞋子非常的满意,活动两下身体,皱眉道:“这样的衣衫并不适合骑马,也不适合作战,更不适合射箭。”

    卡瑟尔笑道:“当然,这是你在山谷里才可以穿的衣裳,等你的皮甲下来了,自然会有作战的衣衫给你穿。”

    有了新的衣衫,这群新来的野人对自己还没见过的族长老爷充满了敬意。

    洗过热水澡的人都会感到饥饿,尤其是这些吃了一肚子野菜,野果子的人来说饥饿感就更加的强烈了。

    一个五大三粗的厨子挑着两桶浓稠的麦粥顿在地上,然后就气冲冲的离开了。

    他觉得山谷里吃饭的人越多,他今后就会更加的劳累。

    在喝过一碗香浓的麦粥之后,拉赫曼急切的对卡瑟尔道:“我们的贵族族长老爷在哪里?”(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