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八章不败传说——阿萨兰的梦
    第一零八章不败传说——阿萨兰的梦

    月光照在伤兵黑黢黢的脸庞上,没人知道他是谁,只是看到他的脸上有一道巨大的伤疤。> ≧≯

    这因该是野狼留给他的,能从野狼的爪子下逃生的人只能是勇士。

    如今,这个英雄趴在沙子上,默默地向沙丘的后面爬动,沙子松软,爬一步就会滑落两步,他依旧没有放弃。

    看见这一幕的人很多,包括那个忠诚的年轻回鹘军士。

    当那个伤兵把自己保存下来的水囊放在阿萨兰身边的时候,每个人都知道那个这时候要干什么了。

    他是在报答狮子王的救命之恩。

    虽然只救了他半天的生命……

    没人打扰伤兵去给自己找一个好一点的埋身之所,身强力壮的武士都无法忍耐焦渴,像他这样的受伤武士,即便是伤口没有化脓,也走不出这片沙漠了。

    目送他艰难的爬过沙丘,看着他回看了一遍人群,然后就听着他从沙丘陡峭的另一边滚落下去,直到什么声音都没有。

    “绿色的草海里面有羔羊,

    苍狼就在水草旁。

    皮帽子的牧羊女哟,

    她什么都没看见。

    绿色的草海里面有羔羊,

    雄鹰就在高山旁。

    皮帽子的牧羊女哟,

    她什么都没看见。

    绿色的草海里面有羔羊。

    情郎就在羔羊旁。

    皮帽子的牧羊女哟,

    她什么都没看见……

    年轻的回鹘武士还记的这美丽的歌谣,他憧憬着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宁愿在天山北麓在水草丰美之地和野狼作战,也不想活活的渴死在这一根草都不生长的地方。

    每个人都非常的干渴,沙哑的嗓子唱出来的歌儿自然难听之极。

    痛苦中的阿萨兰听到了歌声,看见了水囊,他第一时间就把水囊抱在怀里,生怕别人抢走。

    偷偷看了看周边,现没有人和自己抢水,顿时就羞愧欲死!

    强忍着羞愧和大家一起唱了两遍《皮帽子的牧羊女》就举起水囊大大的喝了一口水,然后就把水递给了身边的年轻军士,军士流着泪喝了一口,又递给了身边的老兵。

    这一晚,皮囊在很多人的嘴唇边溜过,小小的水囊里的水似乎怎么也喝不完。

    阿萨兰将几乎没怎么动弹的水囊挂在腰上,靠在骆驼的肚皮上,沉沉的睡去了。

    他对目前的结果非常满意,士气可用,只要出了沙漠,再和精疲力竭的契丹人厮杀一场,很难说谁赢谁输。

    这一夜,他做了一个非常悠远的梦,梦见自己战胜了契丹人,获得了所有回鹘人的欢呼,在欢呼声中进了石龙城,看到自己白的父亲亲手卸下王冠戴在他的头上,看到自己的弟弟们恭敬地跪在地上,摊开了双手,看到了自己坐在汗位上一声令下,百万带甲之士望风景从……这个梦做了很长,很长,直到清晨,他也未从梦中醒来……

    年轻的军士在天色已经亮起来的时候,小心的呼唤了阿萨兰几声。

    躺在骆驼肚皮上的阿萨兰没有反应,倒是那头反刍的骆驼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随着骆驼动弹了一下,阿萨兰的脑袋重重的跌落在沙子上,年轻的军士现阿萨兰的身子似乎很硬。

    小心的试探了阿萨兰的呼吸后,他就大叫了一声:“王死了!”

    铁三百趴在冰冷的沙丘上,眼看着沙丘下面的回鹘人惊慌起来。

    他依旧冷冷的观看着。

    那个年轻的军士嚎叫了一声,然后就丢下自己的武器,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哈密方向狂奔。

    年轻的士兵跑了,老兵想要牵走那头骆驼,一柄刀已经砍在他的脖子上。

    自己昔日最好的兄弟,在砍断了他的脖子之后,就一脚把他踢开,他刚刚爬上骆驼背,又被一柄长枪刺穿了胸膛。

    骆驼惊惶的看着所有的人都围着自己战斗,被一具尸体压在身上之后,它就猛的站立起来。

    一柄沉重的连枷敲击在骆驼的脑袋上,脑浆飞溅,骆驼巨大的身体轰然倒地,围着它的人依旧在战斗。

    阿萨兰的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只是没有什么神采,灰白色的眼睛上沾着一层薄薄的灰尘。

    水囊被一柄刀砍破了,厚厚的一层蝎子尾钩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蝎子的尾钩焙干之后是非常昂贵的药材,如果铁心源看到一定会拿去泡酒的。

    只可惜这些蝎子尾钩全部被泡在水里,只要看那些黑白色的毒腺露在外面,就知道蝎子的毒液已经全部进了水里。

    如果阿萨兰没有受内伤,那么,什么都不会生,当这些已经被水稀释过的毒液进了阿萨兰的血脉,毒液就会慢慢的麻痹掉他所有的感官,即便是阿萨兰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死掉的。

    阿萨兰死了,军队顷刻间烟消云散。

    有些人走了,有些人死了,阿萨兰孤独的躺在沙丘下面,身体上覆盖了一层薄沙。

    铁三百从沙子里钻出来,初升的太阳已经给了那些沙子一些温度,盖在身上已经很不舒服了。

    挥刀剁下阿萨兰的脑袋,铁三百这才打了一声唿哨,沙丘的顶上立刻就隆起七个沙包,七条汉子从沙子里钻出来,大笑着从山丘顶端乱滚带爬的下了沙丘。

    每个人都捧着阿萨兰的脑袋仔细的看,族长说过,判定一个人到底死没死,砍下他的脑袋才会知道。

    “三百大哥,阿萨兰的脑袋能从族长那里换来一个老婆不?”

    正在剥阿萨兰身上甲胄的铁三百笑道:“老婆可不是换来的,只要你有多余的粮食,有房子,自然会有女人找着往你的被窝里钻。”

    捧着人头看热闹的大汉楞了一下道:“我们猎人也可以吗?”

    满意的瞅着阿萨兰漂亮铠甲的铁三百笑道:“你就是一个没人要的野人,装什么猎人。

    不过啊,在族里,只要你干活勤快,打仗勇猛,自然就会获得非常多的赏赐,然后你就有粮食去勾引山谷里的女人了,运气好,找一个带崽的,不出几年,就有儿子来帮你一起捞粮食和房子。”

    自诩猎人的野人把阿萨兰的脑袋仔细的抹了一遍盐然后装进了一个皮囊里,踏着铁三百踩过的沙坑,一步步的离开了沙丘。

    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铁三百决定返回哈密,提醒族长,早在预料之中的溃兵就要出现在哈密了。

    开始出现的不过是一些零星的溃兵,等到拔悉密出现之后,如果族长不早作准备,灾难就会降临。

    沙漠里的战况和族长预料的不太一样,契丹人打赢了,自身的损伤也非常的大,如果阿萨兰说的是真的,两万多契丹人进入回鹘的可能性就不是很大了。

    不过,族长总会有办法的。

    铁三百长吸一口气,加快了步伐,找到了自己藏起来的骆驼,八个人丝毫不做停顿,驱赶着骆驼一溜小跑着向哈密方向前进。

    铁心源今天很不舒服,太阳出来的时候,他就头痛欲裂,跌跌撞撞的出了房门,打算好好的去温泉里泡一下。

    孟元直不会酿酒,酿出来的酒酸的就像醋,却没有醋香,铁心源昨晚勉强喝了三大碗连酒糟都没有清理干净的浊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他很确定自己不是喝酒喝醉了,在大宋,再烈的酒喝上三碗也难不住铁心源。

    泡在温泉里才听铁二说,孟元直酿造的酒即便是没有什么酒精度也有醉人的效果。

    孟元直昨晚醉的就在饭棚子底下睡了,如果不是铁二现的早,他可能会被天山水洼里的大号毒蚊子吸成人干。

    看到孟元直守在城墙上的样子,铁心源终于放下心来,一个人只要不忘记自己的职责就好。

    哈密已经出现三三两两的溃兵,他们像鬼魂一样在哈密游荡,空无一人的哈密让溃兵们非常的失望,他们按照自己的记忆扑向那些土著人居住的地方,依旧一无所获。

    听到这个消息铁心源还是有些高兴,至少阿史那哲蚌知道带着自己的部族远走天山,没有死更多无辜的人,这无论如何都是一件好事。

    没死人得到的土地应该能够多出产一些粮食吧。

    事实证明铁心源把阿史那哲蚌想的过于伟大了,他没有忘记自己三个儿子是如何死的。

    一千多骑兵在哈密呼啸纵横,捉到了上千名溃兵,于是,沿着沙漠的边缘就多了上千具尸体。

    有了武力震慑之后,沙漠的出口就很少有溃兵从那里出来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个被沙漠折磨的如同恶鬼一般的回鹘人大批的从沙漠里涌出来,只是一个冲锋,阿史那哲蚌的马队就被两万多溃兵给吞没了。

    拔悉密没有死,他带领的军队依旧是完整的,只是阿萨兰的死让他成了无主的孤魂。

    战损了五万多人之后,回鹘可汗需要一个能够为此负责任的人。

    阿萨兰为国战死了,身为皇族的他将是英勇作战的武士典范。

    拔悉密清楚,自己如果再不走,从石龙城来的回鹘大军就会把自己剁成肉酱。

    死寂一般的哈密让他心中产生了非常大的恐惧。在得到几百匹战马之后,他在刚刚离开沙漠的第一个晚上就离开了哈密,从此不知所踪。(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