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零七章不败传说——被鼓舞的勇气
    第一百零七章不败传说——被鼓舞的勇气

    卓玛不愿意离开青塘,尤其是看到荒凉的戈壁滩之后,她的心情就变得更加糟糕。≥

    如果她没有嫁入皇宫,身为一个草原上的女儿,她对戈壁的印象虽然不好,却还是能够接受的。

    可是,去了一遭人间繁华地,就知道了何为繁华,从东京回到青塘,在解除了寂寞之后,她很多时候就会慢慢的回忆起在东京的那些事情。

    哪里有高大的宫殿,有精美的食物,穿不尽的绫罗绸缎,看不完的……

    现在,她要吃燕窝!

    青塘是不产燕窝的,戈壁滩同样不生产这东西,金丝燕只有在最南方的悬崖峭壁上才会吐唾沫结成燕窝。

    李巧脖子上的青筋暴跳,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孕妇的话,他绝对会用拳头来告诉这个女人,为什么西北之地会不产燕窝。

    王柔花知道这件事之后并不生气,抚摸着卓玛的脑袋笑道:“燕窝也不是什么精贵东西,以前在东京的时候别人送了我一些,到现在我都没有吃,既然卓玛喜欢,就送过来,怀了身子的女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想吃一两口古怪的东西是应有之事。

    这东西啊,别人可不会弄,等着,为娘这就给你做去,恐怕要多等一会。”

    卓玛靠在王柔花的怀里,满意的点着头,李巧还想要呵斥卓玛一句,却现王柔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王柔花细心的给卓玛围好帘子就下了马车。

    “娘,我们没有燕窝。”

    “不是有银耳吗?泡软了切成细丝,加上冰糖莲子多炖一会给她端去就是了。”

    “孩儿就是觉得这样劳动母亲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一来卓玛有身孕,马上就要生了,二来,卓玛能违心的随你来到戈壁滩上,就说明人家对你是有情有义的。

    第三,我是你的母亲,这时候照顾一下怀孕的儿媳没什么不合适的。

    你和卓玛之间其实就是一笔糊涂账,你救她,她救你的没个头绪……就是这吐蕃女人的习俗真是让人头疼,别说你心有不甘,母亲我也是如此,总觉得心里不舒坦。

    看来啊,源儿想要在这里立足,教化就不能放松,如果在这里立住脚了,却活的如同野人一般,这样的人,这样的地方不要也罢!”

    “母亲要立规矩?”李巧有些吃惊,立规矩这种事情向来都是豪门大户才有的,如果母亲在戈壁滩上对所有的野人妇人都把规矩立下去,天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铁心源那里的事情他知道的很清楚,现在,说起来其实就是一个中等的部族,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聚拢人气,等到人多了,力量大了之后再考虑立规矩这样的事情不迟。

    王柔花见李巧有些犹豫,就笑道:“没有规矩就没有方圆,规矩最好从一开始就规定好。

    现在,这些人都靠着源儿过活,正是立规矩的好时候,一旦部族壮大了,就会出现很多有功的人,那个时候再立规矩就会多很多的阻碍。

    就像母亲在东京开店一样,一开始就把规矩说清楚了,能受得了规矩的约束就留下来,如果受不了就请离开,这样谁都不会落埋怨。”

    李巧笑道:“母亲这些天和尉迟雷交谈已经有收获了吗?”

    王柔花叹息一声道:“谁能想到西北边陲之地不但有雪山,大漠,戈壁,更有数不尽的绿洲和平地。

    东京人都说出了京东,皆是草莽,这眼界未免太小了些,我们走了这一路,看到的奇山秀水不计其数,见到的人情风物也大异于京城。

    如果说东京是世上最好的地方,那也不尽然,只不过是人多罢了。

    都说出了玉门关两眼泪不干,那只是一些胆小如鼠的文人出胆怯的骚气而已。”

    李巧捂着嘴笑道:“母亲要是真的觉得害怕,不妨说出来,在孩儿面前用不着装着坚强。”

    王柔花大笑道:“你这孩子还真是给母亲不留半点余地,左右你和源儿都来到了这里,好不好的我都要说好,忙你的事情去吧,我去给你媳妇做燕窝粥去。”

    此时,阿大已经重新整编了队伍,从高原下来之后,在戈壁上修整三天,然后就要开始真正的踏入这八百里瀚海了。

    阿萨兰骑着一匹骆驼慢悠悠的在沙漠上踱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长串军兵。

    行军的度并不快,在沙漠里也没有办法快,他甚至没有呵斥军兵们加快行军度。

    对于一支已经战败的队伍来说没有溃散已经是非常的难得了。

    契丹人也没有讨到好处,自己固然在契丹人的两面夹击之下大败,可是那些契丹人也损失惨重,五万契丹人如今能站着的恐怕不会过两万。

    战损过半的军队是没有什么继续进攻的力量的。

    只是自己的八万大军,如今剩下的也只有眼前的这一点人马了。

    契丹人就在身后,阿萨兰并不感到恐惧,前几日的恶战已经让他逐渐适应了残酷的战场。

    如今,要做的就是回到哈密,重新整军与契丹人决一死战。

    老将拔悉密还在后面断后,战斗依旧在进行,能跟上来的人也越来越少。

    前面的沙堆上倒着一个伤兵,如果有一口水,这个伤兵就能活下来,这样的伤兵一路上见过很多,明显能救活的,也只有这一个。

    在燥热的沙漠中,只要身体上有伤口,就很可能会化脓,这个伤兵好像已经度过了危险期。

    阿萨兰从骆驼上跳下来,把自己最后的一点水喂给了这个伤兵。

    见他实在是很虚弱,就把这个伤兵抬手送上了骆驼,自己牵着骆驼大踏步的行走。

    “王,我们能赢吗?”

    见阿萨兰表现出来了难得的和善,一个年轻的军卒期盼从阿萨兰的嘴中得到确切的消息。

    阿萨兰笑道:“很早以前,我们回鹘从来就不敢和契丹人作对,因为我们打不过他们。

    我的祖父曾经试验过,不论我们如何努力,也打不过契丹人,所以我们就选择了进贡。

    牧人把自己放牧的最肥美的牛羊献给契丹人,农人把自己种出来的最好的庄稼送给契丹人,猎人把自己猎到的最好皮毛送给了契丹人。

    我们甚至还要把家里最美的女儿送给契丹人,才能换来一个他们不打我们的承诺。

    这一战之后,我们就不用给了。”

    “可是我们战败了。”老兵来不及捂住年轻人的嘴,只能惊恐的向阿萨兰求饶。

    阿萨兰大笑道:“我们当然是战败了,可是你们看见了没有,契丹人还剩下几个人了?

    战争之初,他们可是准备去石龙城的,还准备让我父亲亲手砍下我的人头来平息他们的怒火。

    现在,他们还敢去吗?

    我们在哈密留有粮食,还有战马,出了沙漠我们就能吃的饱饱的骑在战马上作战。

    你们再看看契丹人还有什么?他们的粮草也被我们毁掉了,他们的战马没了水和草料,能不能走出沙漠都两说呢,只要我们走出沙漠,就能把所有跟过来的契丹人都杀掉。

    我们现在失败了,出了沙漠,我们就能迎接到一场大胜,到了那个时候,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回鹘族群的英雄,每一个人都能满载而归。”

    阿萨兰走的更加起劲,他身边的军士们也不知不觉的忘记了疲惫和饥渴,脚底下的步伐不断的加快。

    夕阳西下,没有食物和水的阿萨兰觉得自己的喉咙快要着火了,这时候他非常的后悔把水给了那个伤兵。

    很多人都在沙丘的背面拼命的挖坑,希望能挖出一汪泉水出来,很可惜,这里几乎是沙漠中最干旱的地方,挖了很深的坑,也只能出现一点湿润的沙子而已。

    看到自己焦渴的部下用衣服兜住湿沙子,拼命的挤压,张大了嘴巴在衣服的下面接水,很久,都没有一滴水从湿沙子里流出来。

    很多人都脱得赤条条的蜷缩在湿润的沙子里,想尽办法让自己的身体多吸收一点水分。

    阿萨兰挥刀在骆驼的后腿上割出一条口子,贪婪的把嘴附在骆驼的伤口上贪婪的吮吸。

    腥臊的骆驼血流进了他干渴的喉咙,这让他对水的需求似乎更加的浓烈了。

    年轻的军士找来一些寸许长的蝎子充满希望的递给了阿萨兰。

    阿萨兰强忍着呕吐的意愿,一口就把七八条去掉尾钩的蝎子吃了下去,牙齿一咬,有些清甜的汁水就迸裂出来,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

    他很想在要些蝎子来吃,看到年轻小兵干裂的嘴唇,他叹息一声,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叶子塞进小兵的手里……

    年轻军士犹豫一下,还是把金叶子揣进怀里。

    阿萨兰的亲卫全部战死了,阿萨兰自己的背上也挨了一记连枷,这让他在月亮升起之后,身体变得更加僵硬。

    那个伤兵就躺在阿萨兰的身边,见阿萨兰把自己埋在沙土里痛苦的扭曲着面容的时候,伤兵悄悄的睁开了双眼,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鼓鼓的水囊放在阿萨兰的身边。(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