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一百章不败传说——天神的天平
    第一百章不败传说——天神的天平

    大雪山上的情况不像自己知道的那样糟糕,泽玛的抹黑策略多多少少起了一些作用。网

    这个女人在现自己的父亲懦弱,兄弟们平庸之后,毅然独力挑起了保护大雪山的责任。

    女人保护男人的方式很古怪,却非常的有效,阿萨兰明明只需要派一个千人队就能收复大雪山,就因为泽玛的付出最终让大雪山上的人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

    阿萨兰不动大雪山,别人自然也就不敢动。

    当泽玛现阿萨兰可能陷入一个巨大的阴谋之后,第一选择就是回到大雪山,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醉生梦死的父兄们没有能力护卫大雪山。

    铁心源现泽玛是一个很有用处的女人,因此,在第一时间就改变了对付大雪山的策略。

    每年给一点微不足道的粮食和银币,却能换来一个有着完整传承的吐蕃赞普。

    虽然这个赞普的命令连大雪山都出不了,但是,这一点都妨碍铁心源挟天子以令诸侯!

    有了这个赞普,任何吐蕃人和自己做对都是不义的,而自己需要抢吐蕃人的地盘的时候却能用上讨伐二字。

    不知道还有多少吐蕃人还记的吐蕃帝国当年的赫赫雄风,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吐蕃人还记得自己还有一位传说中的雄鹰王。

    这在每年五千担粮食和六千枚银币面前,都是值的。

    因为铁心源现,大雪山的赞普理论上有赦封吐蕃领主的权利……

    和大雪山赞普签订供养契约之后,铁心源这个宋人也自然就成了吐蕃一脉。

    他可以告诉所有流浪在西域的吐蕃人说,投靠哈密部族,就是投靠了势力庞大的吐蕃部族。

    他同时也是神教的塔利班,如果可能,铁心源认为自己应该拥有戈壁上所有种族的身份。

    只有这样,自己这个宋人的身份才不会让所有人敌视,当年李世民就把天可汗做的非常好,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到。

    戈壁太大了。

    戈壁这个词实际上是出于蒙古语,“土地干燥和沙砾的广阔沙漠”。

    戈壁滩东西约三千两百里、南北约两千里、总面积约13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五大沙漠。

    戈壁是蒙古帝国的老家,也是匈奴和突厥的活跃地点。

    自秦朝以来,汉字史书里以“大漠”之称,是中原王朝自始至终的死敌。

    多年以来,这片土地上不知道战死了多少汉家英魂,有多少种族身死族灭,也不知有多少种族因为和中原王朝的恩怨情仇,最终厮杀的不分你我。

    铁心源觉得自己既然已经来到了大漠上,就需要挖掘出这片大地上的汉家血脉,让他们重新在雪山水的滋润下茁壮成长,最终成为一棵真正的参天大树。

    想要征服一块地方,就先要深沉的爱上这片土地,否则为他流血的时候会感到疼痛。

    回到哈密的时候,这里只是短短的几天时间,就重新出现了很多人,随便在腐烂的尸体上盖一些黄土,就匆匆的开始开始自己的巴扎。

    七哥汤饼店里依旧生意兴隆,在铁五的主持下,该收的赋税一点都没有缺少。

    哈密的巴扎不是面对哈密本地人的。

    而是各处商队来到哈密之后,用自己携带的货物和别人交换的场地。

    瀚海里面的部族会用自己在盐湖中收集到的盐巴来和别人换取茶叶,铁器,棉布,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不论这里曾经死掉多少人,这些来自部族的商队依旧会带着自己的货物来到哈密,就像迁徙的野兽一般固执而准时。

    铁心源准备告诉这些人,马上,哈密还要迎来一次血腥的屠杀,这一次屠杀是一次没有目的的杀戮,那些溃兵或者来自契丹的武士们只是想通过屠杀平民商队来宣泄自己从战场上带来的恐惧。

    阿史那,是一个威名赫赫的突厥名字。

    阿史那哲蚌,在黑风暴还没有到来之前,是哈密一个谁都不敢得罪的人。

    经过契丹人临走时的杀戮,阿萨兰两次杀戮,这个腰板历来挺得很直的老人,腰身变得佝偻。

    进七哥汤饼店吃饭也不像以前那样豪迈了,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哈密河边,看着缓缓流淌的河水。

    面前放着一碗已经凉透了汤饼,上面的牛油已经在汤水上结了一层厚厚的油壳子。

    铁心源来到七哥汤饼店就看见了他,铁五告诉铁心源,阿史那哲蚌每天都过来,点一碗面条不吃,却会从清晨坐到太阳落山。

    “给他换一碗面条,给我也来一碗。”

    铁心源安顿过后,就来到阿史那哲蚌的前面坐好,面对面之后他才现面前的这个老人确实已经老了。

    脸上还有好几道疤痕,应该是刀子割出来的,这是至亲之人死掉之后才有的礼节。

    看到了铁心源,阿史那哲蚌那双浑浊的眼睛似乎有了一点灵动,没有说话,先是端起那碗已经凉透了的面条开始大吃起来。

    一碗冰凉的面条下肚,他的精气神似乎都回来了,死死的盯着铁心源道:“契丹人走的时候我们大家都预料到会有一场抢劫和杀戮,所以我们大家都躲过去了,死掉的都是外乡人,所以没有什么好说的。

    阿萨兰以前从不来哈密,但是这段时间他来了三次!就给哈密带来了两次杀戮。

    老夫运气好,高昌遗族倒霉的时候老夫躲过去了,可是上一次就不行了,阿萨兰两次洗劫了老夫的部族,这两次和以往的抢劫都不太一样,除了要粮食之外,他们还要人。

    我的三个儿子带着部族勇士拼力死战才护卫着族群老弱躲进了地道。

    结果,我的三个儿子和三十一个部族勇士全部战死了,被掳走的人依旧有一百六十二人。”

    铁心源点点头,已经知道这个老家伙要说什么了,见面条已经端上来,就邀请阿史那哲蚌一起吃饭。

    能把自己的饭给旁人,这就是戈壁上的最高礼仪,阿史那哲蚌端起面条继续吃了一大碗。

    吃完饭,喝了很俨的茶水。铁心源看着阿史那哲蚌道:“阿萨兰实力雄厚,因此他是一头狮子,我们实力弱小,因此上我们就是戈壁上的羚羊,旱獭。

    狮子来了,我们躲开就好了,可是总有倒霉的或者弱小的来不及跑掉的羚羊和旱獭会被狮子吃掉。

    更有一些愚蠢的家伙以为自己可以和狮子做朋友,结果就是高昌遗族的下场。”

    阿史那哲蚌点头道:“羚羊和旱獭做朋友是可以,狮子的朋友只有老虎!”

    铁心源笑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想问我为什么我的族群总能逃过杀戮。”

    阿史那哲蚌点点头,站起身抚胸施礼道:“请您能看在我们都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份上,告知我们那些即将到来的危险。”

    铁心源瞅着阿史那哲蚌道:“离开哈密吧,这里已经不是你们能够生存的土地了。”

    “你的部族不离开吗?”

    铁心源笑道:“我们有应付乱局的能力,你们没有,马上就会有更加恐怖的灾难降临到哈密这片土地上。”

    阿史那哲蚌惊疑不定的看着铁心源道:“如果我的部族依附在您的部族之下,能否得到安全?”

    铁心源摇头道:“不能,我的部族将会由宋人,以及没有部族家园的野人组成,像你的部族,不在我接受之列。”

    “请容许我冒犯的说一句,老夫并没有看到您强大的部族啊。”

    铁心源笑道:“当这片土地上不再有莫名其妙的杀戮的时候,我的部族就会到来,接管整个哈密。”

    “不接管我们?”

    “不包括你们,你们如果能够在即将到来的灾难中活下来,我不会去抢夺你们的土地和牛羊,就像现在一样,只要向我缴税,我就尊重你的权力。

    唯独不保证你们的生死和安危。”

    阿史那哲蚌见铁心源已经有些烦躁了,就站起身再次抚胸施礼之后道:“从来没有人在乎过我们的死活,可是我们以就像骆驼刺一样在戈壁上活下来了,天神会保佑我们的。”

    铁心源皱眉道:“不要想着把所有人组织起来去对抗即将到来的灾难,那不是你们那点力量能够阻挡的,最好的法子就是赶紧回去,布置好警戒,只要现不对,就立刻带着族人躲藏起来。”

    阿史那哲蚌笑道:“我们藏了很多回,最后还是没有逃脱被杀的命运,这一次老夫不想藏了。

    年轻人,老夫的部族强大的时候我的想法和你一样,总觉得保存实力不要和敌人硬拼,只要实力还在,我们总有成为大部族的一天。

    可惜啊,每当我觉得部族的实力已经差不多的时候,总有天灾会降临。

    这一次,我的三个儿子全部战死了,可是死掉的回鹘人更多,我的三儿子即便是脑袋被砍下来了,他的嘴里依旧咬着敌人的一只耳朵。

    只要我们杀掉的回鹘人足够多,那些回鹘人会感到恐惧的,就不敢再肆意的屠杀我们。

    年轻人,我们都知道你手里掌握着一支精锐的马贼团,把他拿出来吧,只要我们能够通过杀戮躲过一劫,你就是我们名正言顺的领!”

    铁心源笑着摇摇头,然后就转身离开,在走进饭店的时候,他听到阿史那哲蚌悲愤的道:“今天你不帮助我们,等到你的部族受灾难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帮助你,天神是公平的,他会把我们的灵魂放在天平上称量。

    我的灵魂会上乐园,而你的灵魂则会下烈火燃烧的地狱!”(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