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三章不败传说——谋杀
    第九十三章不败传说——谋杀

    铁心源自然不会赔着萨迦在黑暗的山洞里苦熬三天的。

    于是,他像一只鼹鼠一般在纵横交错的小洞里窜来窜去,这里有地道直通饭店。

    饭店的二楼上有一个小小的夹层,这里被布置的非常舒适,甚至还有一瓶非常不错的葡萄酿。

    最妙的是这间屋子里有很多个凸起的铜杯,只要把耳朵贴在铜杯上,就能听到相应房间的声音,而且非常的清晰。

    泽玛正在房间里发怒,皮鞭啪啪的抽在一个侍女的身上,铁心源能听到那个侍女痛苦的呻吟。

    自从上次被那个受伤的侍女在她逃命的时候把她推下白骆驼背之后,这个女人就对所有的侍女都是一副模样,那就是永不停止的虐待。

    阿萨兰正在他的房间里和拔悉密商量怎们才能人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一个叫做迪离发的人。

    而那个叫做迪离发的将军正在和自己的叶护商量怎们才能最大可能的保存自己的实力,让阿萨兰带着部下去死战,他们只想多抓些哈密的本地人来充当战争的炮灰。

    西域人的警觉性都非常的好,就像戈壁上奔跑的黄羊一样,只要发现危险的苗头,这些人就会和铁心源一样鼹鼠一样的消失在平原和山谷间。

    迪离发的人只能找到那些来哈密准备发财的流浪武士和野心家,他们才是这片土地上最不安定的因素。

    阿萨兰准备找迪离发再细谈一次,按照他的说法,这是在给迪离发幸苦保卫回鹘一生的报酬。

    拔悉密非常反对这个愚蠢的主意,阿萨兰却一意孤行。

    铁心源在密室里摇着头喝了一杯酒,他在为阿萨兰的愚蠢感到悲哀。

    迪离发不是手无寸铁的谋士,可以让你再三劝解,而是一位手握三万重兵的将军。

    能够干掉迪离发的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一旦让迪离发知道或者感觉到自己有掉脑袋的危险,天知道他会不会带着自己的三万部下反攻阿萨兰。

    阿萨兰这家伙可能是性格问题,把事情弄反了,自己身边的人可以多给一些机会,像迪离发这样的人,如果已经确定不能收服,第一时间干掉才是正确的。

    耳听得拔悉密长叹一声,不再向阿萨兰进言,离开了房间,去了自己的屋子。

    这间屋子就在铁心源的隔壁,透过一个小孔,拔悉密所有的行动都落进了铁心源的眼中。

    有些颓废的拔悉密忽然起身,从自己的行李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精致银瓶。握在手中良久,才把银瓶揣进怀里,面目狰狞的低声道:“王不做,我做!”

    说完话就从瓶子里倒出一点白色的粉末,仔细的验看之后又小心的把粉末装回瓶子,然后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那个银瓶子里面装的是毒药!

    那样的毒药瓶子铁心源怀里也有一个,当初许东升送铁心源牵机药的时候,是装在小瓷瓶里的。

    胆小的铁心源很担心怀里装着这东西,万一瓶子碎了怎么办,于是就换成了这样的精致银瓶。

    以前铁心源总想着那些古代所谓的西域奇毒是什么东西,现在看见了,他们非常没有技术含量的依旧使用着砒霜这种历史悠久的毒药。

    铁心源从怀里一口气掏出七八个瓶子,一支支迷醉的抚摸过去,这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真正的宝贝。

    最大的一只瓶子里装的是蘑菇粉,最小的里面装的是牵机药,至于蟾酥个各种毒蛇的毒液,他也收集了不少。

    其中最凶猛的莫过于眼镜蛇毒液,这东西是从一个骆驼客手里换来的,两天粗大的眼镜蛇就弄了这么一小瓶子毒液,据那个谨慎的骆驼客说,这东西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夸耀的。

    楼下传来一阵喧闹声,阿萨兰的大嗓门响了起来,拔悉密阴恻恻的声音也混杂在其中。

    那个不温不火的声音应该是迪离发的,另外那个破锣一般的声音应该是属于迪离发手下那个叶护的。

    铁心源小心的移开地上的厚地毯,一个小孔就出现在面前,这个小孔就在可以升降的灯具底座上,灯具蜡烛的光芒,足以让所有人忽视这个小孔。

    当初为了设置这个小孔,于阗遗族那些精于刺探和暗杀的女人们没少下功夫。

    阿萨兰絮絮叨叨的和迪离发说着自己少年时期的事情,显得非常唏嘘。

    拔悉密则殷勤的劝着迪离发和叶护吃菜。

    迪离发自从进门开始就滴酒不沾,而且还一口菜也不吃,即便是肥美的烤羊肉,他也一口未动。

    阿萨兰似乎说到了情动之处,铁心源看到这家伙已经偷偷地抹过两次眼泪。

    他和迪离发曾经似乎非常的亲近,铁心源相信,在阿萨兰少年时期,这个曾经教过阿萨兰剑术的迪离发对他也是有感情的。

    “迪离发叔叔,契丹人就要打过来了,我们必须齐心合力才能打败契丹人,重新把我回鹘武士的勇猛之名传遍这片草原和戈壁。

    这一次征战,对我们回鹘来说,既是危险的,同时也是一个机会。

    契丹人已经在黑山战败,他们之所以越过沙漠前来攻伐我回鹘,为的是他们黄金狼王的尊严,不是为了攻城掠地。

    这种事情只可一不可二,只要我们击败契丹人,后面的事情那些身在遥远东方的契丹贵族会帮我们做后面的事情。

    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请迪离发叔叔帮帮我。”

    面对阿萨兰的苦苦哀求。

    不动如山的迪离发长叹一声道:“差距太大了,老夫演算过无数次,没有找到任何可以战胜契丹人的方法。

    阿萨兰,不是迪离发叔叔不全力帮你,而是因为我不敢全力帮你。

    如果这三万王帐精锐损失殆尽之后,你父汗的王帐就不再拥有对回鹘国的绝对统御力量。

    那个时候,会有无数的城邦宣布脱离我回鹘的羁绊,最后导致我回鹘四分五裂。

    即便是我们战胜了契丹人,我们的手里的力量也会损耗的七七八八,再无力量压制回鹘国内那些桀骜不驯的反对之音。

    阿萨兰,这一战对我回鹘国没有任何的好处,如果换一个人,我会毫不犹豫的砍下他的脑袋去向契丹国主请罪。

    你只看到了暂时的利益,没有看到长远的麻烦,你可知道,只要我们这一次打赢了契丹人,那么,我们就必须打赢契丹人两次,三次,四次,乃至十次。

    就算是像你说的那些契丹的贵族们能做的最大事情就是给契丹换一个皇帝。

    阿萨兰,你来告诉我,一旦新皇帝被确立了,你猜他第一个宣示威严的方向在哪里?

    只会是我回鹘!

    契丹国土不下万里之遥,带甲之兵不下两百万之众,他们失败一次不损筋骨,我们只要失败一次就有灭国之忧。

    我来哈密其实不是为了帮你打仗,而是希望能够用不损伤你性命的条件下,向契丹人展现我们最大的诚意……”

    阿萨兰红着眼睛听了迪离发的话之后,呆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一言不发,迪离发说的半点都不错,这一战根本对回鹘没有任何的好处。

    有时候战胜一个庞然大物不一定就是好事情,只要杀不死这个庞然大物,以后会有无数的麻烦等着自己。

    迪离发从腰后取出一个不算大的酒囊,往酒杯里倒了两杯酒,准备递给阿萨兰和他好好的喝一杯,就算是为了刚才那番推心置腹的话儿做一个总结。

    拔悉密笑着站起来端着银壶给迪离发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给叶护倒了一杯,最后一杯酒倒给了阿萨兰。

    举起自己的酒杯笑道:“迪离发将军,您刚才的话语真是让我受益匪浅,请容许钦佩您的拔悉密敬您一杯酒。”

    铁心源看到拔悉密这样做,就暗自叹了口气,既然迪离发是一个在老于世故的将军,这样粗浅的下毒手法根本就没法子得手的。

    果然,迪离发冷冷的看着拔悉密,瞅瞅阿萨兰失魂落魄的模样立刻就有了计较。

    探出手握住拔悉密的手,将手按在桌子上,一柄锋利的割肉刀就笃的一声刺穿了拔悉密的手掌。

    拔悉密也算是条汉子,手掌被刀子刺穿,依旧咬着牙坚持,同样恶狠狠的瞅着迪离发道:“你带着大军来到哈密,不是为了作战,是为了控制阿萨兰是吗?

    你们已经准备把阿萨兰绑起来送给契丹人了是吗?”

    迪离发不作声取过拔悉密刚刚用过的酒壶随手一捏,银壶就被捏扁了,一堆机括从银壶的口子上掉了下来。

    “这种壶叫做偷龙转凤壶,一壶酒中装两种酒,壶柄上有机括,想要人喝好酒就不动机括,想要人喝毒酒就拨转一下机括……”

    坐在迪离发身边的叶护脸色大变,端起面前的那杯酒就灌进那个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伙计嘴里。

    阿萨兰闭着眼睛沉浸在自己极度慌乱的思绪中,对面前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反应,迪离发掐着拔悉密的脖子守在那个伙计的身边看毒发反应。

    铁心源再次叹了口气,将牵机药混在眼睛蛇毒液里面,又从怀里掏出一截丝线,丝线的头有一个小小的铅坠,从早就选好的小孔中垂下去之后不久,一溜晶莹无色的液体就顺着丝线滑落下去……(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