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九十章不败传说——消息满天飞
    第九十章不败传说——消息满天飞

    按照青塘军法,瞎毡和李巧这两个带兵的将军是不能私下里会晤的。网

    这一次瞎毡过来是打着看怀孕的妹子的借口,久留过夜也是不成的。

    天黑之前,瞎毡就离开了兰州城,去黄河北岸过夜。

    李巧对这一次的会晤非常的满意,瞎毡也认为派出去几百个能征善战的武士去换取物资,打通商道非常的划算。

    生意本身就是如此。

    用自己最多的东西去换自己缺少的东西回来。

    青塘最不缺少的就是百战的猛士。

    尉迟雷把铁心源厚厚的一摞子亲笔信给了李巧,李巧没有急着问尉迟雷,让他先去客房休息,等到他彻底弄明白了源哥儿的信函之后,再问问哈密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铁心源的信很长,李巧看了足足大半夜,有时候泪流满面,有时候狂怒如狼。

    当他看到铁心源被人用链子穿过肩胛骨,就再也忍不住怒吼起来,一张一丈多长的长条桌案硬是被他用长刀劈成了碎块。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自作主张的离开兄弟们,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表现。

    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只要兄弟们在一起总有解决的办法,而自己的离开,恰恰造成了后面一系列事情的生。

    铁心源的信函他仔细的看过之后,就一个人坐在漆黑的黄河边直到太阳出来。

    亲随李用快马去了京兆府,带着铁心源的亲笔信,如果快一些,应该能在半路碰到王柔花,五千人的大队伍,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目标。

    王柔花带着横山流民出了延安府之后不久,密谍司的探子就已经把她们出现的消息快马传到了东京。

    宦官王渐看到这个消息之后,沉吟片刻,就直接把这个消息送去了开封府。

    官家已经好久没有提起过铁心源这个人了,毕竟帝国的事情多如牛毛,一个小小的金城县男,很难被他看在眼里。

    铁心源全家去金城县上任推迟了大半年,这并没有多大问题,好多京官外放,拖上一两年上任的都多的是,区区大半年确实不是什么问题。

    谁都知道去了金城县,和进了鬼门关差别不大,铁家人有顾虑,有想法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即便是京兆府尹韩琦,都是长叹一声,就下令放行了,不需要朝廷救援,带着五千流民填充人烟荒芜的金城县,已经算是铁家的一项政绩了。

    韩琦亲自接见了王柔花,赞扬了铁心源不畏艰险,为国朝开边的雄心,也表彰了王柔花的勇气,破天荒的在关中大旱的时候给她们支援了五百担粮食。

    怀里穿着儿子笔墨新鲜的信函,王柔花心头大定,一丝不苟的完成了这一次接见。

    儿子给了她无穷的信心,她现在知道,就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片属于儿子的土地正等着大家一起去开垦。

    在那里,儿子就是王,就是天。

    大家族开枝散叶乃是寻常事,按照儿子信里的要求,王柔花又给主持三槐堂的三叔写了一封信,要求王家派出合适的子弟去遥远的西域。

    按照儿子的说法,写不写这封信是铁家的态度,去不去西域那就是王家的选择了。

    现在去就算是一起开拓的元勋,等到万事大吉的时候再去,那就只能是客人了,西域的任何好处都休想沾到一点。

    等到开封府把密谍司的信函转到就任黄门侍郎的包拯手里的时候。

    包拯叹息一声就合上了卷宗。

    以他对铁心源的了解,如果不是已经找到了一个极为稳妥的安身之地,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母亲和兄弟们跟着他去冒险的。

    而金城县,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不符合这个条件。

    他很想告诉密谍司的人把王柔花她们拦下来,可是一想到五千多流民,他就只好闭上嘴巴。

    如今的大宋真是多事之秋。

    三百军州中的二十七个军州大旱,又有十一个军州洪水泛滥,京东黄河决口,黄水进入淮河,两河并一河,让淮河下游的百姓都成了鱼鳖……

    天下多事,朝中同样多事,富弼,文彦博,王圭纷纷上表要求群臣连续五次上表请求给他加尊号为“大仁至治。”

    翰林学士王珪等群臣曰:“臣闻元精磅礴,济万物而不昭其迹者,荐名曰天;至德汪洋,泽万世而不有其功者,建谥于帝……维其历古圣贤之君,莫不极所以尊明令显之称……当为万世之表。”

    群臣泱泱,忙着赞颂盛世,忙着为皇帝新生的儿子祝贺,忙着为官家增添荣耀。

    在这样的环境下,区区铁心源的去留实在是不值一晒。

    包拯打开西窗,瞅着西面的长空道:“我不拦你,也不助你,看你能够腾空到几时。”

    叹息良久之后,包拯封还了卷宗,旋即就被宫中的宦官锁进了浩如烟海的文库之中。

    赵婉今天的心情极好,正是杏子熟透的季节,平日里进食很少的她,今天吃了很多黄如金,甜如蜜的贡杏。

    水珠儿忙着把很厚一沓子交子锁进一个小小的漆盒里,她非常的紧张,抱着盒子不知道放在那里才合适。

    公主今天又去打扫铁家的小屋子,回来的时候心情就非常的好,拿着十几张纸看了又看,又哭又笑的,还给了自己一万贯的蜀中绸缎商新的交子。

    这东西只要去绸缎庄,立刻就能兑换出赤金来。

    赵婉在看地图,指尖落在金城县,眼神却死死的钉在哈密那两个弯弯曲曲的小篆。

    信在铁家看完之后就烧掉了,虽然她非常的想留下来,可是源哥儿在信里说的极为认真,万般不舍之下,赵婉还是忍痛烧掉了信函。

    不过,信函上的每一个字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清香谷里有散香味的香木,还有滑腻腻的温泉?哈密有硕大的甜瓜?

    不远处就是诺大的戈壁,戈壁上有高僧用白骨搭建成的神座?

    要命啦,戈壁上还有巨大的倒影着雪山的湖泊?还有水草丰美的草原?

    也不知道源哥儿现在攻下大雪山了没有……

    “公主,容贵妃遣人来借琉璃娃娃,说是小皇子喜欢,她们总是欺负我们。”

    赵婉笑道:“以前借走的琉璃盏还了没有?”

    水珠儿委屈的道:“没有,最早借去的琉璃鱼缸都没有还呢。”

    “才满月的孩子知道什么啊,既然如此那就不借,想要借琉璃娃娃,就让她们把先前拿走的东西还回来。”

    赵婉有些恼怒,被人打断了自己的沉思,非常的讨厌。

    水珠儿得了主子的话,得意的去回绝那些面目可憎的嬷嬷们去了。

    她对宫里的那些无耻之徒,也早就厌烦透顶了,如果不是公主总喜欢去铁家的小屋,她们早就搬出皇宫了。

    王渐来到公主居住的紫竹宛的时候,正好看到公主的侍卫太监正在用竹杖殴打两个婆子。

    弄清楚原委之后,他就脚不停步的走进紫竹宛。

    “狠狠地打,这些不守规矩的奴才打死一个少一个。”王渐阴测测的话语从院子里飘出来。

    老祖宗都话了,侍卫太监打得更加起劲了,一时间紫竹宛外面惨叫连天。

    “公主,老奴就是来问公主一句,那小子如今在哪?”王渐坐在一张蒲团上,问的有些气急败坏。

    “西域啊,你们不是都知道了吗?按照脚程,现在还没有到大食国呢。”

    赵婉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刚刚用金线绣的牡丹,觉得不太好,层次有些乱,犹豫着要不要拆掉重新绣。

    “好,好,老奴不问,看在老奴忠心耿耿的照顾您的份上,您给老奴一句老实话。

    您不会私奔吧?”

    赵婉奇怪的看着王渐道:“我是公主,如果淫奔了,你让我父皇的脸往哪里放?我母妃岂不是要去上吊?”

    “您还少说了一句话,一旦这种不忍言的事情生,老奴也会被暴怒的陛下乱棍打死。

    公主,您行行好,千万不敢私自去西域啊。

    老奴太了解铁心源那个小混蛋了,他一定在外面已经站稳了脚跟,才会把他娘接出去团圆。

    王柔花如今已然出了京兆府,听说正在日夜兼程的向金城县前进。

    老天爷啊,金城县除了饥民之外就剩下强盗和胡乱跑马的胡子了,她们根本就不是去金城夏啊。

    那个小混蛋,只有两个放不下的女人,一个是他娘,另一个就是公主您,老奴不信他会对公主不理不睬。”

    赵婉涨红了脸,小声的啐了王渐一下道:“他是博学士子,我是大宋的公主,如不能明媒正娶,如何能够一生厮守?”

    王渐瞪大了眼睛迟疑的道:“您真的不会私自逃跑?铁心源那个小混蛋虽然很有本事,老奴还是不信他有本事从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明媒正娶公主您。”

    赵婉甜蜜的笑道:“放心吧,源哥儿总是会有办法的,别的不用您操心,帮我找一些颜色正的金线回来才是目前的头等大事。”

    王渐嘿嘿笑道:“金线是小事一桩,既然公主智珠在握,老奴就等着喝喜酒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