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九章不败传说——雇佣兵的苗头
    第八十九章不败传说——雇佣兵的苗头

    瞎毡是一个非常热情的人,一见面就给了李巧一个大大的拥抱,这家伙力气很大,手臂也粗壮,如果换铁心源这样的上来,有可能会被一个热情的长时间拥抱给勒死。≧,

    重重的在李巧的胸膛上擂了两拳,眉毛胡子根本就分不清的瞎毡大笑道:“李元昊贼儿的甘肃军司开出一万两银子的赏格要你的人头,仅次于我父帅之下,这是你的荣耀!”

    李巧笑道:“两个统军司九个统制首领的人头只值一万两银子,看来,那些被老子杀掉的人还只能算是几条西夏狗,算不得重要。

    倒是听说大哥您在临州大显神威,逼迫的宋人给您自动献上礼物,不用动刀兵就能有收获,我青塘除了大帅,也就大哥您能做到而已。”

    瞎毡大笑道:“我们兄弟齐心合力作战,总有一统吐蕃带甲十万的时候。”

    “大哥!”卓玛被婆子搀扶着来到院子里甜甜的叫了瞎毡一声大哥。

    瞎毡上下打量一下身体臃肿的卓玛一眼笑道:“小绵羊也要产子了,好,好,我吐蕃又要有一个英雄好汉了。

    给你的礼物在这里,拿去看看,如果缺少什么就告诉我,派人给你送来。”

    卓玛笑吟吟的答应了,像个小女孩一般欢喜的去看瞎毡带来的礼物去了,她知道,瞎毡可能和巧哥有话说,这种场合不是自己可以掺乎的。

    李巧把瞎毡迎进屋子,茶都来不及喝一口就沉声问道:“铁心源这个人你知道多少?”

    李巧怵然一惊,喝口水缓和一下心情问道:“大哥为何会问起此人?”

    瞎毡神色闪烁,叹口气道:“看来你们是认识的。”

    “一起光屁股长大,说是亲兄弟毫不为过,我是孤儿,他母亲我也称呼为娘。”

    瞎毡猛地拍一下大腿笑道:“这就说得通的,这就说得通了。

    还以为他怀着什么鬼心思,送了我们好大一桩礼物,总想不透原因,原来他是你李巧的兄弟,怪不得,以哈桑,平措这两个庸才,都能从西域带回来一支诺大的驼队,看样子是你兄弟在暗中照拂。”

    李巧皱眉道:“大哥派出去的可不止一支驼队啊。”

    瞎毡闭眼长吸了一口气道:“回鹘仗着山高路远与我青塘为敌,哥哥我派出去的九支驼队,活着回来的人不少,带着货物回来的就哈桑,平措这一支人马而已。

    你那兄弟好生了得,区区一介宋人,竟然已经在伊吾州站稳了脚跟,哈密大大小小的生意都由他一言而决。”

    李巧对于这个答案,他可是一点都不感到惊讶,以自己兄弟的本事,快一年的时间,干出这种事情,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估计瞎毡知道的很少,兄弟的狐狸性子下,要是不在伊吾州多挖几个洞,他就不是铁心源了。

    “你不感到惊讶?”瞎毡见李巧不为所动他有些惊讶。

    李巧摇摇头道:“我兄弟做生意的本事堪称天下第一,当初我们口袋里一文钱都没有,他都能举着一个破旗子在宋国国子监门口骗了宋国士子好几贯钱,供我们吃喝。

    西域那里的商人虽然刁滑,想在我兄弟手中玩什么花活,那完全都是找死。

    大哥以后想要和西域的人交易了,尽管放心的交给他,有我作保,我兄弟定不会让大哥失望。”

    瞎毡长叹一声道:“你说的可是一点都没错啊,你那个兄弟还真是商人中的人精。

    你可能不知道哈桑他们带回来的两百多驮货物的由来。”

    李巧身体向前倾一下连忙道:“莫非货物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货物非常好,十一种香料个个都是上品,西域特产的棉布更是上品中的上品,没药,**这两种我特意为父帅风湿病相求的珍贵药物经宋国请来的名医查验,中间没有丝毫的杂质,全部都是药效最好的新药,没有一块陈年旧货掺杂其中,即便是在宋国京城都难得一见。”

    瞎毡的一番话说的极为感慨,这可能是青塘人开始学着做生意开始,唯一一批没被人欺骗的货物。

    李巧轻声笑道:“我兄弟做生意或许灵活多变,可是掺假骗人的事情他是做不出来的,毕竟他还是一个士子。”

    瞎毡大叫道:“好一个灵活多变,你这句话说的入木三分啊,货物没有什么问题,相反全都是好货。

    可是货物的来源就有问题了。”

    李巧笑道:“哥哥只要收到好货就行,即便是货物有问题,如今货物在我们手中,难道还有谁敢登门讨要不成?”

    瞎毡喝口水润润嗓子大笑道:“哈桑他们原本是被人骗了,花光了本钱买了好些天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香草。

    走到哈密的时候,被你兄弟看见了,得知他们是我的属下,就出了一个主意。

    哈哈哈,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妙了,他竟然让哈桑他们去沙漠偷袭回鹘使节团,劫夺了时节团的礼物,然后用那些我们用不到的礼物,换取了两百多驮香料和我们急需的棉布。

    所以说,这一次交易,你兄弟获利不少,他这种获利方式,哥哥我极为满意。”

    李巧长叹一声道:“可怜我兄弟一介文弱书生,偏偏要在虎狼群里和人打交道。

    他想要获利,只能借用我青塘猛士的武力才能达成。

    大哥,你下次如果还想要交易,其实不用给他钱财,只需派出一队猛士给我兄弟,在那里逗留上几个月,等猛士们回来的时候,呵呵,一定会带回来让大哥嗔目结舌的礼物回来。”

    “嘶——”瞎毡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巧继续很无所谓的道:“大哥您看啊,西域哪个地方说白了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地方,谁够聪明,谁的拳头大,谁就说了算。

    我兄弟绝对是天下间一等一的聪明人,可是说到武力,哈哈,宋人的武力,哈哈在我兄弟看来那就是一个笑话。”

    瞎毡也跟着笑了两声,咳嗽一声道:“却也不能这样看,宋国西军勇悍无双不可小觑。

    即便是这次为兄去临州,遇到了宋国名将杨文广,触碰了两下,谁都没有占到便宜,大家打了一个哈哈也就过去了,再说,你也出身宋地,不也是一员威名赫赫的将军吗?

    派人去哈密之事还是从长计议为好。”

    李巧摇头道:“大哥的宗哥城如今刚刚建成,说是百废待兴也丝毫不为过。

    这座城池将是大哥性命交关的所在,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型,小弟担心大哥日后公务繁忙,将没有时间再去建设宗哥城。

    如今大哥麾下甲士三万,派遣三五百人去哈密,想必足够纵横了,物资如今是大哥最缺的东西,早日让宗哥城繁华起来比什么都重要,只要派遣出去的将领是心腹之人,还怕他们日后不回来吗?”

    瞎毡沉默片刻张嘴道:“你那个兄弟对我并非一无所求,他想通过为兄,让他的家眷部属通过我青塘抵达哈密,人数不少啊,应该有七八千人之多。”

    李巧原本焦急的心,在听到瞎毡这样说之后,全身都轻松了好大一截子。

    这说明源哥儿已经在哈密打下了一片基业,如今就等着所有人过去。

    “过去的人越多,大哥反而越好办,如果哈密之地只有我兄弟一人,这中间的变数太多,不太好掌控,如果过去的是一个家族。

    大哥就能放心的和他来往了。

    不管他在那里干什么,都和我青塘无关,最好他们能在西域那片地方建国,如此一来,我们什么都不耗费,平白的得到了一个可以经商的国度,这对大哥有百利而无一害。”

    瞎毡瞅瞅李巧道:“你为他说话倒是毫不掩饰。”

    “那是我兄弟,将来我可能也要去那里,不趁机和大哥交好怎么成?”

    “你要走?”瞎毡盯着李巧冷冷的道。

    李巧苦笑一声道:“大哥,我是怎么来青塘的,大哥不会不知道。

    青塘武士历来高傲,看不起外人,尤其是看不起宋人,小弟统五千老弱残卒,已经有无数人在大帅面前进言,要提防我。

    小弟这个兰州将军也做的胆战心惊,步步为营的不敢出半点差错,唯恐落人话柄,让大帅难做。

    大帅年迈,我青塘需要的是稳定,而非纷乱,所有不安定的苗头都会被大帅掐掉,估计过一阵子,小弟就会被大帅召回邈川城。

    与其在邈川城窝囊一生,不如跟着我兄弟去戈壁,看看能不能闯出一片天地。”

    这番话说的在情在理,瞎毡听后也长叹一声,拍拍李巧的手背道:“你说的没错,父帅已经在收拢兵权了,就在前天,哥哥我接到父帅将令,要我回归宗哥城,不得再领兵四处征讨。

    兰州城对我青塘来说,是一块鸡肋,收获不多,付出不少,这里距离宋国和西夏太近,稍不留意,就会发生战事。如果不是妹妹苦苦哀求,父帅早就下令撤出兰州。”

    李巧陪着瞎毡叹息一阵子之后道:“铁心源的家族部属已经在来青塘的路上,一旦他们抵达兰州,稍作休整,小弟就会带着他们穿过青塘,临走之时就把手上的五千老弱,全部交给大哥如何?”

    “父帅要是发怒……”

    “大哥,罪责在我,而我远遁荒漠,五千老弱之中,也有两千精锐,大哥留下精锐之士,老弱还给父帅,生米煮成熟饭之下,父帅即便是想要做调整,也晚了。”(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