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八章不败传说——洗脑
    第八十八章不败传说——洗脑

    李巧今天很得意。︾︾,

    捕获了一个庞大的西夏商队。

    他对商队里携带的金银之物不感兴趣,只为收获的两百四十一匹骆驼,一百八十四匹战马高兴。

    身为兰州城的守将,金银需要送去角厮罗那里,其余的一些零散货物,比如毛皮,盐巴,芒硝,药材,银器,武器都可以随便的赏赐给部下。

    把牲畜留下来,没有人会觉得不高兴,将主有收集牲口的嗜好,兰州城里的青塘战士都非常的清楚。

    兰州不过是一座小城。

    半年前,这着城池还是属于西夏的,大宋的边城重镇会州距离兰州不过百余里。

    自从李元昊好水川战胜之后,这片地方就已经说不清楚归属了。

    兰州城坐落在大宋金城县境内,却不属于大宋管辖。

    西夏人的兵马也时常来到兰州屯驻,自从与李巧在兰州进行了一次五千人规模的战斗之后,他们就基本上不再下来了。

    凶悍的李巧给他们留下的印象很深,这个男人为了一座破破烂烂的兰州城,竟然在这座城池里杀了一个七进七出,凶悍的让人觉得非常没道理。

    残破的三里之城,处处漏风,黄土夯制的七里之郭更是蛇虫鼠蚁的乐园。

    因为盗匪处处,所以西域来的商贾已经很少走这条危险的地方,而是从相对安宁的大宋会州进入大宋,而后绕道临州,走岷州最后抵达秦州。

    只有一些实力强大不畏惧强盗的大商队才敢走兰州城一线躲避大宋强加给番商的沉重赋税。

    现在,这样的商队也很少了,因为李巧这人没有任何商量的哪一国的商队都抢,直至将兰州黄河大峡谷彻底的变成了一片无人区。

    卓玛要生孩子了,李巧并不是很在乎,因为好几个家伙都说孩子是他的。

    他自己也发现孩子是他的可能性好像不是很高。

    这如果在宋国,卓玛会立刻被族长装在猪笼里面丢进池塘里活活的淹死。

    可是啊,在青塘,在吐蕃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角厮罗的大儿子瞎毡都是在角厮罗在和别的部落争雄的时候诞生在宗哥一族的,在这之前,角厮罗已经两年未曾回过宗哥故地。

    即便角厮罗知道瞎毡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还是非常愉快的接受了这个儿子,并且允许这个儿子拥有自己一部分领地的继承权,新近修造好的宗哥城,就是瞎毡的领地。

    只要有了瞎毡这个儿子,势力强大的宗哥一族就会紧紧地追随他,为他作战,为他提供粮食和武器。

    只要有助力,角厮罗一点都不介意再认几个这样的儿子,这比战斗,厮杀容易的太多了……

    所以,卓玛也是这样帮助李巧的,他之所以能够带出五千骑兵,最大的原因就是卓玛做了很多的努力。

    昨日刚刚从横山回来,快马奔驰了四天,至今,全身的骨头还是酸痛的。

    来回跑了两千里地,唯一的收获就是被老娘抽了一顿鞭子。

    被抽的很痛,心里却舒服的太多了,至少水儿和火儿他们还知道给自己这个哥哥身上抹药。

    铁蛋被马鞍子磨破的屁股都没有好,就被李巧给撵走了,临走的时候带走了快五百匹骆驼。

    至于战马这东西,根本就不能进宋人的地盘,宋人官府看到战马的眼珠子是红的,有多少都会被官府征用多少,然后给你一些破烂的绢布就当是补偿了。

    骆驼,宋人是不要的,这东西不但能吃,味道还很熏人,背上还有两个鼓包,骑乘起来慢不说还不舒服,只有胡人才会喜欢,进了东京城的骆驼客和叫花子基本上是一个待遇,稍微好点的店铺都不许他们进。

    想到老娘他们马上就要来金城县了,李巧就心急如焚,因为到现在,他都不清楚源哥儿在什么地方。

    火儿他们手里的那几封铁心源的亲笔信,他一看心里就凉了半截。

    那几乎是大半年前写的东西,如何能够算数?骗骗王柔花还成,要是按照信中所说,全部去西域一个叫做哈密的地方,在没有接到铁心源的确实消息之前,谁敢做这个决定?

    横山那里的形势太过危急,多逗留一天都有很大的麻烦,确实应该早日离开。

    站在兰州城头,瞅着咆哮而下的黄河,再看看满是荒草的大峡谷,这里安置三千人已经是极限了,如何能够再安置五千个流民?

    叹息了几声之后,李巧还是觉得应该找卓玛帮忙,通过卓玛把精美的琉璃器献给日渐喜欢奢华的角厮罗,应该能换回来一些粮食。

    大肚子的卓玛躺在一张凉席上,一个宋人婆子正在帮她捏已经浮肿的双腿。

    卓玛怀孕呕吐的厉害。

    别的孕妇最多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有这个毛病,卓玛却是从头呕吐到现在。

    看到卓玛一摁一个坑的小腿,李巧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从婆子手里接过卓玛浮肿的双腿,轻轻地揉捏起来。

    说起来可笑,这个女人除了不守妇道之外,其余的好像没什么好说的。

    “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卓玛又开始在李巧耳边说这句话了。

    假话说的多了,也就变成真话了,这是铁心源告诉李翘的一句名言,又说这个世上有一种让人相信谎言的法子叫做洗脑。

    也就是不停的在你面前重复一句谎言,不但表情要真挚,表演要到位,最重要的是首先自己要相信这个谎言才能去欺骗别人。

    卓玛现在做的就非常的好,她的语气很是真挚,脸上的表情也带着母性的温柔,最重要的是,她好像很幸福的样子,甚至开始歪歪扭扭的缝制小孩子的衣衫。

    “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我知道哩!”

    “你喜欢就好……”

    卓玛见李巧的表情淡淡的,就知道他不相信,叹口气道:“你们宋人为什么就如此在乎那些不重要的事情呢?你遇到喜欢你的女子,想要欢愉一下,我一定不会说一句话的,我的男人受很多女人喜欢,我只会感到骄傲,欢喜。

    你们宋人不是这样的。

    宋国的那个皇帝是这样的,那个叫做孟元直的汉子也是这样的,现在,你也是这样的。

    不过,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你还记的我们在那个有大月亮的晚上躲在睡袋里的事情吗?”

    李巧叹口气道:“我们这样下去,像朋友多过像夫妻,我记得你为了救我,把刀子横在自己脖子上威胁你父亲的样子,也记得你给我吸吮伤口脓血的样子,甚至记得你在我身边唱歌的样子。

    唯独不记得你成为我妻子的样子。”

    “巧哥,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

    李巧笑道:“我当然会认这个孩子,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就像瞎毡对于首领一样。”

    卓玛的脸色有些苍白,喃喃道:“这真的是你的孩子,我记得很清楚。”

    李巧摸摸卓玛苍白的面容笑道:“不说这些了,我出去了几天,给你弄来了一些漂亮的琉璃,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哟。”

    李巧说这话就从怀里掏出两颗在日光下显得璀璨夺目的琉璃球,放在卓玛的面前。

    夕阳照进屋子,琉璃球显得更加光彩夺目,最奇妙的就是琉璃球里面还有一朵小小的荷花,活灵活现的。

    “巧哥,你不是说过几天,狡狐狸的母亲要过来吗?粮草够吗?如果不够,我拿着这三颗琉璃球去找我父亲,让他再给我们一点粮食。”

    李巧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摇头道:“瞎毡就在临州附近,他们刚刚从宋国边境过来,应该有粮食,找他换一点就好。

    我本来想让你帮我去找一趟你父亲的,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也去不成,这事作罢,和瞎毡换粮食也行。”

    这三颗琉璃球是给你的,换粮食的琉璃球我还有。”

    卓玛笑了一下,点点头道:“我确实不方便行走,您找瞎毡也是一样的,他和汗倘的纷争不休,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臂助,您只要表现出一点好意,他应该会把粮食换给你的。”

    李巧摇头笑道:“我们只是交换,哪怕吃亏一些也要交换,这时候在他和汗倘之间选择站队不是一个好主意。”

    “可是瞎毡已经是父亲六个儿子中间最强大的一个了,不选他选谁?”

    李巧笑道:“选谁要看你父亲的意思,而不是看谁比较强大,现在我们青塘,最强大的依旧是你父亲,十个瞎毡也比不上你父亲。”

    屋子外面忽然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李巧和卓玛一起看过去,只见李巧的亲兵李用匆匆的跑过来,看样子有很急的事情发生了。

    李巧霍然起身,给卓玛围好纱笼免得她被蚊子咬了,这才轻轻地关上门迎着李用走了过去。

    “将主,瞎毡来了,随行的还有一个独臂的西域人!”

    不等李巧上前迎接,裹着厚厚皮衣的瞎毡就哈哈大笑着从大门外走进来。

    见到李巧就大叫道:“李巧,我的兄弟,卓玛还好吗?她给你生出一只小鹞鹰了吗?”(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