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七章不败传说——长草的野心
    第八十七章不败传说——长草的野心

    坏人干坏事是天经地义的,要不然他为什么叫坏人。

    这种人一辈子都在不遗余力的干着损人利己的事情,因此人家叫做坏人。

    如果运气好点没被好人或者别的坏人干掉,就能平安喜乐的快活一生。

    好人干坏事就非常的麻烦,尤其是一个接受过最正统国学的好人却努力不懈的干着坏事,那滋味,一般人不会感受得到。

    这个所谓的好人的脑子里会时不时的被两个自己纠缠,一会儿要顾及礼义廉耻,一会儿又要顾及自己的利益。

    两个念头在脑子里打得血流如注,急需利益的时候,就会干坏事,当得到这些利益之后,羞耻之心就会油然而生。

    赵婉在身边的时候,那个女人身上的各种美德会化解铁心源心中的纠葛,不管多么肮脏的念头,最后都会被那个女子的万丈光芒给化解掉。

    铁心源承认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是借口,如果剥开自己心灵的最深处,很可能会发现他的心已经乌黑发亮的如同一枚璀璨的黑宝石。

    在铁心源的严令之下,嘎嘎用脚轻轻地触碰了铁心源的小腿两下之后,他的念头就非常的通达了。

    还告诉铁心源,只要他愿意,下回还能继续踢他,估计几百脚之内不会出什么问题。

    把自己的烦恼告诉铁一之后,这家伙立刻就把尉迟灼灼给找来了,他坚决的认为,这是铁心源阴阳不调造成的后果,只要阴阳调和,就会化解掉胸中的戾气。

    天知道这个从小就被阉割掉的家伙为什么会懂这些,尉迟灼灼来了,铁心源就只好去狼穴看看了。

    那个女人现在不能惹,至少,在赵婉之前,铁心源不打算招惹任何女人,一想到天真柔顺的赵婉一个人留在那个该死的皇宫里面,他就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致。

    尉迟灼灼又多伤心铁心源自然是知道的。

    现在,他还顾不到这些,一点都顾不到啊。

    七哥汤饼店里的马夫趁着放马的时间回到了清香谷,告诉族长,在他走后的第三天,阿萨兰来了。

    铁心源直接越过阿萨兰和泽玛抱头痛哭的场景,直接问道:“他带来了多少人?”

    “不多,只有五百名亲卫,他和泽玛见面之后,就匆匆的离开了。”

    “没有带走泽玛?”

    “没有!”

    “泽玛在干什么?”

    “她招收了很多部族人。”

    “告诉后厨的李嬷嬷,她们可以回来了,我们也要开始准备打仗了。”

    马夫领命之后就走了,铁心源也把自己所有能用的人手都召集了过来,打算看看,自己到底能在这场战争中得到些什么。

    快一个月了,沙漠里没有出来一支商队,这是战争之前的肃清活动,军队出发自然是要保密的,久经战阵的耶律敬不会不知道这一点。

    现在就看阿萨兰有没有胆量在耶律敬即将出沙漠精疲力竭的时候开战了。

    清香谷的力量太小,不宜和任何一方面对面的作战,狮子和老虎打架的时候,狐狸最好躲得远远地。

    能参与他们之间的最少也需要一头豹子,如果想分开他们,也只有大象才有这样的本事。

    孟元直认为自己是一只雄鹰……

    “大雪山才是我们这一次行动的最终目的!”

    “我去杀掉大雪山的赞普就行,如果需要,我就把所有的大雪山贵族全部杀掉……”

    “我们还要注意沙漠里面的战争,阿萨兰要是一面倒的战败了,契丹人说不定就会长驱直入,占领掉回鹘都有可能,那时候我们哈密就成人家契丹国内的一个小镇,我们想要独占哈密就更难了。”

    “没有多难,把你弄出来的那个什么轻油给我一些,保证烧掉契丹人的粮草,让他们进不得,退不得。”

    所有人都看着孟元直不作声,看的孟元直有些奇怪,张嘴道:“老子做不到吗?”

    铁一摇摇头,在沙盘上写道:“大军一出,无边无沿,粮草核心,擅入者死。”

    铁心源笑道:“见过真正意义上大军作战的人,只有铁一他们六个。

    老孟,你的身手无疑是我们所有人最好的一个,可是,千军万马取上将头颅这种事情终究是话本而已,你要是去干了,我觉得你可能回不来了。”

    铁三对着铁一,铁二阿巴,阿巴的吼了两声,又做了一些手势,铁一就直接在沙盘上写道:“阿三说了,一旦两支大军开始作战,如果有不认识的第三方参加,两支大军在相互征战之余,会优先扑灭第三方。”

    孟元直不服气的道:“我们可以偷袭!”

    铁心源摇头道:“不论是猛火油,还是天罚,在沙漠里的威能都是很有限的。

    沙漠里到处都是沙子,水扑不灭的火油,在沙子面前就没有那么大的威力了,天罚也是一样。

    除了你们七个之外,指望山谷里的战士们提刀子砍人,还需要几年。”

    “那你说怎么办,武力不管用的时候,就该你这个族长想办法了。”

    孟元直有些丧气,他一直都想见识一下真正的战场,看来这一次是上不成战场了。

    铁心源笑道:“我当然有办法,阿萨兰的胆子不足,在没有绝对的实力时候,不论萨迦上师如何鼓动他去作战,他依旧是胆战心惊的。

    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萨迦上师给阿萨烂一点胆子。

    这个人你们都是知道的。

    是一个纯粹的见小利忘命,做大事惜身的人,只要他的实力能够跟上,让他和契丹人打一仗不是什么问题。”

    孟元直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连声道:“不成,不成,即便是契丹人和回鹘人打不起来,我们也不能把轻油和天罚交给阿萨兰,这是将本逐末的事情,不能干。

    一旦阿萨兰掌握了轻油和天罚,我们就更加危险了,这两样东西根本就不该脱离我们的掌握。”

    “你说的没错,天罚我不会给任何人,直到我老的闭上眼睛之前,我不会让任何人掌握。

    至于轻油,这东西问题不大,只给现成的,不告诉他们秘方,阿萨兰即便是拿到了,也只能使用,没办法生产,用完了就没有了。

    老孟,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们没有时间了,清香谷的秘密我们保持不了多久。

    如今山谷里的人越来越多,人多就意味着知道山谷秘密的人也越多了。

    一旦阿萨兰或者契丹人知道这里有这样一片土地之后,他们会毫不犹豫地进攻我们,夺走这里的一切。

    只有让他们都没有了进攻我们的力量,才是我们的自保之道,我之所以会费尽心机的筹划此事,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再给我们两年时间,一旦我的兄弟们全部到来之后,就是我们向外扩张的时候。”

    孟元直听铁心源说完,有些兴奋地道:“你没打算困守哈密?”

    铁心源郁闷的道:“你怎么跟那些京城里的官员一个看法啊?”

    孟元直大笑道:“我本身就是京城里的官员,和他们一样的想法不稀奇。”

    铁心源缓缓站起来,愤愤的道:“我从小就开始为担当大任做准备,那时候,老子以为只要能让身边的人全部过好,就是能力的一种。

    为此,我充满了热情去帮助我能帮助的所有人,从皇帝到我对门一个叫做铜板的家伙,也日复一日的去吃一个叫做小丫的女孩做的馄饨,最后,虽然出了一点小问题,他们两个还是过的很不错,至少非常符合他们的心意。

    皇帝的日子也比以前要好过的多,至少铠甲,火油,玻璃,神臂弩,这些东西加起来比他的皇家宝库还要值钱。

    然后呢,我又成功的把一群小乞丐当做自己的兄弟一样的来帮助,最后我们有了一个很不错的庄园,也有了非常多的一些财富。

    我还主动进学,在干枯难熬的儒家经典海洋里整整漫游了十年之久,最后进入了国子监准备成为一名下等小县的县令。

    我有把握带着这个小县的人在我的任期内做到丰衣足食,路不拾遗。

    只可惜,就在这时候,京城里的那些大老爷们非要把我弄成什么金城县男,成了一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废物。

    他就算是让我成为金城县的县男我都不会有什么怨言,给我时间,我也能把金城县维护的水泄不通,成为大宋西北的屏藩。

    可是,人家只给我封地,不给我治理金城县的权利,他们更希望我成为一个弄臣。

    我后来还做了很多努力,就是想让人家看到我的能力,好派我去做一点士人该做的事情。

    结果,人家丢给我一枚征西大将军的古董汉印,我就被弄到这里来了。

    老孟,既然来到了这里,你以为我就想守着哈密苟延残喘吗?

    老子准备了这么多年的本事,如果不在这里一一的展现出来,我会憋死的。

    成也好,败也罢,老子就是要痛痛快快的活一次,老子的脑袋上不要顶棚,哪怕是窜上天,掉下来摔死我都心满意足。”

    孟元直被一向温文有礼的铁心源表露出来的狰狞模样吓了一跳。

    他现在才明白,那些大头巾们要是疯狂起来,绝对比武人疯狂要可怕的多。

    自己是武技有多厉害就有多大的野心,人家是脑子里的想法有多遥远,野心就会有多遥远。(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