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六章不败传说——怪癖和毛病
    第八十六章不败传说——怪癖和毛病

    和泽玛这样的女人吵嘴,铁心源哪里是对手。

    当一个人什么都不在乎的时候,谁能吵得过她?

    吐蕃人穿不穿内裤铁心源不知道,也没心情知道,现在他只想问清楚泽玛对于沙漠里的事情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泽玛撩一下自己披散在臀部的长发,坐在铁心源身边道:“身上没味道了吧?

    我刚才洗了三遍,第一遍的时候,我都不想洗了,担心洗不出来。”

    铁心源往外靠靠,皱眉道:“沙漠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前面说的那么粗略,我想听你说仔细一点,阿萨兰过来的时候,我也好知道该怎么跟他说。”

    泽玛咯咯笑道:“他当然要来,契丹人马上就要打过来了,他不来堵住契丹人出沙漠的口子,难道在回鹘等死?

    告诉你,是契丹找来的吐蕃人干的。”

    铁心源听得目瞪口呆,连忙道:“你不是说劫杀你们的是吐蕃人吗?”

    “说错了,是契丹人和吐蕃人一起劫杀我们的。”

    “我记得你告诉我说是三十几个吐蕃人杀掉了使节团里的所有人。”

    “你见到有人从沙漠里出来吗?”

    铁心源摇摇头道:“除了你和那个黑头发的回鹘人再没见过别人。

    “那就对了,是三十几个吐蕃人和一百多契丹人干的,你要是告诉阿萨兰三十几个吐蕃人就干掉了他最强悍的一队手下,他会杀了你。”

    铁心源算是听明白了,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祸害,她现在很想看到阿萨兰和契丹人杀的人头滚滚的样子。

    “找个机会把你的店给我,你从哪里来就到哪里去,你说怎么样?”

    铁心源听到这句话,对泽玛的观感有了一点改变,这个女人并非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

    至少知道把自己这个对她不错的人远远地赶到战场之外去。

    “为什么要给你,这是我花费了很多钱……”

    泽玛咯咯笑道:“你就当我没说,你们男人啊,对你们好你们总是听不明白。”

    “契丹人为什么要劫杀你们这群给他们进贡的人啊?”

    “因为祖普大王府的大公子见到我之后就想要我,不想把我献给他的父亲。”

    “这么简单?”

    “男人吗,还能有多复杂?最多就是祖普大王府的人不想接受阿萨兰的好意,准备从沙漠那边过来,抢到更多的东西。”

    从这个满嘴谎言的女人嘴里再也问不出别的东西了,铁心源就站起身,准备离开。

    “你真的不考虑把这家店铺给我吗?我最近没地方去,好想有一个安身之所。”

    铁心源笑道:“我最近要出一趟远门,你如果喜欢这家店铺,这里暂时可以属于你,等我回来你再还给我就好,只是,你要保护好后堂的那些厨娘。”

    泽玛凑到铁心源的面前,仔细的闻闻他道:“我真的觉得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你身上的这股子清香味道我好像在哪里闻过。”

    铁心源苦笑道:“只要你用清香木的树叶子洗衣服,你身上也会有这股味道的,你去闻闻别人,都是一个味道。”

    泽玛眼中的疑惑之色渐渐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郑重之色。

    “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一个人,真的很聪明,让我来保护你的店,却一点好处都不给我。

    另外,这里为什么叫做七哥汤饼店?”

    “七哥是我娘对我爹的称呼,所以这家店是我们铁家的祖业,不能轻易给人。”

    泽玛酸楚的笑了一下,朝铁心源挥挥手就当是送别。

    转过身就大喊店里的伙计和厨娘们都过来,听她吩咐,铁心源朝一个年迈的婆婆笑了一下,那个婆婆立刻就笑吟吟的超泽玛施礼,等待她的吩咐。

    来到马厩上马的时候,对那个马夫道:“暂时听那个女人指挥,如果你们觉得有危险,就立刻沿着暗道回到藏兵洞里面去。”

    马夫点点头,把铁心源扶上战马,目送他离去。

    危险即将降临,清香谷在外面的人手,能抽回去的就尽量抽回去,莫要成为阿萨兰的牺牲品。

    有一个一心想要致阿萨兰为死地的泽玛,铁心源留在哈密的作用已经不太大了。

    清香谷如今很忙。

    麦子终于到了收割的时候,这些人用匕首收割麦穗的举动让铁心源无法忍受。

    连夜让铁匠打造了十几把镰刀,亲自示范过之后,那些野人们才开始欢喜的用镰刀割麦子了。

    只不过他们干的事情让铁心源非常的伤心。

    他们把麦子割下来之后,再把麦穗剪掉,然后再把麦秸原给铺到地里去了。

    麦子收割完毕之后,就有人上来点火,等铁心源发现浓烟遍布清香谷的时候,外面的原野上,已经烧起来燎原大火,在西域,人们习惯性的烧掉麦秸来为明年的收获补充足够的肥料。

    这和他们烧火开荒如出一辙。

    总之,山谷里的野人们已经把割倒麦子再去掉麦穗,最后把麦秸烧掉还田的行为归类到族长怪癖中去了。

    铁心源不知道族人对自己的评价。

    族长是个好族长,就是喜欢让人用两根木棍吃饭,喜欢看着每个人都干干净净的。

    还喜欢有事没事就用他自己那种古怪的话语来发布命令,害的大家都必须努力学习那种发音古怪的话。

    至于给死掉的族人立起墓碑和坟包,这一点大家都非常的理解。

    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必须要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在坟包前面点上熏香,放上一些美味的点心和水果,最奇怪的是还会烧一些奇形怪状的纸片。

    这些都是族长的怪癖。

    好在仁宝上师给大家解答了一些,原来祖宗去世之后就会去另外一个地方,那些奇怪的纸片,和熏香,以及各种美味都是献给祖宗的,供他们用另外一种奇怪的方式来享用。

    死人能知道自己这么想念他们吗?

    这个怀疑一直都有,不过,好歹是怀念一下祖宗,贡品最后还是被自己吃掉了,跟着做没有什么坏处。

    衣服必须在沸腾的温泉口烫过之后才能放在凉水里洗,有伤的族人不能随便用破布包裹,必须在沸腾的温泉口把破布煮过之后在太阳下晒干才能用。

    自从族长让一些有病的人去热水里面浸泡之后。

    现在他们很担心族长会把重伤的人也丢进滚烫的泉水里面煮……

    族长的怪癖很多,偶尔多一两样没什么好奇怪的,族长又不会抢走自己的女人,孩子,粮食和房子。

    相反的,他非常的公正,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族长。

    如果没有这么些怪癖来区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族长如何展现自己的威严?

    “已经很好了”。

    这是山谷里所有西域野人的心声。

    铁三百刚刚喝过酒,躺在自家的床上咿咿呀呀的唱歌,见他那个粗壮的老婆担忧的瞅着河边的一座木头房子。

    凝神听过之后哈哈笑了起来。

    她的大儿子正在撕心裂肺的哭泣,看样子女先生昨天教的字这孩子又忘了。

    “跟着先生学手艺,不挨打可不成,我当年跟着父亲学打猎,被野猪拱翻,被野狼咬伤,骨头都不知道断过几次,现在不一样还是好汉一条?

    你肚子里有孩子,不要担心铁柱儿,他会熬过来的。”

    老婆听话的点点头,就从外面给他端进来几片腊羊肉,重新给他把酒添满,就靠在铁三百的身边,看他一点点的喝酒,一点点的吃肉……

    这样的生活她从未有过。

    “一群蠢货!”

    铁心源看着满地的黑灰,牙齿都要咬碎了,麦秸他有用处的,地里的肥料早就够了,上万只羊产出的羊粪就足够这片地施肥了,更不要说还有上千头牛和好一千一百匹战马。

    他受够了在羊皮上写字的痛苦。

    而,纸张,对于西域戈壁上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贵族才能使用的奢侈品。

    更何况,每次上厕所,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极为痛苦的考验,他实在是太想要一些纸张了,哪怕是麦秸制作出来的草纸。

    “种地的撒利而说不把土地上的收获还给土地,会得罪土地之神,会让我们来年什么都收获不到!”

    淳朴的嘎嘎看着主人扭曲的面庞,小声的劝解道。

    “你知道个屁!”

    暴怒的铁心源又踢了嘎嘎一脚。

    “上师说你不能再踢我,再踢下去会让我对你产生怨恨,日积月累下去,最后我们会成为仇人……”

    铁心源又踢了嘎嘎一脚怒吼道:“现在你想做我的仇人吗?”

    嘎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好一阵子才道:“我不想成为你的仇人,我也不要成为你的仇人,族长,你以后不要踢我了好吗?

    你从来都不踢尉迟文的。”

    铁心源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变得暴躁了很多。

    戈壁上的人可能在智力和见识上和自己有距离,这应该不是自己发怒的原因。

    这本身就是现实,需要时间慢慢的磨合。

    这不是踢了嘎嘎几脚的事情,而是自己的心态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