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五章不败传说——天赐福地大雪山
    第八十五章不败传说——天赐福地大雪山

    “你说我救的这个女人就是泽玛?阿萨兰的女人?”孟元直的眼睛瞪得老大。

    铁心源无奈的道:“一个人的运气真是难以明说,难道说长得漂亮的女人就这么受上天青睐?”

    “现在杀掉还来得及不?”

    “算了吧,救都救了,现在杀她做什么,真正算起来这个女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你好像特别喜欢吐蕃女人,现在如果去要她,你一定会成功的。”

    孟元直笑道:“我现在只喜欢和女人萍水相逢一番,至于喜欢,我还是觉得家中老妻比较招人喜爱。”

    说完话,孟元直就骑上马离开了饭店,把泽玛这个麻烦丢给铁心源,怎么处置也是铁心源的事情,能把这个女人从大沙漠里带出来,已经是他难得做一次好事。

    泽玛猴子一样的蹲在椅子上,两只手上全是食物,左咬一口,右咬一口,眼睛还盯着桌子上的一条鱼……

    破烂的衣衫,脏了吧唧的面容,快结成毡片的头发,两只黑手和富丽堂皇的饭店景致一点都不相配。

    铁心源刚刚靠近泽玛,就被她身上奇怪的味道熏的向后退了好几步,张嘴道:“你就不能先洗漱一下,再吃东西吗?”

    泽玛把嘴里的食物吞咽下去,又喝了一大口汤缓缓神瞅着铁心源道:“救我的那条汉子呢?”

    “他把你卖给我之后就走了。”

    这个回答非常的西域化,泽玛听到了也只是点点头,这个答案不是不可接受的。

    “卖了多少钱?”

    “十一个银币。”

    “卖亏了,我确实应该先洗澡,后吃饭的,这样他就能把我多卖一些钱。”

    铁心源犹豫一下问道:“回阿萨兰那里?”

    “不去,我怕他下回把我送给一头猪!”

    “这个回答太恶毒了,人家阿萨兰是有信仰的。”

    “你吃不吃猪肉?”

    “我是宋人,我当然吃,我家汤饼店最出名的不是牛羊肉做的汤饼,而是用猪肉做浇头弄出来的汤饼,另外,我母亲卤制的猪肉滋味为天下第一。”

    “能给我弄一碗吗?我们吐蕃人也吃猪肉。”

    “这里找不到猪!”

    “阿萨兰来了,就有了!”

    铁心源决定不和泽玛讨论有关猪的问题,这个问题在西域大部分地区是一个禁忌。

    泽玛见铁心源不回答,就懒懒的摊开双腿,把自己黑了吧唧的大腿露在外面,剔着牙道:“知道我被什么人偷袭了吗?”

    铁心源摇摇头。

    “吐蕃人!

    不经过这件事我还不知道我们吐蕃还真的有百战不殆的猛士。

    三十个人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就打垮了整支使节团,阿萨兰总是夸口他的卫队是如何的精锐,现在看来,比我们吐蕃猛士差的太远了。”

    铁心源吃惊的道:“这是你父亲派来救你人?”

    泽玛哈哈笑道:“我父亲?他只想睡我。”

    铁心源一脸的黑线。

    泽玛看着铁心源的眼睛认真的道:“不光我父亲想睡我,我的哥哥们也是这么想的。

    自从我长到可以被人睡的年纪之后,我就基本上不在家里停留了,即便是回家,我也会住在大长老的家里。

    我父兄看我的眼神,就像野狗看见肥肉一般饥渴。”

    铁心源皱眉道:“按照我们宋人的看法,当一个国君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时候,基本上距离灭国的时候不远了。

    对了,白狼原呢?你上回说你还有一个不错的护卫,他为什么没有保护你?”

    “契丹人把他和尖牙锁在一起,尖牙发怒的时候第一个咬的人就是他,他还折断了尖牙的尾巴。

    这世上唯一能护卫,想护卫我的就只有尖牙了,白狼原也只想睡我。

    铁心源,你的实力不济,要不然我可以帮你获得大雪山,阿萨兰就是看到大雪山将要崩溃,才准备娶我,当然,我说的是以前。”

    “你现在没事就拿倒霉的大雪山作伐,莫非大雪山真的已经撑不下去了?”

    泽玛凄惨的笑了一下,脸上的灰尘簌簌的往下落,她不在乎掉进汤碗里的灰尘,把碗里的汤喝完之后,就对铁心源说:“我现在就剩下一点姿色可以依仗了,我现在没有金币给他们赏赐了,求你让伙计们给我准备几桶热水,我想看看自己的姿色到底还剩下多少……”

    泽玛洗澡去了,铁心源坐在原地有点发呆,对于这个已经无家可归的女人,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排她。

    看她的样子,不打算回到阿萨兰那里去了,也不准备回到大雪山,并且给自己强行安上一个被贩卖的女奴身份,目的就是准备在哈密混了。

    对于泽玛这种女人,铁心源上辈子见过很多,虽然这些人在倒霉的时候总会痛哭流涕,发誓要过上一种有尊严,平和的生活。

    最后的结果很奇怪,她们往往会重新回到那个她们最痛恨的人怀里,娇笑着享受那个人给她带来的财富和荣耀,至于尊严,平和什么的,不过是她们在一无所有的时候做过的一个无聊的梦。

    “这女人还是最合适去阿萨兰身边。”

    仁宝上师听铁心源这么说,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个在寺庙里念经念得脑袋不太灵光的家伙,非常不理解泽玛回到阿萨兰身边的动力。

    “把她供在哈密,就留在七哥汤饼店,给她最好的房间,吃喝由她,同时告诉阿萨兰,泽玛回来了。”

    尉迟文记下铁心源的命令之后,就去找人执行了。

    哈密河边杨柳依依,既闻不见丝毫的血腥味,也看不见狂暴的流水。

    清盈盈的河水轻抚着垂到河面的杨柳枝,打着旋缓缓地向下奔流。

    不过,他的终点距离哈密并不远,奔涌两百里之后最终会汇入蒲类海(巴里坤湖)。

    哈密占据的是经商要道,如果想要大面积的垦荒,蒲类海才是最好的地方。

    蒲类海边上的日月山,因为常年积雪,又被人们称之为大雪山,泽玛的家就在这里。

    大雪山虽然占据着水草丰美的蒲类海,但是麾下人口太少,不足十万,号称三十万人的大雪山,只有不到七千人的军队,按照泽玛的叙述,应该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

    对于水草丰美的大雪山,铁心源更加在意蒲类海边上的芒硝。

    对于一个燥热环境里的湖泊而言,在巨大的蒸发量下,芒硝简直就是这里天赐的特产。

    芒硝对于放牧的牧人来说是不可缺少的材料,想要把皮毛变成珍贵的皮料,硝制是一道非常重要的工序。

    铁心源看重芒硝,则是因为火药,这东西需要七成的硝才能炸响。

    如果铁心源想要雄踞戈壁,根本就离不开火药,魔鬼之地的硫磺,加上蒲类海的芒硝,才能有力的支持铁心源用火药来横扫整个戈壁。

    不论是契丹人,还是西夏人,亦或是回鹘人,吐蕃人,他们都是骑马打仗的行家。

    铁心源想要在骑射上和人家争雄,实在是不够看,在这样的环境下,火药和火油,就成了他唯二的选择。

    之所以看重哈密,就是因为这片大地上不但有流淌在地面上的石油,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芒硝……

    “大雪山将是我下一个征伐经略的目标,上师以为如何?”

    “阿萨兰的威胁,契丹人的威胁都未曾解除,族长这样做未免有些急功近利了。”

    仁宝上师从未怀疑过铁心源的野心,对于他想要大雪山的事情毫不奇怪,只是提醒他一下,莫要贪功冒进。

    “时间不够了,尉迟雷到了青塘,我族的迁徙大业就要开始,一旦人口到来,我们就非常需要一片可以生存的土地,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比在大宋活的差。”

    仁宝上师笑道:“既然族长已经拿定了主意,我就该走一遭青塘才是,苯教在那里还是有一些力量可以动用的。”

    铁心源对于仁宝上师的答复非常的满意,点点头道:“好,既然上师肯出力,铁心源感激不尽。

    清香谷后山的苯教寺庙可以作为本寺修建,另外,大雪山上,铁某准许上师再修建一座问天寺。

    雪山高耸云端,想必那里一定更加接近神灵。”

    仁宝上师微笑着合十手掌,朝铁心源鞠躬之后就带着恋恋不舍的嘎嘎离开了饭店。

    梳洗过后的泽玛披着一袭轻薄的青衣,铁心源皱着眉头,他一点都不喜欢别人穿自己的衣衫,除了赵婉穿过的衣衫他不嫌弃之外,即便是泽玛这样的美人也不行。

    铁心源的衣衫对那个饱满的如同葫芦一样的女人显得有些窄。

    吐蕃女人的骨架本身就大,再加上她那对肥硕的胸脯,一件青衫根本就捆不住她的身体。

    “十一枚银币,你赚大了。”

    “没看你的身体,我只是担心我的青衫会被你撑破,明明有女人的衣衫,你穿我的做什么。”

    “什么?你叫我穿伊赛特人的衣衫?铁心源,我即便是你买来的,你也不能用卑贱的伊赛特人来羞辱我。”

    铁心源头痛的点头道:“你既然要穿,干嘛不穿一整套,至少内衣还是要穿的。”

    泽玛娇笑道:“吐蕃人什么时候开始穿内衣了?”(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