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一章不败传说——疾火流星
    第八十一章不败传说——疾火流星

    从横山到哈密,横跨大宋,西夏两国,还需要路过青塘,回鹘,洋洋四千余里。

    这一路上有繁华的京兆府,也有寸草不生的沙漠,烈日炎炎的戈壁,水草丰美的草原。

    有数不尽的官府要应对,更有杀不尽的强盗和土匪……

    王柔花说的很轻松。

    阿大却不这样看,他清楚地知道从横山到金城县这一路,就会遇到无数闻所未闻的事件。

    如果让他知道铁心源找到的乐土竟然在戈壁上的哈密,他会一口否决王柔花的建议。

    因为那根本就不可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拜王柔花为母,是为了能够拥有对这支队伍的控制权,唯有认王柔花为母,他才会获得水儿,火儿,玲儿,铁蛋这些绕不过去的铁家中坚力量的支持。

    才能有力量去面对王柔花口中的铁家长子——李巧!

    他没有喝李巧一起生活过,只知道这个男人为了一个绝美的吐蕃女子就放弃了自己身为长子的责任,丢下自己尚未成人的弟妹,独自随那个女人远赴青塘。

    智者怀疑一切!

    他怀疑李巧会不会出卖族人,他怀疑铁心源能否在短短的时间里找到一个安稳的所在,更怀疑那些附庸在铁家麾下的流民们会不会跟随他们一起走。

    麦子已经收割过半,再有半个月,所有的粮食都会收割完毕,加上脱粒的时间,二十天就足够了。

    最迟一个月后,这支队伍就要离开居住了一个粮食生长季节的横山,走向大旱的西北。

    “巧哥那里没问题!”火儿随口说道。

    “巧哥?他有什么问题?”水儿疑惑的道。

    “他躲清闲这么久,我们终于可以去祸害巧哥那个混蛋了。”玲儿如是说。

    “我六天前已经给巧哥去信了,他应该亲自过来接我们,千把里路,再给他十天时间,他就应该到了。”

    “他毕竟是角厮罗的女婿……”阿大还是把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我们要过去,角厮罗是他儿子都没用处,他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之所以还留在青塘,就是在等我们,他不想我们去了金城县没有人可以依靠……”

    “军国大事,不可轻易托付于一人,我们还需要另辟蹊径,两条腿走路安稳一些。”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巧哥那个家伙做事顾头不顾尾,我们要帮他考虑周全。”

    没人和阿大商量李巧可靠不可靠的事情,这让阿大心中的忧虑更加的深重。

    这些人似乎都听自己的,阿大知道,是因为王柔花支持自己才有目前的局面。

    他们的那个小小的生活圈子,别人很少有发言权。自己认王柔花为母,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慢慢的融进这个大家庭,不过,他不在乎,时间还是有的……

    铁心源的脚趾上淤青一片,尤其是脚趾甲已经黑的发紫了,吹口气都痛的厉害,想来用不了多长时间,指甲自己就会脱落……

    这些天,他总是喜欢看东面的沙漠方向,那个方向虽然被沙漠边上茂密的胡杨林给挡住了,他依旧喜欢看那一片葱茏的绿色。

    该发生的,现在都应该要发生了,自己站在清香谷的高峰上,即便是看见也无能为力。

    一头将要发疯的狮子,一个骄傲自满不顾一切的疯狂女人,一支充满了变数的驼队,以及一支埋伏下来准备突袭使节团的凶悍强盗。

    但愿铁三能够控制这一切。

    铁三把身体埋在沙子堆里,这是保持身体水分不流失的最好办法。

    一只寸许长的褐黄色蝎子从他的脖子边上快速的游走,铁三探手捉住这只蝎子,灵巧的掐掉这只蝎子的尾钩,然后把蝎子填进自己的嘴里。

    他现在很少吃素食,自从大量的摄入了肉食以及各种动物的雄性器官,让他的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自从知道铁心源给自己吃的什么东西之后,铁三就开始有目的的吃那些以前想都不敢想的食物。

    铁二受不了这个,所以他的身体在急剧的衰弱,如今参加剧烈的战斗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所以,只能充当族群里的大管家。

    铁三认为自己的骑士生涯才刚刚开始,只有在这里,自己的战斗才有意义。

    他喜欢有山谷里的孩子们抱着他的腿要食物的样子,也喜欢那些妇人们围在他身边献殷勤的模样。

    只要在山谷里,他就会找一块凉席,躺在柳荫下,看孩子们和妇人们在瀑布下面戏水的模样。

    看他们愉快的样子,铁三就感受不到自己把身体埋进沙子里面的苦楚了。

    在他的身边,诺大的一片沙丘下,埋藏着整整一百名清香谷武士。

    燥热的天气让那些吐蕃人脱得精光,他们不是很适应沙漠,脱掉衣衫并不能让他们更加的凉爽,只会把水分更快的蒸发掉。

    好在,铁心源给他们准备了大量的盐糖水,可以补充他们身体里缺少的电解质。

    不至于在酷热的沙漠里被活活的热死。

    此时,太阳已经西斜,驼队该出发了。

    哈桑烦躁的扒拉开沙丘上滚烫的表面沙层,把身体贴在有些冰凉的沙子上,一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那里,已经有一支驼队正缓缓地走过来。

    驼队的人数和铁心源提供的数字不吻合,少了很多,一百多人的驼队,如今只剩下不足八十人。

    即便是身在干燥的沙漠,泽玛眼中的泪水也没有干过,自己最后的亲人,尖牙,感受到了自己的痛苦,在奋勇的和子骨力裴罗他们战斗之后,还是被他们给活活的杀死了。

    泽玛只要闭上眼睛,就能看到尖牙浑身浴血怪叫着扑杀那些武士的场景。

    自己多少次想要去救尖牙,都被子骨力裴罗给死死的按在沙地上。

    可怜的尖牙即便是腿断了,也在艰难的向自己靠近,尖牙爬过的那一段血淋林的沙地,让泽玛肝肠寸断。

    坐在骆驼上,泽玛忽然想起铁心源和自己在饭店里说过的一句话:“和人相处的久了,我就更加的喜欢狗!”

    如今,尖牙死了,泽玛觉得自己也要死了。

    子骨力裴罗的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

    就在昨天,他不得不亲手杀死自己的一个亲卫,这家伙像是中了魔咒一般,竟然张嘴想要吃了他。

    如果不是身上的皮甲遮挡一下,说不定会被那个家伙咬下一块肉来。

    开始的时候,他以为这是很偶然的一件事,当他发现被狮子咬伤的人都开始变得癫狂的时候,才知道这是那头母狮子的阴魂在作怪。

    戈壁上这样的传说太多了,有发疯吃吐的骆驼,有发疯吃人的野狼,如今再加上一头发疯的狮子,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按照戈壁上的规矩,把所有被狮子咬伤,抓伤的人全部处死就是了,满足了魔鬼的胃口,疯病就会慢慢的褪去。

    只是,这种飘渺的事情让小小的使节团遇上,让他第一次开始怀疑阿萨兰这样做是否真的合适。

    只是一想到契丹人的强大,子骨力裴罗就忘记了这件事,既然礼物没有收到损失,那就需要继续前行,完成自己的使命。

    泽玛的一个侍女死掉了,不是被狮子咬死的,而是前几天被泽玛用鞭子抽过之后,进入沙漠她背上的伤痕很快就红肿起来,短短两天就烧的稀里糊涂的。

    子骨力裴罗把那个侍女放在一个沙堆上,驼队就继续前行,泽玛看见那个被丢弃在沙漠上的侍女爬着想要追上驼队,她很想帮那个侍女一下,就要求子骨力裴罗把那个侍女接回来,自己照看她一下就好……

    子骨力裴罗派了一个武士过去,没有把侍女接回来,而是用弯刀割断了她的喉咙。

    从那以后,泽玛就一句话都不说了,只是帮着另外一个惊恐的侍女用清水擦拭了伤口,抹上自己带来的伤药,这一刻,她对自己殴打两个侍女感到无比的悔恨。

    一旦抵达祖普大王府,只有这两个侍女才是自己的同伴,才是和自己一样命运的人。

    驼队就要从沙丘下经过了,哈桑把手里的长刀放在面前,取过牛角弓,死死的盯着骑在骆驼上的子骨力裴罗,他像一匹狼一样拱起后背,准备给这些回鹘人最凶猛的一击。

    铁三悄悄的低下了自己的脑袋,他不想被回鹘人发现,也不想被吐蕃人发现。

    如果这些吐蕃人能够独自料理掉回鹘人,他就什么都不做,如果吐蕃人被回鹘人杀死了,他就需要出面料理剩余的回鹘人。

    铁心源没想着要吧这些回鹘人都杀光,只要他们知道有吐蕃人参与了这次杀戮,阿萨兰即便是不能和契丹人打一仗,至少会和大雪山的吐蕃人交战一次。

    这是铁心源的最低要求,无论如何,一个经常喜欢带着兵马来戈壁扫荡的阿萨兰是他最顾忌的一支力量。

    至于契丹人,只能再去找机会了。

    三十一个人劫杀一百多人的驼队,在战马不能使用的沙漠地带,总有能逃走的人……

    哈桑带着漫天的沙土从沙子里钻出来,不等身体上的沙土滑落,手里的牛角弓,就射出了第一支羽箭。

    与此同时,其余的青塘武士也同时从沙土里钻出来,就那样**裸的同样射出了自己的第一支羽箭。

    昏昏欲睡的子骨力裴罗运气很好,身体来回晃动避开要害,羽箭刺进了左肩,随着羽箭的劲道,他一骨碌从骆驼背上滚下来大吼道:“敌袭!”(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