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八十章不败传说——王柔花收子
    第八十章不败传说——王柔花收子

    铁心源用很大的一张纸写下了“静心”二字,然后准备把这两个大字挂在自己大厅的正中间作为诫勉。

    想把木楔子订进泥墙里面,不是很容易。

    当初修建这些屋子的时候,那些为了活命的野人们非常用心,黏土坯干透之后,中间连刀刃都插不进去。

    木楔子被锤子给砸断了,土墙上只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坑。

    脚下的凳子摇晃一下,铁心源吃一惊,手里的锤子就跌落下来。

    很多人都有锤子敲在脚趾上的经历,铁心源这一次被敲的格外痛。

    摒着气,一张脸不但通红,还非常的扭曲,脚趾就像被火烧过一般火辣辣的痛。

    只是一瞬间,汗水就渗透了薄薄的春衫。

    疼痛过后,除了倒霉的脚趾之外,全身却出奇的舒坦,尤其是脑袋,空荡荡的让人欢喜。

    王柔花手里的针狠狠地刺进了花绷子下面的食指,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慌乱。

    匆匆的丢下手里的绣活,攀着大门向外看。

    大门外依旧是一片青山绿水。

    小小的铁妞妞抱着王柔花的腿奇怪的看着母亲。

    “你哥哥快来了。”

    王柔花抚摸着铁妞妞的头顶,自言自语的笑道。

    这种感觉很是微妙,王柔花没有任何证据就非常肯定这个说法。

    翻看了几遍保存在妆匣里信件,她重新放好这些宝贝,然后就带着铁妞妞出了门。

    她的门外就是一望无际的庄稼,向阳地里的庄稼已经泛黄了,火儿,水儿他们正在忙着收割庄稼,阿大和阿二兄弟两正在石桌上用左右手下棋。

    如今山谷里非常热闹,人很多,只可惜地方实在是太小了,这年头,平原上的百姓总喜欢钻山沟。

    只有在这里,才没有官府上门征税,更没有官差冲进家里拉人去服劳役。

    西北之地广种薄收,一户人家即便是开垦上百亩土地都不一定能够喂饱肚子,官府却要按照耕种的实际田亩数量来收税。

    年成不好的时候,一年下来的粮食,不够给官府缴纳税粮的。

    很多人不知道苛政猛与虎的典故,却知道自己如果再不离开那片贫瘠的土地,等待自己的只有活活饿死的下场。

    边地不同于内地,在内地完不成税赋,最多被枷号示众,在边地,交不出税粮是要被砍头的。

    收税的官兵说了,没有税粮他们就没有办法保护边地百姓不被西夏人劫掠走……

    所以,很多百姓自己去了西夏,租种西夏贵人的土地,一年下来,竟能获得温饱。

    最好的就是自己遁入深山,在深山的山涧溪流之中寻找可以耕种的土地,如果一年幸运,没有被西夏人找到,也没有被大宋官府找到,收获的粮食可以供全家吃两年。

    当然,这样的好事不多。

    尤其是在兵凶战危的横山。

    宋人和西夏人只要想打仗,横山就是首冲之地,宋人的城池在南边,西夏人的城池在西边,中间莽莽的群山,就是他们作战的广阔战场。

    半年多的时间,阿大似乎老了很多,属于他的那颗头颅上已经出现了星星白发。

    就是他在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带着山谷里的人和宋人周旋,也和西夏人周旋,如今,庄稼终于可以收割了。

    王柔花站在阿大阿二的背后,低头瞅着他们下棋,她看不懂象棋,只能从红黑交错的战局上看,双方厮杀的很是厉害。

    阿大烦躁的一把拂乱棋盘,阿二闭上了眼睛,叹息了一声,他们兄弟几乎同时发现,横山留给他们可以周旋的余地越来越少了。

    山谷里的人数太多,六千余人下个要好好的生活,需要的物资也非常的多。

    反常的物资进出变化,终于引起了西夏人,和宋人的注意,那些久经战阵的名臣宿将们立刻判断出,横山里面还有一支不少于五千人的势力存在。

    西夏人武断的认为这是宋人在蚕食横山,他们为了解除威胁,必须尽快找到这股势力加以歼灭,

    宋人认为这是西夏人在秘密地屯兵,想要从横山突兀的杀出来威胁到青涧城,因此,宋人的斥候,也是没日没夜的寻找这股人踪影。

    如果不是铁蛋已经开始通过商队的形式把人送去了兰州,山谷早就被人发现了。

    收割过这茬庄稼之后,阿大阿二就准备带着剩余的人手随着王柔花去金城县安家。

    李巧已经成了兰州城的守将,在他的庇护之下,至少可以等到源哥儿的归来。

    王柔花见阿大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就小声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金城县?”

    阿大挤出一丝笑容道:“原以为我们可以在横山平安的屯驻一两年,给源哥儿一些时间,没想到事与原违,收割完粮食之后我们就要迅速的离开这片百战之地。”

    王柔花笑道:“这段时间全托先生来回奔走,我们才能勉强在这横山过上一段安稳的日子,如今确实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我的源儿应该已经为我们找好了一片立身之地。”

    阿大叹息一声道:“我丝毫不怀疑源哥儿的本事,可是,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如果再来一年时间,我会毫无疑问的按照源哥儿的吩咐走。”

    王柔花笑道:“现在既然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不妨打出我儿的旗帜,我们带着山里的老少浩浩荡荡的直奔兰州就是了。”

    “金城县男的招牌自然可以用,只怕回到大宋,我们又会成为源哥儿的羁绊。”

    “折家收了我们那么多的好处,能帮我们隐瞒多久?”

    阿大苦笑道:“只能在延安府,出了延安府就是京兆府,如今,京兆府的知府乃是韩琦,想要从他的眼皮子底下带着五千人招摇过境,这很难。”

    王柔花笑道:“我儿既然是这样安排的,定然有他这样安排的道理,大先生何不去一封信问问巧儿,他隐忍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会没有办法?”

    阿大别有意味的瞅着王柔花道:“夫人真的认为把这么多人都托付给巧哥合适吗?”

    王柔花笑的极为自信,揽着铁妞妞道:“这么多年下来,我待巧哥儿如子一般,源哥儿相信巧哥儿如同亲兄弟一般,这些人都是他的家人,如果要出卖,也是家里的长子出卖自家人,他不敢,也不会!”

    阿大沉默良久,忽然哈哈大笑道:“既然夫人都有这样的决心,我阿大一介残人,又有和不敢的。

    即便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某家还有掌中刀,胯下马可以痛痛快快的杀他个三进三出!

    定保夫人平安抵达源哥儿处,唯有将夫人以及这些兄弟亲手交给源哥儿,才不负他信我一场!”

    王柔花笑道:“是极,是极,当年若不是拙夫将我和孩子放进澡桶,我母子早就不在人世了。

    当年若不是大宋官家回心转意,我母子也早就成了刀下之鬼。

    我孩儿心胸广阔,不愿意在大宋受那些窝囊气,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要让自己的孩子一生活的快活。

    大先生放心,即便是我没命见到我的孩儿,也绝对不会埋怨你一句,我的孩儿也不会埋怨你一声!”

    阿大起身一揖到底,涩声道:“源哥儿有你这样的母亲,这是百世积福。

    阿大,阿二自出生之日起就被人弃之荒野,只知师恩,父母之恩无从谈起,如今,见妇人高义,心向往之,请容阿大,阿二,以母视之。”

    王柔花也不拒绝,坐在凳子上,接受了阿大阿二的三叩首,掏出一枚温养多年的玉佩挂在阿大,阿二的腰间笑道:“只愿你福寿延绵,无病无灾!”

    “多谢母亲恩赐。孩儿这便去安排事宜,一旦粮食收割完毕,我们就立刻离开,在这里多停留一刻就多一刻的危险,凤翔道上,杨文广积欠源哥儿甚多,母亲可以手书一封,杨文广即便是不帮忙,也请他莫要阻拦。”

    王柔花摇头道:“不告知反倒好些,表面上,我们依旧是去金城县安家,最终我们是要离开的,让他知道反而难做,如果事有不谐,我们就在金城县暂时安家也是一个良策,至少比留在横山里面朝不保夕的要好。”

    阿大点点头,就扛着两只脑袋去办自己的事情去了。

    王柔花呆坐在凳子上,把牙齿咬的咯吱吱作响,如果铁心源这个孽子就在身边,她一定会扒下他的一层皮。

    从横山到兰州不下千里之遥,五千余人想要平安的穿州过府如何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自己当初就不该听那个孽子的招揽这么些人,只要带着水儿,火儿,玲儿这些亲人,即便是天边,这时候也早就走到了,如何会如此的麻烦。

    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只希望菩萨保佑,能带着这些可怜人寻找到一处可以吃安生饭的地方。

    这世道真是越来越乱了,老天爷也不给人喘气的机会,听说京兆府大旱已成定局。

    走了也好了,能把这些人的肚子填饱,也是一桩莫大的恩德。(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