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八章不败传说——泽玛的哀伤
    第七十八章不败传说——泽玛的哀伤

    铁心源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阿萨兰回去之后一面整军备战,一面筹集了大量的财物准备送去契丹祖普大王府,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向契丹表达自己的歉意,最终获得原谅,让这场跟本就不该到来的战争胎死腹中。

    这种谎言最怕的就是人家两方面对质一下,一旦阿萨兰发现契丹人的战争**并不是很高,那么,就会毫不犹豫地把怀疑的目光盯在铁心源的身上。

    萨迦上师传来这个消息之后,铁心源已经发愁好几天了,天天守在七哥汤饼店里,等待阿萨兰的使节团到来。

    原本想要自己亲自出手,让铁一他们在沙漠里劫杀阿萨兰的使节团。

    现在看来用不上了,这里有三十一个战力彪悍又贫困的青塘人,能使用他们,就就尽量的不要使用自己人。

    阿萨兰派出来的人一定是最精锐的武士,自己的部下,除了铁一他们之外,别的人总是让他很不放心。

    沙漠里的战争一般不会有太大的战争,百十人的战争是最常见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

    这就促使这里的国度都会有一些极为精锐的战力存在,铁心源的底蕴差的太多,他能偷袭两千普通的骑兵,但是对百十个精锐的武士组成的小队伍,基本上是没有多少手段可用的。

    四百人在正大光明之下,打不过精锐的由五十个精锐武士组成的小小团队。

    如果有三十一个彪悍的吐蕃武士帮忙,铁心源觉得这样的战争还是可以打一打的。

    吐蕃人在哈密停留了一天之后,就在所有人的嘲笑声中离开了哈密,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们走后两天,百无聊赖的铁心源就看到了一峰白色的骆驼。

    这是一头漂亮至极的骆驼,和别的脏乎乎的骆驼相比,这头骆驼简直就是骆驼中的贵族。

    全身的皮毛如同银子一般闪闪发亮,脖子上的厚鬃毛被人精心的梳洗过,即便是硕大的蹄子,也比别的骆驼大了整整一圈。

    白骆驼本来就是沙漠上最珍贵的宝贝,之前,铁心源见过一头,泽玛一直骑着它,因为太显眼,铁心源上一次没有取,没想到这一次又见到了。

    那头叫做尖牙的母狮子这一次不等泽玛过来,自己先跑进了汤饼店,径直找到铁心源之后,就张着嘴咆哮两声,似乎在要吃的。

    一根准备好了的小牛腿恭敬地献给了狮子,母狮子尖牙吃的很是愉快。

    铁心源也很愉快,母狼身上切下来的东西如果再不用,就没什么效果了。

    不指望母狮子能够干点什么事情,只要能给阿萨兰的使节团找点麻烦就足够了。

    再次见到泽玛,铁心源笑的像一朵花一样灿烂,而泽玛的脸上好气色没有多少,漂亮的脸蛋上阴云密布,似乎非常的不开心。

    “我美丽的仙女,是什么样的灾难才能让您如此的忧愁?小心忧愁会让您美丽容颜像秋天的树叶一般凋落。”

    朝后面看看没看见阿萨兰,铁心源就只好把泽玛当作首领来伺候。

    泽玛踩着排成一排的武士肩膀下了高大的白骆驼。

    铁心源看到了心甘情愿当阶梯的白狼原,这种心灵上有破绽的家伙当初幸亏没有拉过来。

    清香谷现在做的事情越发的隐秘和凶狠了,不是一条心的人参加进来,只会制造麻烦。

    泽玛穿的衣服非常的麻烦,除掉她身上穿的之外,后面还拖着老长的后摆,颜色是明黄色,上面绣满了飞凤,这竟然是一件大宋皇家公主出嫁时才有的衣衫。

    瞅瞅泽玛的头上,没看见飞凤冠,手上也没有玉圭,很明显,这不是一套完整的服饰。

    这衣服根本就不是给泽玛定制的,本来应该很宽松的吉服,被她穿成了紧身衣。

    一对饱满的胸膛,鼓鼓囊囊的挺在最前面,太吸引人的目光了。

    泽玛不理会殷勤的铁心源,挺着胸膛像个阵公主一般的从他面前走过。

    眼看长长的吉服后摆上沾满了杂草和泥土,铁心源叹息一声,从后面撩起后摆,托在手上随泽玛进了饭店。

    “我像不像一位真正的公主?”

    泽玛进了她上次住过的房间,没回头就冷冷的问铁心源。

    “您本来就是大雪山的公主!”这话铁心源说的斩钉截铁,这个时候不能得罪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们宋国有把自己的公主送给别人的事情吗?”

    铁心源明白了。

    阿萨兰这一次送的礼物真的很重,是真正的大手笔,而泽玛就是其中的一件礼物,怪不得她能穿上这么华贵的衣衫却丝毫不在意。

    铁心源笑道:“您是大雪山高贵美丽的公主,契丹人一定会因为您的到访,从而放弃这一次战争的。”

    “身为男人,你难道就不感到羞耻吗?”泽玛的怒火顿时就如同燎原的火星熊熊燃烧了起来。

    铁心源想想自家,从汉唐时期就给人家送了无数个公主,被泽玛这么骂一句好像不是很冤枉。

    “打不过人家的时候,我们一般都会送公主给人家,你们吐蕃人当成神一样敬重的文成公主不就是?”

    “胡说八道,文成嫁给的是雄鹰一样的赞普,如果这一次去契丹,我要应付的是契丹的皇帝,我绝对会心甘情愿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屈辱。”

    铁心源只能看着暴躁的泽玛拼命的摔打着屋子里所有的东西,架在格子上的瓷器碎了,精美的烛台也断成了两截,铺在桌子上的精美丝绸上满是茶水的污渍……

    于是,他悄悄的退出房间,把这个空间留给泽玛。

    不管是哪一个自视甚高的女人,在得知自己的情郎在吧自己当妓女用,总会发点脾气的。

    刚出门,一个黑黝黝的回鹘老汉就盯着铁心源的眼睛狠狠地道:“如果敢帮着泽玛逃离,我会斩下你的头颅来充当酒杯。”

    铁心源红着脸道:“我不擅打架,泽玛的那头狮子都比我有用。”

    回鹘老汉阴森森的瞅瞅刚刚吃完饭的尖牙,冷哼一声就离开了门边,挥手让两个侍女进去伺候泽玛。

    回鹘武士们坐满了大厅,和铁心源预料的一样,每一个都是极为精悍的武士。

    头一次见到回鹘的文官,铁心源非常的好奇,这些文官一个个都被太阳晒得黝黑,不像官员,更像一群庄稼汉,或者牧羊人。

    回想起自己在东京遇到的回鹘使团,估计从将军谢拉尔加木错到底下的武士都是精挑细选过的,因为那些人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难看。

    在东京的时候自己就抢劫了回鹘使节团,想不到现在又要开始抢劫回鹘使节团,这让铁心源的心情变得很是微妙。

    为首的老回鹘人对自己戒心很深,似乎不愿意在这里看到铁心源。

    天知道狮子的狂犬病什么时候发作,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是铁心源向来严格遵守的教条。

    眼看着这群人的饭食已经搞定了,铁心源就下令后厨的于阗遗族们全部回清香谷去,留下那些异族伙计照顾泽玛就成了。

    一匹发疯的母狼就把清香谷骚扰的乱成一团,如今将要发疯的是一头狮子,铁心源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产生。

    至于被阿萨兰当作礼物送出去的泽玛,铁心源一点都不担心,死不死的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一个卓玛就让自己愤怒到了今天,再来一个姐妹花一样的泽玛,已经丝毫引不起他怜香惜玉之心。

    庞大的计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铁心源不容计划有丝毫的差池。

    三十一个彪悍的吐蕃人已经藏进了沙漠,铁三带着收拾后路的蒙面马贼也进了沙漠。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不能让泽玛他们看见狙击他们的人是契丹人的话,如何能让绝望的阿萨兰有抵抗的决心?

    老回鹘官员眼看着铁心源带着自己人离开了饭店,很是满意,铁心源临走时告诉过他,店里的伙计不是他的族人,自己管束不到他们,如果店里的伙计想要帮助泽玛逃跑,尽管杀掉就是了。

    同时,他也严厉的警告过哪些伙计,千万不要动什么不该起的心思,尤其是对泽玛。

    这个鬼女人进店的时候,那些自付在容貌上有些胜算的伙计们眼睛都直了。

    这些警告在伙计们的眼中有些变味了,他们执着的认为是铁心源讨好了泽玛之后,才获得了阿萨兰的青睐。

    铁心源现在警告自己,不过是一种防范他们亲近泽玛的一种手段罢了。

    铁心源走后,这群伙计们就挖空心思的想要亲近泽玛,手段层出不群。

    泽玛单手托腮哀愁的看着窗外的星空,美丽的脸颊上满是泪水,她至今都想不到,阿萨兰头一天还和自己温存无限,第二天自己被塞进了出使祖普大王府的使节团里了。

    回想起阿萨兰那张哀愁的容颜,泽玛愤怒的冲着天空怒吼道:“阿萨兰,你这个懦夫!”

    黝黑的使节团长听到了这句话,不屑地笑了一下,往嘴里又灌了一杯美酒喃喃自语道:“女人而已,只要能平复契丹人的怒火,女人算什么……狮子王以后会有无数个女人……只要他想!”(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