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六章不败传说——青塘来的吐蕃人
    第七十六章不败传说——青塘来的吐蕃人

    如果那只母狼很正常的话,铁心源觉得孟元直在全山谷的人口面前露出下体没什么大不了的。

    现在,他要把那条还沾着母狼血液的毛巾打算围到腰上这就很有问题了。

    “老孟,如果你不想过几天,畏水,畏光,还时时刻刻的想咬人的话,就把那条毛巾围上去。”

    孟元直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抖着毛巾笑道:“有那么严重吗?”

    铁心源支使嘎嘎给他端来一盆子水,倒在匍匐前进的母狼面前,那匹母狼立刻怪叫一声,就朝别的地方爬去。

    “不许任何人靠近这匹狼,如果寨子里的狗接触过这匹狼,立刻杀掉,焚烧之后掩埋。”

    给铁二安排完之后,铁心源瞅着一言不发的铁三百道:“这一次你没有被母狼抓伤,或者咬伤吧?”

    铁三百摇摇头道:“没有,只是远远的发现了母狼,原以为她依旧会远遁深山,没想到这一次她反而钻进了寨子,我的布置没起作用。”

    铁心源点点头对铁三百道:“从现在起,你必须去狼穴独居十五天,不得和任何人接触,十五天之后,立即就任山谷护卫首领。”

    铁三百不明白族长为什么会这样安排,不过,区区十五天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一想到十五天之后就会当上护卫首领,他的心有些忐忑。

    “族长,母狼……”

    “母狼还是你杀的,孟先生不会和你争,去吧,现在就去狼穴,记住了,就当自己在坐牢。十五天!”

    铁三百转身走了,铁心源瞅瞅光着屁股站在人群里的孟元直道:“多少找件衣衫遮掩一下啊。”

    孟元直哈哈一笑,丢下手里的毛巾,光着屁股三两步就重新回到温泉里去了。

    赤身**在清香谷里确实算不得什么,天气变热之后,很多男人都是****着身体甩搭着胯下的不文之物在山谷里走来走去的。

    如果不是铁心源因为观瞻问题下令比较早,说不定连女人都想这么干。

    可怜的母狼依旧在毫无目的性的一会向这个人爬爬,一会又向另外一个人爬爬,毫无目的性的眼神,已经宣告了她的末日即将来临。

    铁二毫不犹豫地用一根长矛刺穿了母狼的脑袋。然后按照铁心源的吩咐用一块破麻布兜着母狼的尸体回到了温泉边上的一座没有人住的屋子。

    铁心源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除了眼睛之外没有露出一寸皮肤。

    驱赶走了所有人之后,他用锋利的匕首和剪刀取下了母狼的牙齿,爪子,舌头,他甚至连母狼嘴边的白涎都用木片刮了下来。小心的存放在一个精致的水晶瓶子里……

    下一回泽玛再用母狮子尖牙威胁自己的时候,这些东西就能派上用场了……狮子也会感染狂犬病……

    母狼破破烂烂的尸体被一把大火烧成了灰烬,被母狼咬死的黄羊,或者山羊也被投入到了火海中。整座山谷都被石灰水齐齐的喷洒了一遍,铁心源这才放下心来。

    五千多人住在一个不算很大的山谷里,多少有些拥挤,除非狼穴整治好了之后。山谷才会宽松下来。

    刚刚长出麦穗的麦田,如今是山谷里所有人的希望,黑油油的叶片随风拂动的时候,即便是最年长的人也会赞叹出声。多少年没有见过长势这么好的庄稼了。

    孟元直背着长枪劲弩,怀揣三颗火药和外壳脱离的天罚牵着两峰骆驼和属于他个人的汗血宝马离开了清香谷,准备闯一下夏日炼狱一般的沙漠。

    铁心源垂着羌笛为他送行。他认为这样做很不吉利,这样的场面让他觉得自己像那个倒霉的荆轲。

    杀不了人还被人家杀。

    所以不等铁心源吹完一曲,他就赶着骆驼趁着太阳落山的有利时机进了沙漠。

    回到哈密的时候天色已晚,铁心源匆匆的在自家店铺里吃了一碗面条。

    好多心怀鬼胎的伙计想要凑上来,铁心源全部选择了无视,现在不是给那些族群承诺的时候。

    戈壁沙漠里的族群都有一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特质。

    他们一个个固执的就像是沙漠里的黄杨一般,即便是明知道这里马上就要成死亡之地了,依旧会努力的在这里开枝散叶然后突然死亡,留下一大片地狱一般的黄杨坟墓。

    来到后厨铁心源就非常的开心,这里的于阗女人总是会问他为什么还没有把尉迟灼灼睡掉,这样下去会影响生孩子的,趁着年轻,多生几个孩子,将来就会有一群好帮手。

    “我们还年青,不急于一时,十六岁成亲实在是有些早了,身体都没有发育好……”

    这个借口铁心源已经用了很多次了,接收了于阗遗族,就必须接收尉迟灼灼,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不但这些妇人们想知道铁心源什么时候和尉迟灼灼睡在一起,就连老尉迟雷也把尉迟灼灼从后山撵出来,非要她住在铁心源的隔壁。

    主母的位置是赵婉的,这一点铁心源以及孟元直都是告诉过尉迟雷的。

    尉迟雷对于这一点没有什么意见,亡国之人不敢和大宋公主争,屈居于赵婉之下也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最让尉迟雷满意的就是铁心源到现在依旧是孤身一人,身边除了铁嘎嘎这个小野人之外,一个女人都不见。

    这也让他默许了铁心源拖拖拉拉的行为。

    妇人们说的很起劲,当一个高大的妇人说自己十二岁就出嫁,十三岁就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本来高高兴兴的,那个妇人却大哭了起来。

    擦干了眼泪的妇人收拾起了自己失去儿子的伤感情怀,一字一句的告诉铁心源,一定要多生孩子,一定要多生孩子,只有生的多了,最后自己老的时候才能有那么一两个长伴膝下。

    铁心源没有统计过戈壁上生活的人平均的寿命,不过,这个数字应该很让人吃惊。

    清香谷里年纪超过五十岁的人只有尉迟雷一个……四十岁的人也仅仅有十一个。

    剩下的人中,像三十五岁的铁三百都已经几乎是长者了,可以说清香谷是一个人口非常年轻化的地方。

    今天来到店里来住宿吃饭的是一支来自青塘的驼队,他们携带的货物非常的普通。

    香料而已。

    隔着老远就能闻见刺鼻的香料味道。

    不过啊,这群人应该是被欺骗了。

    自西域,香料是一个非常广泛的词语,至少对铁心源来说是这样的。

    最珍贵的是安息香,拳头大小的一块弄到东京之后价值和等量的黄金差不多。

    运送这种香料的驼队,根本就没有什么味道,只有青塘来的这些憨货,才会弄一车天知道是什么的香气四溢的东西,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是能够散发香气的就是香料。

    驼队的首领极其豪迈,一进店就要了四坛子最好的葡萄酿。

    铁心源很担心他们的支付能力,让伙计去先收钱,后给酒,伙计照做了,他们听了价格之后,豪迈的劲头就没有了,十几条大汉,最后只要了一壶酸涩的马奶酒沾沾唇。

    喝酒的位置也从富丽堂皇的大厅,去了小河边上的木头墩子做的桌子上。

    进出饭店的哈密有钱人,看到这一幕之后,笑声更加的洪亮了,不时地有人大喊要一坛子美酒过去漱口。

    黑脸的吐蕃人,即便是发怒了,那张脸也红不起来,等铁心源发现这群人已经暴怒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

    一个雄壮的像山一样的汉子把烂皮袄褪到腰上,****着一身的黑肉,双臂一用力,就把饭店埋进土里当饭桌的木头桩子给拔了出来。

    大吼一声,就把巨大的木头桩子丢在了饭店门口,嚣张的指着饭店里那些显摆的人吼道:“谁要是能把木头桩子搬走,他的驼队带的那些香气四溢的东西就归谁。”

    枯死的黄杨木树桩子非常的重,尤其是被这个大汉丢过来的树桩子足足有五百斤,想要抱起来都非常的困难,更不要说恢复到原位了。

    铁心源抱着胳膊靠在店门口看热闹,店里的伙计自然也是有样学样,齐齐的把眼睛盯在饭店里那几个嘲笑青塘人的吐蕃人身上。

    来自大雪山的吐蕃人统统闭上了嘴巴,他们只敢嘲笑一下青塘的吐蕃人,论到战力,十个大雪山吐蕃人也不会是久经战阵的青塘吐蕃人的对手。

    眼看没人出来,那个丢了树桩子的吐蕃人就满意的坐在一个小树桩子上,继续用店里提供的热水拿手搅拌自己心爱的糌粑。

    树桩子摆在大门口有些难看,进出门也不是很方便。

    铁心源拍拍手,店里负责打扫的妇人就跑了出来,瞅见横在门口的木头桩子怒骂了一句。

    就找来一根绳子拴在树桩子上,当初安放这些木头桩子的吊臂还在,她灵巧的把绳子缠在那个滑轮组上,然后就站在吊臂边上缓缓地拉动绳子,那根硕大的木头桩子随着她的拉动,在所有人吃惊的眼神中,慢慢地竖立起来……(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