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五章不败传说——清场
    第七十五章不败传说——清场

    孟元直再一次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拍着自己鼓鼓的肚皮道:“大头巾的心思就是歹毒。

    莫要以为老子没看出你的恶毒心肠,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在清场而已。

    哈密确实是一个风水宝地,只是这里的人太彪悍不好驾驭,所以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有目的的清场了。

    先是砂岩山的黄金,老子掉在那里的黄金有多少,老子心里明明白白的,是你故意不把那里的金锭捡拾干净,给人留下一点希望的。

    人的眼珠子是黑的,金子是黄的,黄色的金子掉进黑眼珠子里就拔不出来,争斗,厮杀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你明明能把玛瑙滩的玛瑙全部都捡回来,可是你就是不捡,还劳累老子吃尽了苦头帮你拿玛瑙。

    干什么啊?不就是留着那些玛瑙,好让无数贪心的人前去送死?

    你没必要偷袭人家阿萨兰的骑兵,可是你还是硬着头皮去偷袭了人家两千人,还把俘虏全部斩杀殆尽。

    什么目的呢?

    就是希望阿萨兰出手帮你清清场子。

    阿萨兰这么干了,戈壁上的马贼被杀了至少有七八成,剩下的强盗,马贼也全部跑到天山里去,戈壁上现在没有马贼了,即便是有,也是铁三他们吧?

    到时候你家里人来的时候会平安的经过大戈壁。

    不知道你家人什么时候来,估计人数不会少,这样一来哈密这地方的人就有些多了。

    阿萨兰这家伙幡然悔悟了不帮着你杀人清场子了,你只好再把契丹人这个很好的打手找回来。

    好毒的计策啊。

    阿萨兰被你利用子虚乌有的契丹人绑在哈密这个破地方上动弹不得,然后你再让我越过沙漠去找契丹人的晦气,估计是要干掉一大批重要人物吧?

    这样一来,原本不准备过来的契丹人就一定会红着眼睛杀过沙漠,来找倒霉蛋阿萨兰的晦气。

    这时候你再让那个鬼一样的和尚不是和尚。道士不是道士的家伙蛊惑阿萨兰去和契丹人在沙漠里厮杀。

    然后我乘机和铁一他们几个带着最精锐的人手去沙漠里帮助阿萨兰打败契丹人。

    打败契丹人的方法你应该都准备好了吧?

    寨子里的那些多的已经没地方放的火油?

    你在狼穴里面架了一个大蒸锅,铁一每日都把自己整的黑乎乎的帮你蒸东西。

    我不知道蒸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按照你的心性,那东西一定是极度歹毒的东西。

    如果再加上你弄出来的天罚,契丹人一定讨不了好处,你可能连阿萨兰都没有打算放过吧?

    就算是退一万步讲,我们什么都不干,就看着契丹人和回鹘人杀个你死我活。

    其不说谁赢谁输,光是从沙漠上逃出来的溃兵,就足够血洗哈密了。

    等所有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你和我再带着清香谷里的雄兵猛将收拾掉所有的溃兵。

    最后哈密之地你一家独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论是契丹还是回鹘短时间里都没有和你争哈密的力气。

    再让你休养生息两年,回鹘人不来找你,你大概就会去找他们吧?”

    这段话可能憋在孟元直心里很久了,今天终于找了一个机会一次性的发泄出来了。

    铁心源能够看得出来,这家伙现在很是轻松。

    “看出来了?”铁心源找到酒瓶子喝了一口轻声问道。

    “看出来了,看的老子心驰神思,晚上都不怎么敢睡觉。生怕有那一天你动了要干掉老子的心思……”

    “从开始就没有瞒着你,如果想要瞒着你,你就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神罚你是见过的。那东西的威力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孟元直点点头,神罚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威力没人比他更清楚了,即便是他,如果当时铁心源不招呼大家逃跑。而是自己一个人跑了,估计自己也会是那堆肉泥中的一小部分,剩下的骨头估计会被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拿起砌了枯骨神座。他之所以处处以铁心源马首是瞻,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恐怖的神罚。

    铁心源把白皙的胸口露出水面,轻轻晃着手里的酒坛子道:“猛火油本身就有水浇火愈炽的特点,经过我蒸过之后,猛火油的威力会提升百倍不止,一坛子蒸出来的轻油,一旦在一个密闭的东西里面点燃,比如我手里的酒坛子,它的体积就会迅猛的增大,爆炸的威力不下于神罚,过两天寨子里准备实验一下这东西的威力,到时候你去看看,我把那东西叫做地狱火,还在里面添加了白磷。”

    “白磷是什么东西?”孟元直一点都不想错过知道这些神秘东西的宝贵机会。

    “你没有发现清香谷里的人尿都是被木桶收集起来的吗?那东西加上一点沙子,用猛火煅烧就成了那东西。(注,此处使用了1665年德国化学家布朗特-汉宁制造磷的方法,各位看官一笑而过即可)

    ”你连人尿都不放过?”

    铁心源阴郁的道:“没法子,我也不想的。”

    孟元直见铁心源没有瞒着自己,心情好了很多,喝了半罐子冰镇葡萄酿之后笑道:“沙漠那边就是契丹的祖普大王府,我干掉那里的大王如何?”

    铁心源摇摇头道:“祖普大王最喜欢的儿子,或者宠妾,或者别的什么重要的人就好。

    如果干掉祖普大王,谁来发怒兴兵?

    去的时候聪明点,如果契丹人真的要发兵,就什么都不做,如果契丹人准备忍了,就这么干,必须要他发兵过来不可,否则我的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天罚给我两个,我就敢直接去杀耶律宗真。”

    铁心源笑道:“我亲手为你准备了三个,不过东西小,威力比不上砂岩山的天罚。”

    孟元直点点头道:“那个什么地狱火和白磷也给我准备一点,我要试试看。”

    铁心源摇头道:“地狱火如果不密封,半天时间一坛子地狱火就飞的剩不下多少了。

    至于白磷,你想都不要想,那东西在沙漠里白天就会自燃,除非放在水里才能储存,太不方便。”

    孟元直见铁心源不像是在骗他,就点点头道:“那成,哪些东西我根本就不了解,伤了自己反倒不好。

    你什么时候出发去接你我的家眷?”

    “这个冬天,我会亲自走一遭大宋!”

    “最后一次回去?”

    “最后一次!”

    “小公主怎么办?你打算当负心郎?”

    “如果她愿意,我会明媒正娶她过门,不如她受一点的委屈。”

    孟元直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道:“你在西域可以为所欲为,哪怕是上天老子都跟你走。

    可是硬闯皇宫你还是算了吧,就我这样的好汉再来十个都不一定能够帮你把公主从皇宫里抢出来。”

    “大宋一向是内王外圣的,公主根本就不用我们自己往外抢,只要事情做好了,皇帝会亲自把闺女给我送过来的。保证还有不菲的陪嫁。”

    孟元直见铁心源说的简单,挠挠头想不出来他打算怎么办,连忙拱手道:“愿闻其详。”

    铁心源围着一条湿毛巾赤条条的从温泉里跳出来道:“日后自知,我们今晚说的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晓。”

    孟元直也围上毛巾,赤着脚跳出温泉笑道:“肚子有些饿了,我手下的老军正好烤了一只羊,现在去吃应该正是时候。”

    话音刚落,清香谷前方忽然起了一阵骚乱,一条白色的影子在山寨里乱窜,弩箭破空的声音此起彼伏。

    铁心源停下脚步瞅了一眼道:“母狼又开始发疯了,这一次这匹狼太深入寨子,逃走的可能性不太大。”

    孟元直呵呵笑道:“铁三百这一次终于得偿所愿……奶奶的冲着我们来了。”

    孟元直跨前一步挡在铁心源的面前,张开双臂虎视眈眈的盯着前面。

    只见黑夜中一道忽隐忽现的白色影子,竟然真的不再躲藏,沿着道路边上的灌木丛,笔直的向两人所在的地方飞驰过来。

    躲在后面的铁心源就听孟元直狞笑一声,再次跨前一步,张开双臂就迎着母狼冲了上去。

    母狼的背上插着两只弩箭,这极大地影响了它的灵活性,即便是如此,它依旧来势汹汹。

    透过孟元直的腋窝,铁心源清晰地看到母狼探出来的两只钢钩一般的爪子,嘴角带着白色的口涎疯狂的向孟元直扑了过去。

    铁心源心头一凛,急忙道:“万万不可被它伤到,它可能得了疯狗病。”

    孟元直闻声到退一步,一把抽下自己身上裹着的毛巾,重重的抽在母狼的脑袋上。

    啪的一声,母狼被毛巾抽的竟然凌空飞向一边,孟元直大笑一声,紧走两步,手里的毛巾如同一根白色的木棍一般,一连三次都抽在母狼的后腰上。

    母狼一声不吭的倒在地上,很明显,母狼的后腰已经断了,两只前爪子依旧刨着地,拖着身体向孟元直飞快的爬过来。

    追赶母狼的铁三百已经到了,见母狼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又是惭愧,又是遗憾。(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