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四章不败传说——卑鄙者的天堂
    第七十四章不败传说——卑鄙者的天堂

    阿萨兰重新打开房门的时候,面色沉重,不过对萨迦上师执礼甚恭。

    两个人一起站在河边看着水势渐渐平缓的哈密河,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大人物总是这样的,喜欢从山形水势中表现自己的睿智或者孤独,普通人对他们来说不过是草芥一般的存在而已。

    用山形水势来定人的命运,这其中有说不完道不尽的苦楚,毕竟人和草木不同,对付草木的法子来对付人,本身就把自己刨除在人类之外了。

    阿萨兰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冲动干掉了高昌族,竟然会引来契丹人。

    萨迦上师说的很对,如果在契丹没有和西夏打了一仗之前,自己剪除高昌族不过是这滔滔哈密河中的一朵浪花罢了,契丹人不会在意自己属下的上万个部族少掉那么一两个。

    现在麻烦了,就像萨迦上师说的那样,在西夏人面前失败之后,契丹上下就绝对不能容忍支持自己的部族被被人干掉。

    这已经不是威严能代表的事情了,这关系到契丹对自己羁縻部落的统治问题。

    自己无意中做的事情,现在成了契丹人找回尊严最合适的藉口,如果契丹人在这一带打败了自己,他们败给西夏的阴影就会消失一点。

    这件事情很严重!

    阿萨兰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他不敢想象契丹骑兵如同蝗虫一般的从沙漠里涌出来的场景会是一种怎样的末日恐怖。

    他现在很想掉头回家,立刻告诉自己的父汗准备调集所有的回鹘武士开始准备一场极为凄惨的战争。

    可是他的脚步就像是被钉在地面上一般一动不动。

    告诉自己的父汗这件事容易,可是自己的继承人位置就会变得岌岌可危。

    同时他也不认为自己的父汗有拿起武器抵抗契丹人的勇气,父汗的儿子很多,即便是牺牲掉阿萨兰平息契丹人的怒火之后,他依旧有很多的继承人。

    权利可以使人年轻,五年前的时候。就有巫医说病骨支离的父亲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可是五年时间过去了,父亲依旧还是老样子,甚至还有时间有精力为自己添了一对双胞胎弟弟……

    阿萨兰心乱如麻……

    不知不觉间已经相处的很不错的铁心源和泽玛,只能站在回廊下瞅着那两个发愁的智者。

    “你男人好像有麻烦了,你不过去安慰一下?”铁心源稍微的离狮子远一点,轻声道。

    “如果是大麻烦,我帮不上忙,如果是小麻烦,阿萨兰自己就能处理。

    女人应该在男人考量军国大事的时候离得远点。”

    “这在大宋叫做后宫不得干政!”

    “胡说八道,你们上一个皇帝的老婆。把持宋国朝政多少年?”

    “十二年!怎么啦?”

    “这叫做后宫不得干政?”

    “这是没办法啊,皇帝太小,不能总被那些权臣欺负,她只好躲在帘子后面,这叫做垂帘听政!”

    “契丹人打过来你不担心吗?”

    铁心源笑道:“我是宋人,可能会被抓走当奴隶,但是不会死,你们吐蕃人要是被捉到,死定了。”

    泽玛耻笑道:“因为你们宋人比吐蕃人有用?”

    铁心源嘿嘿笑道:“是啊。只要是开化的种族,抓到宋人之后一般都不会一刀砍死,而是留下来帮着自己干活。

    只有那些不开化的野人,才会捉到宋人之后。点一把火烤着吃掉,宋人的肉比较嫩,烤着吃汁水多,像你们吐蕃人被捉到。一般都是扒皮之后煮着吃。”

    泽玛抱着自己那头母狮子的脑袋阴笑道:“谁的肉比较嫩,尖牙最有发言权。”

    铁心源瞅了一眼母狮子道:“野兽就是野兽,这头母狮子即便是你从小养大的。他依旧是猛兽。

    你如果喂它吃熟肉,多年下来,它可能会改变饮食习惯,现在,你不但喂它生肉,甚至让它去吃人,野兽吃人肉是会上瘾的,因为人肉里面的盐分比任何一种肉里的盐分都多,等有朝一日,你没有肉喂给它的时候,它就该吃你了。”

    “没有尖牙,连我的父亲都想吃掉我……”

    “胡说八道,狮子上了大雪山,能活过三天就是本事了,还保护你?

    以后骗人的时候说一些靠谱的。”

    泽玛即便是心机再多,终究不过是一个不认识字的十八岁高原女子而已。

    她所有的知识储备都是来自于高原上和戈壁沙漠上的吟唱诗人和自己的所见所闻。

    铁心源这种妙语连珠的同龄人让她感受到了极大的亲切,不长一段时间的交往之后,她很自然地发现和铁心源在一起的时候非常舒服,没有半点的压力。

    不知不觉的,她对契丹人将要到来这一问题都抛之脑后了,一心只想着折服这个自大的宋国人。

    如果能像折服白狼原一样的折服铁心源,她觉得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

    萨迦上师从河面上收回自己的目光,指着漆黑的东方道:“阿萨兰,能不能战胜契丹人,就只能指望那片沙漠了。一旦契丹人从沙漠里出来,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阿萨兰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艰难的道:“两军在沙漠中交战?这很难!”

    萨迦上师道:“很难,不是做不到,只有在沙漠上,你才能抵消契丹人马上的优势,如果你能毁掉契丹人的辎重和水,就还有战胜他们的可能。”

    阿萨兰猛地抬起头问道:“上师为何要这样不计后果的帮助本王?”

    萨迦上师指着月光下皑皑的雪山道:“这里是我唯一能够传教的地方……”

    阿萨兰又看着铁心源问道:“你能帮助我什么?”

    铁心源躬身道:“当您战胜契丹人的时候,我会全力把哈密变成一座繁华的城市。”

    谈话结束的其实很不愉快。

    阿萨兰要求铁心源能够帮他取到更多的玛瑙,这个要求被铁心源拒绝了,他告诉阿萨兰,没有人能够无偿的驱使孟元直那样的猛士干活。

    而孟元直也从来不是自己的部下,自己除了百十个奴隶武士之外,也没有更多的力量去帮助他。

    铁族说起来就是一个大笑话,真正的主人只有他一个人。他之所以能够在哈密站住脚跟,那是利用了哈密所有部族的仇恨和友谊。

    萨迦上师坚定的告诉阿萨兰,他会留在哈密一步都不离开,直到听到阿萨兰胜利的消息传来。

    种子已经种下了,铁心源一般是不管收成如何的,有收获就是大好事,没收获,也不气馁,他一刻都不愿意和阿萨兰以及泽玛待在一起。

    他发现这两个人就像衰神一样走到哪里那里就会有死亡,利用阿萨兰剪除高昌族的目的达到了。和阿萨兰建立一点友谊的目的也达到了。

    至于泽玛,铁心源以为,只要自己张口,这个对什么都新鲜好奇的豪放吐蕃女人恐怕很愿意和自己敦伦一下的。

    阿萨兰也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离开了哈密,他需要更多的武士来跟他一起作战。

    契丹人毫无征兆的到来,一下子把这个心高气傲的王子逼迫到了绝路上。

    不过,契丹人到底会不会来,铁心源一点把握都没有。

    去年的时候契丹人的大军才来就食哈密,结果没有找到多少可以吃的食物。听契丹来的商贾说。回去的那批契丹骑兵,最后有一大半成了步兵,战马在沙漠中就已经斩杀了一大半,损失惨重。

    以契丹糟糕的财政状况来看。他们不一定有那个财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再筹划一次进攻。

    怒火其实是一个虚无的东西,大军出动需要的粮草,财物才是实打实存在的东西。

    除非恼羞成怒的契丹皇帝的怒火已经屏蔽了他的理智。才会出现一支专门前来惩罚回鹘人的军队。

    除非回鹘人的大军先来招惹他……

    胆子已经快要被吓破的阿萨兰征召到足够的军队之后来到哈密的时候,一定有人会把回鹘人已经实际占领哈密的消息传递给沙漠另一边的契丹人的。

    “你这是在玩火!”

    躺在温泉池子里的孟元直喝着酒享受温泉的蒸汽的熏陶。

    “不过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啊,我们兄弟来戈壁就是来干挑拨离间这种事情的。

    有用到我的地方说话。这事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最糟糕的结果就是哥哥我带着你杀出重围,我们再找个地方重新来过。”

    铁心源嘿嘿笑道:“这里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不担心波及无辜,除了我们兄弟,这片土地上的人没有无辜者。

    我见那个阿萨兰了,也就是一个稍微有点胸怀的纨绔而已,他恐怕威胁不了契丹人,要不然你走一趟,先把契丹人给引诱过来,如果契丹人不来,我们所有的准备都白白浪费了。”

    “我不喜欢刺杀,我喜欢……”

    “别说堂堂正正的军阵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没法子堂堂正正的和人家打仗。

    不玩点阴谋诡计,就只能当一辈子的地老鼠。”

    “清香谷又算什么?这里距离哈密实在是太近了,万一没有保守住秘密,契丹人要是来了,第一个想要攻陷的城池就是咱们的清香谷。”孟元直第一次开始考虑清香谷的安危了。

    铁心源不耐烦的道:“多想点如何激怒契丹人,让他们和阿萨兰狠狠地打一仗,狠狠地削弱一下他们的实力,免得总是跑来坏我们的好事,清香谷的事情我有安排,契丹人的骑兵即便是知道天山里面有一座小小的城池,也不会丢下战马往山里钻的。”(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