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三章不败传说——春梦里的宋人
    第七十三章不败传说——春梦里的宋人

    阿萨兰也是经过风雨的人,并不会萨迦上师一句恫吓的话就对他高看一眼。

    这些年他见过无数自称为高人的人,萨迦上师这种危言耸听的出场方式他见过,还不止一次。

    “本王喜欢有人能够指出我的不足,如果在理,丰厚的酬谢是少不了的,如果不能,本王的弯刀斩下过无数坚硬的头颅,现在还没有缺口。”

    泽玛认识萨迦,只是这个神师见过自己最倒霉的一面,因此,她就端坐在那里凝神倾听,没有给阿萨兰介绍。

    萨迦上师来到大厅里,悲苦的道:“你何必要杀那么多的人?你何必要把高昌族从这个世界上除名呢?”

    阿萨兰笑道:“有些人不自量力,不明白鬣狗和狮子之间的差距,惹恼了狮子之后,他们只能拥有死亡这么一个不算太坏的结果。”

    “无知的人不管因为什么原因得罪狮子王,都是因为有契丹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王子,为何就不想想呢?

    契丹人终究会来哈密的,现在,王子给了契丹人提前进入哈密的最好借口。”

    萨迦上师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母狮子尖叫终于不再纠缠铁心源了,慢慢地踱步过去,不停的在萨迦身上嗅来嗅去。

    阿萨兰看了一眼铁心源。

    铁心源就非常懂事的带着伙计们离开了大厅,拔悉密重重的关上大门……

    彩虹渐渐消失了,天边反倒多了一片晚霞,七哥汤饼店的回廊下,铁心源换掉了店里的麻布衣衫,穿上一袭淡青色的长袍对着晚霞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

    儒衫是尉迟灼灼找手艺最好的姐妹们做的,一般来说,皇家手艺一般都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主要是和眼光有关。有着数百年传承的皇族,早就在吃喝玩乐上养成了富贵的本质。

    因此,这一身青衫虽然非常的简单,穿在铁心源的身上却非常的合身。

    铁心源自己的长相不是很差,再加上他是一个比这个时代的任何人都会享受的人,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壶茶,一袭青衫,一片晚霞就把宋人恬淡适静的性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阿萨兰在谈重要事情的时候,泽玛就会被撵出来,穷极无聊的泽玛在看到铁心源之后。一双眼睛就立刻发亮了,驱赶走了围在身边伺候的伊赛特人,像一个害羞的少女躲在一根梁柱后面笑嘻嘻的朝铁心源问道:“所有的宋人都和你一样美丽吗?”

    铁心源回头看看泽玛举举手里的茶杯笑道:“我是一个懒人,别的宋人这时候可没有闲时间喝茶。

    关中的麦子这时候已经开始收割了,在这之前,油菜也刚刚收割完毕。

    榨新油,割新麦的时候,皇帝和皇后都要下田地,独我可以享受这片山水。”

    铁心源不想回答一个男人美丽不美丽的问题。美丽这个词本身对男人来说就是一种侮辱。

    “你不请我喝杯茶吗?”

    “不是不请,而是不敢请,刚才那头母狮子围着我乱嗅的时候,我总觉得它会在下一刻就把我撕成碎片。”

    “没有成为阿萨兰的可敦之前。我是自由的。”

    泽玛从梁柱后面走出来,故意挺着自己丰满的有些过分的胸膛气鼓鼓的坐在铁心源的对面。

    铁心源微微一笑,提起茶壶将淡黄色的茶水倒进泽面前的茶杯里,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就继续看着天边的晚霞。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泽玛啜饮了一口茶水,盯着铁心源的眼睛看。

    铁心源莞尔一笑点点头道:“那是自然,很多少女都这么说过。”

    泽玛咯咯笑道:“你有过很多女人吗?”

    铁心源笑道:“因为太受那些少女的欢迎。我不得不远赴大漠避开她们。”

    泽玛再一次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把身子前倾一下神秘的问道:“真实情形呢?”

    铁心源叹口气把身子靠在椅子上有些颓废的道:“我家原本就是开店的,东京城里七哥汤饼店之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与母亲相依为命活的开心无比。

    只可惜有一天店里来了一个女客,我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我没办法给你描述那个女客的模样……只是觉得能靠近她就是我的福气。

    所以,我变着法的讨好她,使出浑身解数让她每一次来到七哥汤饼店都会有新的惊奇。

    这种事连续了半年之久,当我们终于同榻而眠的时候,她却告诉我她是夏竦的外室。

    然后,知道事情就败露了,我母亲连夜帮我收拾了细软,要我有多远就跑多远。

    我遇到了一个驼队,他们带着我跑了半年之久,最后就来到了哈密。”

    “哈哈哈哈……”泽玛拍着桌子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夏竦不曾竦“的大名她可是知道的,西夏人把这句话都编成儿歌传唱了。

    铁心源忧郁的瞅了一眼泽玛道:“我就知道你不相信。”

    泽玛擦拭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摇头道:“所以你就离我远远的,不敢靠近,唯恐得罪阿萨兰?”

    铁心源笑道:“你有让我犯错的所有本钱,好在小子已经吃过一次亏了,就不肯在上第二次当,得罪了夏竦,我在大宋就没法待了,如果再得罪狮子王,我就只好跑去最西边那些野人居住的地方了。”

    “你是怎么认识萨迦上师的?”泽玛突然问道。

    铁心源苦笑一声道:“不止认识萨迦上师,我还认识仁宝上师,就是他们告诉我可以在哈密开店的,还说这里一定会繁荣的。”

    这句话似乎说中了泽玛的心思,她颇有感触得道:“戈壁上的繁华就像刚刚出现的彩虹一样,来的迅速,去的也快捷。

    彩虹的比喻可能还不够准确,如果非要找一个合适的比喻,我觉得海市蜃楼才是最准确的。”

    铁心源见泽玛不知不觉中喝光了杯子里的茶水,给她重新添加了一些茶水笑道:“我们宋人的看法和你们吐蕃人的看法不太一样。”

    泽玛挑挑眉毛道:“有什么不一样的?”

    铁心源倒掉茶壶里已经没有味道的茶叶,重新放了一些新茶,提起瓦罐里的开水倒了进去,盖上茶壶,指指茶壶对泽玛道:“稍微闷一下味道更好。”

    “你要对阿萨兰说?”

    见铁心源不理睬她,泽玛的美貌倒竖起来,打了一个呼哨,那只该死的母狮子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了,靠在泽玛的身边,用黄澄澄的眼珠子瞪着铁心源。

    “尖牙是我养的狮子,可不是阿萨兰的,这一点你要分清楚,阿萨兰能够杀掉你,我也能!”

    铁心源见尖牙慢慢地把大脑袋凑过来了,就重新叹口气给尖牙倒了一杯茶水放在边上,母狮子只是嗅嗅茶水,可能是因为不合胃口的缘故,它就探出巨大的爪子挠挠自己的脖子,然后继续盯着铁心源看。

    “哈密这片地方,有山有水,有肥沃的土地,还是南北东西交通要道,商贾不绝于途,更重要的是,距离这里不足两百里的地方就是藏满玛瑙的玛瑙滩,只要是勇士都能从中分一杯羹。

    据我所知,据这里不足五百里的地方,还有一片神罚之地,神罚之地盛产黄金。

    这片有黄金,有玛瑙,有平原可以种植粮食,有草地可以放牧牛羊,甚至还有哈密河可以当水道。

    如果这样的地方在大宋。

    嘿嘿,不出三年,就会变成人口十万的通都大邑,这片土地在你们的手里过了这么多年,依旧荒无人烟。

    可笑的契丹人过几年就会来收割一次,我就想知道他们收割的成果,值不值他们在沙漠中奔波的费用?”

    说到这里,铁心源唰的一声打开了手里的折扇摇晃两下又道:“这全天下的土地都该交给我们宋人经营才是,好东西在你们手里都浪费了。”

    泽玛握起拳头,重重的击打在铁心源那张看起来可恶无比的鼻子上。

    刚刚长好的鼻梁再一次歪斜到一边,铁心源小心的扶正了鼻梁,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小卷棉布,分开后塞进两只鼻孔里,最后用手帕擦干了脸上的血。

    瞅瞅旁边虎视眈眈的母狮子,瓮声瓮气的道:“你看看,这就是你们的习惯,说不过了就动手打人。”

    “你再敢在我的面前露出你高高在上的宋人模样,下一回我就让尖牙咬你。”

    “我不想说,是你硬逼着我说的,我说大实话你不喜欢听,从现在起,我就和你说一些你喜欢听的东西,这总可以了吧?”

    “我真的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泽玛仔细的端详着铁心源那张面孔,或许是挨了一拳的铁心源和平日里有些不同,她久久不得要领。

    她无法将那个彪悍的匪徒和面前这个自大而且浅薄的宋人联系在一起。

    铁心源用茶水漱漱口,吐掉混合着鼻血的茶水嘎嘎笑道:“那个族类的少女没有在梦里想着嫁给宋人?”

    对这些事情丝毫不在乎的泽玛嗤的笑了一声道:“我的春梦里永远只有雄壮的可汗,或者威重天下的皇帝!”(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