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二章 不败传说——国王的视角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

    第七十二章不败传说——国王的视角

    泽玛笑的弯下了腰,阿萨兰却一丝一毫的笑意都没有,探手把**裸的泽玛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又道:“西夏国之所以能够兴起,也和宋人有很大的关系。

    掌权的人中间,从来都有宋人的影子,他们的政体就是照搬了宋人的政体,最后才有现在的成就。

    回鹘一族在以前的时候,和汉人的交往非常的密切,当初唐王朝在内乱的时候,我们回鹘人可是能够直接入关,帮助他们平叛的……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祖先认为汉人会被其他种族分割的干干净净,将不复存在与人间。

    结果,一百多年过去之后,汉人不但没有消亡,反倒变得越来越强大,最后就出现了宋国!

    太师说汉人从未灭绝过,哪怕是在我们这些异族人实力最庞大的时候。

    五个异族挺进中原,纵横中原大地的时候,对汉人依旧没有造成多大的困惑。

    他们总能在灰烬上重生,只要重生,就会张开血盆大口吞噬所有的异族,从而让他们一次比一次更加的强大。

    我不羡慕宋人的繁华鼎盛,我只羡慕他们为什么可以不死!”

    泽玛痛的脸都发青了,阿萨兰握着她胸脯的大手青筋暴跳。

    盘膝坐在三楼上的萨迦上师点滴不漏的把阿萨兰的话听完了。

    站起身,赤着脚离开了房间,楼下传来男女嬉戏时的粗重喘息并不适合一个神职人员听。

    虽说苯教的一枝已经对人类的繁衍之道研究的非常深刻,萨迦上师却不愿意本着一颗研究的心去探究生命的本源。

    在宋地居住了二十六年,师尊也有开无遮大会的时候,他和仁宝对此很是茫然。

    和宋人的精致相比,不论是吐蕃还是回鹘人都有些粗糙,不论是做事还是说话。

    他很吃惊刚才那番话出自于一个暴虐的屠夫之口,这些话只有最睿智的人才能说的出口。

    阿萨兰如今说出这些话,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成为一位国王的准备。

    不过,人的话不可不听,又不能全听,智慧者知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应景的时候说的一些话根本就不足以采信。(

    铁心源还是有些烦躁,别人家的狮子在吃饱了之后就会找一个暖和的地方趴下消食,阿萨兰的狮子却跟在铁心源的身边东奔西走,一刻都不停歇。

    下了两天的雨,空气中水汽弥漫,屋后的彩虹不但未曾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明艳。

    总喜欢在别人饭食里添加点东西的铁心源强行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双手,将一道道精美的菜肴摆在最适合看彩虹的窗户边上。

    泽玛是被阿萨兰抱出来的,只要看看那个女人满是云霞的脸庞,就知道他们在洗澡的时候没干什么好事。

    主子敦伦和吃饭的时候,身为忠仆一般都会直挺挺的站在门外。

    回鹘老将拔悉密就是这么干的,虽然他不知道桌子上摆了一桌子花花绿绿的东西是什么,只能从诱人的香气中判别这些都应该是精美的食物。

    阿萨兰将软的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的泽玛放在自己身边的座位上,正要准备让铁心源给他介绍一下菜肴的时候。

    拔悉密找来一个小碗和一把叉子,飞快的在每一道菜肴里面取了一点,装在小碗里递给了铁心源。

    铁心源并没有接,而是从怀里掏出一个银碗,一双精美的银筷子叹息一声道:“老将军破坏了菜肴的美观啊,接待贵人,自然有一整套礼仪的,您做的实在是太粗暴了。

    比如这只长了八个月的鸡,您就需要取下鸡脖子上的这一小块骨肉,只要这道菜有什么不对,就会体现在这块骨肉上。”

    铁心源的话引起了阿萨兰和泽玛的注意,只见他用银筷子从鸡脖子上取下一小块骨肉放进自己的银碗里。

    又掏出六根粗细不一的银针,将它们轻巧的插进一道羊排里面,过了片刻,抽出雪亮的银针放在盘子里给阿萨兰看,缓缓地道:“世上的毒物千奇百怪,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只要用银针试探之后,就能发现绝大多数的毒物。

    所以,银针试毒在我大宋非常的流行,只要银针插进食物之后拔出来颜色发灰,就说明食物是有问题的,因此,上至帝王,下到一般贵人,都会用银针来验毒。”

    泽玛非常好奇的取过一枝银针在一条鱼上捅两下,笑着对阿萨兰道:“这道食物是安全的。”

    阿萨兰习惯性的取出自己的手叉子取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品尝了一口笑道:“鱼肉里面没有刺。”

    铁心源笑道:“烹饪之初,这条鱼的骨刺就已经被厨子取出来了,去骨刺之后,还能保证这条鱼的完整性,就是这道菜的可贵之处。”

    阿萨兰点点头,就非常有学习精神的拿一根银针在精美的菜肴上乱刺一阵,才开始吃自己的下一道菜肴。

    铁心源看的长叹一声,为这一桌子菜肴感到非常的难过,阿萨兰和泽玛两人的卖相都非常的不错,今天的景致也美到了极点。

    只可惜两人的吃相,跟猪差不多……

    用手抓着一大条鱼啃着吃,吃相自然好看不到哪里去,泽玛就是这么干的reads;。

    至于阿萨兰最喜欢的碳烤羊排是要配着酱汁吃的,阿萨兰更喜欢一口羊排,再喝一口酱汁,虽然这样也等于给羊排蘸上酱汁了,可是……

    等泽玛和阿萨兰吃了好一阵子,铁心源才想起来,不论是泽玛,还是阿萨兰,她们都习惯用手抓食物吃的。

    为了降低一下两人吃饭的速度,铁心源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葡萄酿,杯子已经放在冰块中冰了好久,葡萄酿自然也是被碎冰埋着的。

    刚刚吃了一大块羊排的阿萨兰一口就把冰凉的葡萄酿喝了下去,皱皱眉头,似乎对店里的葡萄酿不怎么赞赏。

    饭吃完了,铁心源才惊讶的发现,泽玛一个人吃了三条鱼,阿萨兰则吃了四份碳烤羊排,至于别的菜——他们一口都没动。

    “拔悉密,剩下的都归你们了。”

    阿萨兰用雪白的麻布擦拭一下嘴角,就毫不犹豫地离开了饭桌。

    阿萨兰出来了,母狮子尖牙就变得非常安静,不再纠缠铁心源,而是跟在阿萨兰的身后寸步不离。

    两只小狮子也被泽玛抱在怀里,那两只小狮子总是往她丰满的怀里胡乱拱,弄得泽玛咯咯的笑个不停。

    伙计在一张靠近河边的桌子上布置好了香茶,阿萨兰抱着茶壶嘴对嘴的喝了一大口,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铁心源道:“我的吃相很难看吗?”

    铁心源呆滞了片刻,连忙道:“很有西域特点!”

    阿萨兰哈哈大笑道:“你们宋人说话总是这么有趣吗?”

    铁心源陪着笑脸道:“环境不同,人群不同,生活的一些细节自然也会不同。”

    阿萨兰把身子往前倾一下挑挑眉毛道:“说说,本王对这个话题非常的感兴趣。”

    铁心源组织了一下语言道:“宋国和西域是不同的,虽然宋国的边境上总有战事,但是啊,相比全国,宋国总是安乐祥和的。

    因此宋国的人有的是时间慢条斯理的享受一顿美食,这顿饭不但要吃得合乎礼法,还要合乎人情,不管是宾客之间的答和,还是歌舞的欣赏,亦或是音乐的品鉴,都会在一顿饭中体现出来。

    西域人是不一样的,这里地贫民瘠,战乱不断,一年中想要找一段安稳的时光根本就不可能。

    所以啊,体现在吃饭上,就表现得很清楚,吃饭的礼仪贵人不是做不到,而是不能做,您需要更多的时间去考虑生存大计,没有时间浪费在吃饭的礼仪上。

    更何况,吃饭的时候人是会放松的,放松了买就意味着不警惕,就给了敌人可趁之机。

    不知道贵人发现了没有,宋人在河边喝水的模样和西域人在河边喝水的模样是完全不同的。”

    阿萨兰好奇的伸长了脖子道:“说说,继续说,很有意思啊。”

    铁心源笑道:“我们宋人在没有器具的情况下在河边喝水,会趴在河边把嘴凑在水面上痛饮,直到喝饱为止。

    而西域人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们只会曲下一条腿,再把另外一条腿探出去,用手撩水喝,一边喝水一边还要注意周围的环境,只要发现那里不对,这个姿势很容易让他拔腿就跑……”

    “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啊,这是本王今年听到的最有道理的一番话。

    宋人是绵羊,只有绵羊才会不管不顾的喝水,西域人是野狼,只有野狼才会在喝水的时候东张西望。

    宋人,你叫什么名字,给你一个效忠本王的机会。”

    阿萨兰抬起头用浅灰色的眼珠子盯着铁心源一眨不眨。

    铁心源笑着准备开口的时候,就听楼梯上传来带着非常浓重的吐蕃口音的话语。

    “狮子王,你已经大难临头了,就不要去害别人了,这个时候,你最重要的是整军备战,而不是继续往你的家里招揽这些只知道吃喝享受的人。”

    阿萨兰和泽玛铁心源一起惊愕的向楼梯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秃头的黑衣神师慢慢悠悠的从楼上走了下来。(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