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七十章不败传说——尸体带来的消息
    第七十章不败传说——尸体带来的消息

    对于跑路的伙计铁心源不是很在乎,同时也有点莫名其妙。 ≧

    不过,他还是伸着懒腰来到了栏杆边上,朝哈密河里看过去。

    刚才还有点嘈杂的饭店这时候变得很安静。

    拥有澎湃的狂暴河流依旧在不断地往下运送一个个泥团子一样的尸体。

    看了片刻,铁心源就把头扭向哈密河的上游。

    根据斥候带回来的消息,阿萨兰正在清理天山路上的盗匪,这个家伙的野心不小,想通过控制天山路来控制所有通往高昌和回鹘的商道。

    原本可以向最近非常嚣张的高昌族说一声的,只可惜,人家根本就不理会,认为这是铁族一次有目地的讹诈。

    店里的伙计不断地在减少,现情况不对的可不止有高昌族的那一个伙计……

    迈步上了二楼,这里依旧很安静,唤来一个清香谷的武士守在门外,他就关上大门,坐在桌子前面安静的喝茶。

    嘎嘎看着河水里混杂的尸体一脸的兴奋,尉迟文就差点,这孩子脸色苍白,双目呆滞,不知道眼前的场景又让他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

    萨迦上师来到铁心源身边,没有喝他倒得茶水,只是看着他,希望能得到一个好的答案。

    强盗抢劫商贾,杀人或者被杀都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这是戈壁上每一个种族的生存之道,可是如此大规模的屠杀原住民,这就不是强盗的作风了。

    每一个强盗团伙都是由原住民组成的,强盗们抢劫到的东西最后还是要反哺给原住民的。

    因此,强盗都不愿意跟干的事情,如果铁心源干了,那就会犯了众怒,从这一刻开始,他就会成为戈壁上所有种族的死敌,也成了强盗的死敌。

    “不是我干的。”铁心源摊摊手,然后就抱着温热的茶碗喝茶,他手里的瓷器很名贵,泛青的小碗上全是一丝丝黑色兔毫般的痕迹,也就是宋人常说的兔毫盏。

    “我原本打算干掉高昌族那个自以为是的族长,再弄死几个食古不化的家伙,最后逼迫高昌族乖乖的低头,最后同化在清香谷中。

    结果,出了意外,回到回鹘的阿萨兰疯了,不但干掉了自己的弟弟,就连天山路都想染指。

    所以,你明白的……”

    萨迦长出了一口气,摸着自己依旧乱跳的心脏道:“不是你干的就好,阿萨兰这样做瞒不过别人的。

    不对啊,高昌族哪来的胆子和阿萨兰作战的?我敢说,只要阿萨兰一声令下,高昌族的族长会立刻投降。”

    铁心源哈哈笑道:“没法子,霸道的人做事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你是说阿萨兰是在立威?立给谁看?”

    “不知道,大部分是立威给我看的,不过现在好像有点偏差,高昌族正在和我过不去,听说已经派人联系契丹人了,所以,阿萨兰这一次立威,是立给契丹人了。”

    “契丹人会来?”

    “当然会来,契丹人刚刚和西夏人在黑山又打了一仗,十万大军被人屠杀了一大半,连国舅这样的人物都被西夏人没藏讹庞给杀掉了,全国上下正是羞愤难忍的时候,阿萨兰忽然趁机抽了契丹人一记耳光。

    你说契丹人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惹不起西夏,难道连回鹘都惹不起吗?”

    “这里又要打仗了……”萨迦上师面如土色“我们到时候如何自处?”

    铁心源非常喜欢萨迦上师说出“我们”这两个字,安慰这个善良的和尚道:“我们自然是帮助阿萨兰啊,如果这一战能够打败契丹人,以后契丹人说不定就不来了。

    怒火宣泄一次就成了,如果这一次还被人家打回来了,契丹人就会收缩自己的防线,你以为契丹人要那么大的无用国土干什么,就是为了能够在危险的时候向后收缩。”

    “阿萨兰能打败契丹?”

    “您想多了,阿萨兰输定了,如果这家伙聪明一些,就应该坚壁清野,然后把大股的军队分成小队,不停的在沙漠里骚扰契丹人,如果让契丹人出了沙漠,阿萨兰有多少军队都不够契丹人一口吞掉的。

    想想看啊,我们四百人都能干掉阿萨兰的两千人,比我们还要厉害的契丹人能干掉多少回鹘人?”

    萨迦上师皱眉道:“所谓回鹘指的就是“回旋轻捷如鹘,在马上纵掠如飞,一个个都是凶悍的武士……”

    “那是两百年前的回鹘人,告诉你,武士就应该像狼一样,不能太富裕,不能吃的太饱,否则就没了战斗力,饿狼才是最厉害的狼。”

    “明知道阿萨兰会输,我们还要帮助他吗?”

    铁心源笑道:“契丹人打过来,这是大势,哈密没有哪一个族群可以躲过去作壁上观,按照一般的形式来看,哈密这里的族群,要嘛倒向契丹人,要嘛倒向阿萨兰,严守中立最后的结果就是不论哪一方胜利了,他都难逃覆灭的命运。所以说墙头草做不得。”

    萨迦上师叹口气道:“两大之间难为小。除非第三方也同样的强大。”

    铁心源笑道:“阿萨兰这个人实在是太蠢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位智者去帮助他。”

    萨迦上师愣了一下,指着自己问道:“你说的智者莫非就是和尚我?”

    “大名鼎鼎的苯教上师不是智者,说出去谁信啊?更何况您和阿萨兰的那个漂亮女人有善缘,您不去谁去?”

    萨迦上师连连摇头道:“我的本事在理解经文,度亡灵,解惑人心,不在两军交战上。”

    铁心源理解的点点头道:“所以我刚才把所有的打算都告诉了您,还特意给您按照各种形势写了一些应对的方略,您不用太担心。”

    铁心源从桌子底下取过一本汉文写的小册子拿给了萨迦上师。

    此行虽然有点危险,但是啊,对于萨迦上师弘扬苯教有很大的作用,只要萨迦上师能在这一次战争中,表现的出类拔萃,那么,苯教出智者这句话就不再是空话,同时也能把凄惨的苯教摆在上流社会的桌案上,铁心源以为,萨迦上师不会不知道这里面蕴含的玄机。

    果然,萨迦一点都没有迟疑的接过小册子,郑重的对铁心源道:“把尉迟文给我,一旦我不方便的时候,他能和你联系一下。”

    铁心源摇头道:“尉迟文不成,这孩子读书聪慧,却不是干这种事的好手,嘎嘎才是!”

    萨迦上师回头看看因为被主人夸奖了而傻笑的嘎嘎,不放心的道:“我什么时候去见阿萨兰?”

    铁心源笑道:“不用您去找他们,他们自己会来,您觉得以阿萨兰的性子,有七哥汤饼店这样华丽的地方,他会选择住进帐篷里吗?”

    “铁族杀两千回鹘军队的秘密你保不住。”

    铁心源嗤嗤的笑道:“您以为阿萨兰为什么会不择手段的把高昌族给灭掉了?

    如果我是阿萨兰,看到高昌族的武士身上装备的都是回鹘武士的铠甲,不论他认不认我也会在第一时间灭掉他。”

    “你没要哪些铠甲?”

    “暂新的和没有伤痕的铠甲留下来了,破烂的,有损伤的铠甲托马希姆帮我卖给了急需铠甲的高昌族,告诉他这是从回鹘收回来的淘汰铠甲……”

    “哎,这些种族和你一起生活在一片土地上,是他们的罪孽。”

    铁心源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敲着桌子道:“这就像是制作瓷器一样,先要把泥巴不断地揉捏,摔打,直到泥巴有了韧性,可以随心所欲的捏出各种形状,最后放进锻炉里烘烤,精美的瓷器才能被制造出来。

    我想要打造一个精美的哈密,那么,这种揉捏,摔打,煅烧的过程就不可避免。”

    萨迦上师不愿意听铁心源这些是是而非的道理,直接问道:“阿萨兰什么时候抵达哈密?”

    “以尸体在水中流淌的度来计算时间的话,最迟今日傍晚,阿萨兰的军队就会抵达哈密。

    他要炫耀自己的武力,哈密不可不来。”

    “我去当阿萨兰的智囊,你做什么?”

    “我?我不过是一个可怜的流落番邦会一手非常好的伺候人手艺的宋人而已。”

    萨迦咬着牙齿把铁心源推出自己的房间,准备坐下来好好得清理一下自己纷乱的思绪,好应对即将到来的惊涛骇浪。

    哈密河中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尸体继续向下漂流了,滂沱的大雨,也渐渐地变得淅淅沥沥的,眼看着太阳就要从阴云中露头。

    不安的情绪却在饭店中蔓延。

    铁心源背着的手,也有一些微微的颤抖,天知道那个残暴的阿萨兰会不会一过来就痛下杀手。

    因此,他就站在翻板的上面,只要现不对头,就立刻拉一下手中的绳子,就会在一瞬间掉进地道里,为此,他已经演练了不下十遍之多。

    沙地上聚集的水泊慢慢地起了一层涟漪,很快,这些细微的涟漪就荡漾的更加剧烈。

    当水泊里开始向外跳跃水珠的时候,一支黑甲骑兵就出现在不远处的道路上。

    阿萨兰的狮子旗到来的最快,一个背着旗子的骑兵飞一样的来到七哥汤饼店前吼道:“狮子王殿下征用这间饭店,无关人等离开,否则,杀无赦!”(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