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五章不败传说——谁都有选择的权力
    第六十五章不败传说——所有人都有选择的权力

    看到尉迟一族开始了新的生活,铁心源就安心的离开了,尉迟雷故意说些有趣的事情来让自己相信,尉迟一族已经没了所有的野心。网

    这种近乎谄媚的表白,让铁心源多少有些伤感。

    一个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家族,完全放下自己的心愿之后,得到的恐怕不仅仅是高兴,估计只有拜倒在他们祖宗灵位前的时候,他们才会痛哭流涕。

    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木前头万木春。

    这个世界没有谁是不可替代的,没有那一个家族是可以绵延万年的,更没有那一个皇朝可以永远的成为国民的领,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不成,最终大厦总会腐朽吗,倾塌,最后被时间丢进历史的长河里成为一堆无用的废物。

    一万年太久,活在当下就很好。

    铁心源假惺惺的在狼穴帮着那些所谓的奴隶们搬运了几筐石头就在众人的规劝下离开了狼穴。

    就在清香谷后门前,他见到了铁三百,这个汉子的脸上又添加了一道恐怖的疤痕。

    “这是那头母狼留给你的?”铁心源阻止了铁三百的跪拜和声问道。

    “是的,半个月前,月圆的时候母狼疯了,再一次潜进寨子,被我现了,没能杀死它,反倒被它在脸上拍了一爪子……”

    铁心源点点头道:“一心要复仇的母狼很危险,需要帮助吗?”

    铁三百倔强地摇摇头道:“寨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很忙,都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杀掉母狼不让它祸害寨子,是我铁三百的责任。

    我做了一些东西,下一次,它休想逃出我的手掌。”

    铁心源那拳头在铁三百的胸口上捶一下笑道:“冬天的时候,坐在椅子上很冷,听说铺上狼皮会很暖和,我等着你送狼皮过来。”

    原本腰背有些佝偻的铁三百听到这句话之后,努力的挺直了腰杆连连点头。

    等铁三百走了很远之后,尉迟文小声问道:“复仇的狼都是魔狼,他一个人对付不了的,您为什么不给他更多的人手呢?”

    铁心源摇头道:“一个族群在壮大之前,先需要的就是各安其职。

    也只有这样才能看出哪些人可以担当大任,那些人只能做一些具体的事物,那些人只适合按照别人的命令行事。

    只有把每个人的能力都拓展到极限,这个族群才能长久的兴盛下去。”

    “如果铁三百被母狼咬死了呢?”

    “那就换一个人来继续做这个工作,直到母狼死亡为止。”

    “为什么不请孟先生来清除掉母狼呢?”尉迟文一路上早就见识了孟元直的无敌雄姿,只要是他觉得无法面对的事情,在孟元直的手中一定会轻易化解的。

    从于阗群山回到哈密的路上早就证明了这一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计,就因为每个人都有活计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证明了这个人是有用的。

    如果谁的活计没有做好,不是自己去想办法解决,而是全部推给能力比他高的人头上,那么就会影响能力高的人正在进行的更加重要的活计。

    一步步推上去,你就会现,不称职的人会越来越多,能力高的人会越来越忙碌。

    他不得放下自己正在进行的很重要的活计,去干一些对他来说是鸡毛蒜皮的事情,这是得不偿失的。

    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集体会土崩瓦解,因为能力高的人最终会现,既然我自己就能干掉所有的事情,我还要你们做什么。”

    既然尉迟文想知道答案,铁心源就告诉了他答案,告诉这个将来要替自己处理一些繁杂琐事的孩子自己做事情的一个标准,以后好按照这个标准进行工作。

    尉迟文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这让铁心源很是欣慰,回头再看看张着嘴傻笑的嘎嘎,铁心源又起了想踹他的心思。

    孟元直懒洋洋的躺在一峰骆驼背上,头顶上有一个非常大的棚子,光线刺不透这个遮阳篷,他躺在一张小小的卧榻上依旧感到燥热无比。

    十几个随从紧紧跟随着孟元直老爷,他们都是年纪很大的野人,没有什么战斗力,只能帮着孟元直干点粗活,另外就是把孟元直老爷伺候好。

    骆驼背上的卧榻实在是太小了,孟元直本身长得又高大,两只脚耷拉在卧榻下面非常的不舒服,于是,就有两个身材高大的随从,站在骆驼边上帮他托着脚。

    只有让孟老爷彻底的休息好了,等一会去魔鬼地的时候,才能收获更多的玛瑙,打退更多的敌人。

    走在最前面开路的一个野人,肩上扛着孟元直的大铁枪,背后插着那面“大宋孟元直”的旗子,走的昂挺胸快活无比。

    看到这面旗子,半路上窥视的强盗们把自己的身体乖乖的藏好,生怕被这位魔神看见,然后起了干掉别人的心思。

    魔鬼地一如既往的荒凉,炎炎夏日里烟气最是凶猛,青蒙蒙的笼罩着方圆十里之地。

    这里的玛瑙实在是太多了,好些商队会专门停在烟气范围之外,在乱石丛生的戈壁上挖一些非常大的坑,如果运气好的话,能从大坑里找到一点零散的玛瑙石。

    这样的商队非常的多,以至于玛瑙滩周围都是星星点点的帐篷群。

    这里有玛瑙的消息是铁心源自己放出去的,唯有这样才能给已经荒芜掉的哈密带来一点可怜的人气。

    和损失掉的玛瑙相比,铁心源更看重人口。

    如今的哈密旧址上,铁心源特意派人去那里建造了很多的茅草屋,开了很多的店铺,主要就是为将要去沙漠和戈壁的旅人提供一些必要的食物和水的补充。

    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什么生意,铁一带人干掉周围最嚣张的两个小部族之后,就没有什么人再来哈密胡来了。

    不过,铁一的威慑力毕竟非常的有限,后来孟元直骑着马走了一圈哈密之后,凡是在戈壁,沙漠上行走的商队都知道,无论他带着什么货物,亦或是和别人有仇,只要踏进孟元直写过字的那些巨石之后,他基本上就已经是安全的。

    天山一战之后,孟元直杀过的强盗多的无法计算,那一杆铁枪已经具有了非常大的威慑力。

    现在,所有的强盗都在伸长了脖子等待第一个冒犯铁族领地的人出现……

    想在魔鬼之地找一个阴凉的休憩场所非常的困难,别的地方至少还会有一两颗树木,这个鬼地方不要说树了,就连骆驼刺这种极度耐活的草都找不到一棵。

    扛着铁枪背着旗子的野人,找到了一个阴凉的所在,只不过那里好像有人。

    他径直走过去朝那些警惕的看着自己的西域人吼道:“滚开,孟老爷要在这里休息。”

    年轻的西域人大怒,年长的西域人抱住冲动的年轻人,陪着笑脸对那个野人道:“好,好,我们这就离开,棚子留给尊贵的老爷。”

    老野人抱着胳膊得意的看着天,铁枪就插在他的身边,也不再和这些肮脏的西域人说话,多说一句就好像是在侮辱孟老爷的威名。

    驮着孟元直的骆驼走进了庞大的棚子,在牵骆驼的野人的指引下,骆驼跪在地上,孟元直伸了一个懒腰,把双脚踩在大地上。

    喝了一些混合着冰块的冰水,又用清水洗了一把脸,孟元直彻底的清醒过来了。

    瞅瞅已经西斜的太阳,就吩咐老野人把棚子四周围起来,他准备更衣,换上那套牛皮紧身衣。

    两个牛尿泡被老野人用木头做的气筒充的鼓胀起来,每一个都足足有脸盆大小。

    孟元直厌恶的瞅瞅这两个不再有异味的牛尿泡,还是挂在自己的胸前。

    取玛瑙这种事情原本就用不着自己过来,只要把这样的衣服多做一些,一群人弄上百十个充满气的牛尿泡背去玛瑙滩,那样想弄多少玛瑙就能弄多少玛瑙。

    可是那个混蛋不同意,他认为那样做的话,会让玛瑙变得一文不值,只有劳动自己这样的人,再把过程弄得复杂一些,取上一点点的玛瑙,这样才能保证玛瑙的价值。

    按照他说的原话就是,无可替代的劳动,自然会有无可替代的报酬……

    衣服外面再罩上一袭宽大的袍子,瞅着自己胸前两坨巨大的突起,孟元直的心情就变得更加不好了。

    在那些羡慕的采玛瑙的人眼中,孟元直这就要财去了,好多人也立刻穿上自己制作的皮衣,远远地跟在孟元直的身后向魔鬼之地走去。

    对于这样的行为,孟元直是不理睬的,只要在这里不抢劫,这么干是被允许的。

    一个栗色头的年轻人硬是抢在自己父亲之前穿好了皮衣,快的向孟元直奔去,能跟随一定可以采到玛瑙的人身后,说不定会有好运气,一心想着拯救自己家商队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父亲的呼唤声充耳不闻。

    孟元直听懂了那个老西域人的喊话,回头瞅着那个雄心勃勃的年轻人道:“回去吧,你会送命的。”

    年轻人倔强地摇摇头道:“贫穷和死亡,我宁愿选择死亡。”

    孟元直想了一下,现年轻人的想法很对,自己一年前也是这么想的。

    他摇摇头,就继续向喷着浓烟的魔鬼之地走去。(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