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二章不败传说——两个大宋人
    第六十二章不败传说——两个大宋人

    孟元直的双手在颤抖,铁枪艰难的从一个面目狰狞的马贼胸膛里拔了出来。

    两天三夜的天山路走的艰难无比。

    他不知道自己战斗了多少次,只知道天山里的强盗如同巨浪一般的扑过来,应付了一层巨浪,紧接着后面还有更大的浪涛等着自己。

    战马已经换了不下五匹,汗血马的大腿上布满了箭孔,至少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扶着长枪站在尸体中间,他需要紧紧地握住湿滑的铁枪才能勉强站住。

    刚刚换掉的战马头颅被一柄连枷击打的耳朵都凹陷进了头颅,就倒在他的脚下,犹自抽搐。

    探手入怀,只掏出小小的一截人参,快速的丢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就把它吞咽进了肚子。

    从昨天起,就靠人参提神参加战斗,只可惜自己的战斗力还是下降的厉害。

    抬头看看前面漫长的天山路,孟元直很想骂一下铁心源那个王八蛋,说好的援军,至今不见踪影。

    少了一条臂膀的尉迟雷须发散乱,拄着手里的九环刀单膝跪在地上,就在他的身边,十几个妇人的尸体横在车队前面,她们都是战死的……

    山道上又传来驼铃声,孟元直挺直了身子,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瞅着前面,他觉得自己今天可能要死在这里了。

    眼前一片模糊,刚刚松懈了片刻,腰上,腿上,胳膊上,背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

    这些痛感不但不能让他清醒一些,反而让他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汗血马瘸着腿走了过来,尉迟雷也挪到了他的身边,和他站在一起。

    回头看一眼尉迟灼灼全力赶路的身影,孟元直就靠在汗血马的身上。眼见山道处出现了一支驼队。

    努力的睁大了眼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吼道:“大宋孟元直在此,谁敢上来送死!”

    对面的驼队一阵混乱,过了片刻。驼队才重新安定下来,一个蓝眼珠的大汉跳下战马,瞅着孟元直看了很久,才惊讶的道:“哎呀,还真的是你孟元直啊!”

    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就是说的是波斯话,腔调怪模怪样的,脑子早就混沌一片的孟元直根本就分不清说话的人是谁,只是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剩下的路就交给你了,老子要睡觉。”

    他勉强咕哝一句,就横倒在遍地的尸体上,转瞬之间,就鼾声如雷。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铁心源那张极其可恶的俊脸,甚至不用过脑子。他的拳头就挥了出去,重重的砸在铁心源那个笔挺的鼻梁上,血花四溅。

    看着铁心源笔直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孟元直满意的爬起来,就站在屋子里,对着一个净桶痛快的撒了一泡尿之后,就对缩在门口不敢进来的嘎嘎道:“给老子弄一桶饭,十斤肉过来。”

    嘎嘎缩手缩脚的指指躺在地上的铁心源。

    孟元直不屑的道:“没死,就是昏过去了!”

    嘎嘎这才一溜烟的跑去给他弄米饭,羊肉去。只有先把这位魔神喂饱之后,他才不会吃掉自己的主人。

    铁心源醒过来的时候,脑袋还在嗡嗡嗡的作响,努力的弄清明了脑袋。就朝正在胡吃海塞的孟元直道:“你睡了三天三夜,这时候吃肉食可不好。”

    孟元直停下手里的木勺,探手把铁心源从地上拉起来,然后继续胡吃海塞。

    铁心源的鼻血流的如同瀑布一般,撕下衣襟卷成两个小卷塞进鼻腔。

    然后用力把自己的已经歪掉的鼻子扶正,吐掉倒灌进嘴里的血。张着染血的牙齿笑道:“大宋孟元直威武!”

    孟元直吐掉嘴里的羊骨头恶狠狠的看着铁心源道:“大宋孟元直自然是威武的,却不知大宋铁心源又如何?”

    铁心源哈哈大笑,指着屋子里的一副铠甲笑道:“四百猛士三更出战,四更凯旋,两千回鹘铁骑烟消云散。”

    “了不起!”孟元直拍着桌子大喊一声,丢给铁心源一坛子酒,自己抱了一坛酒,两人拎着人头大小的两坛酒碰了一下,然痛饮。

    一口气喝光了坛子里的酒,铁心源阴郁的道:“你欠我一拳头,要嘛现在让我打回来,要嘛以后算账。”

    孟元直点点头道:“你们这些大头巾的债欠不得,老子宁愿现在就还给你。”

    铁心源捏紧了拳头在孟元直准备好的面孔上比划了一下,眼见他肩背上的伤口已经被挣开了,鲜血如同小蛇一般顺着脊梁往下流,眼睛一热,摇头道:“还是算了吧。”

    孟元直二话不说,对着自己的鼻子就是一拳,力量很大,鼻子也歪到一边,却没有流血。

    他扶正了自己的鼻子,再次低头大嚼,吃着吃着,眼泪就下来了,哽咽着道:“我们只有两个……”

    铁心源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泪腺,涩声道:“大宋人一个人的时候是条龙,十个人的时候就成十条虫了。

    老子宁愿这样光屁股打天下,也不要和那些魑魅魍魉一起蝇营狗苟的谋天下。”

    “老子虽然读了几年书,说到底还是一个粗人,怎么办你说了算,老子不和你争,你也莫要在背后拿刀子捅我!”

    铁心源怒道:“就你这个德行,冲锋陷阵你可能会无敌于天下,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还要看老子的。

    你凭什么和老子争老大的位置?”

    孟元直笑着点点头道:“是这个道理,你看看,事情说开了就很好办,可笑东京那些大头巾们就是不肯把话说到明处。”

    “第一茬粮食丰收之后,就把嫂夫人和孩子们都接过来,我的家眷也会一起来,这里虽然危机四伏,却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与其相信东京城里的那些人,我更相信我们自己,你说呢?”

    “这有什么好说的,孟家战技唯有越挫越勇,越战越勇,留在大宋,即便是不会失传,也会沦落成花架子。

    对了,这时候你我都走不开谁去接?”

    “你的连襟!”

    “胡说八道,老子的夫人是独女,哪来的姐妹,何来连襟之说?”

    “我的意思是你们曾经共用了一个女人……”

    “滚!”

    尉迟灼灼看着屋子里两个鼻子受伤的男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鼻子上全是纱布的家伙仰着头看屋顶,似乎在搜索枯肠,另一个包着鼻子的家伙正在奋笔疾书。

    嘎嘎挺胸腆肚的站在门口,他接到的命令是不许任何人进入议事厅。

    “你不成啊,怎们才能找来六个人?再想想,如果有对朝廷不满的有用之才都拉过来。”

    孟元直苦笑道:“以我现在的身份,能有六个人可以找已经不错了。

    到是你那边麻烦,李巧那个混蛋愿意抛弃到手的荣华富贵跟你来这里混吗?”

    “他去青塘可不是为了女人,和你我一样,都是被人捏着鼻子去的。还顺便想给自己屈死的爹娘报仇,只要我发话,这家伙一定会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孟元直诧异的道:“你说李巧去了青塘也是被逼着去的?难道说朝廷有打算谋划青塘?青塘不是我们的盟友吗?角厮罗那个家伙还领着大宋的官职呢。”

    铁心源放下手里的毛笔,摊摊手道:“国家总归是需要军功来振奋民心的。

    打不过西夏,打不过契丹,就只好拿青塘开刀了,猪肥了,不宰杀有些可惜。”

    孟元直撇撇嘴道:“就怕羊肉没吃上惹一身骚。”

    “他们总是这么干事情的,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这一次啊,他们的把握很大,就等着杨怀玉他们的南征队伍回来,就会下手。”

    铁心源吹干了纸张上的墨迹,然后折叠起来收回袖笼,见尉迟灼灼站在院子里就招手示意她进来。

    孟元直拎着嘎嘎的脖领子径直走了,他看的出来,这个女娃子和铁心源之间好像有事情。

    半年不见,尉迟灼灼似乎长高了一些,眉眼也渐渐的长开了,从一个青涩的少女正在向一个大姑娘转变,站在太阳地里,嘴角的黄色绒毛清晰可见。

    只是见到铁心源的时候有些生涩。

    “已经来了五天了,这里还过得惯吗?”

    屁股勉强坐了一个凳子角的尉迟灼灼连忙站起来道:“首领安排的非常好,于阗遗族感激不尽。”

    铁心源发愁的道:“只是半年不见,你怎么变得陌生了好多?”

    “尉迟灼灼不敢放肆,蒙首领看重,不远千里遣来盖世猛将拯救我族于水火之中,于阗遗族今后定当以首领马首是瞻不敢有违。”

    “这些话都是尉迟雷教你的吧,好好的人话不说,净说些鬼话,我就是讨厌这样的说话方式才被人家赶出东京城的,留在这里就想给自己弄一块能说话,敢说话的地盘,没打算当皇帝,你们也不用把自己定位成奴仆。

    能站在我清香谷人,每一个都是。”

    尉迟灼灼连连点头称是。(未完待续。)

    ps:    第三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