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一章 不败传说——月下夜话
    第六十二章不败传说月下夜话

    清香谷的范围很大,在后世的时候,这里发展成了一座小型城市。 [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沿着山谷向里走,直到四十里之外,才会遇到陡峭的山崖完全阻挡住去路。

    如果向左穿过一片因为冰川融化之后形成的乱石滩,就会来到那个庞大的狼穴。

    狼穴附近极为热闹,铁二带领的奴隶施工队,日夜不停的修建着狼穴,想要把这里修建成清香谷出藏食物的大仓库,同时,这里也应该是清香谷妇孺们在战争来临之前最好的一个避难所。

    一个避难所只有一条出口是不成的,两条都不一定合适,铁心源抱着狡兔三窟的原则,早就确定狼穴中必须有三条以上的出口。

    能吃饱饭,就是奴隶们最大的追求。

    在清香谷里,从来没有人干涉过劳动者吃饭的权利,饭食虽然不见得有多好,无论如何,数量总是满足的。

    只有肉食才配得上高强度的劳动,黄羊迁徙的时候清香谷的收获非常大。

    当初为了突出城关,被黄羊群踩死的老弱病残黄羊实在是太多了。

    铁心源带着人处理的很是匆忙,熏制,腌制,这两种保存食物的工序进行的非常粗糙,有些肉食已经开始有味道了,原本铁心源打算把这些食物都拿去丢掉,结果,铁二把它们全部都给了这些干活的奴隶。

    他自己第一个吃。吃了半个多月没看见有什么不合适,反倒养成了一种新口味,他们好像都喜欢上了这种微微散发着臭味的食物。

    第一道通路已经在奴隶们的日夜赶工之下,开凿完毕了,挖通山脊之后。山脊后面的那条山谷也被联通。

    只是地势要比清香谷高出很多。

    天山上的生态非常的有意思,十几米的落差就能形成一个新的生态。

    清香谷附近全是郁郁葱葱的灌木,这些灌木主要以清香木为主,再低一些的地方,就满是粗大的雪松,等绵延到山脚上的时候,就变成了胡杨林的世界。

    狼穴后方的那条山谷里青草刚刚冒出大地两寸。很是密集。绿绿的在山谷中铺开,如同一张绿毯。[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铁二查看过,这里几乎找不到多少毒草,很适合成为牧场。

    清香谷最近很不安全,羊圈里的黄羊时不时的会丢上那么几只,还有一个放羊的孩子都差点被狼给叼走。

    地位受到威胁的铁三百,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和那头母狼作战。半个多月下来,母狼挨了一箭,山谷里又损失了十几只黄羊。

    不胜其烦的铁一只好把山谷里所有的黄羊,绵羊全部给放进了狼穴后面的那座近似封闭的山谷。

    狼穴附近人多,母狼不敢靠近,每晚都能听到她凄厉的嚎叫。

    铁心源回到山谷的时候,正好是半夜时分,头顶上明晃晃的月亮把大地照耀的惨白一片。

    山谷的后门悄无声息的打开,大队的战马和骆驼依次走进了狼穴,穿过刚刚开凿出来的低矮甬道直接去了山谷。

    战士们则拿到了自己渴盼已久的赏赐。悄悄的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

    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干了些什么,他们闭口不言,即便是有家眷的那些武士,也只是告诉家人,自己随着商队走了一趟远路。

    铁三凶神恶煞般的下达的封口令,这些人不敢不遵从。没人想把眼前难得的好日子葬送掉。

    铁心源和萨迦上师,仁宝上师站在大月亮底下,瞅着影影绰绰的清香谷听着凄厉的狼嚎,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目前就这样子,您两位也看见了,清香谷中有内忧,也不缺少外患。

    不知您两位想在这里建造寺庙的想法改变了没有?”

    萨迦上师来到路边的麦田里,抚摸了一把半尺长的麦苗,笑道:“没有,我准备再找几位师弟一起来清香谷,我原先构想的寺庙有点小了。”

    铁心源笑着指指麦田道:“就因为这些麦田?”

    仁宝上师斩钉截铁的回答道:“就因为这些麦田,如果你的领地中只有牛羊和宝藏,我们还下不了这样的决心,就因为这里有大片的麦田,我们才决定扩大寺庙。”

    铁心源点点头道:“您两位看问题看的很准,牛羊游走四方,麦田却需要固定在一个地方才能有收成。

    这里得天独厚,土地肥沃,是一个种植庄稼的好地方,随着土地开垦的越多,来这里的人也会越多。

    再加上两位准备在这里建造寺庙,信徒更是会络绎不绝的到来,两厢汇合之后,这里很快就会成为一座城池的。”

    萨迦上师大笑道:“铁公子的雄心应该不只有这么点吧,在你的山脚下,就是哈密河,河边尚有更大的一片平原供你开垦,如果铁公子可以解决掉契丹人带来的威胁,这里将是一片立国的资本。”

    铁心源笑道:“远景看起来不错,想要实现问题重重,契丹人有句俗话,契丹强大的时候,国土一寸不让,契丹虚弱的时候,一寸国土不让。

    想要从他们的口中拿走伊吾州,很难。”

    萨迦上师笑道:“如果不难,这个世界上早就国家林立了。

    当年的时候,我吐蕃战士将狐狸尾巴拴在脑后视为平生大辱,宁愿丢弃性命也不愿意在脑后拴一条狐狸尾巴。

    如今呢?无数的头人贵族竞相把狐狸尾巴拴在帽子上以此来夸耀自己的富足。

    契丹雄主说出气吞山河的话语没有半点的问题,可是,那些实力不济的昏聩之主说这些话就成笑话了。

    哈密落在契丹人手上百年之久,他们除了收税之外,什么事情都不做,白白的浪费了这里的大好河山。

    如今公子已经占据了清香谷,若无扩张的野心,到了最后一旦契丹人回到哈密,这里的一切都将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罢了。”

    对于哈密,铁心源早就有计划,现在听两位上师说话,不过是想听一点特别的意见罢了,既然听不到更好的建议,铁心源就把注意力转向他们两人说话的方式上去了。

    很奇妙,这两个老家伙说宋话说的一天比一天好,短短的六天时间,他们竟然能够引经据典了。

    萨迦上师看出来了铁心源的疑惑,遂笑道:“家师龙赤哒噶避居宋国蜀郡二十六年。”

    铁心源仔细的打量一下这两个家伙,他们的皮肤依旧很有弹性,虽然黑的如同煤球,眼角也只有两道浅浅的纹路,按照吐蕃人的面相来判断年龄的话,这两个家伙最多只有四十岁。

    不过,对以多灾多难的吐蕃人来说,四十岁其实已经不小了。

    很多吐蕃人过了三十岁,就被恶劣的气候,贫乏的食物,各种疾病折磨的如同六十岁的人。

    “你们去过大宋?”

    萨迦上师大笑道:“二十六年!”

    铁心源痛苦的摇摇头,四十岁的人,在大宋生活了二十六年,这和大宋人还有什么区别?

    怪不得这两个家伙对于顺杆爬这种事情干的水到渠成,让他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家师八年前圆寂在蜀中第一丛林大慈寺,圆寂前要我们回到吐蕃弘法,结果,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好,没有一家寺庙愿意接受我们,也没有一个头人愿意让出一块土地给我们盖寺庙。

    因此,我们行走在荒原上,在佛家的光辉照耀不到的地方弘法,已经七年了。”

    铁心源怜悯的瞅着这两个明显被他师傅蒙骗了的家伙,老家伙在大宋第一丛林大慈寺里享福二十六年,最后在幸福中死去,却把最艰苦的任务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弟子。

    大慈寺是什么地方?

    地处于成都,始建于魏、晋,极盛于唐,历史悠久、文化深厚、规模宏大、高僧辈出、世传为“震旦第一丛林”,玄奘就是在这里正式落发为僧的,又有蜀中第一福地之称reads;。

    成都府自真宗,赵祯两朝不闻兵戈,繁盛于一时,乃是大宋仅次于东京汴梁城的通都大邑。

    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二十六年,尤其是躲在与世无争的佛门,哪里会感受到人世的沧桑,回到吐蕃和西域之后,一路上的所闻所见,对过惯了神仙一样生活的他们就如同人间地狱,难怪他们对比成都府更加繁盛的东京汴梁城有那么高的期待。

    “八年前我们师兄弟还雄心万丈的想要弘扬**,谁知道,仅仅七年光阴,我们就如同过了一生。”

    萨迦上师展开自己鸡爪子一般的双手,有说不尽的酸楚。

    铁心源终于放心了,他不是对萨迦他们吃了七年苦感到放心,而是相信大慈寺里的高僧二十六年来对着两个家伙的潜移默化。

    难怪他们听到苯教献祭的事情之后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看样子大慈寺里的高僧对他们的心态影响不是一星半点。

    嘎嘎带着两位上师去了客房。

    铁心源激动的睡不着觉,学着山那边找机会偷袭寨子的母狼大声的嚎叫两下,然后就脱光衣衫,噗通一声跳进温泉池子里,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似乎都在呻吟。(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