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六十章 不败传说——泽玛的怨念
    第六十章不败传说泽玛对狐狸的怨念

    天色快要暗下来的时候,阿萨兰的大队人马终于来到了那座已经被铁心源劫掠一空的营地。

    戈壁上景致本就萧瑟无比,如今,再加上残破的营帐,以及焦黑的木头,被一层薄沙覆盖了一半的无处不在的血迹,更让这里的环境变得压抑无比。

    看到眼前的一切,即便是泽玛这个最受阿萨兰**爱的女人也心头发凉,一句话都不敢说。

    逃回去的残兵已经被阿萨兰自己亲手斩杀殆尽。

    此时看起来平静无波的阿萨兰已经疯了。

    有兀鹫和野狼领路,阿萨兰的部下很快就了发现。

    距离营地不远处的一个风化壕沟快要被层层叠叠的尸体填平了。

    这些昔日里骄横无比的骑兵,如今带着各种各样的诡异模样被人随意的丢弃在荒野里。

    从未吃过如此丰盛大餐的野狼和兀鹫并不在意带着亲卫队过来的阿萨兰。

    它们以为这也是一群觅食者。

    这里的食物足够所有饥饿的动物们吃的,因此,它们并未离开。

    阿萨兰对于眼前的场景并不陌生,就在不久之前,他也了几处这样的场景。

    泽玛却被阳光蒸腾了一天的尸体散发出来的臭味熏的不停呕吐。

    她非常的想离开这里,可是,阿萨兰不动,她就只好继续在这里接受煎熬。

    她是一个非常懂得男人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撒娇弄,什么时候必须闭上嘴巴。

    “他拿走了我的铠甲!”

    阿萨兰回过头看着泽玛怒吼道。

    泽玛眨巴眨巴眼睛,并不回答,她知道阿萨兰这时候只想找一个出气筒,她一点都不想成为阿萨兰的出气筒,据说成为阿萨兰出气筒的女人死的都非常凄惨。

    果然,阿萨兰并不期望她给出答案,继续怒吼道:“他拿走了我的铁矛!”

    泽玛继续努力的眨巴着自己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上下翻飞,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人到底是谁?此时的戈壁上除了我,还有谁能在**之间吞掉我的两千骑兵?”

    阿萨兰的怒吼终于有了一点理智混杂在里面。

    到了这个时候,必须有人来回答阿萨兰的问题。年迈的副将拔悉密沉声道:“这些将士的身体上都有伤口,这说明他们都是战死的。

    虽然敌人是在他们最松懈的时候发起的突袭,想要把这两千猛士打垮,杀掉一千六百多人,没有三千军队是根本就不可能的reads;。”

    拔悉密的分析是建立在逃兵口供上的。在逃兵的口中,昨夜的敌人铺天盖地般的冲杀过来,从一开始,整座营地就被敌人给覆盖了,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在战斗,他们是在主将已经战死之后,才奋力突出重围……

    战败之后,说辞很是重要,两千人败在四百人手中不可饶恕。如果在黑夜中,败在三千人的偷袭之下,想想都觉得不公平。

    拔悉密的分析满足了阿萨兰那颗空虚的心,他再一次问道:“就在现在,有那一个部族可以在**间吞掉本王的两千精锐骑兵?”

    拔悉密立刻回答道:“天山西面的巴塘,大草原上的林柔,伊吾州的契丹人,大黑山的西夏人……”

    说到这里,拔悉密又看了一眼泽玛道:“再就是大雪山的布则赞普。”

    阿萨兰想了一下道:“巴塘的老贡布正在和林柔的哈萨尔为了牧场打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抽出三千人来到戈壁滩上。

    契丹人因为黑风暴断了粮草退出了伊吾州。大黑山的西夏人距离这里实在是太远,加之只有可怜的一千人,守卫大黑山都有力不逮,更别提远征戈壁了。”

    阿萨兰说完之后就看着泽玛。

    泽玛摇头道:“我家的赞普没有哪个雄心。也没有那个胆量来招惹狮子王。

    他如今躲在大雪山只对美酒和美女感兴趣,我如果不离开大雪山的话,他连我这个女儿都不会放过。

    阿萨兰,他没有了雄心壮志,像一匹种马,只想醉死在美女的怀里。我六个哥哥和他非常的像,如今的大雪山上没有人操练军队,只有一群穿着花衣裳到处找女人的废物。

    大雪山向受统御的部族索要的美女和财宝一年比一年多,我预料,不出两年,我家的赞普和我的哥哥们就会被底下的部族头人们联合杀死。”

    阿萨兰把目光从泽玛的身上收回来,他对大雪山基业的谋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对那里的情形他知道的比泽玛还要清楚,刚才之所以不说,就想逼迫一下泽玛,让她明白,自己才是她最后的希望。

    敌人进了天山,不知道是不是引诱自己大军进天山的诱饵,没有人会带着骑兵进山。

    长久坐在马上战斗的骑兵,想要依靠两条罗圈腿在山地上作战,那是在自寻死路。

    可是,除了这支进入天山的军队之外,其余的地方找不到任何大规模军队行动的痕迹。

    拔悉密咳嗽一声道:“如果那支军队沿着天山一路向西,就会回到火洲(吐鲁番)。”

    听到拔悉密的话,阿萨兰的眉毛跳动了两下,拳头握得很紧,良久才松开拳头道:“乌介这是在找死reads;!”

    拔悉密继续道:“乌介王子敢这样做,就说明他不在乎可汗喜欢您这个因素,属下认为,乌介王子谋反,就在近期,我王不宜久留戈壁。

    一旦有事就会鞭长莫及。”

    泽玛听着这两个人一唱一和的似乎已经确定了敌人,她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了。

    阿萨兰除了残暴,自大和与他智慧不相匹配的野心之外,什么都没有,拔悉密寥寥几句话,就把他分配兵力造成的恶果推的一干二净。

    乌介杀了他的两千士兵?这怎么可能,难道就靠摩尼教那不足一千连武器都没有只会拼命的神兵吗?

    想想都为自己伤心,身为大雪山最美的鲜花,却要委身于这个无知的莽夫。

    那堆尸体上明明还有一块黑色的麻布,就那样醒目的躺在最上面那具尸体上随风晃动,阿萨兰和拔悉密这两个号称神将的人物却视而不见。

    这块黑布很明显是用来遮盖面庞的,和戈壁商队,军队上的人使用的灰色蒙面布有很大的不同,戈壁上的人一般不会用黑布,那是魔鬼钟爱的颜色。

    就在昨日里,就有一个戴着这种蒙面布的家伙骑在自己的身上撕扯衣服……

    眼看着戈壁上的夜风开始吹拂了,泽玛举着一件厚厚的大氅贴心的给阿萨兰披上,柔声道:“你要保重身体,你是王,我才能成为王妃,你成了可汗,我才能成为你的可敦(皇后)。

    你是我们所有人的希望。”

    阿萨兰披上大氅,再看了一眼正在被野狼吞噬的那堆尸体,瞅着远处的天山道:“想要成为可敦,光长得漂亮可不成,必须有一笔丰厚的陪嫁。”

    泽玛轻笑道:“整座大雪山够吗?”

    阿萨兰长笑一声,就在自己宽阔的胸膛上捶击了两下道:“可敦是你的了。”

    离开了满是尸体的壕沟,泽玛终于不再难受了。

    阿萨兰和拔悉密他们正在营帐里商量回去后怎们对付他那个可怜的弟弟。

    他们商量的声音很大,不断地有人叫嚣着要把乌介碎尸万段,把他尸体当作美味的肉食吃下去。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这样的口号泽玛已经听过无数次了,自己的六个哥哥说出来的雄心壮志远比阿萨兰说的好听。

    他们说过无数次,自己也听过无数次,只是,这些雄心壮志想要完成,似乎遥不可及。

    倒是那个狐狸一样的年轻男子,似乎什么都没说,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用几百人就杀掉了阿萨兰这个蠢货的两千人,还不用担任何的麻烦。

    她现在对那个撕扯掉自己衣衫的男人有些怨念,自己这具能让阿萨兰忘掉祖宗是谁的身体,在那个人面前竟然没有任何的**力reads;。

    那个家伙即便是在撕扯自己衣衫的时候,眼中依旧是清明的,没有一丝的****和疯狂……

    晚上的戈壁滩上寒气逼人,泽玛把自己滚烫的身体往厚厚的皮毛堆里藏了一下,只露出一个脑袋,瞅着帐篷外面的繁星自言自语的道:“那家伙还不知道我的好。”

    铁心源正在向萨迦,仁宝上师描述什么是东京八景中的开宝晨钟,什么是东京八景中的大河春浪……直到讲述到东京的开市繁盛。

    “我在东京的时候,每天早上很早就会起**去学堂上学,在路上可能会吃一碗馄饨,或者用一张热热的胡饼夹上七八片切的很薄的腊羊肉,边吃边去学堂。

    学堂里的顾先生非常的严厉,背不出书来是要被打板子的,不过还好,我属于很聪明的那类学生,在先生门下求学,从未被打过……

    后来我去了一个更加严厉的学堂,这一次没有逃掉被打的命运,偷吃了先生的一个包子……”

    铁心源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向一群人诉说自己的过去,他甚至听的出来,自己的话语中充满了温情和怀念。

    直到残月出现之后,他才停了下来,要那些听得如痴如醉的听众们去休息,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完待续。):    第二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