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九章 不败传说——东京城的崇拜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五十九章不败传说——东京城的崇拜者

    天色微微亮的时候,战场已经打扫完毕,铁五把赶走的战马也带回来了。

    战马和一般的马匹不同,它们习惯性的结成群奔跑,即便是遇到突然袭击也是如此。

    被点燃的帐篷已经烧光了,火焰已经熄灭,唯有一股股的青烟在证明昨夜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铁嘎嘎带着铁心源来到了一个大坑前面,只是看了一眼,铁心源就把头扭了过去,要嘎嘎带着一些人把这个大坑填埋掉。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坑,坑里面都是尸体,男人女人都有,以女人的尸体为多,身上几乎没有什么东西遮盖,淤青的尸体上带着各种各样的痛苦记忆。

    这些女人都是回鹘人从马贼的老窝里救回来的,她们可能只高兴了短短的时间,就不得不面对更加残酷的事实。

    铁心源甚至看到了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的尸体,他们的尸体被几具女尸压着,眼睛闭的紧紧地,似乎不愿意看到这一幕人间惨剧。

    嘎嘎往坑里丢了一铁锹土,马上就惨叫起来,抱着铁心源的腰瑟瑟发抖,一个劲的说什么死人睁眼睛一类的废话。

    铁心源自然是不相信这种事情的。

    转过头看大坑的时候,发现萨迦上师正对着他眨巴了一下眼睛。

    紧接着他旁边的仁宝上师也动了起来,两人掀开盖在身上的女尸,就坐在大坑里,身上已经干掉的黑色血瘕如同尘土一般簌簌的往下落。

    惊恐到极点的嘎嘎和其余的少年强盗,大叫一声,很多人转身就跑。

    嘎嘎算是还有点灵智,在这样恐怖的环境里,至少还知道要把铁心源给推走。

    “上师准备为这些无辜冤死的女人祈福吗?”铁心源推开嘎嘎,蹲在大坑的边缘,向坑里的两位上师伸出了马鞭。准备拉他们上来。

    萨迦上师苦笑道:“已经为她们诵经百遍了,只希望她们的来生莫要像这一生一般凄惨。”

    仁宝上师避开了那些妇人的尸体,十指如钩插在大坑的边缘处,身体腾空飞了出来。[ 超多好看]萨迦上师拉住仁宝上师落后的那条腿借了一下力,也跟着飞了上来。

    铁心源把自己的水壶递给萨迦上师道:“两位上师身手不凡,如何会被这些散兵游勇所擒?”

    萨迦上师叹息一声道:“看到了这些女子,想为她们求一条生路,结果。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慈悲心救不了人,这也是我来到西域之后才学会的一个道理。”铁心源跟着叹了口气,意兴阑珊的道。

    萨迦上师举目四望,只见昨日诺大的一座营地如今变得空空荡荡,地上除了一滩滩的血迹之外,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回鹘人。

    就俯身亲吻了一下大地喃喃自语道:“都去该去的地方吧,不论是善的,还是恶的,大地会包容所有,春天来的时候。青草会长出来,你们的灵魂就会去大雪山随雄鹰一起去天国。”

    苯教崇拜的是高山,草原,大地和蓝天,对他们来说生命的轮回不过是枯荣一场青草而已。

    “上师,阿萨兰马上就要来了,您和仁宝上师是自己走,还是随我们一起进山?”

    铁心源见大坑已经被缓过神来的嘎嘎他们埋掉了,自家的队伍也开始缓慢的向天山进发,遂张口邀请两位非常有意思的苯教上师随自己一起走。

    仁宝上师想要说话。萨迦上师抢先一步道:“能和你一起走,是我们的愿望。”

    铁心源不为人察觉的抽抽嘴角,吩咐嘎嘎给两位上师找来两匹马,就自顾自的打马向队伍的最前方奔去。

    四百人的队伍。并没有损伤多少。

    战死的人只有十一个。

    这对军队的成长非常的有好处。

    至少,队伍中已经没有了昨夜的惴惴不安的气氛,四百人再干掉两千人的正规军队之后,那些昔日的奴隶们,终于有了一丝丝军人的自觉和骄傲。

    铁心源并不禁止自己的部下在苦战之后给自己留一点小小的战利品,顺便把自己的装备彻底的更换一遍。

    没有铁甲的人如今穿上了铁甲。只有一匹战马的人如今拥有至少三匹战马。

    以前那些破烂的铁刀,长矛如今也换成了锋利的弯刀和铁矛。

    至于铁三他们,每人的战马上都挂着一柄长长的窄刃长柄斩马刀,这是昔日勇猛无比的吐蕃骑兵的制式兵刃,能流传至今的,无不是千锤百炼之后的神兵宝刃。

    这一次出击,真正算得上是满载而归。

    四百人的队伍如今因为物资的缘故,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军队了,他们更像一支超级大的商队。

    每一匹战马和骆驼的背上都驮着重重的物资,走在崎岖的天山路上颤巍巍的,一不小心就会跌进旁边的万丈悬崖之中。

    自从进了天山,每一个人的脸上就出现了真正的笑容,开始有兵卒引吭高歌,虽然歌声非常的难听,却此起彼伏的延绵不断。

    骑兵不敢进天山!

    即便是阿萨兰的骑兵也不敢进天山,一旦走进茫茫天山,骑兵就再也没有什么战斗力可言了reads;。

    战马在天山中是一种沉重的负累,而不是行军作战的必备良品。

    按照军法,敢把骑兵带进高山里的将领,就是死罪!

    跌死了十几匹马,损失了一些物资之后,铁心源的队伍终于走上了猎人斥候祖传的那条隐秘小路。

    天山里的野花开的烂漫,大多颜色极为绚烂,姹紫嫣红的遍布山脊,很少有白色的花朵。

    融化的雪水在山涧汇集成潺潺的溪流,如果仔细寻找,就很容易在溪水中找到一些制作玉器的良好原料。

    守在山口的铁六回来了,直到现在,阿萨兰的军队依旧没有出现……

    看着疲惫的军队,铁心源下令全军修整,在这里他们可以尽情的吃喝,尽情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必担心会被阿萨兰的军队看到。

    嘎嘎在小溪边上垒了一个小小的土灶,陶罐放在上面,里面煨着茶水,一小罐金黄色的蜂蜜,几片烤的焦黄的馕饼,就是铁心源的饭食。

    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看着摘掉蒙面布巾的铁心源多少有些吃惊,他们看到了铁心源的黑头发,黑眼珠,却没有想到他还有一张清秀的宋人面孔。

    煨出来的茶水非常的苦,只有等它凉一下之后再加入蜂蜜方能入口,烤的酥脆的馕饼加上蜂蜜之后更是难得一见的美味。

    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似乎更喜欢不加蜂蜜喝纯粹的茶水,也不喜欢给饼子上涂抹蜂蜜。

    他们摒弃除了茶水之外任何的世俗享受,只想单纯的享受大自然提供的最简单,也最醇厚的自然味道。

    “首领来自宋国?”萨迦小心的问道,昨日之前的铁心源给他的感觉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有点学识的强盗,在他以少胜多干掉两千回鹘骑兵之后,这种看法就有些改变了。

    “是的,来自大宋东京!”

    “啊呀,那可是一座属于天国的胜地……”

    萨迦惊叫一声,然后就有些失神,这对一个修为高深的上师来说非常的罕见。

    “我听说,那里是物华天宝之地……人杰地灵之所……多年来想亲眼看一眼这座被天神独宠的城池却未能成行。”

    铁心源差异的看看两位已经被东京这两个字迷惑的不知所以的上师。

    他在动京城居住了很多年,除了觉得这座城市很土,很落后之外,剩下的记忆就全是关于城里的那些妖魔鬼怪的了。

    西域人对东京的向往,根本就铁心源这种人所不能理解的,一般的野人根本就不知道世上还有一座可以供百万人居住的城市,更加不知道百万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数字概念。

    只有那些掌握西域话语权的上层人士才会知道在大地的东方,还有一座无与伦比的巨城。

    在他们的眼中,东京就是天国的代称。

    在酒鬼眼中,东京有喝不完的美酒,在饿鬼眼中,东京有吃不完的美味珍馐,在色鬼眼中,东京有数不尽的人间绝色在翩翩起舞,在读书人的眼中,东京就是风华荟萃的智慧之都……

    铁心源小心的给干饼子上涂抹了一层厚厚的蜂蜜,再把干饼子放进茶水里浸泡了一会这才送进了嘴里。

    等两位上师消化了东京城之后笑着道:“上师想去东京其实很容易的,如果遇到一支专门走大宋京兆府的商队,我可以资助两位去东京城一游,我还有些旧友就住在东京城里,可以为两位的向导。”

    萨迦笑道:“不是双脚丈量出来的路,就不算是我们走过的道路。

    东京城虽然美,路上的风景也同样不可错过,走一步就见一步的风景,走一步就多一步的福泽。

    哈哈,大地为我最亲近者,只需一瓶一钵就足以让我走遍天涯海角。”

    铁心源闭着眼睛享受了甜食带来的愉悦,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两位上师道:“没钱,在东京真的寸步难行,到了东京,你们就会发现,那里喝水都要用钱去买。”(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