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六章不败传说——狮子王阿萨兰
    第五十六章不败传说——狮子王阿萨兰

    白狼原抬起头瞅着铁心源慢慢地说了一句吐蕃话。

    铁心源听不懂就把目光转向萨迦上师。

    萨迦上师先是认真的看了白狼原一眼,然后笑着对铁心源道:“他不想走。”

    铁心源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他甚至以为萨迦上师故意翻译错了。

    泽玛得意的道:“他不愿意离开!”

    对这个愚蠢的女人铁心源连多看一眼的兴致都没有,认真的瞅着白狼原用突厥话道:“你跟着我,我给你施展本领的地方。

    我听说吐蕃勇士一般都把自己形容成高高飞翔的雄鹰,你跟着这个女人,让同样身为武士的我感到耻辱!”

    白狼原竟然也用突厥话回答道:“她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我兄弟的命,所以,我的命是她的。”

    铁心源对这个答案满意极了,不轻易许诺的人,才是真正遵守诺言的人。

    如果给他时间,他一定会慢慢地让白狼原喜欢上清香谷,但是,现在没有时间,白狼原又是他志在必得的人,所以,他就把目光转向了泽玛。

    泽玛被铁心源狼一样的眼神吓了一跳,赶紧躲在萨迦,仁宝两位上师的背后急忙道:“是他不愿意跟随你,不是我不准许。”

    铁心源冷冷的道:“我觉得你有办法让他跟随我。”

    泽玛被铁心源吃人一般的神情吓坏了,连忙对白狼原道:“我不要你跟随我了,你以后就跟着这个强盗好了。”

    白狼原忽然向前一步仓啷一声就从一个强盗的腰里抽出来一把长刀,横在脖子上对泽玛道:“我想战斗的时候你不允许,我想苟活的时候你也不允许,既然如此。这条命还给你罢了。”

    铁心源笑眯眯的看了白狼原一眼,对他脖子上的长刀毫不在意,回头看着泽玛道:“这个人到现在都在为你着想,你看出来没有,他在帮你拖延时间。

    我想,这附近一定有一支强大到足以威胁到我的〗⌒〗⌒,军队正在快速的赶过来。

    没法子。我不想这么干的,是你在逼我。”

    泽玛连声道:“没有的事情!”

    铁心源朝两位若有所思的上师道:“您不用护着这个女人了,她比你们想的要强大。”

    萨迦,仁宝两位上师点点头就闭上了眼睛。

    铁心源有对铁三道:“立刻做好出发的准备,我办点事情之后,立刻出发!”

    铁三认真的点点头就去做准备了,三十几个强盗握着长弓守在白狼原的身边,只要他稍微有点动作,就立刻将他射杀在这里。

    没了上师保护的泽玛尖叫一声就往砂岩山上跑。铁心源三两步就追上了泽玛,一个虎扑将她按在身下。

    运指如勾,只听裂帛之声连连响起,泽玛的纱衣就已经化作漫天的蝴蝶。

    “住手……你住手!”

    泽玛的怒喝中已经带着哭腔。

    铁心源骑在泽玛丰满的臀部上冷笑道:“你这种女人只要穿上了衣服,就狡计百出,我把你的衣服全部撕开,要你光着身体站在男人面前,把你的本钱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看看你还有没有功夫操弄阴谋诡计!”

    眼看泽玛肉光致致的后背已经裸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早就忘记自己准备自杀的白狼原。怒吼一声挥着刀子就要冲上去解救自己的主人

    才迈开步子,在他背后冷笑的铁四就扣动了铁心源交给他的弩弓,一丈的距离,即便是孟元直那个层次的高手也难逃被弩箭贯穿的厄运。

    白狼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一支弩箭穿透了他的大腿,凶悍的白狼原并没有停下来。用长刀撑一下身体,身体就向前飞跃了好大一截子。

    不等他再次飞跃,一只大脚重重的踩在他的后背上,紧接着,他手里的长刀也被别的强盗抢走了。另外一条大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一柄长矛贯穿了他的另一条腿。

    两只手被人死死按住的白狼原,只能眼睁睁的瞅着铁心源不断地撕扯泽玛身上的衣衫,除了发出野狼一样哀嚎之外什么都做不到。

    泽玛的哭腔终于变成了痛哭,双手抱在自己的胸脯上,再次尖叫道:“白狼原,我知道你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就听这个强盗的话!”

    白狼原撕心裂肺的吼道:“住手,住手,我答应当强盗,我答应当强盗!”

    铁心源停下自己忙碌的双手,回头瞅瞅如丧考妣的白狼原皱起了眉头。

    干净利落的从泽玛的背上站起身子,冲着铁四道:“这个人已经毁了,我们不要没脊梁的男人。”

    说完,又对着白狼原重重的吐了口唾沫就扬长而去。

    被俘的那些武士铁心源也不要了,铁四只是扒下他们身上的铠甲,在他们每人的大腿上刺了一刀,在一片哀嚎声中一刻不停的从后面离开了砂岩山。

    白狼原坐在地上,眼看着铁心源带着强盗们离开,垂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直到衣衫被铁心源撕扯的连乞丐都不如的泽玛来到他身边才清醒过来。

    往日天女一样高贵的泽玛满身都是尘土,牛奶一样娇嫩的皮肤上满是红色的擦痕,头发散乱,早就被撕扯的七零八落的面纱下是一张梨花带雨的娇颜。

    白狼原刚刚有一丝松动的心,在双眼看到泽玛的第一眼就变得又软又痛,忍着强烈的疼痛站起身,脱下外袍罩在泽玛的身上,仅仅完成了这个动作,受伤的双腿就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泽玛的双眼似乎在向外喷火,一把拽下白狼原罩在自己身上的衣衫拿脚踩着怒骂道:“你不是雄鹰山的猛士吗?为什么我受到侮辱的时候你只能趴在地上嚎叫?

    为什么你只能在我受到侮辱之后才能用你肮脏的破衣服来安慰我?

    我需要你的保护,白狼原,你既然无法保护住雪山上最娇艳的雪莲花,那么,我不介意再换一个能保护我的真正勇士……

    如果你还有一点武士的尊严,就去找到那群强盗。

    大雪山的雪莲受到了玷污,只有血才能洗净她的屈辱,你们这些该死的牦牛,快点站起来,去找到那群强盗,把他们的皮扒下来,我要做成人皮鼓!”

    萨迦上师和仁宝上师对视一眼,齐齐的摇摇头,就背上自己破烂的包裹,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砂岩山。

    他们清楚,只要泽玛的援兵到了,自己就是她下一个发泄怒火的对象。

    没有人比他们更加了解吐蕃贵人的残暴,佛教和苯教的较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为了争夺民心,即便是最神秘残酷的黑苯,都已经放弃了用活人的人皮做法器的行为,这些吐蕃贵族却对这些残酷的事情乐此不疲。

    对于铁心源和泽玛的冲突,两位上师看的非常清楚,这两位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好人。

    泽玛希望拖住那个强盗多一些时间,这样,等她的援兵到来之后,就能轻易的追上强盗,最后把他们全部杀死。

    而铁心源看透了泽玛的布置,最后用最强悍最卑鄙的办法逼迫泽玛投降,当他发现白狼原不可能和自己是一道上的人,就立刻放弃,把这些武士全部都刺伤。

    留给泽玛一地的伤患,即便是想要追赶他,也会被这些伤患束手缚脚。

    自己两人不只一次的暗示那个年轻的强盗首领,泽玛是一个身份极为高贵的女人,一旦杀掉后果不堪设想,这片戈壁上所有的生灵都会倒霉。

    很显然,这个年轻的强盗首领完全领会了自己的示意,只是带着抢劫到的财富离开了。

    萨迦上师遗憾的远远看了一眼自己和仁宝上师两个月来的成果,齐齐的叹息一声,没有经过经文超度的魔神不会改邪归正。

    那座也枯骨神座满足不了魔鬼的胃口,这个世界还需要更多的血肉献祭,才能变得平和,变得吉祥。

    泽玛上身只有一条破纱衣缚住高耸的胸膛,她就站在属于魔神的枯骨神座上,踮着脚尖远远地眺望远方。

    当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细线,她才安静的坐在枯骨神座上,眼中满是仇恨,就像一个真正的魔神,随时准备吞噬整个世界。

    黑线不久就变成了一片黑色的波浪,上万名回鹘武士包围了砂岩山。

    坐在马上如同山一般雄壮的回鹘王子阿萨兰挥挥手,黑色的回鹘武士就纷纷走进了砂岩山。

    白骆驼卧在地上,泽玛就坐在白骆驼的怀里,白玉一般的双肩不停的抽泣,裸露在外的双臂无力地垂在白骆驼的驼峰中间。

    一双无神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蔚蓝的天空……

    看到这一幕的阿萨兰愤怒的快要炸开了,一脚踢死了一个倒在地上的吐蕃武士。

    寒声道:“找出那群该死的老鼠,我要吃了他们的头!要他们的灵魂永远不能进入天国!”

    “阿萨兰,我勇猛的狮子,我没有受伤。”泽玛流着泪笑着宽慰阿萨兰。

    阿萨兰解下自己的披风,将泽玛严严实实的包裹住,拿自己的额头轻轻地蹭着泽玛的面庞道:“只要你活着就好,被别人伤害,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好的睡一觉,你会看到伤害你的人会变成一锅香喷喷的肉汤。”(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