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五章不败传说——敝履
    第五十五章不败传说——敝履

    外国女人很麻烦。

    不管是藤原一味香还是卓玛,都让铁心源感受到了刻骨铭心的痛苦。

    这其实很没道理,对这两个女人铁心源恨不得直接杀掉,事实上他已经亲手杀掉一个了。

    有这两碗老酒垫底,铁心源看到带着强烈异族风情的美女第一反应不是色受魂飞,而是警惕。

    眼前的这个女人还不知道叫做什么名字,铁心源却已经闻到了麻烦的味道。

    美女不是浩瀚的荒漠中的特产,那是灵秀山水孕育出的精灵。

    浩瀚的荒漠只适合猛士和野兽横行。

    砂岩山里,两位吐蕃上师的枯骨神座已经修建好了,即便是在眼光很高,非常挑剔的铁心源看来,这个阴森恐怖的神座将暴力美学表现到了极致。

    唯一不好的就是王座的对面,多了一个小小的神龛,一尊面目狰狞的小蓝人被供奉在里面。

    小小的神龛和高大的枯骨神座非常的不成比例,很有一股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意味。

    铁心源向两位上师完成了自己的功业表示了祝贺,并且在那尊小蓝人神像前面贡献了三甜。(两种糖一种青稞爆米花)

    两位上师高兴的接受了铁心源的好意,如同主人一般邀请铁心源喝了一顿铁心源带来的茶。

    两位上师说,大体的功业已经完成,只要再诵经三天,就得大圆满,最后还希望铁心源能够给他们留一点水,因为诵经的时候不能停顿,他们没有办法再去二十里外的水源地里取水了。

    能帮助两位有理想的人,是铁心源非常愿意做的事情,他不但留下来了两袋子水,还留下了一袋子马奶酒。以及干肉干饼子。

    这些东西足够他们两人吃十天的。

    眼看着宾主就要大欢而散,那个原本骑在白骆驼上的女子,用飞快的速度从骆驼上溜下来,负责看管他的铁嘎嘎甚至来不及捉住她。

    铁心源还以为这个朝自己冲过来的女人想要偷袭他,单臂已经举起了弩弓,毫不犹豫地扣发了扳机。

    藤原一味香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一旦自己被挟持。天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坐在铁心源对面的一位上师,出手如电。托高了弩弓,一枝弩箭带着尖啸飞上了天空。

    心叫不好的铁心源第一时间丢掉了弩弓,因为他发现弩弓在那个上师的手中,如同被夹在铁钳子中间一样,自己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

    预料中的挟持没有到来,那个白衣女子越过铁心源一头趴在地上悲切朝两位上师喊道:“辛饶米保在上,求上师救信女一命。”

    那个托着弩弓的上师冲着剑拔弩张的铁心源微微一笑,就把弩弓箭头冲着自己,放在铁心源的身边。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敌意。

    铁心源见状松懈了下来,挥手要铁三他们收起武器,自己重新坐在吐蕃上师边上,打算看看这两位上师如何处理眼前的事情,并想知道那个女人嘴里的辛饶米保到底是谁。

    交回弩弓的萨迦上师和那个女子用语速极快的吐蕃话交谈着什么,另一位仁宝上师则笑呵呵的向铁心源解释辛饶米保到底是谁。

    两位上师出身苯教,这一点铁心源是知道的。

    听了仁宝上师的解释他才明白。苯教中的苯原来只是一种概念。

    其核心内容包括“鬼、神、精灵、魂魄、命数、运道”等,一切与精神灵幻层面相关的东西。

    原始的苯教没有独立的教义、典籍、庙堂及系统理论,其观念及内容是通过苯教巫师以占卜、祈祷、咒语、幻术以及各种特殊的仪轨加以表现,最终展现给世人的。

    至于辛饶米保则是苯教的第一位凡间创始人。

    和所有的大人物一样,这位苯教祖师也不是通过正常的生育过程诞生到人世间的。

    据说当年,五色霞光笼罩了整个卫藏地区。三天三夜都不曾散去。

    直到五色霞光全部钻进辛饶米保人间母亲的肚皮,他才诞生到了人间。

    铁心源听这一段传说听得如痴如醉,他发现这位大贤者诞生的过程和自己诞生的过程非常的相似,只不过辛饶米保诞生的时候有漫天的霞光,自己诞生的时候却是漫天的大洪水……

    对于辛饶米保诞生之后的大功业,铁心源就没有多少兴趣继续听下去了。

    和所有的大人物一样,诞生之后就会给这个本来就规矩重重的世界再添加上一些自己的规矩。

    仿佛不如此就不足以表现自己的伟大。

    孙猴子之前大闹天宫的时候几乎无敌于天下。那是因为没有任何的规矩加注在他的身上,等到取经的时候,见一个妖怪就倒霉一次,纯属被规矩给折腾的。

    白衣女子喋喋不休的向萨迦上师倾诉之后,就小心的躲在萨迦上师的背后,还故意把自己的裙子抖的肥大一些,遮住自己曼妙的身材。

    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依旧遮着面孔的铁心源,好像只要她的目光离开,铁心源就会趁机扑上去强奸她。

    不等尴尬的萨迦上师说出要求,铁心源就笑呵呵的道:“请上师告诉这个女人,我是一个强盗,既然是强盗,我就不能空手而归。

    而且,就在刚才,我的部下战死了六个人,这需要赔偿,如果这个女人愿意命令她的部下向我投降,成为我的手下,我可以放过她,给她一头骆驼,任她离开。”

    铁三听到铁心源的话之后咧开嘴巴笑了一下,对于铁心源,他真是满意到了极点。

    任何势力在刚刚兴起的时候,都需要专注,他们就是为了能够全身心的投入到骑士大业之中,才割掉了自己的是非根。

    如今,铁心源也有这样的觉悟,让他觉得清香谷这个小小的势力一定能够发展成起来的。

    那个白衣女子一定是一个人间尤物,仅仅是刚才跑动时侯展现出来的臀背之间的风韵,就为铁三这个高级骑士所仅见,即便是在他骑士生涯最辉煌的时刻,也没有见过哪一位女子有这样的风韵。

    要知道,铁三曾经就任哈里发宫殿的宿卫骑士。

    铁心源对这个女人处理非常绝情,至少,铁三没有看出半点的仁慈来。

    他只是把这个女人当做一个可以抢劫,可以勒索的对象而已。

    “女人,对我来说,你的那个叫做白狼原的护卫远比你重要,你手下的那些武士也比你重要的太多了。

    我知道你是一个贵人,既然是贵人,那就要卖出高价,那些被俘的武士已经是属于我的财产。

    我现在用我的财产来交换你的自由,已经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

    铁三非常应景的把白狼原他们给带过来了,铁三非常喜欢正规的骑士。

    清香谷里的正规骑士实在是太少了,如果再多一些,自己就能打造出一支更加强大的军队。

    铁心源说过,自己的军队将来一定是要横行大漠所向无敌的。

    这个目标,也是铁三身为一个骑士的终极目标。

    白狼原已经知道了自己将要面临的命运,昂着头看着天空的云彩一言不发,只是脸上的悲愤之情谁都能看的很是清楚。

    看到白狼原这幅表情,铁心源的心情立刻就好了起来。虽然坐在枯骨神座下的自己还蒙着面,显得鬼气森森,可是身上散发出来的喜悦之意,谁都能看的出来。

    萨迦上师回头看一眼白衣女子道:“泽玛,是你的命运让你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不论是吃苦,还是享福,都是你不可逃避的命运。

    现在,你的命运正在发生变化,你愿意接受这个强盗首领的建议吗?”

    泽玛似乎还没有从铁心源那番话的含义中清醒过来,自己身为后藏的第一美人儿,竟然被这个粗鄙的强盗给无视了,他竟然对自己的美貌选择了无视。

    白狼原他们算得了什么,只要自己愿意,挥挥手就能招揽到无数这样的人。

    更何况白狼原不过是一个头人赠送过来的礼物。

    “你真的会放过我?”泽玛(美女的意思)难以置信的再次问道。

    铁心源有些不耐烦的道:“我老婆比你漂亮一千倍,也比你高贵一千倍。我要你做什么。

    你现在赶紧做出选择,你多拖延一会,都是对白狼原这种猛士的一种侮辱。

    你不配得到这样的好汉子的效忠。”

    “你妻子比我美一千倍?比我高贵一千倍?”泽玛尖叫了起来,这个该死的女人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铁心源话语里的主要含义。

    铁心源心中不安的感觉越发浓重了,他只想尽快的把事情处理完,然后带着自己的人马早点回到清香谷。

    “白骆驼留给你,有两位仁慈的上师帮助你,你能收拢到一些逃散的奴仆,现在给我一个准话,也给白狼原这些猛士一个交代!然后,你愿意去那里就去那里。”

    或许是被铁心源刺激到了,或许是因为有两位上师的庇护,泽玛的美人性子彻底的爆发了。

    张牙舞爪的对铁心源吼道:“你要是喜欢,都拿走吧,我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懦夫。”

    铁心源闻言仰天大笑,走到屈辱的已经低下头的白狼原身边道:“走不走?如果跟我走,我保证,这一次将是你这一生中最后一次被抛弃!”(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