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四章不败传说——可能有麻烦了
    第五十四章不败战神——可能有麻烦了

    怒不兴兵!

    铁三虽然不知道这四个字的出处,却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出击时间。←,

    不过,铁心源已经发布了命令,他就带着人离开了砂岩山横在路上,并且抢占了上风位置。

    半月形的阵仗非常适合大军发起突然袭击,为了以防万一,铁三让铁四他们做好了控制军队的命令,第一排人马为长枪手,第二排人马为投枪手,后撤十步是已经开始挽弓的射手。

    怎么看都不像是要进攻的样子……

    铁心源随着大队人马下了砂岩山,终于看清楚了面前这支要被抢劫的队伍到底是什么人了。

    臂挂腾盾,手持直柄长刀,带着皮帽的骑兵,恐怕只有吐蕃骑兵才会如此。

    第一眼看到这些被甲胄捂的严严实实的骑兵,铁心源就知道自己踢到铁板上了。

    铁三的决定是对的,留出足够的距离来做缓冲,并且在最快的时间内,在自己的军阵前面挖了一条浅浅的壕沟,沥青打底,猛火油已经灌进去了,只要那些吐蕃武士发起进攻,他就会立刻点燃这道火线,给自己的部下创造更多的杀敌空间。

    昔日强大的吐蕃此时已经分裂成了十三个国家,因为地盘信仰之争,相互征战不休。

    可以说,只要是吐蕃武士,那就一定是精锐的代名词,角厮罗凭借五万猛士,就控制了整个青塘。

    对青塘草原垂涎久矣的西夏,为此发动了不下六场大战,都不能夺下青塘,反而在角厮罗的手中吃了很大的亏。

    现在就是不知道这支驼队到底是属于那一个国家的驼队,毕竟,吐蕃高原上足足有十三个国家。和数不尽的独立部落。

    大军摆在前面就已经是不怀好意了,只要是一支有血性的军队,断然不会低眉做小的。

    吐蕃武士更是如此,他们在最快的时间里就组成了冲锋战阵,招呼也不打就冲了过来。

    铁三张嘴怪叫了一声,最后的面射手已经向天射出了自己的羽箭,射出去的全是沉重的铁杆羽箭,这种箭不是依靠准确性来杀人的,而是利用沉重的羽箭在重力加速度之下来杀伤敌人的甲士。

    武器买卖永远都是戈壁滩上最赚钱的买卖之一,只要在戈壁上。不论是西方的武器,还是东方的武器都能在这片土地上找到。

    甚至还有人专门把西方和东方的武器优点结合起来制造出新的武器来提高卖点,其中,全铁杆的羽箭就是其中的一种。

    沉重的羽箭上升到极致之后,就掉头下落,每一枝羽箭都带着凄厉的呼啸,并且声音越来越大的扑向大地。

    面对这样的羽箭,除了巨大的塔盾之外,任何轻便的盾牌在它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

    羽箭咻咻的落在吐蕃人稀疏的战阵中。虽然有一些武士被羽箭钉死在马上,也有一些战马被羽箭穿透了身体栽倒在半路上,由八十名武士组成的冲锋队伍依旧不依不饶的向前冲锋。

    这些人非常的了不得,骑在狂奔的战马上依旧能够左右开弓。最夸张的一个家伙藏在马肚子下面,还有强劲的遇见从战马的前腿间隙不断地飞出来。

    羽箭钻进人群,令人牙齿都些发酸的羽箭穿透**的声音此起彼伏。

    这些吐蕃人的箭法很准,专门避开了密密匝匝的盾牌……

    敌人来到了五十步远的地方。这个距离对于骑兵来说已经算不上距离了。

    铁三再一次怒吼一声,十几只火把就丢进了灌满火油的壕沟,最上面那层轻质油层顿时就燃烧起来。一道三尺余高的火墙就出现在铁三的面前。

    他背后的那一排投枪手,也在同一时间投出来了自己的投枪。

    这种木柄铁头的短柄投枪,五十步之内可贯九层重甲!

    火墙后面人嘶马叫之声不绝于耳,铁三下令长枪手向前一步,如林的铁枪就封锁了火墙。

    这道火墙对于吐蕃人来说并算不上威胁,几十匹战马几乎同时越过火墙,马上的骑士顶着腾盾一步不停的杀了过来。

    铁三的军阵忽然从中间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吐蕃人的战马不顾主人的驾驭,按照自己躲避危险的本能绕开了如林的铁枪,冲进了那道大口子。

    五百人组成的军阵,在骑兵的高速下,几乎只是一个呼吸就穿透了出去,想要作战,必须兜转马头重新开始冲锋。

    骑士背对着弓箭手乃是大忌,那些扑空了的,吐蕃骑兵知道不好,齐齐的把身体紧紧地贴在战马的背上,以减小被射中的可能。

    铁四眼见敌人的主力已经去了自己的后方,狞笑一声就带着自己的部下,直接冲向白骆驼所在的地方。

    面对人的精锐,铁三尽量的在用远程武器对付,他发现,这些敌人和自己早先遇到的那些驼队护卫有很大的不同,这分明就是一支很小的军队。

    事情非常的怪异,铁四他们冲杀过去之后,剩余的武士全部守在白骆驼的周围,对于铁四他们追着砍杀那些不是武士的随从视而不见。

    从建立这支军队之初,铁心源最看重的就是远程武器的使用,能进入这支军队的西域人,每一个都是合格的射手,吐蕃骑士不敢在射程之内停下战马,只好丢下十几具尸体,跑的远远地才开始拨转马头,预备做第二次冲锋。

    铁心源是跟着铁四一起冲出去的,当他们冲散那些随从之后,铁心源就下令对那些守在白骆驼边上不愿离去的武士用羽箭招呼。

    “将军,手下留情!我们愿降。”

    一个白衣女子掀开白骆驼上的纱帐,急急的用突厥话喊道。

    铁心源不为所动,手里的弩箭已经瞄准守在白骆驼边上的一个中年武士就要扣动扳机。

    “白狼原,还不丢下武器!”

    那个中年武士悲愤的怒吼一声,就丢下手里的腾盾和长刀,一把撕开衣襟,露出满是黑毛的胸膛如同一头受伤的猛虎拼命的捶打。

    与此同时,围拢在白骆驼边上的二十个武士也同样丢下了武器,神情悲愤至极。

    铁心源小心的把脸上的麻布重新绑了一遍,自己的样貌在西域根本就骗不了人,标准的宋人脸庞,任何人都不会把他当作别的部族的人。

    一个男人长着一副女人般柔和的面孔,即便是契丹境内的汉人也和他有着非常大的不同。

    眼见这群人放弃了抵抗,铁心源就回头看铁三他们的战况,还以为他们将面临一场苦战,谁知道,那些跑远的五十几个人吐蕃骑兵,见白骆驼上的人已经落在马贼的手里,唿哨一声,竟然向戈壁的深处跑去了。

    铁心源用突厥话笑道:“我听说吐蕃武士从不逃跑,一旦有谁逃跑,其余的人就会在他的帽子后面挂上一条狐狸尾巴,嘲笑他胆小的如同狐狸一般。

    现在看起来,传闻不实啊,如果遇到大战,吐蕃需要多少狐狸才能在每一个人的帽子后面挂上狐狸尾巴。”

    “将军是回鹘王座下的哪位世子?”

    女子重新钻回纱帐,不过,她清冷的声音还是从纱帐中传了出来。

    铁心源扣动了扳机,将一枝弩箭射进了那个叫做白狼原的汉子脚尖前面的土地,笑着朝他摇摇手指朝白骆驼上的那个女子道:“我是马贼!”

    女子过了半晌才道:“你的突厥话说的不好,你不是回鹘王座下的世子,但是你的谈吐不是一个粗鄙的马贼该有的,你到底是谁?”

    铁心源大笑道:“老子就是马贼,你管我是谁呢,你长得如此的美貌,一定能卖一个很好的价钱,这回老子算是发了。”

    铁三匆匆的来到铁心源的身边比划了几下。

    铁心源立刻就没了调笑那个女子的心情,铁三说的不错,砂岩山已经不是久留之地,逃走了五十几个精锐骑兵,如果他们还有后援就非常的麻烦了。

    铁四同样明白了铁三的忧虑,怪叫了一声,就带着自己的部下快速的打扫战场。

    铁嘎嘎对那头白骆驼眼馋至极,刚刚走近白骆驼,想要那个女奴滚下来,他准备骑上去。

    还没张嘴,就被那个叫做白狼原的家伙扯住一条胳膊,远远地抡到棉布堆上去了。

    铁四大怒,倒转刀背,狠狠地砸在白狼原的背上,白狼原闷哼一声,依旧倔强地守护在白骆驼的边上。

    铁心源耽搁不起时间,命自己的部下一窝蜂的冲上去,很快就在那个女人的尖叫声中砸翻了那些护卫,用牛筋绳子牢牢的绑缚起来。

    冷着声音对那个梨花带雨的女子道:“你可以坐在白骆驼的背上,但是,想去哪里老子说了算。”

    白衣女子痛苦的闭上眼睛,被得意洋洋地铁嘎嘎牵着白骆驼率先走进了砂岩山。

    铁三打扫完了战场,警惕的瞅着四周,没看见斥候发出警讯,这才最后一个退进了砂岩山。

    他有很强烈的不安,准备回去之后就和铁心源好好的谈谈,队伍最迟应该在午后,就离开砂岩山,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清香谷。

    唯有回到那里,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