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二章不败传说——血染的财富路
    第五十二章不败传说——血染的财富之路

    春和景明的时候,也是马贼一年中最关键的时间。

    每年的这个时候,戈壁上就充满了财富的气息。

    从西域去中原的驼队。

    从中原去西域的驼队。

    他们带着这个世界上最值钱的货物穿梭于中原和西域之间。

    从遥远的君士坦丁堡到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东京汴梁城之间,商队从未断绝过。

    这里有契丹人的商队,有西夏人的商队,波斯人的商队,回鹘人的商队,大食人的商队,唯独没有大宋的商队往来于西域和东京之间。

    铁心源立马在高高的山坡上,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空气中满是财富的味道。

    在他身后的山坡下面,隐藏着五百多名极度凶悍的马贼,正在摩拳擦掌的准备开始自己的发财之旅。

    铁心源从不在哈密这片刚刚开始复苏的土地上抢劫,在哈密这个地方,他是人世间最好客的地主,不论是哪一国的商队抵达了哈密,都会得到最好的招待。

    虽然收费昂贵了一些,商队的首领们也愿意在这里多停留两天,把哈密作为自己翻越白雪皑皑的天山路的最后一个补给场所。

    最早以前,铁心源对于马贼是彻底鄙弃的,跟着许东升在戈壁上旅行的时候,自己尽被马贼抢劫了。

    慢慢地,他发现马贼并不是那么的可恶,毕竟,戈壁滩上的人要生存,而这里适合种庄稼的土地实在是太少。

    当他自己成为一个大马贼之后,他就认为马贼这类人群在戈壁上是必可少的。

    就像狼群对于羊群一样。

    如果每一个商队都能平安的把货物带回目的地,一旦大量的货物进入当地市场,市场上的那些舶来品货物还能那么值钱吗?

    为此,他给自己定下来一个规矩,每天只抢劫两支商队。即便是发现第三支商队,也绝对不会下手。

    为了完成自己的誓言,他今天已经放过了两支小小的商队,面前这支三百多人组成的大商队。就成了他今天开张的第一笔买卖。

    铁三对于铁心源喜欢蒙面抢劫的习惯非常的讨厌,战斗的时候在脸上蒙上一块麻布,非常的影响呼吸。

    一百二十匹骆驼和几百匹战马组成的驼队,已经发现了铁心源的存在,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指挥骆驼跪在地上,围成一个大大的圆圈,组成了驼城,所有人都做好了战斗准备,瞪着眼睛应对即将到来的马贼。

    “我们是伟大的,英明的,光明的万王之王喀喇汗的御用驼队,如果不想被吾王把你们全部吊死在胡杨树上,就快快的走开。”

    驼队中的一个大嗓门声嘶力竭的朝冲过来的铁心源大吼大叫。

    冲了一半的时候,铁心源的马速就降下来了。慢慢地落在后面,被无数的部下超越了过去,其中以铁三最为疯狂。

    焦急的铁嘎嘎很想帮铁心源使劲的抽打几下战马,继续向前冲,却被铁心源一巴掌给抽的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跟在后面。

    五百猛士并没有一口气冲进驼城,而是在一箭之地外就分成了两股,围着驼城快速的旋转起来。

    尘土逐渐湮没了这些骑士,驼城里的人看不见骑兵,眼看着滚滚的尘土向他们笼罩过来,大吼大叫着开始毫无目的的射击。

    躲在尘土圈子外面的铁心源和铁嘎嘎停下了战马的脚步。坐在马上等着风把尘土吹走。

    一般情况下,等尘土消失的时候,铁三他们就会冲进驼城,在短兵相接的情况下杀光商队里所有的人。然后再把骆驼和战马牵走。

    果然,等驼城射出来的箭矢变得稀疏的时候,魔神一般的铁三就从尘土中钻了出来。

    跃马挥刀飞过骆驼的脊背,迎着敌人闪亮的刀子就杀进了驼城。

    已经武装到牙齿的他并不在乎迎面过来的弯刀和箭矢,锋利的大马士革弯刀劈断了敌人的弯刀,再斩下他们的头颅。尸体再被雄壮的战马撞击之后,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一个,两个,三个,紧接着就是一百五十名全副武装的猛士纵马跃进了驼城。

    他们很有规律的首先清除的就是驼城里面的弓箭手,唯有先干掉这些人,后面那些没有穿铠甲的兄弟才好冲进来把所有的敌人全部干掉。

    铁三他们不是没有弓箭,可是只要动用了弓箭,就会伤到驼城里面的骆驼和战马,这些都是山寨最需要的东西,不能轻易的损伤。

    即便是在战无不胜的马木留克骑兵中,铁三他们也是佼佼者,如今,身体已经被铁心源恶补的差不多的他们,更是在战场上呈现了所向无敌的态势。

    喀喇汗的御用商队在抵抗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就崩溃了,为了能够逃离,他们将无数的金银财宝洒在地上,希望这些凶悍的马贼下马去捡拾财宝,从而给他们让出一条可以逃走的道路。

    战场上的厮杀声逐渐平息了下来,冲天的尘土也随着风缓缓地离开了战场。

    商队首领绝望的发现,这群马贼依旧坐在马上,将自己仅剩的三十几个人围在一个很小的圈子里。

    没人多看一眼地上的财宝,一个个都狞笑着把手里的长矛狠狠地刺了出去……

    铁嘎嘎来到尸横遍野的战场,咳嗽一声,就带着二十几个少年跳下马捡拾地上的财宝,不论是什么都丢进一个非常大的柳条筐子里。

    戴在手上的宝石戒指不好撸下来,那些少年就用锋利的刀子割下手指,这样一来戒指就很取下来了。

    又死了十三个部下,还有五个受的伤很重,喀喇汗的御用商队里有两个家伙很是厉害,两军刚刚交锋,他们就给铁心源的部下造成了很大的伤亡。

    如果不是铁四,铁五接过这两个敌人,天知道还会死掉多少手下。

    铁三再一次把自己杀的血淋淋的,他从那个商队首领的怀里抄出来一大包宝石,这应该是这批货物中最值钱的东西,他随手丢给铁心源,却把目光转向高坡上的斥候。

    铁心源抓了一把宝石递给铁三,铁三摇摇头,就纵马上了高坡,刚才发生在商道上的一场大战,很有可能被别人看见,刚才斥候摇动了旗子,说明附近还有其余的人。

    至于宝石,对铁三来说那是无用之物……

    宝石袋子里的一枚印章引起了铁心源的注意,这是一枚刻着盘羊头像的印章,质地是金子,盘羊的头像之间刻着一句阿语——最坚硬的头颅!

    这应该是一枚属于贵族的纹章,这东西在西域非常的少见,在遥远的西方,或者埃及一带则很常见。

    如果穆辛在这里,以他渊博的学识,他能一口道出这枚印章的来历,并说出这枚印章所代表的势力到底属于哪一方。

    铁心源就不成了,他对阿族的认知还处在非常表面的状态,不过,他依旧把这枚戒指状的印章带在自己的手指上。

    这枚印章戒指的前任主人一定是一个彪形大汉,铁心源纤细的手指根本就挂不住这枚戒指,最后,他只好把这枚戒指当成扳指戴在大拇指上才算稳妥。

    军队打劫的效率非常的惊人。

    就在铁心源研究戒指纹章的时候,自己的部下已经把敌人的尸体丢进了一个大坑,在野狼和兀鹫还没有到来的时候就已经掩埋完毕。

    至于自己兄弟的尸体,用麻布紧紧地裹起来放在骆驼背上,回到营地之后,才会烧成骨灰带回清香谷。

    铁三来到铁心源的身边,朝西边指了指,又比划了几个动作。

    铁心源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西边还有一支驼队,这只驼队眼看自己抢劫了一支大型驼队,不但没有逃走,反倒在三里之外扎营了。

    “那支驼队的人数很多吗?”铁心源问铁三。

    “不多,大概有两百人!”铁三比划的非常肯定。

    “派出斥候看一下,他们到底属于哪一方的人,如果是西夏,或者青塘人,就要小心了,这两个地方的人都悍勇无比,打劫他们即便是成功了,也会损失惨重的。”

    说实话,铁心源对自己的这支队伍还不敢报太大的信心,面对波斯人,西域人,哪怕是大食人,契丹人,他都敢带着这群人冲上去。

    唯独对于西夏骑兵,青塘骑兵,不敢掉以轻心,杨怀玉告诉过他,这两个地方的骑兵,堪称这个世界上最勇猛的骑兵,如果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之前,能避开他们就避开他们,不要轻易接战。

    铁三不认识什么西夏人和青塘人,在他的眼中,这两种和铁心源长得很像的种族,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铁心源自然不会亲自去当斥候的,眼见自己的属下已经打扫完了战场,驼队和马队已经向砂岩山附近进发,他就放弃了查究那个商队到底是属于那一个种族的人。

    反正,明天这群人一定会经过砂岩山的,到时候再看也不迟。

    自己的部下已经收获非常丰厚了,如今一个个都眼巴巴的等着自己去给他们分配战利品呢。

    他们至今还抱着野人的心态,视金银财宝如同粪土一般,在他们的看来,粮食,武器,房屋,女人才是真正的财富。(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