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五十章不败传说——一切都在自然的发生
    第五十章不败传说——一切都在自然中发生

    铁心源当初在阳关残破的城墙上枯坐了很久,并且在那里无师自通的学会了羌笛。

    从那一天开始,他就把自己在东京汴梁城的做派收敛的极为干净,因为那些做派在这里非常的不合时宜。

    相信孟元直也感受到了戈壁大漠的风采,也在校正自己做事情的方法。

    一个东京城里的铁心源和戈壁上的铁心源自然会有非常大的差别。

    相对的,东京城里的孟元直和戈壁沙漠里的孟元直也会有非常大的不同。

    一个是刚刚长出獠牙的饿狼,另一个则是慢慢回归野性的斑斓猛虎。

    此时的铁心源即便是再欣赏狼王的无畏,一点也不妨碍他射出手中的弩箭,为了救回眼看就要被狼王要死的铁三百多,弩弓里的三支弩箭被他一次发射了出去。

    五十步的距离,强弩可以洞穿三层重甲!

    最后撤退的铁三百多的背后就是森森的狼牙,他甚至不用回头看就明白自己目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处境。

    当年,他的爷爷,他的父亲都是这样死在狼牙之下的,虽说部落里传说,打狼的人终究会被狼神安排死在狼牙之下,是一种宿命和荣耀。

    铁三百多一点都不想要这种宿命和荣耀,他在山谷里刚刚获得了一个胖大的妇人的青睐,眼看就要将猎人的血脉传播下去,如何能在这个时候就死?

    于是,在疾火流星之中,他的双腿猛地一蹬,就离开了三丈多高的山崖,身体如同苍鹰一般凌空飞起,向前面窜出两丈远之后,就像一块秤砣一般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一口咬空的狼王,身形一阵不稳,踩落了山崖上的碎石。等他稳住身体,一枝冰冷的弩箭就钻进了他的脊背,弩箭巨大的冲力将他的身体狠狠地推向山崖。

    与此同时,另外两只弩箭也赶到了。两支弩箭几乎是同时飞过来的,和第一支弩箭形成一个品字形将狼王的身体牢牢的钉在山崖上。

    痛苦的狼王扭动了一下身子,发现脱离不了弩箭的羁绊,就仰头长嚎了一声。

    这一声长嚎,似乎就是撤退的命令。其余从山谷里冲杀出来的巨狼听到这声嚎叫之后,立刻就止住了脚步,却为时已晚。

    铁一的弓箭已经射翻一头粗壮的巨狼,其余人的羽箭如同雨点般的落在因为停下脚步而簇拥在一起的巨狼身上。

    射杀了狼王之后,铁心源就不再扣动弩弓了,虽然他的弩弓已经被铁一上好了弩弦,装满了弩箭,他也没了杀戮的心思。

    他从来就不喜欢打猎这种事情。

    铁三百多掉在地上至今都没有回音,折让铁心源有点担心,探出头去。才发现这个如同蟑螂一般坚强的男人,正在吃力的向自己所在的方向爬过来。

    瞅瞅战场上似乎只有自己一个闲人,就连铁嘎嘎都在用牛筋制作的弹弓狠狠地打击已经乱成一团的狼群。

    于是铁心源就跑下山坡,吃力的架起铁三百多往山坡后面跑。

    一头已经明显被羽箭射成筛子的巨狼,竟然不管不顾的追了过来,直到被铁一的强弓射穿了脑袋之后,才倒在地上不断地抽搐,鲜红色的血流淌了一地。

    “杀母狼!”

    被摔得很惨的铁三百多终于说出来一句话,铁心源有点犹豫,他真的认为母狼应该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如果把狼群连根拔起,好像不符合环保概念。

    只是稍微一犹豫,狼巢那边就传来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狼嚎。

    铁三百多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面如死灰的道:“完蛋了。母狼在杀小崽子!”

    铁心源皱眉看着山谷里的巨狼一一的倒在羽箭之下,就回头对铁一道:“快去看看狼巢那里。”

    等铁心源来到狼巢的时候,即便是已经心如铁石的他,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浑身发冷。

    狼巢的口子上,全是倒地的小狼崽子。只要看看狼崽子脖子上巨大的牙齿痕迹,这不是母狼下的手又能是谁干的?

    最让铁心源心惊的就是地上还有三只刚刚成型的狼胎,这该是那头母狼,刚刚生下来的。

    她知道带着崽子逃不脱猎人的追捕,干脆杀死了自己还没有长成的孩子,轻身逃离了这个山谷。

    “那匹母狼会化身魔狼,不吃光咱们族群里最后一个人,她是不会停下来的。”

    铁三百多如丧考批!

    “没关系,我们连狼群都能灭掉,逃跑的几匹狼算得了什么,你以后就叫铁三百,算是这一次杀狼的奖励。

    我老是记不住你到底是多少号,以后我们要把自己的编号绣在胸口才成。”

    铁心源对于这样的传说自然是不放在心上,在这个满世界都是敌人的戈壁滩上,实在是没有必要在乎还有一匹狼对自己抱有敌意。

    “主人,不杀死那匹狼,我们将不得安生啊!”铁三百多还是不放心,再一次向铁心源进言。

    铁心源略微想了一下道:“那好,我给你二十个人,你要带着这二十个人看护好咱们的牲口群,如果见到那匹母狼能杀就杀,杀不了我再派人帮你。

    你现在是铁三百了,记着,咱们是铁族,世上最硬的族群,一匹狼还咬不死我们,她的牙齿没有那么坚硬。”

    铁三百不顾自己满身都是伤口,单膝跪地承诺道:“我一定保护好族里的牲口,不让那头魔狼咬死一头。即便是我死了,牲口也不能死!”

    铁心源没好气的轻轻踢了铁三百一脚道:“记住了,人比牲口重要,牲口没了我们可以去抢,去拿钱买,人死了,我们要那么多的牲口干什么。

    一个个蠢得要死,这点道理都弄不明白!”

    处理完了铁三百的事情,出于好奇,在铁一的陪同下,铁心源用手帕包着鼻子,走进了这个阴森森的狼巢。

    狼巢里面比铁心源想象的干净。

    只是一些石头上挂满了灰色的狼毛,这是春日里狼换毛之后留下的。

    那些猎人们对于狼毛一点都放过,哪怕是一小撮都要收集起来。

    狼毛在戈壁上是很值钱的货物,尤其是草原上的萨满,最喜欢通过燃烧狼毛来请下神灵来保佑草原牧草丰盛,牛羊无病无灾。

    越往里走,里面的空间就越大,转过一个弯,一座有着高大穹顶的空间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铁一带着人将火把插满这个大厅之后,整个山洞这才映入众人的眼帘。

    虽然这里充满了狼骚味,铁心源对于这里的环境满意至极。

    这里阴冷,干燥,只要彻底的清洗一遍,再用清香木篝火去去味道,就是最好的粮仓所在地。

    直到现在,铁心源才弄明白,上辈子那个弄死自己的老家伙的大本营就在这里。

    现在知道,不能说太晚了,而是实在太早了。

    有了这个山洞,自己就多了一处巢**,如果这个山洞能够再多一条出路就好了。

    铁心源拍拍身边的花岗岩,苦笑着摇摇头,就现在的技术条件,根本就不足矣在这里开路。

    每当铁心源需要技术人才的时候,他就无比的想念身在青塘的巧哥。

    按理说西域从不缺少高明的工匠,技艺高超的手艺人,可是,铁心源直到现在都没找出几个聪明到可堪一用的人才,就连铁三百也是矮子里面拔高个凑活出来的。

    这里的人为了吃饱肚子,根本就顾不上享受任何精美的东西。

    或许,于阗的遗族中间能有几个可以用的人才。

    铁心源不知道的是,于阗的遗族被高昌回鹘给挡在鄯善城外了。

    数千人的流动,在西域已经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了,只要是妇孺,这里的每一个城池都缺少。

    人口在西域之地乃是一个国家的命脉。

    这听起来似乎非常的矛盾,他们一面绞杀那些不臣服的野人,一面又大开方便之门招纳流民。

    鄯善城主在得知有两千多妇孺准备通过自己的城关,那里还会放过这群人,两千多妇孺即便是卖掉也是一笔非常宝贵的财富。

    椅子六百人的骑兵就守在鄯善城外,等候那群人的到来,这里地势险要,只要卡死关口,除非是进入满是流沙的死人滩沙漠,否则一定绕不开鄯善城关。

    孟元直就坐在城主府的房顶上,听城主和奴隶贩子们一个子一个子的商讨成交的价格,就在刚才,他用一双手就无声无息的掐死了散落在城主府里的十二个护卫,并且找到了自己早就想要找的猛火油。

    这是没法子的事情,孟元直不认为自己一个人可以毫发无伤的干掉六百个训练有素的骑兵,他只想通过点燃整座鄯善城,从而达到让于阗遗族那群可怜人不受干扰的通过鄯善城……

    城主和奴隶贩子们交谈的很是热烈,他们已经打探好了,那支队伍里只有一些女人拿着弓箭在保护队伍,这些武力对城主来说,算不到麻烦,肥胖的城主甚至在拿那些女护卫和奴隶贩子们开玩笑。

    孟元直拔下一根头发,试验了一下风向,确定自己已经洒落的猛火油浸透了屋燃了猛火油,见红色的火苗迅猛的向四周蔓延之后。

    就一个大翻身,握着长长的铁枪站在城主府大厅的大门之外,等着里面的肥老鼠们一个个的跑出来受死。(未完待续。)

    ps:  第二章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