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七章不败传说——有道理的凤凰旗
    第四十八章不败战神——有道理的凤凰旗

    哈斯儿城的新城主每天都往城墙上送女人,而且,一个比一个美艳。

    孟元直偶尔也会接受米虫的好意,留下一两个看着顺眼的女人和他一起睡在皮毛堆里。

    今天送过来的是一个黑头发的小美女。这让孟元直非常的高兴。

    尤其是发现宋话之后,身体里就莫名其妙的多了一大股血,没头没脑的向身体的各个部位冲杀过去,为此,他都没有听清楚这个小了些什么。

    “你是从大宋来的援军吗?”

    尉迟灼灼发现孟元直很不对劲,连忙提高了嗓音重新问孟元直。

    “援军?救援谁?哈哈,小娘子,春和景明正是好时光,千万莫要辜负了……”

    “你是从大宋来的援军吗??”

    尉迟灼灼不断地后退,还把自己的声音提高到了极致。

    孟元直见这个小姑娘没有像以前上城墙来的那些女人那样主动,色心稍微收敛了一下。

    皱着眉头问道:“大宋会有援军来这里?”

    尉迟灼灼小心的看看孟元直身后的那杆大旗道:“有一个人拿着征西大将军……”

    孟元直打断尉迟灼灼的话语高兴的道:“你说的是铁心源?那么你就是那个尉迟灼灼?

    如果你是尉迟灼灼,我就应该是你的援兵。”

    孟元直说这话就把铁心源给他的一枚玉佩丢给了尉迟灼灼继续道:“铁心源请我来接你们去哈密,全族都去,他在那里刚刚立住了脚,需要自己人过去镇守。

    你的人都在哪里?都叫过来,我们明天就出发。”

    尉迟灼灼左右瞅瞅。没看见这里还有别的人,不由得吃惊的问道:“就你一个人?不是说宋人已经攻下哈斯儿城了吗?为何只有你一个?”

    孟元直不悦的道:“谁告诉你一个人就不能攻城?哈斯儿城就是老子一个人攻下来的。”

    “一个人攻下了哈斯儿城?”尉迟灼灼一脸的不信。

    这幅表情让孤独的孟元直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拿手重重的拍在身后的旗杆上大笑着道:“没错,就是老子一个人攻下来的,在宋人面前,哈斯儿城不过是一座小小的土寨而已。等日后回到大宋,你会看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城池。”

    尉迟灼灼的脸色变得阴暗下来,带着说不尽的嘲讽小声道:“尉迟家族为汉家守节两百年,结果就盼来了两个人援军。”

    孟元直大笑道:“两个人的援军?哈哈哈,说的没错,一个铁心源,一个孟元直。

    不过,小丫头,有这么两个援军不远万里而来。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哼哼哼,有用的来一个就能救命,没用的来十万也只是土鸡瓦狗。”

    尉迟灼灼流泪摇头道:“我不能把仅有的族人交给你们两个人,我们不想复国了,只想活下去。”

    孟元直把铁心源写的信交给尉迟灼灼,很无所谓的道:“去不去在你,老子无所谓,估计铁心源也无所谓。之所以让我千里迢迢的来接你们,不过是想给你们一个好一点的生存环境。没打算依靠你们的力量。

    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的那点力量老子们还看不上,如果你们不走,我们自然不会强求。

    好了,你走吧,如果想走的话。就去找这里的城主,筹集粮草和车辆,马匹和骆驼,如果不想走,也去筹集。老子只等你们一天,后天我就返回哈密。”

    孟元直说完话就重新倒在皮毛堆里,打着哈欠取过一瓶子血红的葡萄酿,往嘴里大大的灌了一口,准备再睡一会,养足了精神好回哈密。

    在这里不能停留的太久,等了十余天,这已经是极限了,米虫这个家伙如今已然在哈斯儿城站稳了脚跟,从城里拉拢了一批武士,重新组建好了军队,听说人数还很多,足足有三百多人。

    自己短时间被米虫当作神仙供起来还没有问题,时间长了,不是自己干掉米虫,就该是米虫这个家伙干掉自己。

    先前说的臣服和膜拜永远只能代表米虫这家伙那时候的心态,随着时间和地位的改变,心态总是会发生新的变化的,这种事情,孟元直在皇宫里看的太多了。

    尉迟灼灼枯坐在孟元直的身边,一遍遍的看铁心源写的信件,脸上的表情一会儿甜蜜,一会儿宁静,直到日头偏西的时候,她才拿着那封信走下了城墙,和米虫交谈了很久,才骑着一匹白色的战马离开了哈斯儿城。

    米虫抬头看着躺在城墙上的孟元直,脸色和刚才的尉迟灼灼一样有着非常精彩的变化。

    自从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宁愿住在城墙上也不愿意住进温暖的城主府,米虫就明白,这个人从来没有信任过自己,从来都没有。

    从成为城主的那一天开始,米虫就没有想离开城主位置这一天,不论是醇酒妇人,还是金银财货,原本都该是梦里才会出现的东西,如今变成再真实不过的现实,他觉得为了这些,即便是赔上性命也是值得的。

    好在他就要走了……

    那个奇怪的黑发女子要求的东西并不是很多,但是要求的数量却非常的巧妙,恰好在自己最大容忍范围之内,这让自己会心疼,心疼的程度还达不到让自己和城头的那个男人翻脸。

    刚刚组建好的城卫队虽然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可是城里有些商号还有一些可以动用的骑士,如果自己愿意拿出更多的诚意,应该可以打动他们。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只出现了一霎那,就消失了,没了孟元直的庇护,自己再把城卫队损失掉,城里的那些人会像杀狗一样的杀掉自己。

    他忽然想到,如果用孟元直的名义去问那些富人摊派东西,不知道会不会让那些富人们发火?

    哈斯儿城十里外的一个小山谷里,密密匝匝的拥挤着很多顶破破烂烂的帐篷。

    一些强壮的妇人以及一些年老或者明显带着伤残的男人,手里握着刀剑,背上背着弓箭,躲在石头后面警惕的瞅着山谷外的世界。

    自从大王战死之后,山谷里近两千妇孺之所以能够活下来,靠的就是谨慎二字。

    他们看见尉迟灼灼骑着马在山里兜圈子,确认她的身后没有人跟随,这才放出响箭招呼尉迟灼灼回来。

    “城里的宋人多么?”

    尉迟灼灼刚刚走进山谷,一个少了一条臂膀的白发男子就急忙问道。

    自从听说哈斯儿城被宋人占领之后,尉迟灼灼就带着族人匆匆的从深山里出来,想要和宋人汇合。

    春天到了,这片大山再也不能帮助自己这群人了,山里面已经发现了汗国侦骑的影子,也看到了很多武士的踪迹,一个想把所有于阗遗族全部杀掉,另一种人只想捉到这种黑头发的种族,砍下他们的头颅去汗国那里换银币。

    尉迟一族如今就剩下仅有的两千三百四十三个人,这还包括两百多个十余岁的孩子。

    族群中最小的孩子都已经八岁了,自他之后,两千多人的族群中就再也没有孩子降生。

    这对一个族群来说,已经走到了末日的尽头。

    “九爷,只有一个宋人来到了哈斯儿城。”

    尉迟灼灼低着头有些不敢看白发老人那双充满希望的双眼。

    “一个人?”

    年迈的尉迟雷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带了多少仆从军?”

    “只有他一个人,他一个人来到于阗,一个人攻下了哈斯儿城,一个人来救援我们……”

    “是——这样啊……”

    尉迟雷的话语中,有说不尽的失望。

    “铁心源?”

    “不是的,是一个叫做孟元直的猛将!”

    尉迟灼灼忽然发现自己的脑筋不够用,干脆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一股脑的倒出来连声道:“孟元直说铁心源在哈密有一块地盘,要我们带着所有的族人去哈密。”

    “铁心源那里有很多的宋人?”

    “没有很多,整个西域大地上能帮助我们的宋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铁心源,一个是孟元直!”

    “是——这样啊……”

    刚刚提其一点精神的尉迟雷再一次变沉默了。

    过了良久,尉迟雷看着山谷中的族人,这才抬起头意兴阑珊的道:“去吧!至少现在我们还能肯定的知道有一个地方欢迎我们过去,不会把我们交给汗国,不会想着把我们都杀光,用我们的首级去换银币。”

    “我们敢走在大路上吗?”

    尉迟灼灼担心的问道。

    尉迟雷起身用自己的独臂抚摸着尉迟灼灼的长发笑道:“不管成不成,都要走,我们只要离开这座山谷,就无处可去了。

    死在大路上也好,至少还有人会把尉迟一族彻底覆灭的消息送去远方……”

    傍晚的时候,孟元直就看见从不远处的山谷里,出来一大群人,高举着一杆簇新的凤凰旗子。

    昂首鸣叫状的凤凰底下,是一片红色的火海。

    据说,凤凰能够浴火重生,孟元直看到那面旗子,觉得这句话非常的有道理。

    ps:我参与架构世界观的游戏《不败传说》今天开放创建角色啦,游戏将于5月20日不删档测试,有没有兄弟和我一起进去建家族,抢国王,打天下,打造属于我们的银狐大军,一起战个痛快,想想我都有点小激动了!(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