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四章不败传说——和黄羊的生命对话
    第四十四章不败传说——和黄羊之间的生命对话

    谁都知道西域在遥远的地方。

    不论是典籍,还是民谣,只要是涉及到西域,都会被冠上遥远二字。

    因此,时间只在骆驼的脚下,就成了一句至理名言。

    在西域,离开了骆驼,即便是时间也会停下脚步。

    如果距离够远,时间单位和距离单位之间的区别不是很大,就像我们很多时候都会把光年当作时间单位一样。

    赵婉如今就在地图上用手来测度从东京到西域的路途。

    水珠儿趴在公主的身后,看着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城寨,有些头昏脑胀。

    “公主,源哥儿到底在哪?”

    赵婉沉默了一下,拿手点点兰州,又有些犹豫的点点伊吾州小声道:“应该就在这里。”

    水珠儿拿手比划一下兰州和伊吾州的距离,迷惑的瞅着公主道:“您刚才说一寸就是一百里,可是从兰州到这个地方足足有两尺多,岂不是相距两千多里?”

    赵婉摇摇头道:“去掉西夏国之后,就没有多遥远了,源哥儿说过,他要给自己找一块我父皇管不着的地方,也不知道找的怎么样了。”

    “西夏国官家就管不到啊。”

    赵婉轻笑一声,提着裙角三两步跑到镶满玻璃的窗户边上,抱着膝盖坐下来瞅着天上的明月道:“我父皇这样的君王他都不愿意接受,西夏的野人如何能被他看在眼里?”

    水珠儿轻轻地挪到赵婉的身边,轻轻地拥着自己的公主难过的道:“太远,他就不知道公主到底吃了多少苦。”

    赵婉无声的笑了一下,紧紧地抱住水珠儿瘦弱的身体道:“他在吃苦,我就不能过的太安逸。要不然算什么一家人。”

    “翻过年,您就十五岁了,官家和贵妃一定不会再容我们这样宽松下去的。

    您今年拒绝了三门亲事,每回都是以年龄小当借口,按理说,皇家女儿十四岁出嫁乃是寻常事。到了明』≦』≦,年,这个借口就再也不管用了,听说贵妃中意郭家的小三郎……”

    “郭小三啊……这还真是一个大麻烦……我看见他母亲那张大白脸就犯恶心,你说她怎么能生出那么一个儿子来?

    别人家最多出一个纨绔而已,他们家倒好,直接出了一个大废物……”

    “可是他家出的聘礼是最多的,身份也是最高贵的,再说,郭家累世将门。官家要怀柔,第一个一定是他们家……公主,源哥儿为何要走?”

    赵婉闻言沉默无语,解开长发让它披散在肩头,一言不发的瞅着窗外的明月。

    明月下就是煊赫的汴梁城!

    “这里有万家的灯火,源哥儿,你那里可已经建好了这样的家?”赵婉抱着双肩喃喃自语。

    同一轮明月下,铁心源也在看自己的清香谷。说起来让人非常的丧气,那些该死的家伙们。跟本就没有过夜生活的习惯,假如有,也是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和老婆生孩子。

    好在今天是大日子,所有人都已经出动了,这才让清冷的山谷里多了几分人气。

    一道高大的墙壁矗立在山谷后口上,那里倒是火把通明。坐在半山腰上,隐约可以看见铁一高大的身形在后墙上来回巡梭,这个固执的军人,从不知道懈怠为何物。

    小野人嘎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陪着铁心源在半山腰的时间太久。他已经非常的困顿了。

    传说中的黄羊群并没有出现,这让他非常的丧气。

    铁心源并不担忧黄羊群到底会不会来,他清楚,一种动物一旦习惯了自己的迁徙路线,永远都会按照这条路来回迁徙,无论有多少艰难险阻都不能阻拦他们的去路。

    白天的时候,就有奴隶回报说大批的黄羊群已经到了天山山口,这两天一定会经过清香谷的,这才有了全山谷的人不睡觉等待羊群经过的事情。

    铁一白天带着人去看了,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十几头黄羊。

    这东西在白日里奔跑速度惊人,战马都追不上,即便是追到了,它也能一跃一丈多高,从人的头顶飞过去逃之夭夭,对于骑着马的猎人,黄羊根本就不怕!

    最要命的是这种黄羊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一旦有一只黄羊被弓箭射中,庞大的羊群就会受惊,十余万只黄羊从死羊的身体上踩过去,哪里还能找到可用的部分?

    如果到了夜间,这些黄羊就会变的傻傻的,铁心源很早以前捕猎过这东西,只要晚上把汽车大灯打开,这群白日里的精灵,就会自动跑到有光线的地方,即便是不断的拿枪逐一射杀它们,它们也会惊慌的留在灯光中逗留不去。

    清香谷以前之所以很少种地,就是因为有这种该死的黄羊,它们每年春日里会从天山的深处跑出来,来到天山外面丰茂的草地上觅食,交配,然后在第一场大雪来临之前再一次回到温暖的天山山谷啃食苔藓和荒草过冬。

    如今清香谷里的麦苗刚刚长出来,如果让几十万头黄羊踩过去之后,今年那里会有什么收成可言。

    因此,铁心源无论如何也要把黄羊迁徙群阻拦在自己的寨子之外。

    铁一以为黄羊群一定会在这道高墙面前停下脚步,转而去其余的地方过路。

    铁心源却是知道的,要这些黄羊改变自己的迁徙道路,除非黄羊全部死光,否则,就算是剩下一头黄羊,这家伙也会穿过清香谷去自己预定的目的地。

    非洲大草原上角马的迁徙是壮烈的,这一路上不论是遇见多少头狮子,多少头鬣狗,多少条鳄鱼,这些都改变不了它们前进的方向。

    而大马哈鱼的洄游产卵的过程也是极度恐怖的,它们沿江而上,日夜兼程,不辞辛劳,每昼夜可前进一百里,不管是遇到浅滩峡谷还是急流瀑布,都不退却,冲过重重阻扰,直到目的地。

    黄羊的迁徙应该也是如此。

    小野人嘎嘎,猛地叫唤了一声,铁心源连忙转过头去,才发现半山腰上,不知何时多了无数只绿莹莹的眼睛,而眼睛出现的过程悄无声息。

    铁二站起身,把一只火把丢下山腰,那些绿莹莹的眼睛一瞬间就胡摇乱晃起来。

    火把掉在地上,通过摇曳的火光,铁心源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火光笼罩之处,挤满了耸动不安的黄羊。

    七八枝火箭飞上天空,火光到处,竟然全部都是灰黄色的黄羊。

    这些还黄羊几乎覆盖了山谷口,看不到尽头。

    很显然,山谷上多出来的一道高墙给它们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铁一早就发现了黄羊,面对数量如此多的羊群,即便是悍勇如铁一也心头惴惴。

    羊群出了高山的阴影,场面就更加的壮观了,铁心源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黄羊攒动的脑袋。

    就在天山的深处,无数的狼嚎声隐约传来,这让黄羊群更加的惶恐,后面的黄羊簇拥着前面的黄羊,已经来到了高墙的边上。

    黄羊迁徙的时候,后面自然会跟着一支庞大的狼群,这是大自然的规律,优胜劣汰就是这么无情。

    铁心源觉得自己就跟狼群一样,充当黄羊迁徙过程中的一个拦路虎。

    高墙并没有让黄羊停下前进的步伐,几十头强壮的黑背公羊,猛地跳起来,踩在前面的黄羊背上,如同跳跃的弹丸,三两下就从后面蹿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虽然在羊背上奔跑,它们的速度却越来越快,在马上就要撞到墙壁的时候,这些强壮的公羊竟然跳上了两边的几乎是笔直的山崖,身体借助强大的冲力,在山崖上奔行几步,就毫不费力的窜上了高墙。

    铁一大吼一声,一棍子敲在一头黄羊的背上,发出擂鼓一般的声响,那头黄羊就横着飞了出去,咚的一声撞在木栅栏上,随后就掉下了高墙。

    木棍击飞了一头黄羊,另外一头眼角带着黑斑的黄羊的蹄子重重的踩在猝不及防的铁一背上,同样发出了一声擂鼓一样的闷响,然后就在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头也不回的就冲下近两丈高的高墙,头也不回的向山谷外面奔去,还发出“啊卡,啊卡”的叫声,在黑夜里显得极为嘹亮。

    这头黄羊的叫声就像是进攻的号角,漫山遍野的黄羊全部出动了,就像一道黄色的狂潮一般向清香谷的高墙拍击了过来。

    铁心源想跑……

    小野人已经被一头比牛犊子小不了多少的黄羊给撞飞了,他戴着头盔的脑袋也被一只伶俐的黄羊当成借力的木头桩子狠狠地踩了一脚,脑袋到现在都在发出轰轰的巨响。

    清香谷里的几百人,在一瞬间就被黄羊的浪潮给湮没了,铁一几人的怒吼还在山谷里回响,清香谷里却已经乱了,那些胆小的妇孺,发出鬼叫一般的声音,不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被到处寻找出路的黄羊撵的满山谷乱跑……

    铁一踹飞了一头碍事的黄羊,把全身上下都是黄羊蹄印的铁心源从地上提起来。

    喘匀了气的铁心源连忙道:“在前门外点上大火,打开后门,要不然,我们的庄稼就完蛋了……快去啊!”(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