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四十一章不败传说——一个人的战斗
    第四十一章不败传说——一个人的战斗

    一百八十个堪称精锐的骑兵,以及超过三百人的步兵,就是哈斯儿城全部的守备力量。

    这些军事力量对于一个只有不到五千人的小城池来说已经有些偏多了。

    喀喇汗手头的军力并不算多,如果不是因为哈斯儿城面对的就是浩瀚的戈壁,面对数之不尽的沙盗,他不会在这里放一百八十个骑兵的。

    帝国强大的军队不但要应对西面自己兄弟易普拉辛汗国的威胁,也要顾及到甘州回鹘的侵袭。

    两面夹击之下,喀喇汗玉素朴的军队中只有骑兵,高贵的桃花石可汗玉素朴曾经说过,只有给战士安上四条腿,帝国才能应对两面战争。

    对于帝国来说,已经臣服的于阗国在经历了屠杀之后,已经没有了口诵佛号者,那里已经变成了帝国的粮仓。

    因此,于阗国不需要驻守太多的帝国猛士……

    孟元直不这样想。

    他在日益膨胀的自信的催促下,固执的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拿下这座喀喇汗国边境的小城。

    他找来一块洁白的绸布,用死去的骑兵鲜血在那块洁白的绸布上写下了——宋人孟元直五个血淋林的大字。

    然后就把这面旗帜绑在一根长矛上,交给了那个会说一点点自己能听懂的话的骑兵。

    眼看天色还早,孟元直就带着战战兢兢的十个马奴,驱赶着四十多匹战马向哈斯儿城进发。

    从这里到哈斯儿城不过十五里,顿饭的功夫孟元直就来到了城下。

    夯土制作的城墙不过一丈来高,孟元直觉得自己站在马背上,只需要纵身一跃,就能跳上城墙,只要上了城墙,这座小城里面就不应该有什么人能够阻挡自己屠杀。

    整座城里不过五百人的军队规模,只要自己今天杀几十个。明天杀几十个,用不了十天,就能把这里的军队清除的干干净净。

    城头原本非常严肃的守军,忽然哄堂大笑起来。孟元直回过头看去,才发现除了那个浑身发抖的掌旗人,其余的九个人已经跳上战马,开始逃跑了。

    孟元直恼怒至极,摘下身畔的强弓。箭如流星,九个逃跑的骑兵还没有逃出强弓的射程,就被他一一的射杀在荒原上。

    城头那些守军看到这一幕之后,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大宋孟元直,最后一次警告你们,速速打开城门投降,否则一旦攻破城池,定将你们斩尽杀绝!”

    回答孟元直的不是洞开的城门,而是暴雨一般的羽箭,他挥动铁枪挡飞了几支来势凶猛的羽箭。缓缓地退到一箭之地的外面,冷冷的看着城头的一个胖大男人。

    “那个人就是毛拉,穆吉孜?”

    握着大旗的骑兵嘴皮子哆嗦着道:“就是他,穆吉孜大人的弓箭可以射下飞在天上的天鹅……”

    孟元直单手捉住一支朝自己飞过来的羽箭,皱眉瞅着这枝拇指粗细的羽箭回头对那个骑兵道:“我要是杀了他,他的手下会不会逃跑?”

    “步兵会逃跑,因为他们是穆吉孜大人招来的人手,那些骑兵不会逃跑,一旦桃花石汗知道他们弃城而逃,捉住之后就会丢进蛇坑……桃花石可汗座下没有逃跑的勇士。”

    孟元直嗤的笑了一声。之前五十位骑兵逃走了十几个,那不是逃跑是什么?

    孟元直笑罢之后,一张脸就变得苦涩起来,看着满城头都是守卫的军兵根本就没有出城来和自己野战的模样。心中就对铁心源充满了愤怒。

    什么叫做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如果一时间找不到尉迟灼灼,就弄点事情出来,让尉迟灼灼自己过来找,这就是铁心源的原话。

    不过,当他看到那面血淋林的大旗。胸中就畅快的厉害,不论铁心源的主意有多么的可恶,至少,在竖立大旗这件事上,非常的对自己的胃口。

    如今,那面大旗在春风中舞动,猎猎作响,有着说不出的威风。

    孟元直穿好铠甲,把臂盾挂在胳膊上,催动战马缓缓地来到城前用铁枪指着城头的穆吉孜喝道:“穆吉孜,敢和爷爷一战吗?”

    穆吉孜看着城下的这个狂人,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自己的名字还是听得很清楚的,稍微想一下就清楚,这家伙竟然要自己和他决战。

    穆吉孜长弓绰在手上,缓缓地拉开弓弦,三只羽箭搭在嘎嘎作响的弓弦上。

    孟元直看见了拉弓的穆吉孜,胯下的战马忽然昂斯一声,后腿猛的发力,向前窜了出去,与此同时,他手里的铁枪已经脱手,飞向城墙上的穆吉孜。

    与此同时穆吉孜的羽箭带着尖锐的鸣叫向孟元直飞了过来,战马的速度自然比不上穆吉孜的羽箭,三支呈品字形飞过来的羽箭并不受战马速度的影响,依旧准确的刺向孟元直的胸膛。

    长刀在孟元直的暴喝中飞起,斜斜的劈在飞来的羽箭上,两支箭跌落尘埃,第三枝速度稍微慢一些的羽箭却重重的刺在孟元直的胸甲上,发出一声清脆的鸣响之后,跌落尘埃……

    战马依旧在加速,城头的羽箭如同暴雨般落下。

    飞向城头的铁枪并没有对穆吉孜造成任何威胁,距离实在是太远了,铁枪重重的钉在城墙上,入土两尺有余。

    孟元直的臂盾护住了头脸,任凭暴雨般的羽箭落在他的身上,身下的战马哀鸣一声,四蹄一软就栽倒在地上,只是一瞬间,没有防护的战马就被城头的羽箭射成刺猬一般。

    比战马更像刺猬的是孟元直,他将身体蜷缩起来,借助战马扑倒的力量,如同一只刺球在戈壁上快速的翻滚,直到撞在城墙上,才止住翻滚的势头。

    他刚刚抬起头,一块硕大的石头就迎头砸下来,不得已只好继续向右翻滚,城头乱石如雨……

    臂盾格开一块避无可避的巨石,巨大的震荡让孟元直的胸口一热,嗓子眼发甜,差点吐出一口血来。

    孟元直野兽般怒吼一声,再一次用臂盾格开迎头砸下来的巨石,在尘土飞扬中站起身子,右手五指如勾硬生生的刺进坚硬的夯土城墙把身子彻底的拔起。

    迅猛上升的左手终于握住了插在城墙上的铁枪,身体绕着铁枪迅疾的旋转一周,就头下脚上的飞上的城墙。

    身体尚未落下,四根长枪就狠狠的捅过来,如同老鹰一般在空中飞翔的孟元直两只手臂在空中划一个圈子,就把四根长矛揽在怀里,双脚刚刚落地,就大吼一声,竟然连长矛带那些不想撒手的军卒一起丢下城墙。

    穆吉孜听着城下的惨叫,肝胆欲裂,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这个不算壮硕的宋人,竟然真的敢一个人就对一座城发起攻击。

    孟元直张着满是血渍的大嘴哈哈大笑,手里的长刀却没有半分的停歇,在密集的守军人群中掀起一片血浪,狞笑着笔直的冲向不停后退的穆吉孜。

    “杀了他!”穆吉孜大喊,招呼手下进攻,自己却在不断地后退,他一点都不愿意和这个魔鬼一般的宋人照面。

    孟元直面对汹涌的人群再一次大笑起来,一杆被他抢过来的长矛,如同一条出洞的毒蛇,每吞吐一次蛇信,就会有一个守城军卒捂着咽喉软软的倒地。

    嘎嘣一声,枪头终于被一柄连枷砸断,孟元直探手捉过那个手持连枷的西域大汉的脖子,手腕子一转就已经扭断了他的脖子,硕大的连枷掉在脚下,他脚尖一钩,连枷飞起,松开已经死掉的大汉,连枷已经牢牢的握在手中……

    连枷到处,血肉横飞。

    首先崩溃的不是小兵,而是已经不作战多年的穆吉孜,这一幕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自己和于阗死士作战的场景,同样是血肉横飞,同样是悍不畏死。

    他知道这个人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少理智,在他的眼中,只要是活着的人都在他斩杀之列,想到自己这些年收集到的财富,以及自己庞大的家眷,趁着此人还被自己的部下纠缠着,没有必要和这人死磕,穆吉孜扭身就走。

    他没想着逃走,只想离那个魔鬼远点,准备招呼更多的人来围杀这个恶魔,毕竟恶魔只有一人而已。

    只可惜,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已经被孟元直杀的心惊胆战的军卒,立刻就学自己的城主,发一声喊四散溃逃,有的甚至直接就跳下了城墙。

    孟元直不理会四散的溃兵,拎着连枷就向穆吉孜追了下去。

    连枷带刺的锤头只要敲击在脑袋上,整颗脑袋就会像熟透的西瓜一般迸裂。

    穆吉孜为自己的懦弱造成的颓势后悔的要死,他没想到自己的部下连一刻时间都不给自己创造,虽然自己的亲卫不断地在拦截那个恶魔,恶魔追杀自己的脚步并未停止,只要听到身后头颅爆裂的声音,他就知道恶魔距离自己不是很远。

    正在奔跑的身体忽然飞了起来,穆吉孜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胸口冒出一截子带着枪头的枪杆。

    城主死了,那些躲在屋子里偷看的百姓,亲眼看到孟元直用连枷敲碎了城主的脑袋,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发自内心的恐惧。

    打开自己的家门,随着那些已经跑远的军兵,鬼哭狼嚎的向东面的城门狂奔……(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