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七章魔鬼地杀贪心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三十七章魔鬼地杀贪心

    春日的戈壁上总是有风。

    这是铁心源最担心的事情。

    有风,去玛瑙滩就会变得简单。

    大风会把二氧化硫吹走,只要从顺风而下,在风向不变的情形下,即便是不戴防毒面具,也有机会进入玛瑙滩的。

    在火山还吞吐黑烟的时期,人们就是靠这种办法进出玛瑙滩的,他们将这种法子深藏在心底,子子相传。

    有时候,所谓的神秘其实一点都不神秘,解决事情的办法,永远都是最简单的办法。

    只有家和别有用心的人才会夸大事情的难度,将解决事情的方法弄得曲折难懂。

    铁心源就知道,在大风时期带着一只鸡进入火山口子,只要那只鸡不死,人就不会死,就有很大的机率抵达玛瑙滩,取得一些玛瑙顺利的返回。

    当然,这样的法子并不是很保险的,戈壁滩上的风向很难把握,因为太阳照射,水蒸气上升,会引起气流紊乱的缘故,按照史书记载,进入玛瑙滩的人堪称九死一生。

    大自然从来都不会把事情做绝,如果遇到黑风暴这种风向稳定,并且有足够风力吹走二氧化硫的时刻,玛瑙滩基本上是不设防的。

    当初人们之所以会发现玛瑙滩,最大的原因就是黑风暴。

    有一只驼队在黑风暴中迷路了,无意中进入了玛瑙滩,捡拾了整整一驼队的玛瑙回来,成为了沙漠上的传奇。

    只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第二年的时候,他们带着更大一支驼队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天气里进入火山口。

    这一次,那支近千人的驼队。不论人或者骆驼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铁心源带着驼队一路向西,离开了清香谷仅仅走了一天半的时间,就看到了那朵矗立在晴空下的蘑菇云。

    即』↘』↘,便是站的很远,那朵蘑菇云就已经给所有人带来一种压迫性的感觉。

    马希姆明明才做完礼拜,看到那朵不断翻腾的蘑菇云的时候,他又想下马礼拜一番。

    “塔利班,你确定玛瑙滩就在那个地方吗?”

    铁心源抽抽鼻子,即便是站在这里,他都能闻到酸烟的味道。

    “没错,马希姆。传说中的玛瑙滩就在那里,只要你能走进那朵黑云的下面,那里就有数不尽的玛瑙可以让我们捡拾。”

    马希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铁青着脸看着这片被酸雨侵蚀过后的不毛之地发愣。

    铁心源并不在乎马希姆的想法,队伍中有的是想要发财的人。

    驼队继续前进。

    脚下的戈壁逐渐有了变化,大片,大片的碎石逐渐变成了已经被风化的非常酥软的火山岩。

    有时候骆驼的腿无意中碰到火山岩,那些青黑色的火山岩就会像沙子一般簌簌化为尘埃。

    这是一块标准的酸化土地,黄色的戈壁逐渐变成了青灰色。等走到火山岩形成的圆圈状堡垒一般乱石滩的时候,即便是骆驼也不愿意再向前走一步。

    一声巨响传来,大地轻微的抖动了一下,有一朵蘑菇云翻腾着从地下升起。携带着暗红色的火光直冲云霄。

    一匹年轻的战马嘶鸣一声,扭头就跑,却被脚下的火山岩绊倒在地,表面风化的火山岩中间依旧藏着一根锋利的石笋。只是一瞬间,被尖刺一般的火山岩刺成了筛子。

    殷红的血渗不进有一层酸壳的土地,很快就在马肚子的位置上汇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不一会血泊中就开始冒泡,那一汪马血如同沸腾一般。

    铁心源笑着看看那群面如土色的波斯勇士,重新把藏在头巾里面的防毒口罩戴上,即便是如此,自己的肺部也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马希姆等人呼吸着酸气,胸口如同针扎一般疼痛,每呼吸一口气,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不得不用自己的头巾把自己的口鼻紧紧地捂起来。

    “马希姆,玛瑙滩就在前面三里远的地方。”

    用头巾包着头脸的铁心源说话声音非常的古怪。

    马希姆怵然一惊,看看身边惊惧的同伴,想要说话,却看见铁心源带着铁一他们已经放弃了战马和骆驼,开始翻越满是石笋尖刺的火山岩。

    铁心源估算过,再戴上两层防毒口罩就是自己的极限了,天知道今天的酸气浓度会这样恐怖。

    他不用理睬马希姆他们,这群人或许会看见五光十色的玛瑙滩,却没有任何可能进入到玛瑙滩去的。

    自己今天过来,就是带他们看一眼而已,好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帮着自己贩卖玛瑙,收集足够多的人手。

    马希姆他们会用卖玛瑙的钱去招揽一些同伴,壮大自己的实力,同样的,跟随马希姆他们去卖玛瑙的铁三,铁四,会收购大量的奴隶。

    铁心源只想要纯粹的奴隶,而不是那些难以驾驭的刀客和商队护卫。

    马希姆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一条上了岸之后干涸的鱼,张大了嘴巴却无法呼吸。

    “这就是魔王呼吸出来的毒气吗?”

    马希姆用力的捶打着自己的****,希望能够减轻一点那里的痛苦。

    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子似乎都变得混乱起来。而他前面那七个人还在继续往里面走。

    戈壁上的阳光极为灿烂,只有那朵不断翻腾的蘑菇云才能稍微遮挡一下太阳。

    铁心源再向前走了一里地之后,终于停下了脚步,今天太阳很好,热气蒸腾着二氧化硫烟气,让它的危害性更大了,铁心源脚上的小牛皮靴子已经有点变色了,上面暗红色的漆皮已经龟裂,颜色也正在逐渐变暗。

    只要越过这片乱石滩,玛瑙滩就在眼前。

    马希姆在极度的痛苦中见到了玛瑙滩,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看到了,用手背揉揉眼睛,却惨叫起来,他的双眼就像着火一般疼痛,硫酸烟气入眼,哪里会有什么好结果。

    好在,他还知道这里不是一个可以躺倒乱喊的地方,抓着一个同伴,就要他扶自己出去。

    他看不见那些五颜六色的玛瑙,他的同伴却能看见,扶着马希姆的那个波斯大汉,松开了马希姆,用拳头在自己的胸口捶打两下,就旋风般的越过铁心源,冲向似乎近在咫尺的玛瑙滩。

    刚刚用清水洗过眼睛的马希姆挣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一个同伴在玛瑙滩的边上半跪在地上,痛苦的抓着自己的脖子,身体如同鳗鱼一般的扭来扭去……

    “塔利班!”

    马希姆朝铁心源大喊了一声。

    铁心源朝他摇摇头,开始带着铁一他们返回,在他的身后,那个波斯人逐渐安静了下来。

    前进不了就退回来……这是铁心源的想法。

    马希姆再次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不再动弹的同伴,踩着酥松的火山岩,一步一挨的跟在铁心源后。

    刺痛的胸膛让他走不了太快,每走一步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走进火山口的时候,没用多长时间,退回来的时候却走了足足半日。

    转过山口,翻腾不休的烟气被不高的山包遮挡住,所有人都在不断的喝水,留在原地的照顾马匹骆驼铁五细心的给同样需要大量喝水来中和烟气的马匹和骆驼饮水。

    山包后面没人愿意多说一句话,每个人的喉咙都像是被火烧过一般疼痛。

    即便是带着口罩,铁心源的喉咙依旧很难受,不过,比起这一路上看到的牛马,人,以及野兽酥松的枯骨就不值一提了。

    今天唯一没想的就是那个死掉的波斯人。

    铁心源没有想到即便是在那样的环境下,那人对于财富的追求依旧是那样的狂热。

    马希姆和同伴喝足了水,就一个个坐在那里发呆,他们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财富……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