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银狐 > 第三十四章穆辛留下的宝藏
    第三十四章穆辛留下的宝藏

    穷人永远是最真诚的革命者。

    越穷他们的立场就越是坚定。

    这是一个真理。

    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他们更加渴望通过革命来改变他们的生活。

    为此他们不惜付出生命为代价。

    只可惜这个法则只适用于大宋,适用于任何一个集权制国家,对西域人来说这一套并不适合。

    西域人没有这么多的想法,他们长期在恶劣的环境里求生,早就形成了他们自己的一套生存哲学。

    只要活着就是他们追求的一切。

    如今的西域人,很明显对于更高层次的生存理念并不认同,只要那些赤贫的野人有机会,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去奴役别人,从别人的身体里吸血,来壮大自己。

    铁心源自然也是入乡随俗,对于那些野人他不用起什么怀柔想法,只要提供给他们足够的食物,他们很快就能变成最凶悍的勇士。

    战斗对他们来说,就像吃饭,睡觉一般必不可少。

    铁心源收留的这些人明显的还处在蒙昧期,他们每日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吃到昨日里刚刚吃过的那种饭菜,为了口腹之欲拼命的人,从古至今从不罕见。

    山谷里面有足够多的空地,可以让铁一他们来训练这些伤势还没有痊愈的人。

    虽然战阵之类的对这些人来说为时尚早,可是,纪律就需要在这时候给他们灌输进去。

    这是区分它是野人还是战士的最重要的标准。

    狂风过去了,灰尘也落尽了,湛蓝的天空重新出现的之后,活在这片大地上的人也变得活泼起来。

    黑风暴过后。也就预示着春天就要到来了。

    铁心源几乎是掐着指头在计算时间,他信心百倍的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隔壁之春。

    天上的兀鹫成群结队的从清香谷飞过的时候,经验丰富的老族长就像发情的公羊一般,命令自己的族人,沿着秃鹫飞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他没有告诉铁心源自己的族人为什么会贸然离开藏身的山谷,自从见识了铁心源他们的富庶之后。他已经不在乎铁心源想在这里干什么了。

    留下一个只有老弱妇孺的山谷给铁心源照看。

    “兀鹫出山,想必是哪处有腐肉了……”

    铁心源也看见了成群结队的兀鹫,哪里还会不知晓那个贪财的老族长是什么心思。

    孟元直随手把长枪戳进泥土里吐口唾沫道:“以前我守在官家身边的时候,断然想不出人世间还有这样一群专门捡拾死人衣衫财物的人。

    自从离开东京城之后,我算是长了见识了。”

    “契丹人看样子已经开始迁怒本地人了,穆辛到处,果然死尸遍地啊。”

    孟元直摇摇头道:“这世上的人,本就是很少的一些人在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当初在皇宫。我见过更多的像穆辛这种人,现在思量,老子还真是在龙潭虎穴里活了大半辈子。

    看来我就是一个当厮杀汉的命,源哥儿,老哥如今就是一只离群的孤雁,东京的家算是回不去了,知道你信不过我,我也不求你信。只希望你将来不要从背后杀我。

    我父亲就是那样死的,我不想再落一个那样的下场。”

    铁心源摇摇头道:“在这片土地上宋人太少。我们抱成团努力的活吧。

    你看看这里的人,为了活下去使尽了浑身解数,却总是有人不愿意他们活下去,把他们当做草芥一般。

    与其让他们无辜的死去,不如陪我们一起闯一下,说不定能闯出一片天。”

    孟元直笑道:“这里的人命贱。确实可以试探一下。”

    铁心源从怀里掏出那面征西大将军印递给孟元直道:“要不要?”

    孟元直接过来看了一眼道:“这是一枚汉印,我又不喜欢古物,给我做什么。”

    铁心源大笑道:“将来你千万莫要后悔,好了,不和你说了。那个老族长走了,我还要趁机笼络这些妇孺。“

    ”你要这些只能靡费粮草的累赘做什么?”

    铁心源嘿嘿笑道:“你以为那个老族长是用什么法子来维持自己在这里的威信的?

    就是靠这些妇孺,有了这些人,山谷才是那些人的家,没有了这些妇孺牵绊,他手下的那些汉子早就跑光了。

    那个老家伙还以为他立身的根本是那些山谷里的汉子,真是不知所谓。”

    孟元直拍拍铁心源的肩膀就走了,又有一群兀鹫从天山深处飞来,他很想知道那些契丹人到底造下了什么样的孽债。

    站在粥锅边上的小野人非常的得意,一大群妇孺在锅边排成一条长龙。

    看顺眼的他就多给一勺子粥,看不顺眼的就给一点稀粥。

    铁心源看到那个当初被推出来的小姑娘的碗里装了满满一碗稠粥,笑着摇摇头,也不去处理小野人的假公济私,只是觉得非常好笑。

    或许小野人收拢人心人心的方式才是对的。

    孟元直野狼一般出没在哈密周边的戈壁沙漠上,不断地袭击那些落单的契丹人。

    三天时间,他就弄到了十六匹战马,身上的那股子雍容富贵的气息已经完全不见了,全身上下乱蓬蓬的,胡须眉毛连成一片,如果说他以前不过是皇家饲养的一头看家狗的话,如今,他已经完成了从家犬到野狼的转变。

    铁心源三次跟随孟元直去了契丹人劫掠过的哈密,曾经繁华的巴扎已经完全消失了,即便是那些干打垒的房子,都成了一堆黄土。

    繁华的哈密,如今看上去冷冷清清的,如同废墟。

    铁心源和孟元直捉了两个契丹士兵才知道这里的人哪里去了。

    黑风暴来的时候,当地人就很自然地钻进了窑洞,或者山洞。

    黑风暴对他们来说不是一个灾难,即便是今年的风大了一些也不要紧,毕竟,这样的大风能给哈密带来更多肥沃的土壤。

    黑风暴不过是毁掉了那些干打垒房子,算不得什么大损失,现在,哈密所有的人都来到了平坦的原野上,争分夺秒的为自己圈占更多的可耕作土地。

    每当黑风暴来临之后的第一年,田野上的庄稼都会疯长一次,没人愿意放过这样的天赐丰收的机会。

    很可惜,就在这个时候,驻守居延海契丹军队,千里迢迢的来到哈密换防,他们在路上把自己携带的粮草吃掉了大半。

    当他们来到被黑风暴摧毁掉的哈密后,领军的将军,在第一时间知道了哈密已经没有粮草的事实之后。

    大军甚至还没有扎营,筹粮的队伍就已经四散出击了。

    为了筹足大军回程的军粮,他们不惜从婴儿的嘴里夺走他们最后的一口食物。

    铺天盖地的兀鹫不断地在荒原上起落,这里几乎到处都有它们的食物。

    铁心源趴在枯草从里,在他不远的地方,就躺着十余具尸体,其中就有那个当初给自己端面条吃的汉人。

    所有的尸体都是**裸的,老族长就坐在一辆勒勒车上,身子底下垫着厚厚的一层染血的衣衫。

    远处的大道上,一队契丹人正押运着十几车粮食向哈密河边的军营前进。

    等这队契丹人离开之后,铁心源就悄悄的和铁一回到了自己原先居住的地方。

    当初穆辛手头的粮食很多,他去了沙漠,没有任何可能把那些粮食全部都带走。

    铁心源以为,穆辛一定是就地掩埋在某一个地方了。

    铁一,铁二他们一人手里握着一杆长枪,就在穆辛屯驻过的地方,一点点的用长枪刺探脚下的土地。

    铁五手里的长枪猛地一沉,刺进了地下两尺之地,他把手腕子一扭,长枪就猛的从地下弹了出来,低头看看随着长枪一起被提出来的沙土。

    只见泥土上夹杂着几颗暗黄色的青稞,他小心的挑出来,来到铁心源的身边摊开掌心,铁心源看到了青稞,轻声笑了一声,就和铁五一起重新把长枪挑出来的沟痕遮盖好,然后就朝铁一他们唿哨一声,一群人立刻就离开了这片空旷的土地,转身就向天山走去。

    粮食找到了,现在,却不是一个很好的运粮时间。(未完待续。)

    ps:  第一章,u

    </br>
29salon